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王财贵先生:要老实大量读经,才叫读经私塾(2015.7.21)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王财贵先生:要老实大量读经,才叫读经私塾(2015.7.21)

时间:2017-03-01 16:39 | 来源:道中书院| 作者: 王财贵

:以下是7月初对仕隐君先生对我回覆的回帖。写完后,觉得这些问答都很平常,没什么新意。所以不想发,因此没有发出来。但今又想,我们所做的事,不就是平常的事吗?只要把平常的道理讲清楚,就可以把事做好。所以现在又发出来,但我觉得,这些并不是针对仕隐君先生,乃是以平常心就个人所见发表一些平常的意见,让初入门者参考而已。)

仕隐君:对于教育问题,不能再乡愿了,到了反思反省阶段,更应当坦率而真诚了,有问题提出来,大家探讨,也让家长们看看,是不是这样……

王财贵(季谦):反思反省是应该的,坦率而真诚是很美的。但反省反思的结果如果没有更高意义,反而往下走,那就反而有害的。坦率真诚的发言,应是温厚的,和祥的。以温厚和祥的态度说话,不见得就是乡愿,而是一个做人的基本修养。

仕隐君:以教授的声望与倡导,家长们想不进(文礼书院)都难呀,方向设定,高速公路上,想停车或者减缓速度、改变方向,容易吗?……现在的读经家长,绝大多数都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而这个过程,如果采用了不良的教学模式,摒弃了一些其它方面课程的学习,又以进文礼书院为目标,那问题就来了。

王财贵学堂之开设,原是自由的,家长送学生到学堂,也是自由的,他们选不选择进书院,都是自由的。如果家长和学生因“声望与倡导”而向往,那是他们的不通。而在此时代中,书院是“不合时宜”的,进书院是很重大的抉择,我相信家长们是经过很详尽的思考的。

如果书院已将书院设立之目的与教学模式,甚至将来的出路(没有学籍,没有出路)都告诉家长了,而家长还是愿意让孩子进书院,又何必阻挡?而学堂如果能将开学堂的宗旨与教学模式都告诉家长,家长愿意选择老实大量包本背诵进书院,岂不正合学堂之所以为学堂的本愿?不知何以学堂还要苦苦改变家长的意愿?

说“这个过程,如果采用了不良的教学模式,摒弃了一些其它方面课程的学习,又以进文礼书院为目标,那问题就来了。”

不知何以认为“摒弃了一些其它方面课程的学习”,就是“不良的教学模式”?如果家长已经认可读经教育,认为多背书是好的,其他功课并不重要,而要进书院也需要多背书,既然要多背书,就没有时间精力学其他课程了。何以学堂还要多开课程?

可能因为某些堂主自己认为纯读经是不够的,所以要多开课程。本来如果学堂和家长信念足够,要背诵三十万字是不难的,现在因为学堂信心不足,读经不纯,所以不能完成三十万字,进不了书院。如果真有此困难,改善的方法,就是学堂实施老实大量读经。

现在学堂一方面不静下来老实大量读经,又烦恼不能背完三十万字进书院,这不是自我矛盾吗?

前帖说“一部分年龄已大的学生,已无法在纯读经学堂待下去了,又回不了体制,进不了文礼书院”,不知其年龄大,是长大再来学堂的?还是在学堂读了七八年十几年的?

如长大再来学堂的,只读了一两年,本来就不是为了进书院深造,如果老实大量读一两年的经,对其回体制是没障碍而且有帮助的。当然,如果他所在的学堂并没有老实大量读经,其所学的蒙学、训诂、吟诵等也一样与体制无关,其所学的琴棋书画又不足以成家,则真是浪费了那几年了,学堂是要负道义责任的。

如果是从小(譬如五岁)进学堂,如果进的是老实大量读经的学堂,读了七八年,到了十二三岁(也算做年纪大吧),必能包下三十万字,可进学堂的。而如果不进学堂,凭着那三十万字的功底,要接轨初中,是很简单的,而且几乎可以保证名列前茅。不过,如果进的是不老实大量读经的,即使十年二十年也包不了三十万字,不但进不了书院,他的学习能力或许被耽误了,进体制或许也有困难。

所以,我推广读经私塾,一定要再三交待,要老实大量读经,才叫读经私塾。只要老实大量读经了,学生在学堂所得到的“功力”,是可以转换到各种学习的。现在有些学堂,不听我劝,开了私塾,并没有老实教孩子读经,或管理松散,或做别的学习去了,到头来,程度不好,还怪我,我是很为难的。

仕隐君:我们倒是在认真实践了,我们对孩子们的十年要求,还定在40-60万字。关健在于读经教学的模式,是古代私塾一对一吟诵教学模式呢,还是当今多数学堂的普通话赶鸭式的一对多的被动教学模式?

王财贵:如果只是教学模式问题,问题就简单了。因为教学模式是各学堂自由的啊,只要合乎他自己的教育理念,而教学有效,且有高效,有何不可?何以“古代私塾一对一吟诵(主动的)教学模式”,就是对的,而“普通话赶鸭式的一对多的被动教学模式”就是错的?

有人批评读经是死读书,我回答说,是的,是死读书,为什么怕人批评死读书呢?本来背书就是死读书啊,哪有活背书的?要先把书读死了才能活用啊。

有人讥笑读经是复古,我回答说也是也不是。如果古人有对的地方,何以不可复?故吾人复之。如果古人不对的地方,何以要复?故吾人不复。所以,吾人推广的读经教育,只问合不合人性,不问是否古代私塾也。

又,“教学”是现场的事,凡思考教学问题,必以“实践”之有效无效为准。我建议学堂的教学,如统一教学(带读齐读阶段)为高效时,就统一教学,如个别指导(自读自学阶段)为高效时,就个别指导,如吟诵的教学效果为高效时,就吟诵,如不吟诵为高效时,就不吟诵。要看学堂教师信念、教师能力和学生程度、学生精神状态而灵活运用。有的老师觉得在某种班级里用团体统一教学法比较有效,有人觉得对某些孩子用个别教学法比较有效,有的老师用平读法也能把读经教好,有人用平读法教不起来,必须用吟诵法。理应各随其便,至少暂时各随其便,再思有以观摩改善。哪有一套“一对一吟诵教学模式”用遍一切人一切时时一切地,而行得通的?

说到吟诵,我二十年前就呼吁吟诵,自徐健顺教授倡导吟诵以来,我也提倡吟诵,但吟诵不吟诵,并非是否成就学问品德的标志,故在读经教学的主要目的之前,它是可有可无的。若退一步说,如果教师没学过吟诵,怎教吟诵?但如果讥笑教师不会吟诵,就不足以当教师,或恐失求之太过了。

其实,堂主和教师的主要用心,要用在教育的基本原则的把持上,而非用在教学的技术上。技术是多样的,而且相差不远的,你行得通的,别人不一定行得通,各学堂有自己的选取和心得。如果别人的方法不同,但也行之有效,吾人尊重之可也。

仕隐君:至于不可限量的作用,坦率来讲,有些想当然了!……
王财贵:我说“不可限量的作用”,是说“一个人有那么几年潜心读经,不管有没有完成三十万字,即使只读了半年一年,只背了三万五万字,对其一生都会起无可限量的作用。”如果连这点都怀疑,何以还开“读经”的学堂?何以还用“读经”来号召?

仕隐君:可是,如果造成了痛苦甚至残忍的教育后果,家长和孩子虽然吞下苦果,承担了责任,难道,作为学堂,作为老师,作为导师,就没有责任吗?

王财贵:说“如果造成了痛苦甚至残忍的教育后果”,还好,只是说“如果”。不过,这种“如果”是有很大的可能性的,因为教育是面对“生命”的事,生命有无穷的复杂,任何教育都可能发生这“如果”。难道体制教育没有造成“痛苦甚至残忍的教育后果”?高考考不上一本二本的占百分之七八十,家长和孩子不是都要自吞“苦果”吗?学校负了责任了吗?即使考上了一本二本,他的前途就一帆风顺了吗?那“苦果”谁来负责啊?况且,如您所说,高考成绩好的,不一定有好前途,高考成绩不好的,反而成大功立大业。现在老实大量读经之后,如果造成了什么您所看到的“痛苦甚至残忍的教育后果”,或者因祸得福,又谁知道呢?

读经教育,只不过读个一两年,最多五六年,学堂能为他负什么责任呢?我想学堂只能为他负“有没有背完应有的读经量”的责。如果真能老实大量读经,真能于一两年内背完三五部经,于五六年内背完十二部经(三十万字),则其让家长让社会让孩子长大以后的满意度,我可以有百分八十到九十成功的把握,那可能是世界上最高的比例了,也算负责了。

读经学堂如果不认真教学生背经,而又想要负责,不知要负什么责也?如果说要负解经、吟诵、琴、棋、书、画、礼仪等责任,我说那是附带的学习,有没有都无关紧要的,不是读经学堂的主要责任。

当然,人可以自己去开任何方式的学堂,但不能责备“读经的学堂”为何单一化的只教读经。

仕隐君:见了好多反思反省,痛苦不堪的家长。家长经常是好笨的,相信一个有影响力的人了,就把孩子托付了,其过程,是手段,其结果,通常始料未及的。梧桐山的前期家长可以站出来印证了!……

王财贵:因然一个教育工作者,希望所有学生都成就,无一个例外,但教育毕竟面对的是生命,其间条件复杂,有教师的,有家长的,也有学生本身的,如果学堂尽了力,而尚有不能成就者,是很可悲悯的。在该学堂应该多反省改善,在外人,应该多体谅协助。

您说“见了好多痛苦不堪的家长”,不知是几个算是“好多”?依理而推,不如意者必定是有的,但比起心满意足心怀感恩的家长,或许不能说“好多”。又,如果有孩子让家长痛苦,是因为学堂大量教读经,那学生读了大量的经,而让家长痛苦?还是因为学堂没有按照计划大量读经,造成孩子的不长进,而让家长痛苦?

依我看,都是因为不认真办学,才会有此现象。认真办学的学堂,第一,要在家长带学生入学之初,即告知学堂的宗旨和管理规则,只收与学堂教学理念相同的学生。第二,认真按原计划教学。前几年,确有一些学堂,号称“老实大量读经”,而其实并没有严格执行,所以出现了乱象。近一年多来,因为推行“包本背诵录像”的办法,老实大量有了检测的标准,故一个学堂是不是老实大量读经,立刻可以判断,不容假借了。而天下读经学堂也渐分为两类,一者老实大量读经,二者,不老实不大量读经。

我当然倡导老实大量读经,因为那是很难得的,而且是本时代非常需要的。但我并不反对不老实大量的学堂,因为人生只要读一句,总比不读好。所以,只要读经就是好的,不关乎老实不老实大量不大量。但最令我伤心的是两类学堂相互攻击。

其实,自己有见解,在招生时说明清楚,在教学时依照自己的见解教,即是负责任了,如能在教学过程中,随时变易以从道,则已趋近圆满了,不需要要求别人都跟自己一样。有些人,自以为是,他并不去考察别人为何与自己不同,他封锁了自己的心灵,唯我独尊,定要别人跟他一样,发现不一样,就攻击,还自以为是救世主,替天行道,那是很可笑的。

多一份宽容,读经界就多一份和祥。如果自以为有真知灼见,可以用谦退的语气提供出来,若果真是深造有得,相信世界是公平的,人心也是向往公平的,那真知灼见必会首先感动自己学堂的家长,学生日益众多,而且他的理念也将为天下所接受,公理自在人心,有理不在高声,欲救国救民者,不必急在一时也。若操之过急,相互攻伐,恐怕浩劫不只在往日历史中,而在今日也读经界也。

仕隐君:关于对老实大量纯读经的认知判断,如果有误,我与我的书院甘愿承受后果,但本着教育者的良知,本着儒生精神,定然责无旁贷,不平则呜!如果挂着孔子像完全不行孔子道,本就不是同根生了……

王财贵:有些时候,不平也不必鸣。何况“对老实大量纯读经的认知判断”还不能自己确定绝对无误时,还不能自信自己就是“行孔子道”而别人不是时,更要谦虚一点,不必如此大鸣,欲置人于死地。

您如说:“有人实施纯读经,或许有其特别的见识和经验,但我这里不纯读经,我加了许多功课,我认为也很好。请家长多考虑后自行选择吧。”这样说,我以为较接近“孔子道”。

就好像有人问我这个学堂好不好,吟诵好不好,才艺好不好,解经好不好,作文好不好,我都说:都好。请你自己做做功课,思考教育本质问题思考好了,自己判断去。

如果公开说“在进文礼书院的过程中,由于教学模式是不科学的,教学内容是单一的,教学手段是简单粗暴的,是残害的,是杀鸡取卵,涸泽而渔的,在武力胁迫的高压下,孩子的成长是不健康的,孩子的学习也是不健康的。”这样的语气太重了。

首先,说“科学”谁来判定科学不科学?总不能先以自己的是科学来判定其他不同于己的就是不科学。其次,说“单一”,单一只读经,正是读经特色所在,单一才是对的啊。

其次,再说“简单粗暴”,简单的,不一定是一般说的无聊的简单,而是“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的“简易”,无聊的简单,譬如小猫小狗的教育,我们可以说它是无聊的简单,但如果是读诵经典,本来就是先读再解,是得天下之理,乃可久可大之业,有何不可?且简单何以就是“粗暴”?如果简单是合乎天性,正不是粗暴。如果天性不该复杂,却教得复杂,才是粗暴了。所以,粗暴不粗暴要以“合不合天性”来判断。有的人认为凡是有教育都是粗暴,只有顺着儿童好玩的“天性”让他玩,才是最好的教育,您怎么看呢?是不是可以这样想:儿童本性中有光明之性,有好学之诚,如果好好教,正合其天性。如果凭着大人的决意,不教,但不教也是一种教,这种不教之教,是不是也是一种“粗暴”?其他所谓“是残害的,是杀鸡取卵,涸泽而渔的,在武力胁迫的高压下,孩子的成长是不健康的,孩子的学习也是不健康的”等等,都嫌太主观了些,太夸张了些。似乎您就是法官,而所凭的法典,就在你心理,这种“自由取证”而且“往死里判”,是很不好的心态。

如果真有学堂有教学管理的不当,有“高压”之嫌,也并非“老实大量读经”本身所必含的质性,也就是它不是原则问题,是操作技术的问题。不可以因为“人病”,而疑为是“法病”。况且你以为他们是“高压”,而他们却以为是“理应如此”,实施之后,学堂教学效果越来越好,因为学生进步了,心理越来越健康。又,我见过听过许多“老实大量”的读经教学,上课气氛可以很和乐,师生之间可以很自在,很温馨,学生的学习兴趣可以很高昂,很愉悦。未实施者,或实施没有到位者,不可以只以自己的设想,认定那必定是“残害的,杀鸡取卵,涸泽而渔的”,而欲打消一切老实大量读经也。

中华民族苦了一百年,浩劫了数十年,皆由此种“狠心”造成。古人有句话说“恶恶丧德”,意思是:自以为本着“正义”去讨厌“邪恶”,讨厌得过分了,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不顾一切,欲消灭之而后快,最后,那“正义”将走到“正义”的反面,比他所讨厌的“邪恶”更加邪恶。

知识分子的心,要存温厚,不必“非我族类,就要骂倒”。

仕隐君:有些,教授以为是末节,可是,是不可缺少的末节。不是所有的都是可以后置的。欲速则不达,不能想当然的。

王财贵:有些功课是否可以搁置,此乃有关“见识”问题,当然不是可以“想当然的”。此唯在大时间大空间中方可验证,所谓“若人有眼大如天,还见山高月更阔”。我固不能以“想当然”为是,您也不能以“想当然”为不是啊。在此点上,或可谦退一点,各行其是可也。若能互相尊重,乃有教养之表现也,若能祝福对方,则为君子之风范矣。


仕隐君:众多没有进文礼书院的孩子呢?谁来补?错过了时间点,能补起来吗?这些孩子教授是不是不用管了,还是告诉家长,继续背,无论15岁还是25岁,总有一天会达到30万字,进文礼书院的,我等着给你补。

王财贵:要不要进文礼书院,是自由的。文礼书院只以培养人才为目的,又没有文凭,又不保证出路,大部分的人是不想进的,或者知道有此书院时,时机已过。但如果想进,时机又相配,则要背完三十万字进书院是很容易的(但如被教师耽误,则不容易),进了书院,自有书院负责补足一切(其实,无所谓“补足”,因为并不是先不足而今补足,乃是人生求学之进程本当如此,世人不识,颠倒其行,一面背经,一面解经,反以为先背书后理解为补足)。但如果本来就不想进书院,家长和学生该有自己的打算,总不能又不想进,也不想背书,到头来进不了书院,又要叫我负责啊。

 不想进书院,自己另做打算的方式,有二:一者,只想用一两年读一点经就要向体制接轨者,最好在读经的一年两年期间内,全力读经,一两年之后,要接体制,以其读经所增长的“功力”,要赶上一两年功课是容易的。二者,不想接轨者,最好读经五六年以上,以五六年全力读经超过三十万字的“功力”,到任何“国学院”或去学任何“才艺”,将都是佼佼者,到时再补任可专业功课,都如鱼得水也。学堂是对得起这学生的。

最怕的是,不论是要读一两年还是读五六年的,进了学堂,而学堂并不老实教他读经,学这个,学那个,学堂教师又不是“国学”或“才艺”专家,也教不出什么名堂,结果,经没有背上一两本,所学的又不成“学问”,两相耽误了。

至于15岁还是25岁的大孩子,若有志进书院,自己老实大量读经,大概两年至三年,就可以背完三十万字了。一个人一生用两三年时间,什么事不做,而背下许多经典,不管进不进书院,都是他的福气。说句不客气的话,他感谢我都来不及,我还要为他负什么责呢?

仕隐君:说实话,我不反对老实大量读经,古人都是老实大量过来的,但是,我反对的是,纯读经的模式,不顾其它,不因材施教,循序渐进,逼上梁山、急功近利、简单粗暴的教学模式。

王财贵:说真话,不管纯读经不纯读经,您其实没有任何反对的“权利”。您可以自己不做,但不能教人不做。若有教育热诚,有悲天悯人情怀,您可以劝,但不能骂人。何况别人纯读经并不如您所说的“不顾其它,不因材施教,循序渐进,逼上梁山、急功近利、简单粗暴的教学”这么不堪。且果真如此不堪,或者有其更深度的考量,所谓“不有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曾国藩引古人之语诫其子弟云:“人不可概也”,意即天下之大,不能以一己之见打翻之。

仕隐君:最后,貌似教授没有对上文提出的问题,正面回复!即为了想进文礼书院,只读经,没有完成基础教育,最终又没有能进文礼书院的大量的学生,下一阶段的学习出路在哪?若有身心问题,怎么办?若有逆反,怎么办?

王财贵:应该不可能有您的烦恼。
第一,进文礼书院,目前的资格要求只要背完三十万字,如果一心想要进文礼书院,一个中等资质以上的孩子读经或二三年,或三五年,或五六年,最多七八年,都可以达到。如果没能达成,可能是学堂没有尽到责任。学堂之所以没有尽到责任,主要就是堂主和教师根本不相信孩子的能力,他们在孩子还没开始读经之前,或在孩子天天想认真读经的时候,他们心理老是想着:孩子不可能,不可能。或者想:孩子读那么多经都不了解,没有用,没有用。这样一再动念,堂主和老师的“心力”“磁场”已经严重影响了学生,学生的心静不下来,而且本来读经的时间精力已经不够用了,如果又开了诸多课程,打乱了读经的进度。最后发现,果然学生不喜欢读经,读经的效果果然不好。于是根据自己“实践”出来的“铁证”,很确凿地说:“孩子不喜欢读经,读经的效果不好。”不知原来不是学生不能读,而是被老师带得心思散漫了。

最近发现,凡以老实大量纯读经为教法的学堂,其学生读书兴致高昂,包本背诵是势如破竹,凡不纯读经的学堂,则总是发出怨言,说以其实践的经验,孩子包本困难、逃避,所以打击包本,说包本是功利是残害孩子。不知是能包本的都跑到纯读经的学堂,还是不能包本的恰好都上了不纯读经的学堂?怎么会这么泾渭分明呢?

第二,要不要进文礼书院,是家长老早就决定的事,有些家长是自从孩子进学堂的那天,甚至有的从怀孕乃至还没怀孕,就决定要进书院了,则他必能进书院,这自无您的烦恼。至于一开始就不准备进文礼书院的家长,吾人也屡次开出路给他们走,就是个读一两年两三年,然后接轨,这种学生,虽然缺了两三年的“基础教育”,他接轨以后,是佼佼者,也是不必烦恼的。

至于问:“若有身心问题,怎么办?若有逆反,怎么办?”

:教育,是一种期待,以开发人性为心愿的期待,但不能如数学物理般的精准。身心问题,逆反问题,是人类永恒的问题,吾人只能尽力化解,很难保证完全化解。身心出问题,逆反,这是全世界学校教育很普遍的现象,老实大量读经,正是我发现目前防治效果最好的教育方式,所以我劝人这样做。有些学堂这样做了,因为各方面的教学效果良好,所以家长闻风而至,此自然之道也。若果真如您所说纯读经读出很多问题,则那学堂很快就会关门的,你拭目以待吧。

而您若有妙法,可以开设保证没身心问题、不会逆反的学堂,天下人正引领期待。您会很成功的,所有家长学生都会到您学堂去,正不必为天下烦恼也。

今天,刚好有海外读经网站贴出一则读经的故事,可以略见纯读经,可以带来积极的效应,并非那么不堪。又前几天在网上看到明德堂六月份和千人行近期的包本背诵名单,对“有教就有,没有教就没有”深有所感。能不能包本背诵,原来不是学生问题,而是学堂堂主的问题。

国家已定于今年九月,体制内的幼儿园和小学全面实施“经典”教学,如果学堂与社会妥协,所教所学和学校差不多,没有“私塾”的特色,这种学堂恐怕会遭受很大冲击,难以为继。

读经学堂的本分就在读经,读经的本愿就是老实大量读经。所谓“老实大量读经”只是一种心态,尽量老实,尽量大量,并不是反对排斥所有的配套,但只是分清本末轻重即可。虽然老实大量读经,不一定都能成才,但唯有老实大量读经才能为此时代培育文化大才。我认为这是读经私塾自我定位所在,希望所有学堂随时回归本位,共同努力。(2015/07/21)

更多读经教育相关信息请点击文礼书院王财贵先生演讲视频文稿总汇读经教育入门“六小篇”全球读经私塾 读经学堂汇总读经教育学堂私塾长期招生信息汇总近期读经活动汇总爱读经产品官网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