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2017年3月13日王财贵先生和众堂主交流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广体系 > 文礼书院 >

2017年3月13日王财贵先生和众堂主交流

时间:2017-04-18 10:28 | 来源:文礼书院| 作者: 原创

千万不要再为纯不纯而互相打击
 
       编者按:2017年3月13日,明德堂堂主程云枫带领众参加温州堂主交流会的十余名老师,来文礼书院拜访王财贵先生,先生就“要不要纯读经”“严格管教”和相关读书法做了详细阐述。本文根据临别前众老师和先生交流所整理:
 
 
王财贵先生和明德堂堂主程云枫老师
 
程云枫:我们一会就走,来跟先生道个别。另外看先生有什么要交待的。
 
王财贵先生:有什么要交待的?呃,有的……你们这里有十个人, 现在建书院急需要一个亿。你们每个人募一千万就好了。(众笑)
 
程云枫(回头对大家说):听到了没有,你们没有募到一千万啊,我都不好意思再带你们来了。(众笑)(面对先生)您交待的任务我已经安排下去了。(众笑)
 
王财贵先生:程云枫带头,要先募两千万做示范。(众笑)
 
程云枫:还有没有要交待的?
要带给人间欢喜

王财贵先生:本来吾道甚大,三根普被,十方全收,大家应该各尽其力,各行其是,只要在同一个方向上就好了。以后大家做宣导的时候要客气一点,要相互劝勉,不要相互刺激。每一个人有他的见解和特别的实施方式,若有差异,也只是调配的问题,度的问题。调配有两种,一种是比例的多少,一种是时间的挪移。比例多少就是读经和其他功课可以同时做,只是比例有多有少。时间的挪移,就是对扎根时机的思考和把握,或者先札根再开枝叶,或者本根和枝叶同时照顾。这两种调配,到最后表现在读经教学实践的老实不老实和大量不大量上,各人凭其对教育本质的认识而有不同的调配。

我常说,一个人只要思考过了,他所做的最好选择,我们都给予赞赏。既然号称读经了,那读经时数比例再低,也不会低到0,就可以了。而读经中号称纯读经的,其读经比例高,也不必到100,就在0到100的分数中调配,如果调配到八十、九十分就可以算做纯读经了。所以所谓纯,不一定要百分之百。如果不纯的,我看也百分之五六十,其实就是只有1%,也算是读经了,这都可以体谅的。
 
比例越高的,千万不要有一种自豪感,认为自己比较高。因为在读经的这条路上,似乎纯度越纯,越有代表性,表示认识越到位,实践越切实。所以看到有人做不到,就会有遗憾的态度或语言——即使说者无心,但听者有意,你心里没有贬损他人的意思,但对方听到了你那表示“可惜”的话,他也会有被压抑、被贬低的感觉。所以众生不大容易调理,要通达人情,要知道你纵使无意要去贬低别人,你只要口气上不够敦厚,就有人感受到被你贬低了,就会起郁闷。尤其他很难反头过来说他是更高的,因为他们最多只能说他们是比较广大的。但每一个人的心里都知道广大不敌高明。有高明的人一出来,广大的人立刻相形失色,你如果又摆出高明的姿态,会让人生气的。

所以,今后即使你高明,你要知道广大也有很重要的价值。更何况你如果说自己今天的“纯”高明,是为了更好地开启日后的更广大,而对方也可以说,他是已经了解了日后的“极高明”,才开今天的“致广大”,并不是不了解你的高明而一味地开广大,则他们今天的横开广大,也是“两全其美”的选择,其高度比“唯高明者”更高。你若未深入对他们作同情地了解,是不可以随便批评的。怎可只因你的“高明”,而看不起人?所以,不论你倾向于高明,还是倾向于广大,都要知道,高明者必须涵广大,广大者必须涵高明。高明与广大本来不相冲突,而应当相互取益,只是调配的问题。而只要有诚意于教育,自然会在理论的研究和实践的过程中慢慢调理改善,不必急于一时也。只有那些坚持“唯高明”或坚持“唯广大”,才真有差错。所以,今后千万不要再为了纯不纯而互相打击,要带给人间欢喜。你宣导时,纵使无心打击人,也要谨慎小心,多多体谅。

 
众堂主在王财贵先生办公室
 
程云枫:怎么做会比较好一点?
 
王财贵先生:有仁德者必多涵容。你要知道世界上有些人的思考和你是不一样的,在他还没有表现给你看之前,你就要想到人间本来就有这么多事,本来在事情还没出现的时候,你就要把将发生的事处理好。而现在事情都已经表现给你看了,你还不好好处理,就代表你要么很迟钝,要么很无德。有德的人,既能够建立自己的宗旨,而又能够体谅他人。
 
其实,要解决这种误会,只要多说几句话就好了,你说:“有些地方、有些时候、有些人在有些环境下,他一时做不到老实大量,则多少做一些,甚至教别的功课也是好的,也都有益处,总之,只要是为孩子好,就好了。”
 
要告诉所有的宣导讲师,都能以宽大之心,带给人欢乐。我希望大家一团和气,一团和气不是和稀泥,而是心知肚明,能够涵容万方,所谓“万方有罪,罪在朕躬”,何况别人不是什么罪过,他是有另外一种见解,那种见解也不是为了害人,就可以赞叹了。要知道天地之大,人口之众,个性之差异,学问之多元,要求每个人都一个样,便是妄作,妄作就“凶”。
 
以和乐为主题,以严格管教为手段
 
还有一个问题,是关于体罚的争论。我认为教学可以以“严格管理”为主,严格管理的教师,是必须很用心的,要随时提醒,要滴水不漏,学生才比较不容易怠惰或犯规,就比较不需要用体罚的手段。当然,不能完全废除体罚,因为“小惩而大戒”,是为了“刑其无刑”,体罚是一种仁德之不得已的表现,本来仁德的表现是和乐的,但是仁德并不是阿Q,不是乡愿,有时候也不得不用“霹雳手段”,但一定要记住这是不得已的手段。从“爱”出发,是为人之本愿,是大部份的教师都想要的,谁肯常常无故大声以色怒目攒拳,以伤己伤人呢?但“爱心”也是需培养的,平时要念兹在兹以爱为主,渐渐成为心灵的基本品质。于是学堂之教学以和乐为宗旨,以严格为手段,以体罚为不得已的辅助。这样,本末具备,就可以收拾得住,不至于泛滥——既不泛滥于姑息纵容,亦不泛滥于寡恩粗暴。

未来入读文礼书院将更严格
 
第三点,就是大家去宣导老实大量的时候,要请大家确实把握老实大量的真髓。就是要教导学生老老实实地由量的累积而自然成诵,而达到整本背诵,一字不差。包本要是自然成熟的,不是催生的。如果催促太过,早熟的果子也不好吃。我越来越发现如果从诵读的遍数累积成自然成诵,累积成包本录像的,基础就很稳固。他不论到什么地方去,可以一生不忘,如果到书院来,解经和阅读就很容易上手;要不然,书院还是要做很多的调理——固然我不怕调理,因为来这里就是我的责任,但是如果能够从扎实的基础上来,调理起来就比较方便。总之,人生没有白吃的午餐,没有一蹴而就的事。总要盈科而后进,水流遇到坑坎,要慢慢流,流到满了,再往前进。不可以躐等,不可以超速,一时超速了,终究会反弹,所谓欲速则不达。
 
就好像特异功能中的“五鬼搬运术”一样,有人表演,对著空空的桌子说可以变出10万人民币,经过一翻功法,桌上就突然跳出10万元。不明就里的人,以为真的可以无中生有。其实天下没有无中生有的事,而是那表演的人平时养了小鬼,临时差遣去别的地方搬运过来的。所以,那10万块钱是不能拿去用的,它等一下还会消失。为什么?因为那只是从别的地方暂时移过来给你看一下,过一阵子,还要还回去的。所以,如果背诵不扎根,那一时发出来的“枝叶”,终究是要枯萎,不能开花结果的。
 
以前来文礼书院的学生,都是提出有包本的录像就好了。从这次起,书院的审察会比较严格,这几天,陈桂林老师就派同学去检查每一个录像,发现吐字很清楚,背诵很顺畅,错误没有超过规定的,只占2/3,其它1/3,或者语速太快,发音含混,或者错误超出规定,甚至有漏段的。这种情况到了书院,别人都很顺利接上书院的功课,他跟不上,会很辛苦,这样对他也不好。所以以后审查要严格,如果发现这种情况,要再退回去,他可以慢半年再来。其实以前如果扎实一点,说慢,也只慢个半年,为什么要急呢?
 
尤其对本来天资不够或习性不好的学生,固然要给予特别的协助,否则他就上不去。但,是要用多少力呢?在这里要有个衡量。我认为如果站在长远的历程来看,还是优哉游哉一点比较好。他既然不可能一时成就,我们就慢慢地磨,给他机会多磨练,只要不辜负他就好。老师不必奋然想与天地作对,老师只是尽其可能,等待其气质的变化,太过急切是没有用的。
 
这一两年来,老实大量宣讲团推得很好,但还要继续做,最好每年100场,因为现在认识读经的人,还不到总人口的万分之一,也就是14亿人口中认识读经的人不到14万人。而且认识的14万人中,到学堂全天候读经的人加起来不到1万4,至于老实大量读经的,可能还不到1400人,所以我们的宣导还是要继续。
真正的天地之道
 
现在的宣导越来越方便了,因为老实大量读经的观念发出来之后,又有所谓的包本背诵的检测方法,让人听了理论,就可以做实务的操作。有人说我们的理论和实务太简单,但我认为简单是简单,却不是粗略,我们采取这样的教学模式,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是对得起孩子的。因为这是从人性,从教育的本质出发的。有的人说这种老实大量纯读经的模式,不合乎儿童的自然成长。但什么样的模式才合乎儿童的成长,谁知道呢?假如人类从古以来只顺着“现实的自然”而发展,恐怕人类就不能存活到今天,即使能存活到今天,也还是生活在野蛮中。人类除了顺着“自然”成长之外,还加上了心灵的智慧,而这种智慧就深深藏在自然的背后。说自然,那鸡鸭猫狗的发展都是合乎自然的,如果人类也只顺着自然而发展,那么人类到今天依然是原始人。人类之所以有所创发,就是因为人类的心灵能体贴深一层的“天地自然”,而不等于天地自然表现的“天地自然”,那才是真正的天地自然之道。

所以,近百年来,全世界许多学说,都提倡要让孩子顺着自然成长,认为孩子懂什么,我们就教他什么,孩子想学什么,我们就教他什么。而我们读经的教育,教他许多他不懂的东西,没给他做功课,是不合时宜的,是不通“人情”的。其实,我们并不是不想让孩子“懂”,而是“时间换取空间”,我们先用人类最初的几年时间,把聪明才智和学习能力的基础打好,慢几年再做“理解”的教育。这表面上看起来,好像不合天地自然,但天地生人,是不是就要人类走这样的学习顺序,我们这样的教育安排才是最合乎天地自然的,这谁知道呢?所以,虽然我们一直说读经教育是本质性的,是世界性的,但它真要推广到全世界,恐怕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越来越简单,越来越轻松
 
现在老实大量而接近纯粹的方式,不是为了要比别人高明,而是出自于理之当然,加上包本的检测,操作容易,成效深远——一辈子有效,可以让家长和学堂免除许多忧虑。所以,这种模式大可推广,因为理论很简明,一听就懂,而且只要依法实践,每一个学堂的教学,都会变得很轻松。假如不照这个模式操作的,其教学就比较烦杂,而成效不彰,学堂往往越做越艰难,那是很可惜的。
 
通过老实大量读经的孩子来到书院,因为以前读诵的功底扎实,除了好学之外,一般来看,性情也都相当平正,大概有2/3很快就能上轨道。我不敢要求学堂一定要培养什么性情平正、智慧高超的苗子,只要能扎实地背诵30万字,即使本来习性不好的,也不至于太恶劣,因为太恶劣的孩子在学堂也待不下去的,而凡在学堂能待上两三年,有师友的夹持,有经典的熏陶,必定可以大大地变化其气质了。所以到文礼书院来的学生在品格上,大体是中等以上。孔子说:“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只要品格在中等以上,又正值青年愤悱之时,就可以鼓舞,可以启发。所以书院不再用严厉的方式管理,更不会用体罚去督促学生。我是要让学生充分自觉,如果他认为书院的要求原来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他内在的心愿与外在的要求若合符节,虽然在很多规矩中,他也感到是自由的,这叫“目的王国”,这是我开设文礼书院的理想,也是所有教育本来应该有的理想。
 
读经典就是让你幸福
 
经典是教人幸福的,因为经典教人自觉自治,能自觉自治的人,就是最幸福的人。孔子说: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朱子解释“礼”字,说是“天理之节文”,就是天地人生应有的节制 ,这节制不是要人绑手绑脚紧紧张张地过生活,而是人生“本当如此”。能依“本当如此”而行,就是自由的人,因为他“无入而不自得”。经典是教人幸福的,因为经典教人“躬自厚而薄责于人”——“躬自厚”是只要求自己有德待人,“薄责于人”是不要求别人有德待己,这样就远离了埋怨,所谓“不怨天不尤人”,不就幸福了吗?现在许多人的所做所为,刚好相反,自己不检点,专门检点别人,于是到处不满,那是很痛苦的,那是自讨苦吃啊。经典就在教这个啊,“躬自厚,而薄责于人”,不是叫你做幸福的人吗,“君子成人之美”,不是教你做幸福的人吗,“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不是也是教你做幸福的人吗?所以读经典就是让你幸福,把经典在自己身上行出来,就是幸福,而且带给世界幸福,这叫有“道”。所以我们教经典就是把这个道传下去,让下一代把经典带著走,在默默中获得熏陶,将来长大了,渐渐把经典中的道悟出来,行出去。不管到哪一个地方,遇到任何事,都是幸福的。
 
孩子会慢慢长大
 
虽然现在他还是个孩子,或许还用不上,但我们现在就要给他,别人说什么,我们都不要管,因为我们知道孩子会慢慢长大。一般人虽然也号称在做教育,但他们似乎不知道孩子会长大,这一点是百年来教育的致命伤。一些人总老是问:他懂吗?他实用吗?即使我们说破了嘴,也转不过来,他们是把孩子看死了。我如果要吵架的话,会问一句很不客气的话,说:“难道孩子活不到二十岁三十岁吗?为什么那么急呢?如果他明年就要死掉,那我们的经典教育是没有意义的,但如果这个孩子还要活70年80年,我们这样的教育便是有意义,有长远意义的。”
 
至于有些学堂开一些“阅读、理解、作文、才艺”的课程,当做调剂,也不见得不行,合乎所谓“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但希望要有节制,如果开太多,学生心思容易外放,初期看起来,还不觉得,反而好像更懂事了,或用功了,其实,久而久之,心思涣散了,拉拔不起来,就渐渐不喜欢读经了,于是这辈子读经的机会就这样停止了,这是很可惜的,有悖于我们开学堂的初衷。所以,要不要开“阅读、理解、作文、才艺”的课程?我们要眼光长远,才能衡量轻重。所以我们如果没有本事,既教理解又保持读经,则宁可死心塌地,严谨夹持,让他没有第二个心念。趁可以夹持的时候,夹持着,等到把经背多了,年龄稍长大了,想要有多少学问都尽管去开去学。

读书的目的在于“学以致用”,我本来就没有反对理解和实用,但我是这样规划人生历程的。我们要走的路不是现实的自然之路,而是天地的理想之路,这是生而为人的理想实现之路。天地创造人,可能就是要人这样地步步实现,不能像鸡猫狗一样,只顺著生理的发展,到了时间就要表现。与这个道理相关的,就是书院规定学生不能太早谈恋爱,有人说青少年怎么不可以谈恋爱呢?这不是违背人性吗?是的,违背人性,但那是违背现实的与鸡猫狗同等的人性,鸡猫狗到了发情期,它就是要去找一个伴来发泄,才可以得到安慰。但人可以把情感推迟,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天地之道,如果只从自然的表面上看是看不到这一层的。所以有人批评,禁止书院的学生谈恋爱是不通人情的,我当然知道,但是他们既然有另外的追求,我们就应该协助他们,让他们的心思单纯。
 
法无定法
 
程云枫:还有最后一个小问题,是大家常讨论,包括交流会也会讨论的,就是“读书法”的问题。我个人认为是法无定法,重要的是有一定的遍数。有的人是分出段落,每段先读个200-300遍,每天分段背诵,最后再连起来包本,这样做是很有效果的。而有的人是主张从头到尾读到底,最后一次性完成包本的,虽然这样子也很好,但是我不能要求所有的孩子都这样完成。
 
王财贵先生:嗯,是的,法无定法,尤其我认为到最后都差不多,差不了几天。要不然大家试试看,当然历史不能重演,每个人的资质也不一样,所以很难下定论。不过如果做长久的观察,有大量的数据,就可以得出一个大略的结论,我看两种方式都差不多,所以只看老师怎么主张了。如果老师很坚定地要用哪一种,学生就照着他做吧,相信都能做出来。最怕的是老师犹豫不定,孩子就会想:我这个办法好吗?是不是那个办法比较好呢?这样一来,心就乱了。所以,千万不要有两三种方法,要保持只有一种。如果不能一个学堂一种,至少一个班一种。不能一个班有好几种方法,又让学生自己去选,貌似“多元”、“民主”,其实是乱套,那是不行的。其实,只要老师坚定了,只要学生的遍数到了,你是小段小段连起来,还是整本慢慢来,到最后都一样。
 
但是衡量起来,小段地读背,可以有表现,整本滚读的方式看起来是比较难的,因为你需要压制人的功利心。不过,如果家长和老师没有功利心,孩子的功利心也不会太强烈,整本地念,在默默中,安安稳稳地,像老僧入定一样一遍又一遍地念念念,等待全体成熟的一天,其中也有一番好景象,有一种好锻练。当然分段背也不一定就是功利,而且短期内孩子就可以熟读一段,整个学堂也会有一种昂扬奋发的气象,也很好。
 
程云枫:就是要解除恐惧的心理,怕什么呢?从理上讲,是整本读比较好的,但是整本太长,孩子不容易坚持达到他的遍数。而且因为它太长了,容易分神。我们有一个班整本读,其他班是依照以前分段的方式。那我发现,整本读相对而言是比较慢的。所以从理上讲是整本读比较好,这样没有功利嘛。但是还是要防范孩子他心思走神。虽然我们相信人性,他是可以安安稳稳地读的,但因为不能考核,有时候学生会谎报遍数,读了100遍,他报150遍。我们不是不相信孩子,但是现实就是有这样的情况。所以我觉得一小段一小段比较保险,容易检查嘛。除了少数一两个很发奋的,大多数还是不够自觉的,不自觉的就不能用全本的读法。
 
王财贵先生:那就方便调配吧,普通的孩子就分段背,特殊的孩子自己有定力的,就让他整本读,慢慢地磨,但也要常常关心他,有了这磨的功夫,也是定静和毅力的训练。
 
程云枫:好,先生有会要开,我们不耽误,谢谢先生!
 
更多读经教育相关信息请点击文礼书院王财贵先生演讲视频文稿总汇读经教育入门“六小篇”全球读经私塾 读经学堂汇总读经教育学堂私塾长期招生信息汇总近期读经活动汇总爱读经产品官网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