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王财贵先生主讲:《走进读经宣导新时代》(下)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广体系 > 文礼书院 >

王财贵先生主讲:《走进读经宣导新时代》(下)

时间:2016-07-25 10:53 | 来源:爱读经泰华耕读书院| 作者: 王财贵


时间:2016年1月11日
地点:文礼书院
主讲人:王财贵
录音:赵伯毅
文字整理:高健林、吕建、修开宇、刘浩、林浩坤、宗跃州、鲁成双(爱读经泰华耕读书院师范班学员)
修订:王财贵(2016年6月1日)
 
 
(提问:)谢谢王教授,讲的时间太短了,好像大家还意犹未尽,我其实也常常在想就是读经圈为什么总是有这么多的纷争,因为好像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一次,而且很多的纷争都是靠网络技术的更新而结束的,比如说以前在论坛上经常辩论,那后来微博出来之后,论坛上的辩论好像就平息了,那在微博上又开始辩论,那等到微信出来之后,微博上的辩论好像就平息了,因为你再找不到那些人了,因为他们不是你微信好友了,那现在微信上好像也有各方面的辩论了,所以希望再出新的技术,可能这一轮的辩论就结束了。那这个可能就像王教授说的,可能还是我们的境界不够吧?但是呢,有的时候我也觉得,该出手时就出手,该辩论还是要辩。不过,从另一方面讲,辩来辩去,出了口气,我们自己好像比较舒服,但是最后受苦的是王教授,因为我知道各方面的人来找他诉苦,因为王教授的境界到了嘛!所以所有人都认为王教授会安慰他的,所以所有人都会找王教授,那不知道今天开了会之后,王教授会不会给另一方再开个会,这样可能就比较容易平息了。
 
教授回答:不知接下来孟曹老师有什么安排?
 
提问:教授好,今天听您讲了这么一句话,就是《法华经》里,我若赞佛乘,众生没在苦,我想起孟子里面可能有相反的观点,就是弟子问孟子的,夫子之道高矣,美矣,宜若登天然。何不使彼为可几及。我不知道这两种观点是站在怎么样的角度来说。
 
教授回答:两者都对(众笑),一个是圣人之道,一个是贤人之道。孔子常用圣人之道,孟子常用贤人之道。那我现在不是说我们想要学圣人,但在这种时代中,能读一点经,已经不容易了,大家都很热心,做得都很好。读经教育其实有做就可以,读经有读就可以。信得过的就多教一点,信不过的就少教一点,那如果是像各位呢,我是用大道来要求大家,你要有诚意和才华,你又要有谦和忍让的态度,这是要求我们内部的。但是如果对一般民众,他好斗好辩,自以为是,那是人之常情,我们不便要求,我们只能体谅,否则就断了他的机会。我知道各位讲师团的讲师,自己是很明白坚定的,你可以用“纯读经”来教学。但要考虑到社会一般人,一时接受不了,所以我刚才说,要用捃拾教,每一种都说,谁能接受多少就让他接受多少。其实,我也常说“壁立千仞,能者从之”,你所讲的是最高点,信得及的人就跟上来,达不到的人呢,他可以打折扣,打八折,七折,五折,甚至打到一折,都有效。所以并不是不讲最高的,但是不必因为最高的去否定或批评次等的。我说其他人可以批评你,但你不要批评别人。我们如果既能讲高,又能同情低的,那高的并不就会减少,而一般读经的基数将更大。可以与之言你才与之言,对某些特定的人你才可以尽情地说,但对大众宣讲,要有些保留,要多包容,学学圣人的温良恭俭让,先把孟子的“大匠诲人以规矩”的气势隐藏一下,等待遇上时机了,再拿出来。
 
提问二:尊敬的教授,有一个问题困扰着我,我想在这里提出来,因为王阳明先生的训蒙大意,大家都读过,古之教者,教以人伦,后世记诵辞章之习起,而先王之教亡,那我感觉和教授近年来提的老实大量读经有一点让我搞不明白的地方,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一个时代,养生丧死而不奚睱治礼义哉,才没有注重德行教育。是因为这样的一个意思呢,还是因为别的问题?请教授给解答。
 
教授回答:这个阳明所说的,是对那些辞章、记诵考功名的风气说的。我们现在推广读经,就是要维护人伦,要做德行的教养啊,而且这才是最好的手段。你如果只是为了教养而教养,如果没有经典做背景,那个教养恐怕只有一时的,或者表面的功效。经典才是真教养,有治国平天下的大仁大智大勇,这才是真教养,而不是一般生活的细节。有大仁大智大勇的人,即使细节没照顾周全,也就不会违反太过;但如果只重细节,恐怕难以养成大仁大智大勇。中国古代私塾的教育并不见得是合理的,现在阳明批评就是当时的私塾,一般的私塾都是写辞章,为了表现,为了功名,不能以传道为念。而我们今天提倡的读经,老老实实读经其实正是要培养品德,培养智慧,培养民族元气。王阳明正希望有这样的教育啊,所以你可能稍微误会了,以为我们读经是“不力行,但学文”,弟子规的作者说但学文,是学训诂、作对子、写诗词文章的文,读经不是弟子规所说的“学文”。我们是把一生的力行放在读经中,不是不力行,将来反而是大大的力行,是为整个国家民族甚至整个世界而力行,不是看在眼前有没有做好生活规范。何况弟子规也说“但力行,不学文,任己见,昧理真”,不但你说不力行但学文是不对的,不学文而只力行,也不见得是对的。所以,我们所有的读经学堂并没有放弃生活规范,但只要求生活规范的人,往往读经量太小,所以大量读经到最后两者都有,只重力行到最后两者皆失。你是不是要问这个?
(我是说是如果我们尽其可能地让孩子多读经,但是不是只是以记诵辞章来考量他,是不是也可以。)
 
教授回答:首先,要知道,读经背经的效能和记诵辞章是不一样的。其次,即使是读经背诵,也不是最后的目的。有些人或许认为纯读经其他都不管,只要求赶快包完三十万字,是不够的。我当然知道,但这样做也可以说是不得已的,但是呢,这个不得已,又是最聪明的最恰当的方法。尤其在这个时代里,不这样做,整个国家民族很难出人才。有人质疑这样做是不是一定可以培养出圣贤?我说这样做不一定个个都成圣贤,但成圣贤的机会比其他的教育都大,我们就应该去做了。所以我们一直督促读经,赶快把三十万字包本完成,再来做第二阶段的培养,似乎比较合乎“百年大计”。最近有的人想一面读经就一面训诂解经阅读应用,他的理想是很高的,似乎也很切实际,合乎孩子学习的心理,但我看那是不切实际的,因为该累积的时候不重累积,悠哉悠哉把时间过了,结果肚子里是空的。所以假如有圣人来教最好,如果没有圣人来教,你就老实大量读经吧,就纯读经,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而且你对教育的考量,要从50年100年的时间做考量,要从民族从世界的眼光做考量,这样,你才能懂得为什么我会强调老实大量读经。如果只为一时,只为某一个人,那不一定要老实大量读经的。何况,老实大量读经,是可以打折扣的,别的教法,就不能打折扣了,所以,如果要推广,只能推广老实大量,让人去随意取用,不会耽误任何人。有的人不了解我们推广老实大量读经的意思,自己用他那个固执不化的心理来猜测,以为我们跟他一样,只有一套。于是他用他那一套来反对老实大量,就像把拳头打到空气一样。他不知道他是被老实大量所笼罩着,有何用呢?我常说任何人只要自己思考过就可以,你只要思考过你的是比较好的,就可以了。但要提醒的是:你的思考是否放在整个人性,整个人的一生,整个民族,整个世界来思考,不要只注重一点。不要只注重一时的识字,训诂、阅读,不要只注重一时的行为规范。但要做出比较正确的选择,这不容易啊,我想来想去,就是老实大量纯读经最好的,是最好操作、效果最好。可以说是“简易可行,深远有效”。其他人有其他做法,都可以,但是我希望他们不要攻击老实大量纯读经,因为他们在老实大量之中啊。我今天比较少说他们不要攻击,我今天讲的是向老实大量纯读经的人发出禁令,不仅你不要去攻击别人,甚至别人对你有所攻击,你都不要做激烈的反应,因为他们就是你啊。我是这样期待,我是捃拾教嘛!我们要承认任何的模式,只是老实大量是不是比较好呢。供给人做选择吧,我们不是教育部长,不能够规定,我们也没有权力使人就范,我们只是把这个道理说清楚,听不听是每个人的权利。
 
譬如有人这样想:读书是学以致用,只有背书哪有用呢,这样想表面是对的,里面是错的。全世界一百年来,尤其是中国一百年来就受这句话的误导,这个意思讲得最透彻的是杜威,叫实用主义。但古人讲的学以致用不是实用主义的意思。学以致用是真理,你学了当然要用的,但是如果现在是6岁,6岁当然学些6岁要用的,但6岁不止要学6岁用的,如果可以的话,6岁要学他一辈子要用的。杜威认为这样不行,他不往将来思考,他的人生观是断灭的,他所教的孩子是没有“前途”的,凡是不往将来思考的民族,必定是短命的民族,中华民族从古以来的圣贤都有长远思考,所以保佑了中华民族成为长寿的民族,孔子说,虽百世可知也。百世就是3000年,孔子一口气就是3000年,我们推广读经说要看一辈子,至少要给孩子一辈子的学问,除非你不能给。但是我们发现6岁就可以给一辈子的学问,甚至胎儿就可以给他一辈子的学问。那人家就问,让这么小的孩子读那么深的书,有用吗?问这句话是不认识教育的、不认识人生的,他不从整个人生来考虑教育问题,当然现在只有背书,是没有用的,但把一些书都背了,一辈子就用不完。所以这点想不明白,是永远不会老实大量读经的,所以一定要有大眼光,要有深度的思考,他才能够接受这种教育。因此我们去宣导主要是说明老实大量纯读经的方法,不过,一般人的心量没有那么大,智慧没有那么高,“我若赞佛乘,众生没在苦”,不要太强调。一方面,纯读经只是一个方向,有的人一时达不到,没关系,只要在这方向上,有机会往上走一步,就够了。一方面真纯读经只提供给很少量的福份很特别的家庭和孩子,大部份的人是接受不了的。你想让每个人都同样在一个层次上,是不通人情的,平白产生对抗。我们一定要以广大的群众为基础,其中能够有这样见识的人,是很特别的,你才特别去支持他,这样子就够了。老实大量纯读经的人,本来就是很少数的,我看只有千分之一,你如果对一千个人讲一千分之一的事,那999人怎么办呢?所以你要对一千个人讲一千种方法,可能就有一个人会从大众中冒出来,甚至会更多一点。千万不要认为,如果不极力推广纯读经,会没有人纯读经,不会的。你只要有这个最高的向往,相信能意识到的人还是有的,只要我们能够保住这些人,其他也都给予支持,让所有人都得到利益,这样岂不更好?在我的预计当中,你各个层次都讲,不会减低悟入最高层次的比例,因为高的还是高的,我们对于世界的命运,只能推动一点点,我们就是为了千分之一而奋斗,所以千万不要抱太大希望,不是你讲了他才了解的,而是他本来就有了解的能力,你只做个触媒。千万不要妄想几千人都跟你走,人是生来受苦的,你讲不动是应该的,不是你能力不够,是人生本来如此。要完全领受人生常情,你无所求,才能够做得永久,而且随时都很悦乐,你一有所求、一有所对抗,就完了。我们宁可愉快地做而事情都不成功,不要为了成功而紧张起来,还要跟人对抗。你一跟人对抗的时候,你也就参加世界的破坏了。你不必现出救世主替天行道的样子,只要你快快乐乐地为人处世,你的功德已经很大了。千万不要在表面上看事情,要在有形无形间,可见的不可见的,全部的整个四方上下宇宙,阴阳鬼神之间看事,坦然地做事。
 
等将来我的文集都出来了,请大家把这20年来推广读经的理论全部看完,就会知道为何说老实大量纯读经是救世之法,是救国救民之道。初看起来似乎是因陋就简,但最后考量起来,其实不是,它既是权宜之计,又是本应如此。能够发现这一点,是大智慧,有人问我一面读一面讲岂不更好,我说我不知道有没有更好,但现在天下的读经老师读经堂主没有这个能力,他说:没有能力应该培养啊,现在没能力,那三年五年以后十年以后也要做,是不是?我说,也不是,读经老师增长他的学养是应该的,但不是为了将来可以讲解,即使将来可以讲解,也是教孩子背比较重要,不必讲。有人说,如果讲解,学生会背得更多、更快。我说那就好;但如果因为讲解了开聪明了而背得比较少,我宁可他不讲解不开聪明而背得多。因为了解是一辈子的事,但是背书只有这一段时间,一定要清楚这点,这点非常非常重要。每个人都知道要追求完美,心想如果又解释,又吟诵,又阅读,又学很多才艺,而书又背得很好,那多好啊?我也知道,我并没有那么笨。但是我注重本末,如果因小失大,舍本逐末,买椟还珠,这恐怕本来想聪明却不聪明的,谁能够把椟跟珠分清楚,把本末分清楚,把大跟小分清楚,他才可以来决定怎么设计课程,而不是只看眼前的成效。
 
我一向只是提供我的想法供人参考,我的想法我已经想过了,如果你还要再想一遍,也很好,但是你想一遍,你最好能够先知道我怎么想,你把我的想法都已经了解后,再去想你的,能超过的再去超过,能完美的再去完美,是令自己和别人都愉快的事。但如果我已经想过了,告诉你我已经想了20年,不止想20年了,我从16 、7岁就开始想了,我已经想了50年了,那你如果都不看我的,你自己去想一套,你认为你自己可以想得周全,那我很恭喜你。总之,你想过就好,只怕有人是连想都没有想,人家美国怎么做就怎么做,古人怎么做就怎么做,美国人做的就是对的吗?古人做的就是对的吗?这个头脑先要弄清楚,西方讲的不一定对,古人讲的不一定对,全世界讲的都不一定对,王财贵讲的当然也不一定对,只有对的才是对的,如果连这一点头脑都没有,就请你不要出来表示意见,若要表示,也请含蓄一点,不要一上来就像救世主一样。但是照我看,一般人,一万个里面都没有一个头脑清楚的,没有一个会思考的。而且都不聪明,怎么不把别人思考过的先看看呢,你可以用很短的时间,你可以用一个月时间去吸收别人50年的功力,为什么不做呢?就不做,然后就来反对,这不是笨吗?!
 
至少我不反对任何人的想法跟任何人的做法,所以我都问你想过了吗?假如有人反对我,其实我一看他,连读经是读什么都不知道,连《一场演讲百年震撼》都没有看过,他就反对起读经了,我问他知道什么叫做读经吗?往往这样一句话,他以后就不敢再说话了。至少我是教育专业出身,而且我是学哲学的,是有批判的思考力的,又反覆思考了数十年。我虽然亲自少量读经教学十几年,又全面观察全天下的大量读经也十几年,但我不说我实验过,因为我不认为这是实验。什么是实验?实验是科学的观念,科学上要要有一个假设,然后再用事实来证明,叫做实验。而读经不是假设,读经的内容是智慧,对象是生命,方法是依据我对人类学习能力发展的认识。所以这个不是实验,也不用实验,这是对人性的领会,不是观察可以观察出来的,不是统计可以统计出来的,我常说,对读经的道理,如果我们思考过了,是对的,纵使做出来没有效果,我还是要做。有人说那很可怕,如果想错了,怎么办?我说,不会错的,因为这其中是有免错的保障的,首先,你思考过,而且以整全的态度思考得非常透彻,其透彻可以用《中庸》的“本诸身,征诸庶民,考诸三王而不谬,建诸天地而不悖,质诸鬼神而无疑,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来做思考的参照系统。也就是凡是立一个理论,是要反覆自我检查,尽量要通于人性,通于历史,通于天地鬼神的。但这样出来的理论,就可以自信了吗?还不然,还有两个环节来预防出错,哪两个环节呢?第一,一个诚恳的人,他虽然事先把道理都想过了,但他心里还必须留下一个空间,我是不是真对的呢?!要随时存着戒慎恐惧,随时与人切磋,变易以从道。那第二个环节,要注意的是如果一做,发现效果不如预期,那他应该及时反过来,再重新反省,是理论的问题?还是实务的问题?理论的,要归理论改善,实务的要归实务改善,不要糊涂,也不要一错再错。其实,做人做事,本来就应该这样做,那我现在说读经也是,像我这样子思考读经,我认为这不是我个人的思考,我相信各位也可以跟着我这样思考,你也很聪明啊。思考过了,你不是跟我走,我也不要你跟我走,你自己要照着道理思考,思考来思考去,直到想通了,应该没错了,你就去实践,那是你为自己实践,不是为我实践。那时,你也要留一个空间,我跟着王财贵一路走来,虽然一时觉得对了,但不见得完全可信吧,现在姑且相信,因为到现在为止,我只能想到这里,我就这样做,小心翼翼,如果出问题,你要马上反省,是谁的问题。所以现在有一些人,以前照我的建议做了,果然出问题,他也反省了,于是他就改了我说的方式,这样,也没关系。我说,你反省了就好了,总之他反省了,也不会出大错。但是呢,刚才我所提出的那个态度不要轻易忽略,我刚才为什么说:纵使没有成果,我还要做呢?因为我有这个自信,我这个自信我反省了,再反省了,再反省了。那有人问,别人出了差错,要走别的路,为什么我出了差错,不走别的路呢?我说,别人所反省的,似乎都只在表面上,一时的效用上,尤其把他的理论建立在少数的案例上,并没有反省到根源上的问题,我相信如果透彻到根源上的问题,那你就是没效果,也要做--那这句话是危险的,这种语言只能对有智慧的人说,对自信的人说,要不然这句话说出去会有很多人感到惊讶,甚至是很恐惧。
 
我想对这一句话再加个说明:说“你若思考得合乎道理了,你去做,做的纵使没有效果,也要再做。”这是一句险语,初看起来很不合情理,可能出错,实则没有问题。为什么呢,因为它背后自涵有一个解开钥匙的关键,就是:“这样做,保证没错。”你要有这个信念,你才可以说纵使没有效果也要做,其实原来说“纵使没效果”,这是一种“跌宕修辞法”,是故意虚拟的情况,以表示信心之强,说“没有效果”,那是不可能的。那刚才不是说,有人实施了没效果才起来反对吗?其实,他们的没效果,是因为没有按照原来的道理实施--这其中的条件,讲起来蛮复杂的,能懂的人,一下就懂了;不能懂的人,不要紧,不强求。反正我对一般人不会讲这句话,因为一般人很看重当前的现实,他如果发现一时没效果,心就虚了,慌了,也不深思,是理论错了,还是没实践好?是真的没效,还是效果还没显现--一般来说,深刻的效果是慢慢浮现的,粗浅的效果才能立竿见影,不过一般人是考虑没那么深远的。见了风就是雨,他们等不及,他们慌张,因为他们本来对读经理论就没有深入考察过。这时他信心动摇了,又回去走他以前的老路了,只是因为听过读经,所以没有完全走回老路去,而是采取了“妥协”的办法,一面少量读经,一面做些可以立竿见影的教学,看到成效,就安心了。如果我跟他说,即使没有成效也要坚持,我知道他会觉得我很怪,更不信任了,我将自讨没趣。所以,对一般人只能讲一般的话,否则,又成“我若赞佛乘,众生没在苦”了。所以,今天跟各位是讲知心话,这是讲比较深的见解,所以听起来比较怪,听懂的人很少,所以你一定要再多思考。
 
你要去宣导读经,不是那么容易的,不是那么容易你就能够当好一个宣导讲师的,当然说容易也很容易,这个道理如果是对的,你随便说说,别人随便听听,凡是有教必定有好处,没有大效,也有小效,这个屡试不爽,你就完成宣导了。但是你如果往精深的地方去,要成为一个读经宣导家,读经理论家,是真不容易啊,你必须心智要非常灵敏,学问非常广博,思考清明,最重要的是要有原始的智慧,对人生,对世界,对深远的道理有洞见的能力。
(全文完)


 更多读经教育相关信息请点击2016年全球读经教育夏令营信息汇总、文礼书院、 王财贵先生作品总汇王财贵先生演讲视频文稿总汇   读经教育入门“六小篇”   爱读经产品官网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