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王财贵先生主讲:《走进读经宣导新时代》(上)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广体系 > 文礼书院 >

王财贵先生主讲:《走进读经宣导新时代》(上)

时间:2016-07-25 10:04 | 来源:爱读经泰华耕读书院| 作者: 王财贵


时间:2016年1月11日
地点:文礼书院
讲人王财贵
录音:赵伯毅
文字整理:高健林、吕建、修开宇、刘浩、林浩坤、宗跃州、鲁成双(爱读经泰华耕读书院师范班学员)
修订:王财贵(2016年6月1日)
 
 
      我们对读经观念的认识,总之,时间一久,一件事情、一个道理都会有一些变化。那么,有句话是最近有人在网络上跟我说,他看到有个人在网路上说,从一般读经到老实大量读经是“齐一变,至于鲁”,一般的读经是比较前期的,比较不成熟的,但是后来渐渐地凝聚出老实大量读经,读经的观念比较成熟了,比较接近原来提倡的理想了,就好像“齐一变,至于鲁”,更接近王道的理想一样。那么最近呢,从老实大量再提出纯读经,就是“鲁一变,至于道”了,纯读经就是读经的最高标准。有人在网络上这样说,那人就把这段话传给我,然后问我,请问先生怎么看?表面意思是问我,这个看法行吗?而他的潜台词可能是,他不赞成。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很难回答。一向以来,读经界的许多问题,许多纷争,到最后都会集中到我头上,本来啊,我不喜欢读经界有纷争,希望大家都是群龙无首,希望大家都是道法自然,都自由自在。但是呢,这个小小的美好的愿望并不容易如愿,因为我近来常觉得佛说“人是生来受苦的”,没错,说这个世界是娑婆世界,人是从无明而生,所以人是生来受苦的,很少人想要幸福过日子,都是自己拼命讨苦吃,纵使是读了经了还是如此,纵使是教读经的人还是如此,纵使是提倡读经的人还是如此,这令我非常地遗憾、无奈。为什么一个人不能大方呢?为什么读了经还不能够坦荡呢?为什么连这个也要争呢?所以我讲话是要很小心的,譬如引用“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要我回答,我先要知道问的人是不是支持从一般的少量读经到大量读经,从大量读经到纯读经的?还是相反的的?我好回个“巽与之言”,以免让他不高兴,更增加他的苦。如果是支持的,那我回答他说,是的,这是“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但如果我明明知道他是不赞同的,我就不能这样回答他,这样回答他会更受苦,我不喜欢在我朋友之中有一个人受苦。人生已经很苦了,不要再给他苦了,所以我打算怎么回答呢?我打算回答说,那个人说得不对,从少量读经到大量读经是“道一变,至于鲁”,从大量读经到纯读经是“鲁一变,至于齐”,给他这样回答,我想他就高兴了。那么这样讲有没有道理呢?这样讲是不是只要安慰人呢?不是,其实这样讲它也有道理。因为我们推广读经,可以在这个时代推广读经,乃至于在所有人类的社会和所有人类的时代里推广读经,其实最后的目的是全民读经,家家户户都读经,这个就是我们所要追求的“道”。但在这个社会中,我们的目标只期待家家户户都读经,是不可能老实大量读经的,更不可能纯读经的。少量读经才容易达到全民是不是?所以全民读经是我们追求的道。假如谁说老实大量读经,谁就违背了道,不是吗?你让很多人不能读经了,很多人对读经就有了疑惑了,那就有排斥,甚至就有辩论,乃至于很生气,咒骂也都出来了。既然大量就这样麻烦了,你还说纯读经,就离道更远,只有很少很少数人可以读经,其他人都不能读经了,你不离道更远吗?所以这样讲也可以。

王财贵 文礼书院
 
       两种讲法都可以,但是世间人如果把这两种说法看成是颠倒的,又是所谓众生颠倒了--不是这两种讲法颠倒,而是把这两种讲法看成颠倒,看成对反的人,颠倒了。因为这两种讲法都是对的,它们不相对反。从理上说,读经是纯读经,越纯越好;从事上说,读经是没有标准的,尤其是大众,能够读一句经已经很了不起了,不是吗?尤其在这个时代,不要说尤其在这个时代了,在人类--凡是人这个类还是人这个类的话,也就是说在所有社会所有时代,都是这样。我们不是常说“教育要合乎人性”吗?还有刚才不是说人生来都是受苦的吗?人是无明所生啊,你要他读经,是违反他的天性,违背人的本性啊。人天生的本性是不读经的,因为他是要来受苦的,他是很想要保持无明的,读到经,会让他感觉到痛苦,懂吗?因为经教人有智慧,一个无明的人而要有智慧,他感觉是痛苦的。所以,所谓“痛苦”有两种意思:一种是人本来是要受苦的,那是指客观的说,一个人认为我不要读经,读经会让人变傻,我干嘛要做傻子呢?我为什么不一心追求自己的利益呢?我“己欲立”,不就好了吗?还要立人?门都没有!所以要人读经啊,是要剥他的皮,我们还要他老实大量读经,就更难啊,还要他纯读经,会令人恐惧的。所以推广读经这件事,会怎么变,大家想一想,所谓的“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是应该顺应众生,从纯读变为大量,从大量变为少量,才合乎“人性”啊。
 
       《法华经》曾说“我若赞佛乘,众生没在苦”,这句话很有深意,其实《法华经》整部经都在“赞佛乘”,什么叫“佛乘”呢?佛教有大乘、小乘,佛乘三乘,小乘是原始佛教,讲的是阿罗汉道,成了阿罗汉,也是佛,但这个佛是小乘佛;后来发展为大乘教,菩萨道,要渡尽众生才成佛,是大乘佛;而大乘如果更进一步修圆教,就成圆佛。于是就有三乘。《法华经》所推崇的是佛乘,这个佛乘称为唯一佛乘,对应其他两乘,唯一佛乘当然是比较高明的。所以“我若赞佛乘,众生没在苦;谤法不信故,永堕于恶道”,佛说:我如果一直称赞佛乘的高明,众生就会沉没在苦海中。为什么呢?因为太远了,太高了,众生一时不了解,达不到。而众生有一种心理,他对不能了解、达不到的东西,不仅不想去了解,不仅不想去努力,他还会开始诽谤,以求自己安心,这样,他就永远下堕在三恶道中,不能起修行了。所以真正了解佛乘的人,真正要宣导佛乘的人,你一定要善巧,就是你不可以赞佛乘,懂吗?因为“我若赞佛乘,众生没在苦”,你如果一直称赞佛乘,你就造了恶了,你就阻挡人去追求佛乘的机会了,所以你如果认为什么最好,你就会一直称赞它,你就害了人了。所以不容易啊,要说法传法,不容易啊。既然是宣导,所对的是普遍的百姓啊,对一般人说话,虽然你自以为有好东西要告诉他,但你也要对人情有所了解。说得自大一点,就是你要有悲悯之情,假如有悲悯之情,你就不会急,你的宣导就可以更加祥和,你宣导的场面有一片和祥之气,这样更能让人听进去,听进去之后,他也有机会慢慢长进。千万不要一下把人挡在门外,要知道“我若赞佛乘,众生没在苦”。
 
       今天我首先郑重说这一个意思,因为我们这个宣导团号称“老实大量读经宣导团”,有人还说不是,应该叫“纯读经宣导团”。这样的名号让我有些胆战心惊,所以我就想到这句“我若赞佛乘,众生没在苦;谤法不信故,永堕于恶道”。不过,我在这里要借用佛学提出另外一个观念,就是所谓“涅槃大义”,“捃拾圆教”。佛教有一部《涅槃经》,这部经了不起,既然称为“涅槃”就是代表佛四十九年说法的最后一部经,因为是佛要示现涅槃的时候说的法,所以叫做《涅槃经》,这部经对弟子做了最后交待,交待的内容很多,所以又叫《大涅槃经》。依照天台宗智者大师的判教,佛的教法有“藏通别圆”四教。藏教是小乘教,通教是般若学,别教是菩萨道,最高的教法是圆教。圆教以两部经为代表,第一是《法华经》,第二是《涅槃经》,《法华经》的圆教,是直抒佛意,畅佛本怀--把佛平时深藏心中的怀抱全部讲出来,因为佛说了很多的法,他的心意固然流露在所说的法里面,但他面对众生说法,众生秉性不同,根器不同,于是不得不打些折扣了,叫“逗机说法”,所以面对不同的众生说不同的法,好让众生了解、受用。但是佛为什么要这么说法?佛的本意是什么?佛并没有自己说出来,佛只把“佛意”默默地含藏在所有的说法中,既然是含藏的,如果没有高度的智慧,就不能够真正明白佛的本意,就以为佛说的那些法,就是佛的意思啦!其实佛的意思不只是如此,一切说法,都是“权说”,权说的意思就是姑且这样说说,不是“实说”,佛也不敢实说,刚才不是说过吗?佛如果一开始就说实了,还有人听吗?所以读佛经的人,要明白这一点,要用智慧去读佛经,要“开权显实”--把那个权说打开,让实在的意思能够显出来,那个实在的意思就是佛的本意。但是有多少人能够这样开权显实呢?假如能够的话,你看任何一部经都能够得到佛的意思,就是小乘经也能够得到佛的最高意思,但是众生并不一定能够如此。所以佛说法,到最后两部经,他不得不把他的心意透彻地表达出来,好让读遍佛经的人,能从诸经中看到这“经王”--《法华经》说自己这部经“决了声闻法,是诸经之王”,用佛的本意去透彻任何一部经,使任何一部经都回归圆满,这种教导,叫做“圆教”,这个说法了不起啊!大家常常跟着这样思考去思考,会让你的心灵渐渐清明起来。圆教有两部经,《法华经》是纯粹地讲,就是从头到尾都是说佛的本意,而《涅槃经》有一个特色,叫做“捃拾教”,捃拾的意思是好像东西掉了满地,现在把它们重新捡起来,捃拾教也是圆教,但是佛在《大涅槃经》里是一步一步地把他自三十五岁以来各阶段的说法一一再交代一次,一步一步地升高,到最后才把圆满的本意讲出来。
 
       所以,说大法有两种方式,《法华经》既然是“诸佛法久后,要当说真实”,时机已到,从头到尾不妨都是圆满,都是赞叹。而《涅槃经》是“老婆心切”,前面先有一些交代,到最后才托出圆满。各位主志去宣导读经了,我常说,我讲读经不是讲读经,而是讲教育,我讲教育,不是讲教育,而是讲道理。我们宣导一个道理,假如这个道理只是一个单纯的道理,那就直接讲就好了,假如这个道理含藏了很丰富的内容,那么你到底讲哪一个层次呢?刚才说“我若赞佛乘,众生没在苦”,假如我们宣导团真的要为全民负责,要为全世界的人负责,恐怕不能学《法华经》,而要学《涅槃经》,要捃拾。就是任何教法,都不放弃,任何人,都不放弃,都把他捡起来捡起来,每一种情况都讲讲,或许这样子比较好,至少以我的思考和经验,我大力建议如此,要做捃拾的功夫,才不会遗漏任何一个人,这样,读经才可以成就“大业”。如果一个会宣导的人,如果你讲高明的层次,固然直显高明,但当你讲比较低层次的时候,其实你的心意还是满满的;而会听的人呢,虽然听的是比较浅层的说法,但他隐约知道你的心里是很高明的。不过,世间会讲的人不多,会听的人恐怕更少。所以我们只好学一学说话的方法,从头到尾不遗漏,随时说人好,随时鼓舞人,虽然内容好像没有那么光彩焕发,但是能全面照顾到,全面照顾虽然似乎有点“乡愿”,但是我们为了将这个道理宣扬出去,能够让许多人都受益,我们只好如此,学佛陀的悲心。在宣导的时候,能够有这个认识、担当,这也是负责任的态度。
 
        那我们怎么做到这样呢?我提出几个要点,说起来好像是一些口号,但口号如果不只是在嘴巴上喊,而有进一步的体认,那也是真实的。所以我把几个要点列在这里,大家参考参考。第一,要有“规范的意识”,刚才我说了“我若赞佛乘,众生没在苦”,又说如果你不捃拾一下,会有所遗漏,这样,可能会给宣导的人一些负担,这是不得已的,所以要有一点规范。所谓的“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质是坦率直白,一个演讲者最好当然是坦率直白,要讲什么就讲什么,比较容易动人,但是这样往往没有规范,我们既要成为一个所谓的宣导团的“团”,我们要走比较长远的路,所以要有一点点的规范,除非你能够像佛陀这样子,开口就是,如果不是这样子的话,需要有一点规范让大家一体遵行。所以有些讲师上台前,会做一些准备,或写一些稿做参考,照稿念也可以,一面念一面再发挥。有的人会做PPT,自己会有规范,这样就不会太过直白,太过随意。不过我很抱歉,我一二十年来,做了坏的示范,我自己常常都很直白,上去就讲,没有自我规范,我希望以后大家要有一点规范,要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一场宣导下来要分几个部分,如果只有一个人讲一场,在这一场里,希望各方面都能够涉及到。如果是几个人合讲,这几个人要协调一下,这也是个规范。然后,还要注意到听讲的对象,对象不一样,重点就不一样,这样就是所谓的规范化。先心中有全盘的考量,预先的准备,比较不会出错--不是错,而是不会有漏,不会出偏,叫做“规范的意识”。
文礼书院
 
       第二点也很重要,一向并没有要求的,从今以后要有意识自我要求了,就是要有“学问的润泽”。《大学》有句话说得很美:“富润屋,德润身”,牟先生加上另外一个观点叫“智润思”。智也可以说是智慧洞见,也可以说是逻辑理智,洞察力和推理能力能够润泽思考,使思考更加地顺畅,不会滞拙,不会呆板,而且可以讲得很深刻精密,这叫“智润思”。如果还想讲得内容丰富文采优雅,这更要有些学问才行,有了学问不仅有了光采,甚至有了学问之后,比较能够动人,尤其是比较能够说服人,尤其能够说服那些自以为是的人,或所谓的“专家”。我们以往的宣导往往都在民间,很少到真正的学术场合,如果你以后到学校里讲,他们是教育的专家,我们要想一想能不能让他服气?当然我们所说的是我们的,他如果没有接触过,能够对他有增广见闻,也很好了,但如果他有问题呢?我们能不能跟他讨论?甚至能够不能够跟他辩?这个辩,不是一般想要争辩的那个辩,而是孟子“予岂好辩哉”的辩。有些人读到这句话,认为孟子喜好辩,因此讨厌孟子。有些人不喜欢争辩,也算一种美德。我一向以来也常提醒大家要涵容,不要争辩。但是这个辩如果不是“强不知以为知”,自我执着,自我爱面子,如果不是这样辩,而是因为要明理而辩,这种辩不仅是可以接受的,而且是应该的,所以孟子的辩我们要问他是不是爱面子,还是他为道而辩?再进一步,佛教说菩萨有四无碍智,有四种没有阻碍的智慧,一个是“法无碍”,一个是“辞无碍”,一个是“义无碍”,一个是“乐说无碍”。“法无碍”,可以说是训诂,一个字一个字都没有阻碍;“辞无碍”,这个辞,也可以说一个个词语,一个个概念没有障碍,比如说什么叫做菩提,什么叫做般若,都深入理会。“义无碍”,义就是语义文义,也就是对一段话,一篇文章,其至一个派别的宗旨,所谓“依义不依语”,能通达主旨把握弦外之义。第四个叫“乐说无碍”又称“辩才无碍”,其实整个四无碍智又称四无碍辩,就是有学养,通逻辑,悲悯众生,所以喜欢说,能说,又能辩,通畅无阻,这是一个菩萨的基本能力。辩,不一定是坏事。这四无碍,很类似孟子的知言,所谓“詖辞知其所蔽,邪辞知其所离,淫辞知其所陷,遁辞知其所穷”,这样叫做辩无碍,那么要能够达到这个无碍,最好要能够有学问,而这个学问首先是读经的理论了,但是读经的理论也有好几个层次,一般能够把读经的重要性、读经的操作方法、读经的效果讲清楚,已经很好了。读经理论背后的依据,比较少人了解,纵使作为一个宣导员也不一定很透彻,因为这个并不容易,所以请大家要进一步,多看多听已经有的理论,还要多想,一定要自证自己通透了为止。至于你通透了,但是不是当场要讲出来呢?不一定,在演讲的时候不一定要讲出来,但是内心一定要通透,这样才能让你乐说无碍辩才无碍。除了对读经教育本身的通透之外,因为我们所讲的首先关系到语文教育问题,往深一点还关系到整个教育问题,教育,又关系到文化问题,文化又关系到人生问题等等。我们是不是在自己主张的读经教育之外,还了解各种语文教育的学说,包括现在社会上乃至于全世界流行的语文教育的特色?虽然你又不是在开课,不必一一地介绍,但是你心中有相当把握时,你讲课的时候有理据,会有丹田之气,假如有问题要讨论,你也能够侃侃而谈。包括语文教育乃至于整个教育问题、教育思想、教育潮流,而教育的问题是来自于文化的见识,那现在中国的文化到底有些什么问题而使我们的教育变成这样?而这样的教育能不能与文化的理想相配?全世界的教育对于文化有没有恰当的关怀?假如这些问题都能够了解,你的演讲必定比较有深度。虽然我们不必用一些高深的或是陌生的术语来装点门面,但是心中有料,毕竟表现会不一样,所以要有学问。当然各种学问无穷无尽,对经典读得多读得熟,也能够增长温润的情怀,言辞的文采,这样也都是学问。
 
       不过,既然宣导的是读经,最重要的“学问”还是对读经理论的通透,大家要平时就要把已有的读经理论勤加研习。我不敢说读经理论在我一二十年的演讲、写作中都表达全尽了,或许你有自己的创发,不过如果能把这一二十年来我们已经有的理论、实务、成果的记录熟悉的话,那已经了不起了。我发觉有很多的讲师,说是学堂的堂主、学堂老师,其实对整个读经教育理论还不熟悉,有人只看过《一场演讲,百年震撼》,有的《一场演讲,百年震撼》都还没有看完,就开始教读经,他就开始做读经教师,开了学堂。当然那是不够的,虽然所谓的精神、怀抱、本意都已经在《一场演讲,百年震撼》里面了,但是最好还是能够多多参考。我已经把我的著作和二十年来所有的读经理论集结,叫《六五文集》,将要出版。但是出版社要出版我的书啊,审稿相当谨慎,一本200页的书,每一页平均修改10个地方,所以一本书就修改了2000个地方,那我就要看他改得对不对,甚至有的是整段都要删掉,有的是整篇都不要,很是折腾,总共30本书,要出来,可能最少要到五年、十年,所以我现在想先做一批培训资料吧!不正式出版,反正不是为了大量发行,只是为了给朋友,给有意愿的人做参考。所以我想应该给一个软性的规定,凡是要当讲师的,都要买一套,这样我的书也比较能卖得出去,呵呵。其实,多看我的文章,我在想--不是我自己这样想而已,我本来不敢这样想的,不过很多人跟我这样讲,不仅对读经理论有深入的乃至于完整而透彻的了解,其实对于所谓的教育--我们不只是讲读经,对于教育之所以为教育,亦即教育的本质有所把握,还对于时代问题、甚至整个中华文化问题,乃至于对整个世界文化问题有一些把握,对中华文化复兴的路有明确的方向,最后呢,对于天理、人性,对于儒释道三家的学问有一个基础,可以让他顺利地走向哲学之门,可以让他很顺利地读牟宗三先生的书。所以如果能够把我的文集30本书看完,应该就有相当的思考功力、学问素养。那么,再来,我还要建议凡是要做宣导讲师的人,必须多看几本有关教育的书,如《教育哲学》、《中国教育史》、《西方教育史》以及《教育概论》,更进一步呢要看看《教育心理学》,至少要对时代潮流不外行。假如你一面看文集,一面看这些普通市面上流行的教育的书籍,你可能就会有一个自我的判断,经过学问的追求,然后你再有了判断之后,你的才华就高了,而且你讲话就切实了,你就不怕有人来提问了,甚至在专家面前你都无所恐惧。最好能够达到这个地步,不可以再让一般人继续用长久以来的观念,嘲笑读经界的人是小猫小狗两三只关起门来称大王,在那边做一些无关痛痒的宣导。人家认为怎样,本来没关系,我们不是为了他的赞赏而说而做,但是我们如果可以做好的地方,为什么不把它做好呢?
 
       所以希望大家主观上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念,客观上对学问的有滋润的华采,还要能够有涵容的雅量,所谓“君子无所争”,“君子坦荡荡”。尤其“无所争”是我们一开始就一再提醒了,这一点要看你教养的深度,本来你如果是为追名或逐利而来,往往会碰到障碍你的人,你去追名大家也在追名,你去逐利,那利更是有限的,不够大家争,所以你往往会碰到障碍你的人,因为他认为你是障碍了他,他便把你当敌人,大家就都不愉快啦!所以请你要真诚,要真诚地为教育的真理而奋斗,为天下的文化而呼吁。如果你是这样,而居然还遇到挫折,甚至遇到所谓的反对,这好像是不大合理,对不对?但是,你要知道人除了追名逐利之外,观念的执着也是人生的一大困境,观念,关乎到面子,关乎到心灵的自我安慰,所以如果人与人的观念不一样,很少人首先会想到去了解到对方,然后依照道理来思考,才决定赞成不赞成,很少人能这样,一个人如果能够这样子,那他就是幸福的,天下都这样子,天下都太平了。不幸的是,人往往是执着的,都是爱面子的、自以为是的,所以你要知道人情如此,所以你纵使是很热情,你很有诚意,你讲得已经很清楚,你不为名为利,你是为公益为天下而来,居然还有人不赞同你甚至是误会你,还骂你,请问你怎么办?有的人因为自己站得稳,自己很有诚意,因此他的斗志坚强。你如果是这种人,那我就要劝你:既然你是诚意的,为什么要有“斗”的态度呢?所以我在想,一个真正诚恳的人,应该更多包容,更有雅量。他还没去宣导以前,就已经预知一定会遇到许多质疑、误会,所以遇事不惊,这才是有见识的人,见识是要包含人情世故的认识。你若连人情世故都不了解,你便会常感到挫折和沮丧,甚至怒从心生,然后与人相斗。我认为像这样,本来是好事,就变坏事了。本来你可以很幸福的过生活,结果呢,引发了不幸。自己的不幸,还没有关系。可以自己克服,那你引发了别人的不幸,你的罪过是很大的!所以千万不要引起众生的痛苦!所以这要有涵容的雅量。

王财贵 读经宣导

       那么你说:我可以不跟人辩,人家跟我辩呢?我可以只说我的话,但是别人一定要指责我呢?我们当然要尽量避免,那如果不幸遇到了呢?也尽量地体谅,最好的的体谅就是不说话。如果要说,就用很温和的语气说,用很谦卑的态度说。宁可别人不礼貌,我们也不要不礼貌。一方面是表现出一种教养,一方面是不得已。处在这个社会上,真是不得已。尤其要知道,要痛切地自我了解,你做的事是违反时代风气的事。你既然要做这件事,就必须受这个苦,你是自找的。如果没有这种见识,以为你很诚意,你都为别人好,人人就都要听你的,都要来敬佩你,都要来感激你,告诉你,你这还是有所为而为之。今后,不仅要为诚意而做,你还要更进一步,无所为而为。你还要更进一步以平静的心来包容别人,因为所有的纷争往往都来自于热心,他反对你,也很热心啊,他也是想要世间美好啊,我曾经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我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凡是反对、攻击我的,我仔细一看,他们都是很热情的人,他若不热情,怎么会表示得那么激烈呢?他也是为孩子好啊,他认为你读经是害人,尤其是“老实大量”会把人撑死,那“纯读经”呢?更是“误人子弟”!所以他为什么反对你呢?因为他要保护他的孩子,甚至要保护天下的孩子。所以经常有人叫我不要再害人了!叫我要从神坛上走下来,向天下谢罪。这种人是为了要维护“正义”,这种人不是值得我们尊敬吗?不是我们应该交往的朋友吗?所以我们不可以对他们不礼貌,反而应该赞赏他们。因为只是观点上的不一样,大家都是同一条心,都是为了理想而奋斗。你要预先预备好,把人情世故都想好,甚至你如果有学问的话,你能把世间的学问都准备好,你的反应就灵敏了,你能理解他的立场,你就可以从他的观点解决他的问题,不过,你虽然解决了他的问题,对方不一定要接受,这叫固执。所以你也要想一想,你自己有没有固执?如果双方都固执的话,就是永远的对立了。不固执就要兼通两面,既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讲,又知道对方为什么那样讲。然后承认他那样讲也有道理,但是我们这样讲也有道理,而且我这样讲的道理更全面--那人一听到你说你的道理更全面,他就更生气了(众笑)。各位,世间的事情往往如此,到达这个地步,我们也就没话说了,就说不下去了。那说不下去怎么办呢?你只好感叹一声:共业啊!你为什么跟他生长在同一个世界啊?为什么这个社会风气是这样的?等等……不过如果要感叹,你必须先有学问又通人情,又涵容又有雅量,不是随便可以发感叹的。

 
       而我做不到这一点啊!(先生笑,众笑)我一直向往,我若做到这一点,我的文章就没有那么多了。我的文章大部分都是回答别人的问题,有时还跟人辩。那些回答和辩论有没有用呢?有!用处大概千分之一,大部分是没用的,大部分都像是打了水漂。很多人会劝我,不要跟他辩了!这世间爱怎么就怎么样……我就跟他说:我哪里不知道呢?我不是讲给他听的,是要讲给别人听的,因为别人也有这个疑惑。我明明知道那个反对的人,很难接受我的理论,因为人人都爱面子。如果我的道理真的能够笼罩他的道理,一个诚恳的人,可以从他的道理而升上来,不必放弃他的道理,而更上一层,他是幸福的。但如果是不诚恳的人,我们讲得越有道理,他就会觉得他以前的层次越低,如果他要承认,就要舍掉他的面子。虽然在匿名的网络上不知道谁是谁,但都还是爱面子的。各位,我们是不是多多少少也有这种心态呢?刚才说了,这是人生不幸的根源。凡是不能从道而行都是不幸的。那么道在你眼前,而你为了爱面子,还让自己僵化在某一个地方,那不是自讨苦吃、自讨没趣吗?所以我们要有涵容的心量,这不容易啊!虽然这样讲了,你也认为涵容的心量很好,但要叫一个人真的实践出来,是真不容易的。要经过很深切的反省,大反省,要经过一个长期的涵养。其实,有那么难吗?有智慧的人“才动即觉,才觉即化”,一下就通了。
 
       所以“君子无所争”“君子坦荡荡”。今后,你既做一个老实大量纯读经的宣导员,你要认命了,只允许别人批评我们,我们不要批评别人。天下人多嘴杂,嘴巴长在别人的脸上,怎么能够禁止他说话呢?但是我们不要批评别人,你明白就好,这是你能自我控制的。我们只要本着诚恳说,不期待他了解。这个时代就是这样,我们不可以期待别人了解,也就是说,我们对这个时代已经失望了,失望透顶!所以我们不期待别人能够了解,但是呢,失望并不是绝望,总是还有一点点的可能性,我们只是不愿放弃任何的可能性。像这种心情,是很悲凉的!但是呢,你往另外一方面看,既是“做人应该这样做”,而且当你做到了,你是非常坦荡的、大方、光明的。而“德不孤必有邻”,我们推广读经,十万人中总有一个人会接受的,目前是这样的,十万中有一个,他就是我们的希望。看看你再努力了十年,会不会出现一万人中有一个。再做努力,一千人中有一个。那已经了不得了,只要一千人中有一个人读经,有一个人老实大量读经,有一个人纯读经,这个民族就有救了!这个世界就有救了!(众鼓掌)你如果立下心愿,你只要千分之一,这样,你就有涵容的雅量了,因为你只想着那千分之一,有人跟你辩,你就默念千分之一!千分之一!千分之一!(众笑)是啊,请常念“千分之一佛”,是啊,你求什么呢?如果你还有那么一丁点的期待,期待你说的话,会有多少人了解、多少人接受,你如果还有那一点点期待,你是做不长久的!所以要涵容!
 
      有些时候,最大的敌对,或者说最难消解的遗憾,还不是来自于不了解读经的人,而是来自于同道。同道中呢?广义地说就是对文化有关怀的人,各种讲文化,讲教育,尤其讲传统文化教育,跟读经很接近,像这样子,如果有一些互相的争执,那是令人相当痛心的。更进一步,如果已经是读经的,刚才不是说嘛,从量上说,有少量的、有适量的读经,我们说大量,岂不触犯了他们的底线?有从内容上说,有从蒙学开始的,有注重吟诵的,有注重训诂讲解的,我们说“老实”,“老实”的意思就是说不做这些花样,他们认为这不是花样,这是必要的。像这样的争执也有几年了,本来还没有读经推广之前,这些争执是没有的,反正大家都不读经。那一读经之后,方式有一些不一样了,争执就越来越明显越激烈,。所以有这样的争执,我们应该高兴。现在呢,老实大量又推一个纯读经,这样老实大量跟纯读经,又起争辩了。其实,我认为都是好心好意,就算是学校的体制教育,他们也是想把孩子教好啊,他不是要故意害孩子啊。所以我常说:只要一个人不是决心故意作恶,我们就可以体谅他,甚至尊重他,就可以做朋友。那么这些做体制教育的人,何至于故意作恶呢?所以我们要包容他。那做国学教育的人,何至于去作恶呢?他们当然是在为善,所以不仅要包容,还要尊重。那么刚开始读经的,就是少量读经,他也是在读经啊。从蒙学开始他也在读经啊,那他做了其他的教导,训诂、吟诵、才艺,他也是希望辅佐读经,让读经做得更好啊--他们原来都是这样讲的--那不止是值得尊重,而且值得敬佩了。何况已经老实大量读经了,那不是知己吗?所以我们的心要放开一点,尤其在宣导的时候,你若能够用《涅槃经》的方式,能够捃拾过来,一个一个地提过来,或许就不会产生对立了。
 
       如果还要讲得深一点,刚才所说:只准别人批评我们,我们不可以批评别人。也可以这样说:只准别人用他的读经的方法来反对老实大量,或是纯读经,讲老实大量、讲纯读经的人绝对不可以再去反对别人。注意这一点啊!这是一要严格要求的!假如你自己认为,你是比较圆满的,你怎么会不包容呢?可见你如果不包容,就是自己拉低了自己的格调了,所以一定要包容,不可以太过尖锐、不可以太过急切!好,再进一步,什么叫做比较圆满呢?就是要用整全的心态来考量任何一件事。刚才“有涵容的雅量”就来自于整全的心态。你思考问题要整全,你整全了,就能一眼看出他人的偏颇弊病,只不过,你要衡量一下,要不要说出来,对某些人,是不可以说出来的,你心中明白就好。孔子不是说过吗?“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智者不失人亦不失言”。对不能说的人不要说,但对能说的人,一定要说。当然,如果在演讲场上,你不能分辩谁能说谁不能说,那就以平和的语气,通盘地说,便没错。对不能说的人,你只要保持风度,对他们的心灵不要太多的打扰,要知道,孩子是他们的,不是你的。你太过打扰他们了,他们会反头过来,打起精神为反对而反对,结果,说话离谱了,在所不惜,于是造成读经界的乌烟与瘴气,大家“急忙忙如蝇争血”,无形中败坏了人心,影响了本来可以读经的人。所以,请你记住,读经是个“大业”。大业是不必争的,也不可以争的。老子说:“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怎么理解这所谓的“读经大业”呢?我们说“大业”不是说要表现出什么伟大的事业,而是要有达成伟大事业的潜质,所谓“不患无位,患所以立”,就是要从人性出发,面对整个人类的文化,以人生的全程发展做基准,但也要以世间人情为背景。所谓知其白守其黑,能够守母以存子,崇本以息末,这样才能可大可久--“崇本息末”,是王弼说的,崇是推崇,本是道的意思,推崇根本之道,“息末”,息有两个意思,息字是“自心”会意,“自”是鼻子,所以息是鼻子呼吸的意思,引申为休息止息,再引申为生息。若息是止息,则崇本息末就是只用心于根本,而不在枝叶上追求。若息是生息,则崇本息末是只遵从本源,那个枝末呢就会暗中生长,类似有子所说的“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守母存子”,也是只要守着母,那个子自然就能够保存了,或者进一步说只有母守住了,子才得以安全。我们整全的思考就是要本末具备,要母子俱安。因此我们在宣导的时候,要永远保持着你的初发心,因为这个初发心,本来就是为了读经的,而为了读经宣导的不是为了自己的名气,不是为了我们这些现在所把持的教法,甚至不是为了自己的学堂招生。什么都不是。虽然偶尔也难免挟带,但是呢,我相信凡是推广读经的人,他的诚意都是够的,甚至太多,因为我时常听到有人说:我不好意思去推广,为什么呢?因为我已经开了学堂,人家会以为我在为我的学堂拉学生,我就跟他说:你有没有拉学生的心呢?他说:没有啊。那我说:没有你就可以去。他问,别人误会了怎么办呢?我说,别人误会了没关系,日久就见人心呐。你有这种怕被误会的考量,你的心也不是最光明坦荡的,你去宣导的时候为了学堂拉学生,固然不光明坦荡,你怕别人误解,这也是不光明坦荡,不是吗?这样子,那所以你只要记住原初的发心是什么?永远保持最先你为什么要让孩子读经或者你为什么要做读经老师或者是你为什么要开一个学堂。然后为什么要宣导。虽然人间的事很复杂,但初发心是很单纯的。守着初发心就好。
 
       如果有些学堂,他学生太少,他宣导时或许难免会夹带一些功利,希望多一点学生,只要认真教学,对人有益,也没有关系。最难平复的心理是:有的学生从这个学堂跑到另外一个学堂去,如果你的初发心是为了教育,为了把孩子教好,为了推广读经,那就应该想有人读经就好,学生跑去别的学堂,如果还继续读经,就可以祝福。不过,我越来越发现学生的变动会使两个学堂发生芥蒂,甚至不止是不满,还有一种仇恨,而且似乎有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我从中调解也没有办法,这我就非常的难过,这个就是忘了初发心了。当然他也可以说,是为学生好,那个学生在我这边最好,去他那边不好!其实,我想,你很难判断什么好不好,而且假如人生有缘分,或许是前一辈子的因缘,你这辈子要想把他拉着,恐怕拉不住。所以,不要再小气了。如果是为的是少收了一些学费,或是为了没面子,而朋友翻脸,那是很更令人痛心的。所以这个初发心永远不要忘记,永远不要忘记!宣导师除了宣导读经理念之外,尤其要鼓励大家,不要忘记初发心。那初发的心是起自于对文化和教育的关怀,是为了下一代的幸福,如果心量这么大,你就不会计较了。宣导员自己尤其要保有这样的品质,在言行举止之间就会透露出来,有人提出相关问题的时候,就可以应答得圆满。我一向都尽量劝导读经界要和谐、要相互尊重,相互支持,不知道是不是我宣导得不好,我带头的示范不好,为什么我总觉得整个读经界不太平,让外界的人时常看笑话。如果我做得不好,我希望大家去做宣导,不要学我,要尽量把斗争的风气平息。对其他不同的论点,多一点关怀包容,多一点温柔敦厚,风气就会更好,有利于整个读经大业的推展。
 
       还有附带说明一点,现在文礼书院已经成立了,这书院在整个读经推广中是一个从很早以来就设定的发展,也可以说是最高的发展,我希望以文礼书院来带动读经的全体大业。于是希望把相关的各种部门统合在一起,互相支援。如果这样,那这个本来是读经界自然发起的“老实大量读经宣导团”最好能归属于书院,在宣导的时候也要顾及总体的发展,这也是整体化的一个期待。
 
       下面我选了两段文章,对做人做事很有启发性,和大家研读一下。第一篇是所谓的“触蛮之战”,这是庄子的文章,我们先念一遍:
 
       魏莹与田侯牟约,田侯牟背之,魏莹怒,将使人刺之。犀首公孙衍闻而耻之,曰:“君为万乘之君也,而以匹夫从仇。衍请受甲二十万,为君攻之,虏其人民,系其牛马,使其君内热发于背,然后拨其国。忌也出走,然后抶其背,折其脊。”季子闻而耻之,曰:“筑十仞之城,城者既十仞矣,则又坏之,此胥靡之所苦也。今兵不起七年矣,此王之基也。衍,乱人也,不可听也。”华子闻而丑之,曰:“善言伐齐者,乱人也;善言勿伐者,亦乱人也;谓‘伐之与不伐乱人也’者,又乱人也。”君曰:“然则若何?”曰:“君求其道而已矣。”

      惠之闻之,而见戴晋人。戴晋人曰:“有所谓蜗者,君知之乎?”曰:“然。”“有国于蜗之左角者,曰触氏;有国于蜗之右角者,曰蛮氏。时相与争地而战,伏尸数万,逐北旬有五日而后反。”君曰:“噫!其虚言与?”曰:“臣请为君实之。君以意在四方上下有穷乎?”君曰:“无穷。”曰:“知游心于无穷,而反在通达之国,若存若亡乎?”君曰:“然。”曰:“通达之中有魏,于魏中有梁,于梁中有王,王与蛮氏有辩乎?”君曰:“无辩。”客出而君惝然若有亡也。客出,惠子见。君曰:“客,大人也,圣人不足以当之。)【引用《庄子集释-卷八下》-<杂篇-则阳>】

      念完大概了解意思了吧?最重要的是后半段,戴晋人对魏王说:有一种动物叫蜗牛,君上你知道吗?说:我知道啊。这个蜗牛的左角有一个国家,蜗的右角有一个国家,一个叫触国,一个叫蛮国,两个蜗牛角上的国家常常发生战争,打得不亦乐乎。魏王说:你是讲卡通故事吧?戴晋人说:故事虽然是假的,但我可以对号入坐给你看。君上认为四方上下宇宙有极限吗?魏王说“没有极限!”戴晋人说:假如你能用无穷的心,再返回来看人类所居住往来的土地,就感受不到可有可无了,是不是呢?魏王说:是啊!戴晋人说:那么这土地上,有一个国家叫卫国,那卫国又缩小为梁国,然后梁国里面有你一个君王,那你跟蛮氏又有什么差别呢?魏王说:这样子看,就没有差别了。这样一说,魏王就爽然若失了。这个故事很简单,但是给人很大的提醒,请你以后跟人家争,要想即使国家大事,都好像是蜗牛角上的肉,那你又跟谁争什么蜗牛角呢?

       好,再来是曾国藩的圣哲画像记:
 
       今夫三家之市,利析辎铁,或百钱逋负,怨及孙子;若通阛贸易,圭货山积,动逾千金;则百钱之有无,有不暇计较者矣。商富大贾,黄金百万,公私流衍,则数十百缗之费,有不暇计较者矣。

       这个也很简单,‘三家之市’就是三家村的一个小商铺小商店“利析辎铁”他的经营啊,是一点一滴积累的,“或百钱逋负”假如有一个村民欠他一百吊钱,一百吊钱大概今天十块钱吧。“怨及孙子”这个不得了了,两家不合,讨债讨到子孙还不放手。如果是“通阛贸易”,那这个阛就是大都市,在大都市间做贸易,“圭货山积”宝贵的货物堆得像山一样高,“动逾千金”动不动差价就超过数百万,则几千块钱之小事,就不想计较了。更进一步,“商富大贾,黄金百万,公私流衍”,则几十万块钱的耗费,连想一想都觉得浪费时间。
 
       所以计较计较,凡是计较就代表他很穷,穷人才会计较,那么我们现在不是要跟人家计较钱--虽然钱我还是要的--昨天书院有人说要上城里,他问说我有什么需要,他给我买回来。我本来都没什么需要的,后来我想到有一种需要:我需要一个亿,现在要建学校第一期建校需要一个亿,你把一个亿买回来。这一个亿是我最近一直计较的--我们现在说的这个计较是你推广读经有效果吗?有多少人听你的?你如果有计较,就代表你还是三家村的小杂货店。你做宣导,千万要把自己的心胸打开,才能够行走于天下,所作所说都是满心而发,有效无效不在你的预计之中,有没有人赞同,有没有人反对,都要看淡,不只是消极地看淡,最好还能积极地化解。这就是真情,这就是教养!我希望读经的团队,是一个模范的团队。

       大家的热心已经有了,最重要的是心态。固然必需有热情和能力才能做宣导,但是你宣导的态度比这些还重要,我一再地呼吁甚至拜托。不管在任何情况下,在演讲的时候,在问答的时候,甚至在日常交往间,在网络上、大家的互相谈话间,希望从今天开始,凡是听到我这一席话的人,都能够散播积极光明的种子,自己先要做模范。首先要有诚意,再来就要有才华,今天再加上这个附带的,你有了诚意和才华之后,还要再关照到全局,关照到人情,这样子我们做起事情来才更加幸福,而且会带给别人幸福。今天我是老了,人老多慈心,我不厌其烦,一再交代,希望大家多一点慈悲心。老年总是有些痴呆,讲话颠颠倒倒、重重复复,重复也很有意义,是所谓的“经体”,我们读书有经有传,凡是经都会有重复的特质,你读佛经,更是重复,整部经只是讲几句话,一直重复一直重复,这是有用意的,因为道理其实很简单,从各种不同的方向讲,总是一个道理,甚至真正的经也不从各个方向讲,他就同一句话一直讲一直讲,这就是经的特质。所以有“经贫论富”之说,经是比较贫穷的,就是经的内容少,东一句西一句,讲讲就那些。“论”是注解和理论,内容很丰富知识量很大,而且有系统,让你学到很多学问。但是到最后,经是最高智慧,经是主导;“论”是附属的。所以我今天讲的内容很少,但是我认为今天讲的最重要,也是笼罩一切。我们一切的事物,不管是读经还是你自己做人做事,人与人之间的相处,甚至面对整个世界,如果能够抱着这种态度,甚至国家与国家,抱着这种态度,该多美啊,多幸福啊。先求自己幸福,先自己各种学问长进,维持你的诚意,而你的学问长进而后再用整个这种态度,把你的生活整个地调适过来,让所有危机消化于无形,如果还有一些不如意,则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坦荡不计较,那么像这样人生是毫无障碍的。读经的大业也毫无障碍,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各位。
 
(未完,请看下篇)
王财贵 赵伯毅
 


更多读经教育相关信息请点击2016年全球读经教育夏令营信息汇总、文礼书院、 王财贵先生作品总汇王财贵先生演讲视频文稿总汇   读经教育入门“六小篇”  爱读经产品官网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