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鼓之舞之以尽神——丙申夏王财贵先生返台临行前对书院诸生讲话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广体系 > 文礼书院 >

鼓之舞之以尽神——丙申夏王财贵先生返台临行前对书院诸生讲话

时间:2016-07-05 15:42 | 来源:文礼书院| 作者: 王财贵先生

 
●距“9.28”孔子诞辰还有85天
●目前已接受捐款1080.1万
●距1亿元还差8919.9万。
 


时间:2016年6月16日
地点:文礼书院教室
主讲王财贵
整理:王昌文
修订:王财贵(2016年7月3日)
 
       明天我要回台湾,因为要参加“第六届读经教育国际论坛”。这个论坛是我从台中教育大学退休后才开始办的。我六年前申请退休时,校长才真正认识到我十六年在社会上推广读经的意义,想挽留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我是提早退休,想到大陆来多用点力,而且要准备开书院,所以我说不能再留。我去台中教育大学的那一年,就是开始推广读经的那一年,我从四十五岁到六十岁,十六年,推广读经是最艰苦,也是最发展的那十几年,都在台中教育大学。校长说既然台中教育大学与我推广读经是同在的,希望我退休了,能把这成果留在学校。我说,我当然希望学校接着做。于是就策划出这个学术论坛,到现在已经第六届了——我退休已经六年了——每年办一次,我照例都要参加,因为这个会也可以算是为我开的,所以我一定要回去。

王财贵  文礼书院
 
        因为我这六年来,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台湾,所以我每回回去就有许多读经界的人,要我去演讲。这次我就提前一周回去,就是为了多作几场演讲。明天周五回去,后天周六就会去高雄,有整整一天的培训会,周日回台北途中转到桃园去看一个学堂,和家长老师见面,下周二要到新北市拜访一个开展读经的学校,周三晚上台北有一个学堂办家长座谈,周四下午有意大利的梵文学者来见面,晚上要开“全球读经教育基金会”董事会,周五和家人出游一下,周六和周日就是开会的两天,周一,我就回来了。我这样很快赶回来,一方面是我自己的原因,我自己是立了志的,就像有些宗教说的发愿,我要照顾这个书院;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大家,因为我听说前几次我不在的时候,大家读书情况比较涣散,不知道是不是?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在这里,就很不放心。但是我又想,如果对书院都还不放心,那全世界就没有可以让我放心的地方了。我一向把书院当做全世界最完美的地方,大家是最完美的学生。如果书院有一点差错,我就觉得世界是没有希望的。假如书院的孩子还不用功,我就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谁会用功;假如书院学生不把道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不以身殉道,不以道殉身,我就不知道谁来传承这个道统了。当然了,我们并不是看不起天下人,但是每个人都要这样负起自己的责任,纵使别人都在认真地传承道统,我们也要认为这是自己的责任。“当今天下,舍我其谁”,一定要有这个志气。要不然你来文礼书院是没有意义的。
 
       有的同学到了这里已经半年一年了,还懵懵懂懂,还在睡梦之中,没有道心!没有道心怎么能有道行呢?生命是要长进的,如果没有求道之心,你就不能长进。道心不强,进步太慢,也是不行的。你如果只有求学、求知识、求表现的心,你这个“长进”就好像一棵树长歪了,或是横着长,不能向高处长,有道心才能向高的地方长。有了高度,横向的开展才有所依托。横向的丰富是为纵向的高明作辅助的,如果只是横开,生命是散漫的,都散出去了,这样的丰富到底对人类有没有益处是不一定的,它也可能会害人的,因为它可能远离了天地,将误导人生。所以你一定要先有道心,道是什么?道在哪里?你一定要明白,道就在你的心灵里。你的心里要有一种痛切感,要精诚,要怛恻--怛就是非常地忧惧不安,恻是痛切深隐,心中要有真实的忧患悲悯,有如切肤之痛,这样子你才能知道,你才是觉醒的。觉醒你是一个人,知道你在做什么,而你把你所应做的做出来,你才能安然满足。要不然,你的做人,你的为学,都好像是被逼迫的,好像有人压着你,天天要有人看着你,天天要有人来巡视你,这样你的为人为学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如果开了书院是想跟学生玩警察抓小偷的游戏,岂不奇怪!你要自我觉醒,要志于道,从以前就跟你说好了,你来之前就跟你说好了,来了之后跟你说了无数次。所以我希望我回去又马上赶着回来,是因为我自己愿意马上回来,我乐意照顾整个书院,而不是为了怕你们怠惰,早早回来提防你们。
 
       书院的建设现在刚刚要起步,事情非常多,那天“千年之约”发布会的时候,你们没有留到晚上,所以你们不知道最后有一个节目是我来作最后的总结,并且介绍书院的团队。我总结的第一点,我说今天发布会整个节目都很精采,我事先几乎没有参与,都是大家安排出来的,尤其第一个节目是我们同学自己设计排演出来的,很多人看了你们的演出都非常感动。我也很感动,我也觉得演得很真诚,很有内涵,虽然只有一首歌,但是表现出一种忧生民、忧天下的精神,这是一般人表现不出来的。那我接着跟在场的所有人说,虽然文礼书院从零开始,这一两年来做了很多很艰难的工作,但是我老早就给自己一个戒条,不管书院如何忙碌,不管遇到多少困难,我绝不让书院的同学知道,绝不让书院的同学参与,绝不让书院的同学烦恼。我一定要保障书院读书环境的清静,不管外界发生什么事,你们都永远可以安心地读书,因为你们现在的责任就是安心读书,将来才能负起更大的责任。你或许不很知道,这里有很多老师在照顾书院,在为书院付出,让你们以及将来许许多多的同学安安心心地在这里预备你们的人生。
 
       你也不必说将来要为国为民,我不让你这样想,而且这样想也不对。程伊川年纪十四五时随兄长程明道去拜访周濓溪,周濓溪命两兄弟寻孔颜乐处。到了二十几岁,伊川到京师参加考试,当时的大儒胡瑗出了“颜子所好何学”的题目,伊川的答卷受到胡瑗的赏识,这篇文章就留传了下来。文中说颜子所好之学,是“学以至圣人之道”,也就是一心以圣人之志为志,以圣人之学为学。后来,曾经有学生问伊川“颜子何以能不改其乐?”伊川说如果知道颜子所乐者何事,就能知道他为什么能不改其乐了。然后反问学生“颜子所乐者,何乐也?”学生回答说“乐道而已。”各位,一般人如果说颜子所乐者是道,这已经不错了。但伊川却说:“使颜子以道为可乐而乐乎,则非颜子矣。”可见说“乐道”,还不能准确地说明颜子的心态。因为说“乐道”,似乎道与生命还是有别的,所乐是在追求一个外在的东西。所以所乐,只是乐学,乐圣人之学,而圣人之学就是为己之学,是自己的生命本来就应如此,就是如此。纵使你负担了治国平天下的大任,你也不是为了治国平天下才治国平天下,而是你本当如此,这才是真担当,真志气。所以我不要你是为了成就什么学问功业而来书院,也不要你是为了书院的名声而做一个好学生,也不是要你为了感谢书院的老师才用功读书。我所希望的,是每一个人要自觉,是每个人本来就应该这样,本来就应该以此来做人,以此来求学,这样,我们的书院才是一个“目的王国”。这一点你一定要好好地想通想透,你这辈子才可能是一个有意义的人,而有意义的人才可能是有用的人。这种有用才是对天地有用,要不然,你求学问道和追名逐利相差不远,还是为人之学,还是乡愿。
 
       我说了,“道场,道场,有道就有场。”只要你们真有道心,真志于道乐于学,这个书院有没有建起来是没关系的,像现在我们所用的这几个教室,是乡公所提供的,我们也可以读书啊。纵使我们流离失所,我带大家到郊外去,建个草茅房,我们也可以读书啊。书院有没有建起来,是没有关系的。但是我为了以后的院长不要再烦恼这件事情,我希望联合社会上这一代的有心人共同努力一下,在我有生之年,要把它建起来,,让后来的人可以安心求学。这个书院不是为任何一个人,它是这一个时代必须的,三五十年之后,全世界一定急需这种会通中西融贯古今的人才,但我们不能等到那个时候再培养。所以我们文礼书院的同学,是既为自己又为天下,你们不可以小看自己,我们一定要共同来维护这个志于道乐于学的传统。

 王财贵  文礼书院

       其实,在还没正式发布以前,就有海内外的朋友开始捐款了,今年过年时,就有一些学堂的孩子,把他们的压岁钱捐出来。董可贤老师还说了一个故事--董老师是募款总监--曾经有一个人打电话给他,是老太太的声音,说她听到文礼书院要筹款建设,她想要捐款,想问问捐款有没有设限?董老师就问,你说的是上限还是下限?她很不好意思地说,我是说有没有设下限,太少就不收了。董老师跟她说,没有下限,一块钱不嫌少,也没有上限,越多越好。那个老太太说,我能不能捐五十块钱?董老师说,好,很欢迎,很感谢,那你就用微信转账过来。她说不会用微信转账,可不可以先打到你银行账户里再请你帮我交出去?董老师说,好,你就寄给我,我帮你交上去。结果因为有她的微信联系方式了,董老师顺着微信朋友圈的信息看一看,才知道这个老太太是位残疾人士,她的脚断了,她的朋友正在为她募捐一百块钱,要替她买拐杖。所以她是连一百块钱都没有的人,她还把五十块钱捐出来。(先生说到此处,哽咽不已)
 
       因为这个发布会是附属在我的讲学之后,而参加听讲的几乎都是读经界的堂主和老师家长,发布会结束后,对书院建设的意义了解更深,当场就有很多人捐款。其中有一个宣导读经的老师,好像发疯了一样。她说她听完发布会,查了她的存款簿,剩下一万三千,她就当场全部捐了,又搜了搜口袋,还有两千一百五十元,她把两千元也捐了。收款的人提醒她要留回家的路费。她说她是和朋友从上海开车过来的,不用买车票,留一百五十块钱吃饭够了。回到家,感动还没有结束,她跟她先生说,如果给她两百万,可以把她赶出家门,她就把这两百万捐给文礼书院。她这样热心,实在有点过头了,在网上被大家骂了一顿。
 
       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的杨嵋老师,今年四月,书院为了开办国际学校,邀请她来当校长,担当大任。书院一方面以“延揽海外人才归国”向温州市政府报备,一方面提供协助,给予安家。但是杨老师一直没有来报销回国的机票费,我们问她,她说她本来就想要捐款,那一万多元人民币的机票费就自己出,算作赞助书院的心意吧。这次发布会后,她捐了一万多。我知道了,跟他说,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你来主持国际学校的开创,就是出力了,还捐那么多钱,真是为难你了。她说她的孩子都受益于读经,甚至她自己也受益于读经,她一点的奉献是应该的。大家要知道杨嵋清华大学毕业,北京大学研究所硕士,在德国哥根廷大学博士毕业,她从小到大一路都是最顶尖的学生,可以过舒服日子的,但十几年来在国际义务推广读经,现在又来帮忙创业,而我们书院的所有“创业”,都是从零开始,是非常艰苦的。书院里,像这样默默奉献的老师有很多,蔡老师啊、裴老师啊、朱老师啊、王斌老师啊……他们自从书院搬到这里就来了,整整一年,都没领薪水,完全义务……我不是说叫你们因此要特别尊重他们,只是告诉大家,书院是大家的,故事还有很多,世界上还有很多好人,很多无私的人。
 
       所以这个事业不管成不成,都很温暖,很有人情--大家要知道人情,珍惜人情。你们现在的人情在哪里,我想,至少你们同学之间要和好,对这里的村民要亲切,不是要你们去巴结人,而是人本来就要有温情,这样子你也会感觉你活得实在,你才不会像个游魂一样。你如果到处看人不顺眼,久而久之人家也会看你不顺眼。做人要多给人温暖,对人多一点关怀,多一点问候,多一点笑容。要多说谢谢,多说对不起……台湾的路边的电线杆上常见有这些标语,台湾从幼稚园开始,就告诉小朋友,要多说“谢谢”,多说“对不起”。一个人常把“对不起”、“谢谢”挂在嘴边,这个人至少给人带来一些温情,带来一些和谐,西方人教小孩要遇到人要常问“May I help you?”这是一种教养。
 
       教养不是压抑一个人,教养是让这个困苦的人间少一点摩擦,多一点祥和。各位,一定要把你的心肝拿出来,你虽然不是坏人,已经不错了,但最好还要加上不冷漠,常常跟人笑一笑,常常问候人,整个人际关系就开阔了,不会狭隘冰冷,不会让你喘不过气来。你的心胸开朗了,整个天地就开朗了,佛教所谓“万法唯心造”,你的世界是你造的。有时虽然空间很大,但你感觉很局促,就是你的心小了;你的心量如果大,虽然空间很小,你还是感觉很舒坦。你的世界是你造的,不是世界原来的空间、时间有多少,而是你心量有多少,心量一变,世界的意义就不一样了。我对各位是很有信心的,虽然一直还在嫌你们进步太慢,没有颜渊的劲道。颜渊是说到做到,一下子就做到了,或许你还会掉下来,不能像颜渊才动即觉,才觉即化,三月不违仁。但你日月至焉,也不错吧?如果日月不能至,分秒至也不错吧。希望你能“或跃在渊”,在进德修业的道上,有时候你跳上去了,又跌了下来,跌下来,知道自己跌下来了,就应该再跳一次。所以,或跃在渊要以“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做基础,你要随时警惕自己,随时让自己活着才行。警惕,你的精神就提起来,你就是活着,如果精神垮了,心情沮丧了,就死了。警惕,就是一直在那里震动、震动,“帝出乎震”,天地创造的根源就在于你这警惕的一个震动里。你一警醒,便不安于庸俗鄙陋,你就会想要跃上一层。跳上去,你的人道人德,便是天道天德,你的生命便一片光明,一片悦乐,所谓“虚室生白,吉祥止止”,如果能保任安住于此光明之境,就是“飞龙在天”的大人了。
 
       自己的生命要每个人自己去体贴,你有没有,你到什么层次,是自己都知道的,要把进德修业之事随时挂在心上,时常问自己“一念光明在否”?一堕落,马上就觉醒,这叫“终日乾乾”,是乾而又乾,才能无咎,要不然,都垮下去了,心灵丢失了,你都不知道它到哪里去了,等回来的时候,又不知过了多久了,那一段生命,就白费了,那一段时间,你是不存在的。所以朝乾夕惕,才能早上存在,下午也存在。要用工夫,“过勿惮改”,直到能够飞龙在天,“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辨,以游无穷”。你对这种人格气象,有没有向往之情呢?这要自己追求的,这不是生下来就有的,也不是古人这样子做过,你读了古人的书,你就有的。每个人都要自己重做一遍工夫,你这辈做不到,你便白活了,而你既然来到书院,还不知道往这里去追求,你是白来了!我就是为这件事来开文礼书院的,每个人都要好好地把握这个书院的精神,不是为我王财贵,也不是为“文礼”这个名称,是每个人为自己。千万千万要晓得,不是谁来管你,一定要自己管自己,甚至也不是自己管自己,是你的生命之光自己涌现出来,你的生命里面就有圣贤之德,阳明说“个个人心有仲尼”“人人自有定盘针”啊!
 
       你们做好了,有了典范,将来的学弟学妹来了,才能很快由共学而适道,这样该是多好呢!我随时会鼓舞你们,孟子说“所过者化,所存者神”,《易经·系辞》说“鼓之舞之以尽神”,这里面有神存在呢。大家体贴一下你的神在不在?你要常问你自己“神在否?神在否?”万一你的神不在了,鬼就来了,邪就来了,魔就来了。你要“闲邪存其诚”,一身正气,神明便与你同在,老天就会保佑你,所谓“自天佑之,吉无不利”。其实,不是老天保佑你,而是你自己保佑了自己。你保佑了自己,才能保佑别人,保佑你的家人、保佑你的国家民族、保佑人类。你自己连自己的神都丢了,还要别人来保佑你,请问天下谁能保佑你?孔子说“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你要正直、坦荡起来,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以你的自由意志,行你的天理仁德,这是多么快慰人生啊!你一定要活出这一番气象,不要窝在那里委屈自己--我这样随时跟你们说一说,给你们“鼓之舞之”,你自己也要对自己“鼓之舞之”,同学之间,要互相“鼓之舞之”,希望把你们的神明从心底里焕发出来,像海底涌红轮,渐渐地,你就有了气象,所谓“睟然见于面,盎于背,施于四体,四体不言而喻!”做出来吧!
 
       好,我会有十天不能来看你们,最近我们特别注重英文,我要你们读的《西洋哲学史》,我们约好的五十天看一百页,从六月一日到今天十六日,倒数计时,还剩下三十四天。你如果能在五十天里看完一百页,我预测你的英文阅读能力会有质的飞跃。但假如你畏难,不用功,不能下狠心,一百页看不完,那你不要怪我。我用的这种方法,对某些没有英文程度的同学来说,是不合教学原理的。所谓不合教学的原理,是不合现代化的教学原理,因为没有“循序渐进”。我怎么不知道呢!那些同学读得很辛苦,我怎么不知道呢?但是我就是要赶鸭子上架。鸭子本来是上不了架的,但你要知道,丑小鸭飞上枝头就变凤凰了,所以我要让你赶快飞上枝头,一百页啊,你就咬紧牙根努力吧。
 
      好,就讲到这里。
 
 

 
长按二维码,关注文礼书院官方服务号,点击右下角“我要捐款”按钮,为书院捐款

文礼书院捐款
说明:目前单笔捐助金额限3000元,每天限两次,大额捐款可通过银行或支付宝转账。
 
 
 接受捐款账户信息 
 
►银   行
开户行:中国建设银行泰顺支行
名    称:泰顺县文礼书院教育发展基金会
账    号:3300 1627 4350 5300 9341
 
►支付宝
账户名:泰顺县文礼书院教育发展基金会
账    号:finance@wenli.ac.cn
 
 
 书院基金会联系方式 
 
文礼书院(基金会)财务部
 
►电    话:0577-67630100
►邮    箱:finance@wenli.ac.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 8:00-11:30,14:00-17:30(法定节假日除外)
 
注:
1.您若需要书院基金会开具捐款收据,请联系财务部。
2.您的捐款信息我们会于捐赠次月在文礼书院官网进行财务公示,以便查询。
3.请捐赠人与我们保持联系,提供您的联系信息,以便我们随时回馈。谢谢!

更多读经教育相关信息请点击文礼书院、 王财贵先生作品总汇王财贵先生演讲视频文稿总汇   读经教育入门“六小篇”   爱读经产品官网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