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文礼书院:因为那里有光亮——新生陈安东访谈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广体系 > 文礼书院 >

文礼书院:因为那里有光亮——新生陈安东访谈

时间:2016-05-04 10:32 | 来源:读经杂志| 作者: 陈安东

采访手记
      十四岁的安东,扎在孩子堆里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坐下来,打开话题,他便展现出一份异于同龄人的成熟和理性,没有眉飞色舞,没有夸夸其谈,但是沉稳自信,娓娓道来。

      采访中有一个细节让我们印象深刻:当我们聊到安东在书院每两周给家里打一次电话的通话中会和家长说些什么时,他回答:“我打电话一般就五分钟:‘妈妈,我在这里挺好的。我不能和你说太久,因为说太久我可能会挂念,而且我说太久你也可能会挂念我,所以我们就这样互相报个平安。’然后再跟爸爸说两句:‘爸爸我这边挺好的,跟朋友相处得也挺好的,家里学堂怎么样?’‘家里学堂都挺好的。’‘弟弟怎么样?’‘弟弟也挺好的,你需要不需要买什么东西?’我有的时候会说需要寄一些东西,然后就这样挂了电话——可能是我心里面会比较害怕,害怕交流多了反而会挂念,会引动内心的情绪。”

      这让我想到北宋大儒胡安定的故事:胡安定年少时,曾在泰山半山腰一个道士庙里读书,他每逢接到家书,见信封上有“平安”二字,即弃投涧水,恐开读后乱其向学之心。他在寺读书十年,才从黑暗中获得了光明。

      采访中,安东的回答思路清晰,条理井然。现对采访文稿加以编辑,在保留回答原貌的前提下,对问题顺序加以调整,以便阅读。
 
陈安东在书院2016年3月12日植树节活动中 

 
读经》:可以简单谈谈你的读经经历吗?
安东:我是2011年4月1号开始读经的。记得当时在读小学四年级,开学一个月之后,班里我的一位好朋友办理了休学。于是我就打电话询问她的情况,便从她那里得知了读经教育,然后我就去网上查相关的资料。后来家里人经过了解,就把我送到了沈阳齐谦学堂去读书。读了两年之后,只把《学庸论语》《孟子》《老子庄子选》《诗经》《易经》这些读了100多遍。妈妈觉得进度不够,感觉这样继续下去很耽误时间,恐怕以后会有遗憾,经多方了解,最后决定到广州明德堂继续读经。去了那儿之后,用了两年半的时间完成了三十万字的背诵,就来了(书院)。
 
《读经》:当时是你自己主动提出要读经的?
安东:是的。一开始妈妈不是特别了解,所以并没有太在意。经过我再三地提起,说班上有个同学休学去读经了,您到网上去查一下相关的资料。记得那天我跟妈妈一起看了《读经教育百问千答》,看了之后我们两个都觉得挺好的,之后妈妈进行了深入的了解,一个月之后就彻底同意了,于是就把我送到了学堂。
 
《读经》:那时候你几岁?
安东:10岁。
 
《读经》:是什么原因让你决定去读经的?
安东:在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就带我读古诗,补习英语。因为那时候没有压力又不累,所以我挺喜欢学的。而且妈妈一直想让我学习国学,只是她一直没有接触过读经教育。一直到小学三年级,学习都很轻松,成绩也很好,但在上四年级之后,一下子对上学、学习的感觉就不一样了。题目变难了,又增加了奥数,而且如果想要考一个最好的中学,不是只学学校教的内容就够了的,要在小学就学完初三所有的课程。所以大部分学生都会额外去补习班补习,我也去参加了这种补习班,感觉非常累。加上从小就感觉不太喜欢学校里学习的东西,于是就有点逃避,不想上学了。所以说,是妈妈的认同加上我本身的意愿,才最终让我选择去读经的。
 
《读经》:之前的经历中你只提到了妈妈,那爸爸对读经是怎么看的呢?
安东:爸爸的思想比较开放,觉得这种国学是应该学的。不过一开始只是预期让我读几个月,然后再回到学校,后来经过慢慢的了解,就逐渐认同了。可以说父母对我都很支持,甚至有的时候我自己感觉懈怠了,停留在原地了,也都是他们的支持和鼓励,才使我能够继续前进。
 
《读经》:通过几年的读经,你觉得有什么收获和改变?
安东:我自己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感觉,可能是记忆力好了,学习能力加强了。
 
《读经》:这期间有没有过不想读经的想法?
安东:有的时候会有。不过这种感觉就像是“日月至焉”,很快就没有了。比如今天觉得心情不好,睡一觉醒来就好了。
 
在明德堂时的安东
 
《读经》:有想过回体制学校吗?
安东:没有想过。我讲一个小故事吧:我在学堂读经两年之后,有一天爸爸给我找来了五年级的奥数题——就是相当于初中二年级的水平,专门为了考倒你那种题目——爸爸本身的数学也不是很好,然后我们就一起研究,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就做了十多课,以这样的速度,三天就可以学完整本。我还开玩笑地跟家里人说,要不就去中考一下,气气我的那些同学们,让他们看看我没有上学还考得这么好。后来想一想也没有必要,但是我就已经感觉到,学这些东西是很容易的。像我来这里学英语,觉得记单词非常快,还有学梵文,虽然是非常难的语言,但是就是觉得很容易:只要有人给你讲解,就很好懂;只要有方法,就能学。
 
《读经》:从你自身来说,在整个求学的过程中,是什么一直支持着你的?
安东:最一开始读经的时候因为年龄小吧,也没有特别远大的志向,如果说有,这种志也是很虚幻的、不很现实的。人都有现实的一面,都有动物性,都会懒惰。假如被老师批评了,都会难过。如果回想是怎么渡过的,刚开始是靠心中坚定的信念,保持初心,我要完成三十万。但时间久了就要靠环境的加持,一旦习惯了这种读书的环境,便没有所谓的坚持不坚持,整个过程就这样很自然地下来了。
 
《读经》:你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来书院的想法?
安东:在明德堂读了一年半之后。当时对书院没有特别大的向往,就是听从老师的建议,觉得读完了之后就应该去了,没有特别大的心愿,说我要立志如何如何。
 
《读经》:现在在书院生活怎么样?
安东:很适应这里的生活,而且每天都过得很充实。
 
《读经》:跟之前在学堂有什么不同吗?
安东:与之前在明德堂学习相比是两种不同的感觉。明德堂的管理非常严格,但是那种严格我们已经习惯了,所以来到这儿反而会觉得很轻松。说实话,以前在明德堂学习的时候,心里总有一种反感:为什么会管得这么严?但当来到了书院,见到先生的学问,开始解经之后,发现现在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可以和先生一起学习,心中便会充满无限的感激。
 
《读经》:一下子从读经学堂来到书院这种自学的环境下,是否会有懈怠?
安东:不会,因为要学的东西太多了。我才刚刚到书院,对于将来会不会有懈怠是不能够想象的。但对于现在的我,可以说连懈怠的资格都没有,因为所有人的程度都比我好,我怎么可以不努力呢?我一定要好好学,要尽快赶上,不要被落下,更何况学习是为自己学的。
 
《读经》:你现在是如何安排自己的学习的呢?
安东:我现在主要的功课是解经,除了解经,学习的其它东西都是属于知识性的,我会根据自身的程度来安排进度。而且这些知识性的内容,只要肯努力,是很容易学习的,只看肯不肯付出,有没有方法。我小时候读书也一直都是自己安排进度,我们这些人(按:指从小读经的孩子)对安排时间会非常有观念,而且学习会非常有方法。就比如说,解经解累了,记五个单词,看看远方,听一下梵文心经,再开始解经。一天四节课,可以安排最后一节课其中背五十个单词,这样下来一天就可以背六七十个单词。不过我现在一周大概背六七十个,不会背太多,因为现在的学习还是要以解经为主。
 
《读经》:会不会觉得现在的课程很难?
安东:解经刚开始会觉得比较难,但并不是遥不可及,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熟悉,掌握了方法之后,就容易了。而且先生也讲过,天下最难的事就是读,读之后的解释就非常容易了。
 
《读经》:在解经的过程中有什么收获?
安东:在这个过程中,我渐渐明白了一些道理。比如“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我一向很喜欢说闲话,话是比较多的,解到这一句的时候,心中就有了一个君子的标准,反省自身有没有这样的问题,就明白以后要少言。从圣贤的话语,通过反省己身来得到改正,这就是一种很具体的收获。而且我在这个过程中,也逐渐生发了向圣贤学习的向往。
 
安东在书院解经
 
《读经》:你自己理解的圣贤是一种什么境界?
安东:我觉得就是“从心所欲不逾矩”。人的本心,就是一种人性,一种天理。你要遵从于天理,不屈服于自己的动物性。其实每个人心里都能够评判一件事情应该如何做,这就是一种良知,每个人都有。而圣贤就是良知,就是天理的全部展现,所以他做任何事情都是合乎理的,而且没有丝毫的刻意。他已经把所有的动物性都去除掉了,而且他会觉得很悦乐,不会有烦恼。然而圣贤也有忧患,不过这种忧患是从毫无私欲的一种绝对理性中发出的。这是我认为圣贤的境界,一种很难企及的境界。
 
《读经》:通过这段时间的解经,你觉得喜欢解经,喜欢读书吗?
安东:很喜欢。
 
《读经》:以前是家长老师的要求,你要去背书,而现在自主学习,你还能这样走下去,内心中支持你的动力是什么?是什么在吸引你?
安东:我觉得不应该用“吸引”这个词,不能说我是被经典的某方面吸引的。比如说,我认为读经很有趣,我就来读,读上个十年八年。这还是因为有趣,而这有趣是从现实上讲的,你可以说最初是因为有趣才读,但日久天长,如果你还在读,那一定不是有趣吸引你了,也不是任何现实上的个人偏好或好感就能吸引你的了。再者说,如果是因为“读经长大能有出息”而读,被“出息”中的能力而吸引,这也是盲目的,是不智的,所以说我不是被经典所吸引。
如果说经典真的有吸引我,那只能说是因为“于我心有戚戚焉”。圣贤的一言一行都是天道,都不会违背道。你读见道的书,自己慢慢地见道,难道不快乐吗?自己一天一天地长进,是快乐的。她就像一束光亮,指引着我前行。(完)
 
注:本文刊载于《读经》丙申2016年第1期“风采”版块中,采访时间为2015年11月。
 
安东在书院丙申元宵活动中猜中灯谜,季谦先生为他发奖品
 
 
 
 订阅方式 
 
第1期杂志专题为“文礼新篇章”,4月6日前下单的已经全部快递发出,4月7日至今天下单的明天统一发货。
 
全年杂志持续订阅中,每年六期188元大陆范围内包邮(同一地址5份以上团购价168元)。
 
 
1.银行转账
户名:裴志广
开户行:中国建设银行泰顺支行
账号:62366814 2000 8923 591
 
2.支付宝付款
户名:裴志广
账号:wlsy002@qq.com
 
3.微信转账:18968975937
 
 
《读经》杂志  读经运动的见证者与纪实者
联系电话:18968975937 ,0577-67610220
客服微信:djzz365,djzzwenli
新泿微博  @读经杂志
扫描二维码关注读经杂志公众号


杂志社已于2016年正式迁址浙江泰顺,成为文礼书院的一部分,为文礼书院的建设添砖加瓦。

请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文礼书院公众号,了解更多文礼书院信息。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