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愿将理想之教育 展现天地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广体系 > 文礼书院 >

愿将理想之教育 展现天地间

时间:2016-01-23 16:26 | 来源:文礼书院| 作者: 王财贵

——王财贵先生文礼国际学校宣介会讲话 



        
主讲:
王财贵
时间:2016年1月6日
地点:文礼书院
整理:碧溪   校对:怀仁
修订王财贵(2016年1月18日)
 
   (掌声热烈)谢谢各位!
这一两天来的研习讲座,都围绕即将正式成立的文礼国际学校作一个介绍,先期作了一个烘托铺垫,相信大家对于学校所办的精神,也就是所谓的“办学理念”有一个比较清楚的深远的认识。希望能给出一个印象,或是引发出一种心情,这种印象跟心情说起来也很微妙,但是又好像真实存在。可以这样说,好像我们这所学校,老早以来就应该存在于天地之间,或者说她已经存在于某一个地方,但是我们还没有看到。不过,她一定要有,如果还没有,她一定要产生出来,也就是我们很希望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在我们的眼前,她真的展现在天地之间!(掌声)
 
如果这个学校不办起来,我们心中确实会有遗憾,这就是我们这一两天来,心里面若有若无,它似乎很真实,又好像说不出来的那种感受。如果在座各位有这样的感受,如果将来那些听到我们这一两天来说明会的人都有这种感受,甚至我们可以感受到人人都会有这种感受,假如如此的话,这个学校不是我们要办她,是这个学校要求我们把她办起来。(掌声)
 
如果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有这样的学校了,或许我们就可以不必做了。假如有人说要上这种学校,我们只要告诉他哪里有,请你去吧。即使那学校远在天边,在外国,只要他有求学的真诚,他也可以去;就好像中国人这一百年来立志要学西方一样,我们如果认为西方是完美的,是人类必须走上的一条康庄大道,那么作为一个中国人为什么不努力去学呢?孔子就叫我们学而时习之,叫我们要见贤思齐啊,叫我们三人行必有我师啊。所以如果西方真的是人类的理想所在,而且是唯一的理想,只要学到西方,中华民族就能够安和乐利幸福美满。那为什么我们不全盘西化呢?当然可以呀。但是,果真是这样子吗?如果不是,我们为什么一百年来一直不改一改这个心态呢?我觉得,在这高喊全盘西化的一百年之后,我们觉醒的日子应该来临了。
 
我们不是要反对任何民族,任何文化,乃至于不是要反对任何学者、任何派别、任何理论,统统不是。而是思索着:在天地间是不是应该有一种境界,我们认为这样才比较完满,比较合乎道理,是我们的理想向往所在?我们是不是应该去找找看有没有,如果有,我们就跟着走,这就是孟子所说的“天下有道,以道殉身”。殉就是追随、跟从,天下如果有道,不论我到哪里,仿佛道随时与我同在,人在道中行,这岂不是幸福的人生吗?但是如果天下无道呢?就“以身殉道”——放眼天下,并没有我们认为理想的典范,举世滔滔,不知何去何从——当然,或许有人有一些表现,有一些长处,都值得我们赞赏,因为道并行而不相悖,万物并育而不相害,但是,我们总希望追求更完满者,更高明者,这种向往并不是我们要标新立异,而是人人本来就有的向往。但如果天下无道,没有可向往的典范呢?什么叫天下无道,假如不是一个有道者,他怎么知道天下无道呢?如果每一个人都依照自己的看法说别人无道,人家也说你无道啊。所以必须在心中先升起一个真实的理想,才能照察出天下合不合那理想。或许在别的地方有,我们不知道,但是在我们所认识的范围之内没有,那就是我们的天下无道。处在天下无道的时候,怎么办呢?孟子说要“以身殉道”。你的一心就是跟着道,你愿意为理想而奋斗,即使整个天下都无道了,你也宁可以你的生命去为道做见证,这就叫“中立而不倚,强哉矫;……国无道,至死不变,强哉矫。”这叫做“人能弘道,非道弘人”。这个时候不是道来弘你,而是你去弘道,道就在你的身上保存、展现。
 
我们虽然不敢说我们就是道的保存者、展现者,任何人都不可以这样说,这样说的人就是所谓的教主,我们不会这样说的。我们只是为了我们心中确实有一番的向往,那这种向往或许依我们的见识不够,孤陋寡闻,在现实中,我们看不到典范,但是我们依照我们的理想做出一番的努力奋斗,把它实现出来。实现,有心性修养上的实现,有事业开创上的实现。心性修养是所谓的“在明明德”,事业的开创是所谓的“在亲民”,心性必表现为事业,事业必依于心性,这就是从内圣而开外王,这样开出的事业,就是所谓的“志业”。
 
现在我们心目中的“文礼国际学校”,就是我们依照我们的理想而展现出来的志业。我认为这个学校不是我的,因为如果各位也有刚才所说的感受和愿望,那她也是你的,我们更可以想像如果天下人知道我们的感受和愿望,他是不是也会生起同样的感受和愿望呢?如果是,那么这个学校不是我的,不是你的,而是大家的,是天下人的。(掌声)
 
如果不是由于这种认识,如果不是由于这种内心无限的追求,人间所做的事业,大概都是妄作。老子说:“不知常,妄作,凶。”不知道人生的正道在哪里,或许由于一时兴起,或许由于人云亦云,或许由于追名逐利,由于这些理由而作,即使做得轰轰烈烈,也是妄作。妄作会有怎样的后果呢?只有一个字:“凶”!所以我们是很小心翼翼的,很戒慎恐惧的,我们不只是要为学生为家长负责,我们也要为社会负责,也要为整个世界整个天地负责,这怎么可以随便呢?所以,有的学校要招生了,或许也开个说明会,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半天一天,最重要的节目是参观硬体设施。我们这里没处安排参观,因为还没有建设,硬体的建设还在规划阶段。但我们特别注重办学理念,我们的办学理念很不一样,跟当前的时代当前的世界都不一样。但我们是故意的吗?是为了哗众取宠吗?我们用了两三天,从各方面讲解了我们的教育的基本理念,包括读经教育、文化教养、大才培育等方面。经过这样的说明,相信大家都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而能感受到办这个学校的客观性,有客观性,就有普遍性。所谓客观性,就是不是某个个人的,是可以公诸于天下的,既然公诸于天下,它就是普遍的,每一个人都应该这样想,都应该这样向往的。有客观性,普遍性,它将也有相当的必然性,也就是非这样不可——讲到必然性,有人会说这样是不是刚愎自用,定于一尊呢?这里我们要回到为什么有这个必然性?如果由于它是普遍的,而普遍的是由于客观的,既然普遍而客观的,就不是定于一尊了,这里不要混淆了。
 
本来,在理想上,是可以定于一尊的。只是在现实中,每一个人的所作所为,如果他不是存心害人,他想要做好,都是值得我们尊重的。大家不一定要做同样的事,不过呢,大家应该有一个共同的方向。方向是大家共同的,而我们要尽量接近最高的理想来办成最无遗憾的事业。不只办这个学校要如此,溯及这个国际学校之所以创办的源头,也就“文礼书院”开始,就是依照刚才所说的这样的愿望、这样的理想而创办的。刚才说,理想是共同的理想,所以自从开办“文礼书院”以来,我常说,以书院培养人才是当前天下许多知识分子共有的愿望,不只是我们可以办书院,大家也都可以办;不只是我们可以办国际学校,大家也都可以办。假如别人已经办好了,那我们就可以不办了。要办,也可以去学别人的样子来办,或者说我们先办了,别人认为我们办得好,他也跟着我们的样子办。乃至于他认为我们还不够好,他可以办得比我们更好,那更是我们所欢迎所敬佩的,我们是以这样一番心态来做事业的。
 
所以有些人不了解,他们问为什么“文礼书院”一定要弄出个名堂,弄那么大的规划?有书院的本院,还要有国际书院的配套?要行道,不是日常就可以行道了吗?要教学,不是有诚意就可以教学了吗?这样说,说得也是,但是让她有个规模而在现实中成就出来,不见得就不是。所以现在不在于表现不表现。有,也很好;没有,也可以。但是我们人生的愿望当然是希望她能够表现出来,只是这个表现不要违背原初的理想。
 
现在,文礼书院已经开学两年了,迁来泰顺这里定居已经快一年了,一开始,我们对书院的规划就不只是单独的书院,还有各种的配套机构,国际学校是一个最基本的配套,所以我们最先期在文礼书院之下先办国际学校,尤其这一两年来,我到世界各国宣讲读经理念,各地华侨对于全日多语读经的需求之声越来越高,他们希望子女能够尽快进入这样的学校学习。所以表面上看起来是急躁了一点,为什么连房子都还没有的时候就要开始招生呢?但是知道的人都说没有关系,从很简单的很小的规模开始,教育的成功不成功不关乎规模大小。我们做出来也不是为了表现给别人看,古之学者为己,是本来我们心愿如此。
 
那么我们既然要办成一个单位,当然要有团队,要有组织、制度,应该公告出来。是的,这就是老子所说的“始制有名”。制就是制度,制作;“始制”,要办事,就要有制作,有架构,有组织,于是便有位置,有名称,有位置名称,便有职责,这样等等的络索,叫“始制有名”。但老子最忌讳人为的造作,他认为凡是有所名号制度,都是人为的造作,都不自然,都失了道。不过,要办事不得不始制有名啊,所以今天我们也要向大家向整个社会来宣布我们的一些组织架构,一些制度职责。还好,老子的全文是说:“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可以不殆。”你要表现,不得不有名,但是名可名,非常名,所以始制有名之后,我们要“知止”,知道必须随时停下来,停下来不是停止不动,而是警告不要顺着始制有名一直往前走,要知道随时回头,回头,就是回归于道。用老子的话,就是所谓的“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就是所谓的“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从万物方面看,万物生长,千变万化,丰盛堂皇,但都不离道。从道的方面看,道的内容广大,大曰逝,它会向外流去,逝曰远,似乎越流越远,但远曰反,真正由道所开出的大、逝、远,它随时都是反--反归于道。如果人间的事业,能“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则这个始制的名不是固定的,不是僵化地死在那里,而是随时停下来,明白起初为什么要有这个名,这个位,这个职,这个权?原来是为了要行道,要成就那理想,所以,在有名有位之后,不可执着于名位职权,随时要反归于道,反归于理想,那么所有名位,都是道的表现。道可以在大处表现,可以在小处表现,我们把每一个细节都当作道本身,这叫“夫亦将知止”。而道是整体,所以这个整个组织架构又是一个灵活的整体,而不是你有你的职务,我有我的职务,那边是你的,这边是我的——当然分工是应该的,但是分工到最后是为了合作。分工详尽就是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合作无间就是亦将知止知止不殆。这要靠有智慧的团队来运作。
 
各位这几天听到的几位老师的讲座,他们都将是“文礼国际学校”的主要干部。大家看他们的神情,听他们的所说,应该可以在你的心里面浮现一个印象,这种印象我现在说出来,就是他们是能办事的人,如果来做这件事,会认真地把学校当作一个客观的事业来做,所谓“始制有名”。但是,他们又是为了共同的理想而来的。所以,他们是能融合为一体的,所谓“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我们是不是能够办成有名而知止的事业?如果能够办成这样的事业,她就是理想的事业,这个理想的事业就是由内圣而开出外王的事业。内圣必定要开外王,要不然不成为内圣;明德必须要亲民,要不然不成为明德;而外王必定由内圣所开,外王不能离开内圣。离开了内圣的外王,就会以现实的成就为成就,那是走向争名夺利了,如果这样的话,这又是人间的悲剧,我们宁可不要这种事业。我们已经有这样的理想了,我们怎么可能因为事业而把我们的生命浪费在现实的扰攘当中呢?所有的表现都是不得已的。程明道说“虽尧舜事业亦如太虚中一点浮云过目”,像尧舜平治天下这么大的功业,也不过像天空上一点点薄薄的云飘过,若无其事。纵使将来文礼国际学校渐渐发展,发展到我们计划的一千人,或许一千人都容纳不下了,不管怎么发展也比不上一点浮云过太空。我们不是为了办事而办事,是为了理想而办事,我们不甘愿这个理想永远埋藏在心中,所以要把她办出来。
 
总之,希望我们各位,不管是办事的人员,或是我们老师家长,或者是关心书院、学校的所有朋友,不是你的孩子来这里,你才跟这个学校有关系,你才关心这个学校,而是大家心心相印,这个学校是大家的,是天下的。(掌声)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爱读经官网信息部发布】
 

王财贵先生主持之“文礼书院”官方微信平台
关注“文礼书院” 深入了解文礼书院与读经教育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