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文礼书院之缘起与构想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广体系 > 文礼书院 >

文礼书院之缘起与构想

时间:2015-12-10 19:26 | 来源:王财贵_季谦的新浪博客| 作者: 王财贵



 
 
日期:2012年9月5日
 
采访者:钟芳
 
被采访者:王财贵先生
  
录文:段成诚 包宇 张东旭 李晨 宗玲 泽峰
 
修订:
王财贵(2015/01/11)
 
 
   钟芳(问):听说老师在大陆推广读经已经十八年了?
    王财贵教授(答):严格地说,应该是十六年。从1994年以前试验阶段不算,1994年在台湾正式推广,现在已满十八年,但是我慢了两年1996年才到大陆来,所以应该说十六年。
 
   问:不知道现在有多少孩子和读经老师在接受您这种读经教育?
(答):这个不大容易说清楚,因为接受读经教育有程度的不同,最高标准是所谓的“老实大量”。老实的意思,第一点是读真正的经,就是从论语开始;第二点就是只是读,不讲解乃至于不做其他游戏。而大量的意思就是每天尽量多读,比如每天能读六个小时八个小时,像这个样子,才算合乎标准。不一定每一个地方每一位老师每一位家长都能够达到这个高标准。所以一般说读经的人数,是把各种不同的程度都算进来,比如把读蒙书也算进来,从三字经、弟子规或是读一些唐诗的,或顺便讲解讲解的,也算数;而读的比较少量的,平均一天读半个小时的,也算数。因为那都是这一波读经推广造成的效应。像这样都算,那就多了。所以要怎么说读经的人数很难界定,如果真的是老实大量的,那大概就几万人吧,如果是所有接受文言文教育——就是离开白话文,比如说三字经也算文言文,唐诗也算,所有文言文教育都算的话——那大概超过一个亿了吧。但是这不一定都是我的功劳,因为这是每一个中华民族的子孙当他回归到教育,当他明白教育的时候,他都会做的。
 
(问)老师,您的读经理念先在台湾推广,后来到大陆来,台湾和国内的读经推广有什么区别吗?
(答):读经教育的推广完全没有区别,因为它只是教育的原理,教育的原理只有一个。因为人性只有一个,教育是为了开发人性,所以教育的原理也只有一个。那按照教育的原理做教育,普天之下都是一样的,所以没有台湾、大陆或着海外华侨的区别,乃至将来外国人做读经教育也要这么做,所以这是一个很奇特的教育,它很奇特的地方就是它很平常,它本来就是这样。但是因为人生常常是不按道理的,所以他们对于按道理做的事,反而认为很奇特,所以读经是最奇特又最平常的教育。
 
(问):我还是想追问一个问题,台湾读经也好,大陆读经也好以至于外国读经也好,如当今有孔子学院在传播中国文化,那您主要想做哪一块?
(答):在世界各地设立孔子学院,是属于国家的文化策略,我们是管不到的。但台湾、大陆是中华民族的母国,我们应该先在台湾和大陆尽量地推广,我是只要有机会就推广,无限制地推广,用各种方式在各个层面推广。比如说在家庭教育,在社区教育,在学校教育,乃至于私塾教育,只要有可能的地方,都去推广。目前是民间的一种自发性的文化的自觉,我们也期待将来政府能采纳参考。因为在当今的时代里,教育毕竟是国家的大政,所以如果由国家和政府的力量来推广,那是更有效的。但是在国家还没有做的时候,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中华民族子孙都要对中华文化负责,乃至于不只是为中华文化,而是为人类的教育,为人性而负责,我们只是凭着知识分子的良心来推动。近二十年来,有许多人也渐渐认识到这种教育的价值,积极地参与。或是在家里做,或是在社区做,或是在学校做,有的人用私人的力量去开私塾,教化一方。所以这不是某一个人的事,这是整个国家民族的事,乃至于全人类的事。如果外国人了解到教育的道理,他们也要这样做,只是我们中国人先了解了,先做。而中国人读经,是先读中国的经典,然后扩及其他民族的经典,而外国人如果读经,也希望他们先教他们的经典,然后该扩及中国的经典。这样子全人类都以经典为教,以经典为师,以经典为友,人类在智慧的天地里,可以相互了解和谐相处,天下太平就不远了。

(问):我们知道老师是学教育学的,您的一生都是做教育工作,您来大陆专门推广读经教育,十多年了,听说成立了季谦读经教育推广中心,又办了“相约论语一百”等活动,为什么这样做?
(答):我在刚开始出来推广读经的时候,也就是1994年,在台北就成立了一个“读经推广中心”。十几年间,我的主业是在教育大学做老师,放假的时候才到处去做读经的演讲,足迹遍及海内外,风气渐渐兴起。尤其是大陆,这么多人,更加需要推广,但我已经渐渐老了,所以很需要建立一个团队,来持续推广。就在三年前,我六十一岁的时候,从学校退休,在北京成立“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做为永续推广读经的机构。这中心要做什么呢?只要跟读经推广有关的事务都做,两三年来也做了不少事,比较突出的就是“《论语》一百”的推动──所谓《论语》一百,就是每人把论语读一百遍。《论语》是中国第一本书,中国圣人的书,中华民族子孙本来就应该好好读一读,但我们已经不读这本书一百年了。我们重新思考这个问题,重新注重这个问题,所以我们就发起“《论语》一百”的呼吁,并举办培训教学。我们认为一个人亲自去面对经典、面对圣贤,最容易触动他的心灵,也最容易提升语文程度和文化教养。尤其是大学生,年青人,他们的感受力最强,他们也最应该提升身心的修养,以便负起继承文化兴复民族的责任,所以我们首先是利用大学生的寒暑假期,举办“论语一百”的教育培训。一个月的营期,每天就读这本《论语》,三十天之内,把《论语》读一百遍以上。这种营队,以大学生为主,兼收各界的成年人,因为不只是大学生才需要读《论语》。《论语》是中华民族圣人所留下的经典,任何一个中华民族的子孙都应该读。而且都可以读,因为我们的读法很简单,凡是合乎自然、合乎人性的事都很简单。那怎么读呢?就是把书拿来,就读,这是最自然、最有效的语文教育方式。凡是参加过的人,都有很大的收益,他们称为“脱胎换骨”。
 
这当然大不同于我们现在体制学校内的语文授课模式,学校的老师教语文,就是要讲解,学生就要要懂得意思。其实人类不是透过讲解习得语文的,学生的语文能力不是从一字一句去懂而教出来的。学语文,就是从原文原汁原味地读,才能产生高度的效果。有人说如果学的是白话文,或许不需要讲解;但读古文,尤其读经典,那么难,不讲解怎么懂呢?尤其中国人读中国书,有什么难懂的呢?就是拿来就读,每个人读着读着,自然有各自的了解。我甚至认为如果外国人想要学中文,进一步想要学习中国文化,他也用这种方式去读中国书,读《论语》,直接面对中华文化的最高端,面对中国的文化的经典,他学中文、学中国文化也都会事半功倍,乃至于事一功十。所以我们除了对中国人推广读经之外,也想对外国人推广读经,外国人读中国的书,也从“论语一百”开始。
 
(问):好。老师,您在推广读经一路上,刚开始您提出的理念是0~13岁的孩子读经,有很多孩子读经,很多的家庭受益了;接着您的中心又推广了大学生读经,更多的成年人,如大学生和家长们也都受益了。这些都是普及性的推广,那么,现在听说您有更上层楼的规划,要办书院,为什么有书院的设想?
(答):我最先推动的是儿童读经教育,因为语文教育最恰当的黄金时代是儿童期,因此我主要推动儿童的读经教育。但是有许多已经过了儿童年龄而没有读过的怎么办呢?是可以补救的,我称为“死马当活马医”,乃至于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五六十、七八十岁的老年人也都可以读的。家父没有上过学,是识字不多的农民,他是九十二岁开始读经的,也有效,他开始读《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他会日本五十音,我用日文注音教他读,他每天早晚各读一遍,两年间居然整本都会背了,也认了很多字,于是自己又去读《地藏王菩萨本愿经》。九十二岁的人都可以读经,何况其它人呢,所以读经是全民的。刚才说了儿童读经是恰当时期,过了十三岁再读,就是一种补救了,那时读经是费力较多而收功较少的,也就是即使再用功,也很难有大成就了。不过,我们这个时代、这个世界需要有高度的文化人才,一定要从头培养,并且要长期培养,才有希望。所以,我才提倡早期读经教育,最好是从胎儿开始,接着婴儿期,接着幼儿期,接着儿童期,都给予深度的读经教育。这些读经读得量大、读得深入的孩子长大了,我们应该给他第二阶段的培养,希望他成为一个高度文化人才,其实就是国际的文化人才。这第二个阶段的培养的地方,就是我所要开设的书院,我命名为“文礼书院”。

(问):书院名字用“文礼”两个字,典出何处?有何涵义呢?
(答):“文礼”这两个字,出现在《论语》有两次,一次是孔子说的,“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另外一个是出自于“颜渊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乎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
“博文”和“约礼”,是圣人和圣人之徒,同时讲过的话,我就取这两个辞,简称“文礼”。“博文”,就是广博地学习;“约礼”,就是把学问凝练为整个系统,它表示求学的阶段和学问的成就;或者说“博文”是对于道理的学习,“约礼”是对于道理的实践,这样也表示学问的追求和实现。总之,这里有很完全的意思,所以我取“文礼”两个字,也是学问的整全,或是人格的整全。取这样的名字,作为书院的学生自我的期许,我们也期许所有的中国人,乃至于全世界的读书人都有这种对人类整体学问的向往,也都有整体人格的涵养,所以“文礼”这两个字的意义是相当深刻的。我之前也想了不下几十个名字,最后才定了这个名字。
 
(问):是啊,老师做读经推广,是从孩子到成人,都在内的。但要把一些孩子引到书院去,一直是老师的期待,但以前我们听到的都是叫做“千年书院”啊,“千年书院”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
(答):百、千、万都应该是一个虚数,所以千年就代表很久的意思,不只是一千年。只要有人类在,这个书院就应该在。因为这个书院是发扬人性,而人性是永恒的,我们也希望这个书院永远地传承、永续地发展。所以以前还没有取“文礼”这个名字的时候,就以我们的期望,叫它做“千年书院”。此外,我们对书院的各种规划,也是依照它可以绵延长远而设计,比如说书院座落的所在,就要找可以坐镇千年的地方,希望它有一种世外桃源的风光,可以让学子们非常安定地读书,而且这个地方一千年都不会被繁华所干扰。那么我们课程的设计,也是保障永恒流传的。课程设计非常简单,就是“以圣贤为师,与经典为友”。而所谓圣贤,不只是中国的圣贤,乃是全人类的圣贤;所谓经典,不只是中国的经典,乃是各个民族的经典。那我们的教学方式呢,不是“人存政举,人亡政息”──有人在这里教授,这书院的学生就有成就,没人教授,学生就没不能学了。不是的,而是尽量的让学生养成自学的能力,自己学习。如果所有学生都能够自己学习,那么就不必完全靠老师了,所以有没有老师,就不是那么重要了。这样,也是让书院能够永续流传的设计。所以我们说千年,说永远,不是一场空话而已,它是可以落实的。当然,要成就这种千年大愿,须要诚心诚意,敬慎其事才行。

我只是有这样为天下养才的愿望,但我德行学问都不够,恐怕不足以实现这样的大愿。现在,我只是发起,书院不是我的,假如天下有名师硕儒,我们会请他来主持,如果暂时让我代理来主持呢?我现在的年纪已经六十几了,到底还能够看着这个书院多久呢?所以这个书院必须是一个可以自己运转的机构,或许我们书院第一期第二期的学生,一二十年之后,就有大才出现,他们就可以接手主持书院,那这样一代传一代,也是永久的设计。
 
   (问):您生在台湾,长在台湾,你的生活工作都在台湾,但是您为了读经教育在大陆不停地来回奔波,家里的所有事您都得放下,您得一心放在读经上。那您为什么不在台湾做读经,非要跑到中国内地这边来做呢?国内做读经这么重要吗?
(答):理由是这样的:在“中华文化”的观点上,我没有台湾人、大陆人和海外华侨之分,乃至整个中国人,也不应该有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之分。所以,我认为读经是全人类的事,至少是全部中国人的事。现在中华民族大部分的人口在大陆,中国大陆对整个世界的影响将越来越大。既然我们读经所关怀的是全世界,因此我们一定要面对世界上人口最多、影响力最大的地方,用更多的力。何况我自己便是中国人,我希望中国的十几亿国民,将来都具备有泱泱大国的风范,这样才对得起世界。
 
  (问):或许很多人会觉得您到国内这个陌生的地方奔波,真是勇敢。一路上没有什么资源,您在整个时代和社会的压力下,想开创新一代的教育风气。而且古老的书院都成了旅游的景点,您还说要重开书院,培养一批又一批的人才,您能成功吗?您不怕失败吗?
(答):虽然文化在历史的长流中,有起有伏,人心有正有邪,但是人内在的光明,也就是人的良知之性,是永远不会消亡的,所谓“天不变,地不变,道不变”,人性也不变。所以不管文化没落多久,不管教育离开它的岗位有多久,都是可以恢复的,而且是很快就可以恢复的。当然说很快,不一定现实上真的快。不过呢,在理想上是很快的,为什么呢?因为这是人心所在,每一个人他一听到,就会有感动。他如果不感动,是因为他被现实上的习性、环境所限制、所捆绑了。其实他的心灵还是希望解脱那捆绑之苦的,我们就等待吧。你看,不是有人听了,嗤之以鼻;有人听了,半信半疑;而也有人一听,感动了,便开始实践了。但那些赞同的,我还希望他是因为经过理性的思考、人性的自觉而赞同,而不是一头热;那些半信半疑的呢,希望他就着他那自以为的“科学实证”的精神,进一步做理论的探索以及成果的调察,他最后也会相信的;至于那些嗤之以鼻的呢?那些人本来就是墙头草两面倒的人,哪边流行他就赶哪边去的人嘛,那些人他一时反对读经,是没有关系的,因为那一种人是很容易让他转变的,就是只要我们做出来,他就转变了。所以我们推广读经是以我们自己的一番诚恳,至于别人的了解不了解,不在我们的考量之内。

所以,无所谓奔波不奔波,一天都是二十四小时;也无所谓陌生不陌生,都是中国的土地,都是中国人嘛;更无所谓勇敢不勇敢,这是普天之下共同的理想,不是我的理想。所以这件事情只有成功,没有失败。只是成功了,有人看得见呢,还是没人看得见?纵使没人看得见,它还是成功的。孟子不是说吗“君子所过者化,所存者神”,这种普及天下贯通古今的大事,没有所谓成功不成功,而是一定成功的。假如有人他要看你一时表现出来的样子,才算数,这就是“以成败论英雄”的心态,而我不是以成败来看自己的,所以我只有一个信念:我所做的是为了智慧,是为古人的智慧,是为了全人类的智慧,这是所有人都会感动的,所有人都应该支持的。所以不管一时是不是有成果,我都相信越来会越有,越来越多的人会来支持,所以这是一定成功的。至于什么时候成功?你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就是一路走去,能做多少做多少,但是我还是有信心,读经风气终将普及,书院一定办成,皇天不负苦心人嘛(笑)。
 
(问):在您的读经演讲中,我经常听到您讲这样的话,您这真是为天地立心
为生民立命了。再问一个问题,您的“文礼书院”启动仪式选择在今年的9月28日这一天,有特别的用意吗?

   (答):刚才说,中国人远离自己的文化教育已经将近一百年了,其实今年是正好一百年,怎么说呢,因为中国人丧失文化教育传统是从国民政府建国的那一年开始的。国民政府建国,就是民国的元年,那年的元月十九日,就是中国的一个朝代建国的第十九天,国家的教育部长就宣布废除读经。他明明知道读经教育是两千五百年来,中国的最基础的教育,他这一宣布的意思就是表示:中华文化我们不要了,中国教育我们不要了。那一年就是1912年,今年是2012年,刚好是一百周年。我们不忍心看中华文化被糟蹋、被遗忘一百年,因此我想一定要在一百周年之内,把这个有志于担负中华民族命运的书院成立起来。而我选了9月28日,这一天是孔子的诞辰纪念日,孔子是民族的圣人,是教育的典范,所以我们选这一天,也表示对教育本质的诚恳追求,对复兴华族智慧的深心大愿。虽然现在还没有找到真正的理想的地方,更没有钱脉,也没有人脉,但还是要做。为什么呢,因为书院不一定要在某一个特定的地方,不一定要有多少老师多少学生。古人曾说“道场道场,有道就有场”,如果没有道,不管你建设多么漂亮辉煌的亭台楼阁,有多少人聚集在一起,那还不是道场。所以书院书院,对文化有诚意,就有书院。纵使只有一栋古旧的房子也是书院,纵使只有一个学生也是书院,所以我就在这个时候一定要宣布成立。因为这个年头有历史性的意义,这表示中华文化断根一百年之后,我们做了一个复兴的宣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中华民族的子孙,都应该对中华文化的复兴负起一点责任,这就是我自己对于我们民族文化的一个诚意,对祖先的一点孝心。这个书院是天下的,我相信天下有志之士,也一定都会祝福的,我希望有学养的有德行的人,他能够来协助或能够来主持,书院现在虽然小,只要我们真的有诚意,它将来会渐渐发展。虽然发展要靠许多条件的配合,但这点心愿是最主要的条件,那我们这一点心愿永远都不会丧失。所以主要条件有了,次要条件会慢慢聚拢,我们心目中理想的书院有朝一日会成立起来,产生作用。

(问):老师我记得在2010的“论语一百”夏令营过后对您有一段采访,那时候就觉得您是乘愿要做经典书院的。那时候我问您何时可以成立?您说五年以内能实现。当我离开您,坐飞机往西飞的时候,还在看您“千年书院”的规划稿子,看了好几遍。当今天您做“文礼书院”的新闻发布会,真是一个让人兴奋的事情。但大家难免好奇,您开这个书院,到底要要招收什么样的学员?他们在书院里学些什么?你希望他们能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才?
(答):这个“乘愿”,是佛教的词语,我不常用,因为它牵扯到轮回转世,呵呵。我们应该说有一种“文化担当”,孟子说:“当今天下,舍我其谁”。孔子说:“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我们有一点能力就尽一点能力。现在文礼书院的规划,主要的作用还是培养学生。宋明以来,书院的设置,本来是“讲学论道”之处,但在当今这个时代里,你讲学要讲给谁听呢,又有谁能够一起论道呢。不管讲者、听者、论者,都要有相当的基础啊。所以古人开书院,都是名师硕儒坐阵一方,号为“山长”,四方学者往来论学。所谓论学,就是讲学和论道。那么现在呢,我认为不只是缺少坐阵一方的名师硕儒,甚至缺少了能够讲学论道的四方学者,所以文礼书院的性质就跟古人的书院不大一样。文礼书院要重新培养能够讲学论道的一批学者,一批读书人出来。因此文礼书院要收的学生,比起古代书院来,年纪都偏低,当然,学问是从头做起。
 
我推广读经以来就一句,十三岁之前老实读经,大量读经,只是读经,就是只有背诵。十三岁之后呢,他的背诵量如果达到三十万字——就是中文二十万,外文十万,我就认为有了成才的根基,可以向“文礼书院”申请入学。所以,要进书院只有一条件,就是背诵三十万字。进书院以后,首先的课程就是“解经”。

一般人都会很奇怪地问,你说小孩子只有读经读经,他们读了难道懂吗?不懂有什么用呢?我都回答说:应该读的时候就给他读嘛,应该懂的时候才给他懂啊。那怎么给他懂呢?其实他在读的时候,已经有他自然的懂,随时多多少少懂一点,读得多了,他或许读注解,或许听人讲,就可以懂更多。但是一个人容易懂的年龄,差不多在十三岁以上。所以我书院入学还有一个规定,就是年龄要在十三岁以上,既然这个年纪到了书院,第一步就可以解经了。解经的功课,是要把他以前所背过的书,中文二十万,外文十万,一个字一个字地解,每一个字都会解,每一个词都会解,每一章节都会解,全篇都能够把握。像这样的工夫是很扎实的,这工夫大概做两年就可以做完。他的学问的根基已经打得很深了,然后要他做第二步的工夫,就是“博览群书”。有人常问:你给小孩只读这些经,其它知识怎么办?我总回答说:其它知识还不简单吗?只要你有追求知识的能力跟兴趣,而有能力的人往往就有兴趣,背完而且解过三十万字经典的孩子,他必定有很强的能力,很高的兴趣,他就可以博览群书。而且博览群书也不是随便一些书都看,所谓“开卷有益”,这些所谓“群书”,也都是属于高端的经典之作,就是人类有始以来最重要的书,包括古今中外。博览群书的阶段,大概需要三年到五年的时间。于是,他不只是根基深了,而且他的知识的基本面就广大了。
 
学问广博之后,要让他有所凝聚,有所依归,依归到哪里呢,依归到儒家。为什么要依归到儒家呢,这是不是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所以依归到中国文化,而中国文化的主流是儒家,而我又是所谓的新儒家的弟子,所以我说依归到新儒家?不是的,这是由于学问的特质所决定的,因为儒家的学问是所谓的内圣外王。它是面对人类总体学问而说的,包括本末轻重上下内外,如果天下有其他的学问,也能够具备这种完整的胸怀,我们也可以依归它,而它正好也是儒家。所以不是出现在中国春秋时代孔子所开创的这一门学问叫儒家,乃是从人性根源出发,并且全方位发展的一种学问,叫儒家。既然儒家的学问如此,所以儒家不只是两千多年前的孔孟而已。既然这种学问是由人性而来,所以有人的地方,就有儒家。只要还有中国人在,儒家就永远在中国人的心灵当中流传。只是有时候比较兴盛,有时候比较没落,中国人从来没有忘记过儒家。即使现在,虽然我们说中华文化没落了一百年,但是儒家的传承,还是不绝如缕,这就所谓的“当代新儒家”,当代新儒家的学问特色也是本末轻重内外上下全方位的考量,全方位的照应,是有本有末的学问,所以新儒家既要求博学于文,也要求约之以礼。博跟约,文跟礼,是不相妨碍的。
 
不过做学问的历程,是由博管约,所以既然已经博览群书了,到时候一定要形成体系,那要形成体系,应该去追随着有体系的人,追随着他的思考,去照着思考,于是养成了体系的思考能力。那么有谁能够推荐哪一个学派哪一个人的思考,是可以做模范的,我们就去学他;假如没有人可以推荐,那我就建议牟宗三先生。因为牟先生是近代中国哲学的集大成者。近代中国哲学的集大成其实就是古今中外的集大成,因为中国本有儒释道三家,当今又遇到西方的哲学,牟先生对儒释道三家都有很好的研究和评判,而西方哲学是从柏拉图以来,汇归到康德。康德以后的哲学,又从康德开出来,牟先生的西方哲学就是从康德进入,把握到西方两千年的哲学主轴,并且引导西方的文化融滙到中国文化来,他树立了以中国文化为本位的人类新方向。读牟先生的书,可以给人既开阔而又凝聚的思考训练,所以到最后我们以新儒家牟宗三的全集来作为约礼的一个课程,希望我们的书院学生都能够通读牟先生的书,乃至于通读新儒家的书,乃至于上溯宋明儒,上溯先秦儒,来涵摄全人类的学问。成为一个有本有源,实质打开的生命,所谓十字打开,就是“横开博文,竖成约礼”,这是我文礼书院培养学生的理想。
 
像这样要形成体系,大概也要到三年五年,所以总加起来是十年。十年就有小成了,十年之后他可以出去再行万里路,遍访名师,成就自己。他当然也可以直接走入社会,做各种行业,乃至于投身于政治界,去治国平天下。而如果不愿意出去的人呢,再留在书院里面再读十年书,成为一个真正的国际大才。所以书院的设计,非常简单,其实教育就是这么简单。这个书院将来可以做一个典范,告诉全世界的人,要培养人才,就应该这样做。所以这个书院也将会成为全世界文化的重镇,不是我们自己好为人师,而是本来人类就应该这样学习。如果别人也想采用这一套的教学方法,我也会尽量去协助他,我希望不只是有一个文礼书院,天下到处有读书人的地方,就有书院,有书院的地方就有人才,有那全方位的人才,圣贤式的人才。
 
(问):您所描述的是一种理想的状态,我会这样去思考,觉得好像是个理想国。您是不是希望会有大陆、香港、台湾、或是国际上,很多很多学生都汇集到您这书院读书?然后您又会在国内拷贝出很多类似的书院,以培养更多人才?
(答):说书院要招收很多学生,这是不大可能的,因为在这个时代里,能够背诵三十万字,是不容易的,所以没有那么多学生。当然书院是面向全世界招生,但不是想来就能来。如果真的那么多人都想来,都能来,等到这个书院满了,那或许再扩建吧,也不需要再到别的地方去。而且为了集中精神气力,我也不能跑来跑去到每个地方去开类似的书院,想来文礼书院的都可以集中来这里。古人像朱熹就在好几个地方开书院,但是文礼书院可以只开在一个地方。为什么呢,因为在交通不便的古代,必须考虑到地域的因素。但现代交通这么方便,地域性的限制就小了。而且一来书院读书,就是十年,每年只放两次假,交通往返的费时费事,也就不需要太考虑了。所以至少目前没有打算开很多的文礼书院,但是我们可以协助许多地方去开他们类似文礼书院的书院。文礼书院的意义其实没有自己的特色,他只是以人性为特色,以全人类的智慧为特色,所以文礼书院是可以复制的。你就是叫别的书院,只要照这种理想来做,也可以培养人才,所以书院是多呢还是一呢,是无所谓的。何况如果有别人要开书院,设计和课程与我不同,也没关系。只要不离谱,所谓不离谱就是要真诚坦荡,要面对整个人性,面对古今中外所有学问,不要违背人性,不要太过执着,只要用这个心开书院,那别人在别的地方开书院,都是值得鼓励值得敬佩的。

):那现在世界上的人都向经济看齐,纵使不必像美国麦当劳啊,复制,一个一个地复制,大赚钱,但一个人的基本生存保障,总是要照顾的。何况书院的开建,就是一大工程,将来运作起来,会有很多人,要办很多事,都必需有经济的支持。您是知识分子,您或许没有资金的来源,做这么大一件事情,需要一些什么样的帮助呢,社会将会有哪些人来帮助您?您有没有设想过这些问题?
(答):从古以来的书院大体不是某一个读书人能建的,都是当地员外建的,建好了,礼请老师来主持。从理来说如此,这个历史一定会重演的,因为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正常状况。读书人不一定有钱,有钱人不一定能讲学,但是大家对于文化对于教育对于培养人才,都会有所向往,所以如果机缘条件好了,我的书院应该可以很顺利的建起来。至于将来永续的营运,我设定书院是不以盈利为目的,跟麦当劳是不大一样的,我是希望它可以维持就好了。大家来安心读书,那日常的开销是不大的,在三五十年内,我可以管得到,我相信可以向社会募到一些款项来支持,募款不够时,也可以向学生家长收一点生活费。三五十年之后,我也管不到了,后代必定有后代的人才,必定有后代的机缘,看老天喽。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我相信人性,只要我发心纯正,学生们努力向学,我相信这个书院一定会得到协助,一定建得起来,办得起来,而且一定办得很顺利。
 
(问):老师,很多人都很感兴趣,这个书院要建在哪里?都问:我什么时候能去读?
答:说书院建在哪里,那是为长远考虑,才有选地的问题。刚才说过,我们现在也没有钱脉也没有人脉乃至也没有地脉。我看过几十个地方但是都没有完全满意的,当然现在有首选有次选,不过还没定,什么时候能定下来,我自己也不知道。反正现在也不急,因为你现在定了,也没有钱去跟人家买。所以没有关系,刚才说了道场道场有道就有场,随时就可以开始,尤其我们不是为了要供人观瞻,打肿脸充胖子,一定要如何如何的地方,如何如何的建设才可以开始。租个三两间草房,就可以成立书院,开始教学了。
 
(问):从台湾来的商人很多,他们来大陆做企业,那么老师您来这里干什么,您来这里也不赚钱,而且您又那么辛苦,您就教大家读经读经,您觉得您在追求什么?
(答):你去问孔子,孔子周游列国,一直讲周礼周礼,请问他要干什么?当然是有所追求,只是这个追求是什么呢,也不容易说。这种追求是无所求,无所求的追求,它是一个发自内心的愿望,一种文化的热情,一种知识分子的良心,就只有这样,没有别的所求。这种没有别的所求,就是最大的追求。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爱读经官网信息部发布】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