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王财贵先生:教育的管理之道——关于尊重与管教,关于自由与严格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读经中心动态 >

王财贵先生:教育的管理之道——关于尊重与管教,关于自由与严格

时间:2016-06-27 10:31 | 来源:海外读经| 作者: 王财贵


王财贵先生北京读经教育推广中心答读经教师问
时间:2014年6月28日
地点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主讲:王财贵先生
录入:北京读经推广中心  校对:怀仁
修订:王财贵(2014/08/30)

王财贵
 
问:教授,上次看了王采淇老师给我的一本书叫《妈妈,请这样爱我》。这本书的中心思想是说一位老师的心应该要和孩子的心连在一起。这书写得非常好,我读了之后,还有其他老师读了之后都非常受益。但是其中有一个观点,认为成人要相信孩子的自我成长能力,要还给孩子完全的自由,如果对一个孩子打游戏吃零食都要限制的话,那他还有什么自由?并且它引用其他的教育研究,谈到孩子的敏感期,认为比如说小孩吃零食,就应该让他吃;他想吃巧克力你就让他吃,吃到最后,他把所有的巧克力都吃遍了,最后他自己就不吃了,就是说要让他自己去自我成长,自己克服对零食的诱惑。那么面对这种教育思想,父母对孩子的爱,怎样才是真正的爱孩子,或者说面对这种情况,我们老师又该如何面对?谢谢!

王财贵先生:生命是很复杂的,一个生命要成长不容易,他向各个方面去表现。作为一个教育者要怎么面对?这是一个拿捏的问题,不是一刀切的问题,也就是不是一个是非的问题,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问题。

很多人有这样那样的看法。不过呢,如果他的目的是要孩子成长,那大概就可以欣赏、可以参考。但是不是一定要这样做或者那样做呢?有时候也不一定,因为一种做法不能够适合所有的孩子。不仅是不能适合所有的孩子,最最重要的是不能适合所有的家长或者老师。

有些家长能力强,他可以这样想,孩子啊,就让他自由啊。但你如果没有那种本事啊,你敢让他自由?我们也看过很多例子吧,不要说看例子,我们按道理去想,一个小小孩子,他能够做到刚才书里说的这样子船到桥头自然直吗?

其实那是因为这个家庭已经有了一个氛围,这个家长心里面是很有把握的,他内心里面的尺度是很明白的,他是暗中随时在做引导的。像这种有能力的家长,他可以这样做。没有能力的家长跟老师啊,我奉劝你不要这样做,这样做就乱了。这样子,你就害了孩子了。因为人有动物性,动物性是什么呢?就是好逸恶劳、好吃懒做。

所以写这种书的家长,都是很厉害的。(呵呵)你有这个本事你就去学他,要不然就规规矩矩。并不是哪一种方法都能够适用的,放任的教学法是不能普及的。如果你叫每一个家长都这样,整个社会就乱了。当然这样的说法,也可以给我们参考,甚至可以让我们起一种喜悦向往之情──假如天下的父母都这样,孩子都这样,那该多好!不过,它或许只能作个理想,最好每一个老师家长心中都有这种理想——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够在自由之中学习自制,自己管理自己,给他絶对的自由,他也不放肆。但你敢尝试吗?如果放出去,看看不行,你再想收回来,可能就会造成伤害了。

举例来说,比如子产,他是郑国的贤大夫,把郑国治理得很好,虽然孟子还没有完全满意,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孔子很赞叹子产说他“有君子之道四焉”。子产把郑国治好了,要死的时候,他知道游吉子太叔要接替他大夫的位置,召子太叔来告诉他为政有两个方法“唯有德者能以宽服民,其次莫如猛”,即一个是宽,一个是猛。猛就是严格,宽就是宽松。当然,如果宽松能把国家治好,岂不是国泰民安,朝野幸福,但那需要为政者有很大的德量,如果德行不足,不仅无效,可能会生乱的。既然不能行“宽”政,你只好以严格治国,至少要先严后宽。你先严后宽,百姓就会感恩,你如果先宽后严,就会招惹抱怨。子太叔刚上任,不忍严厉,以宽为主,结果盗贼为乱。他不得已,杀了很多人,才平治了乱局。他很后悔,如果早听老人言吶,这不必这样要杀人了。

世间的道理很多样,我们要把它想通,才知道怎么用。所以遇到这种讲 “信任孩子,放手教育”的人,我都很尊重他们,我都说他很了不起。但这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用得上的。如果要我劝导各位呢,我想先请各位自己衡量一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你如果有那个能力,可以的!

进一步说,是不是严格管教,孩子就不能够自由自在,就不能养成自制力了呢?你也不要小看了“人之所以为人”的特质了。从小就管得严,这个孩子就没有自由了吗?这样就没有志气了吗?你没有听过孟母的故事吗?“子不学”就“断机杼啊!这不是很严格吗?我还听说那个美国的大将军麦克阿瑟,麦克阿瑟将军在二次世界大战中就成名了,后来又跟中共打韩战,是世界有名的将军。麦克阿瑟当了将军以后,他回到家里,如果他的母亲看不惯他,还会叫他跪下,打!到了当将军还要打,你说麦克阿瑟一定是很懦弱的,很窝囊的男人?但他是大将军呐!所以啊,一般人看人是太过简单了。

我们用什么态度教孩子?说到底,我们要用理性来教孩子。有理性的人,该给自由的时候就给自由,该给严肃的时候就要严肃。孔子所谓“不得中行而与之”。最好的人生态度是“中行”,虽然“中庸不可能也”,我们也要尽量用理性引导孩子明白人生的道理,成为一个有理性的人。假如你严格限制他,是出于非理性,为了你的方便,为了你的权力欲,你是在掌控他,这样的孩子当然受到非理性的引导,容易养成非理性的习性。但老师如果是理性的,知道有某些地方,某些时候要严格,这样教他可以让他成长得更好,你就这样教,你是尽你的本份。人,做到这个地步,就是圣贤了。你不要没有信心,“这山望见那山高”,什么都想要。你只需要诚诚恳恳地做人!那如果别人批评你太严格,你为什么把那孩子管得让他像在监狱一样,说要让孩子自由啊,要尊重孩子啊。他如果这样批评你,这些人往往也不懂道理的,他或许只知道一边。我们要全面地考虑,要知道两边,才是对生命真正的尊重。有些时候是该自由的,要给他自由,有些时候是该要求的,要要求他。我们给他自由,是尊重!我们要他进步,也是尊重啊!甚至逼迫他赶快读书,也是一种尊重啊!为什么这样就是不尊重?为什么一定要如他的意才叫尊重?

所以,什么叫作尊重,这是很难理解的一个观念。许多我们常用的词语都不容易理解,都要好好重新思考。就好像我说“懂不懂”“懂”这个词,也是很难理解的。现在整个世界,都在追求懂——懂,理解啊——知识的认定,思考的明白,大家都知道,这样叫懂。至于一个人如何做人,如何有灵感,有智慧,这样算不算懂呢?其实,即使在科学或知识的领域里,当触及到创发的高度,都不是普通的懂。若只是普通的认知理解的懂,只知道既有的知识,他怎么能够创造呢?他要去懂那个以前所没有的,甚至是人间都还没有的,懂那个不可懂的懂,那时候才是创造啊!那不可懂的懂,是什么懂?许多人都喜欢问读经的孩子,你读这些东西,懂不懂?孩子往往说不懂,听到的人就呵呵嘲笑。其实,孩子说不懂,他难道就真的不懂吗?他可能真懂,或者懂得很深,只是说不出来。你怎么说如果测试他,他讲不出来,写不出来,就说他不懂,而不懂就不要教了呢?所以一般人的思考都是很浅薄的。不是表面上说得有意思,就是对的。要了解一个道理,不是那么容易的。我们遇到这个管教宽严的问题,要想一想,你才能够决定要不要按照他那样做。

我见过这位作者的太太。这本书可能是他们合写的。这位太太一看就知道她是相当干练的女强人(先生竖起大拇指),不是一般人可以学到的!她的眼光锐利,眼光一扫射啊,这个孩子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呵呵)。你有这个本事吗?我不相信!(众笑)所以那本书所讲话,都没错。我们的心要尊重孩子,希望孩子能够从自由中学到自制。但是我们要知道,真的自由,是要合于理性的。如果我们现在知道孩子还不能合于理性,我们应该帮助他。帮助他,不一定就是管控他,老师千万要把这种分别弄清楚!你要想,我在帮助他,我希望他更好。我知道如何使他的生命更成长,他的前途更远大。千万不要想:我现在是老师,你太调皮了,专门给我捣蛋,我要制服你。不要用管控的心态去管教,心态要转过来;你的心态一转,你的心光明坦荡了,孩子也会有感应。

孩子的学习力是很强的。我前几天听张君朋老师说他教孩子的故事,他孩子三岁时,他为了教导孩子吃饭不要掉米粒菜肴在桌上,如果掉在桌上要捡起来吃掉的习惯。他想应该以身作则,所以他就趁孩子不注意的时候,故意把一些饭菜掉在桌上,当孩子看到的时候,捡起来吃掉。这样做了几次,孩子果然领悟了,他看看自己的碗旁有掉下的米粒,就捡起来,塞给爸爸吃。(众笑)孩子的学习力是很强的啊!你爱他,他是知道的,你尊重他,他是知道的,你是为了自己自私管控他,他也知道的。

这个问题回答到这里,依然没有标准答案。你千万不要失望,说本来问王老师,就是希望他给出一个标准答案,我好等因奉此,依旨遵行,这里没有圣旨的,呵呵。你自己要拿捏啊,心态要开放,收放自如。

至于说让孩子吃东西吃到他不想吃就不吃了,这个有时候也蛮危险的。这本来是人类的理想,这种理想理想从1762年卢梭的《爱弥儿》出版以来更为流行。《爱弥儿》书上说,上帝造人是完美的,一经过人的手,就变坏了,这是卢梭的名言。他认为最好不要给孩子做任何人为的教育,让他自然成长就好。《爱弥儿》大家要看!其中写一个孩子的成长,给他自由,给他放逸,他犯错啊,都没关系啊,原谅他,他后来也能够自然生长成熟。

听说康德看这本书,看到入迷。康德每天下午四点一定会出门散步,时间固定,而且他走路的步伐和路径都是每天都一样的。所以他走过某一家门口的时候,那一个妇人就知道,哦,要煮晚饭了!(众笑),全村的人都以他来对时,他是这么严格的人。可是有一天,他忘记了散步,那一家也忘记了煮饭。(众笑)他为什么没有散步,为什么会忘记呢,因为他看《爱弥儿》看得入迷了。这类似中国慧远“虎溪三啸”的故事。原来《爱弥儿》是这么动人,写一个孩子的成长,真的是天地之子啊!这个光辉灿烂的生命啊,希望无穷,我们只要看着他,欣赏他,放任他,他就成长了。很好啊,很值得向往!我也向往,向往这种人生,这种教育。

当代也有人奉行这种教育。最彻底的是英国的夏山学校,有没有听过?(众答:听过)日本还有《窗边的小豆豆》,都看过了吧。夏山学校办了几年之后,被提起公诉。公诉的意思就是不是某一个人告它,而是整个社会告它。有一些法官自己提这个告状,因为夏山学校放任的教育,使这个学校的孩子毕业之后,与社会格格不入,要么就作怪,要么就不合群,反正就是不能适应社会,成为社会的负担。所以就有人告到法院,经过一番审理,最后判决:夏山学校胜诉。法院判决的理由是,任何人不可以干预教育,一个办教育的人有他教育的思想,他应该得到尊重,他有权去实现他的理念。我们听到这里,应该非常敬重所谓西方的民主精神、自由精神。一个国家为了维护教育思想的自由,就连发现问题了,整个社会都不满了,法院还要维护这个教育的思想。了不起啊!他们整个心胸是开朗的。我们中国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够学到这一套。

夏山学校虽然胜诉,但是去的人其实不多,而且越来越少。他们讲的教育思想,就是《爱弥儿》的思想,就是卢梭的思想嘛!但是他们的理想有没有达到呢,可能是空想!他是相信人性本善,或不要说本善,而是人性本质光明,本来就能够反省,本来就应该自己决定自己的。诶,这个想法都很好!但是他忘了人有动物性,而且动物性的表现是很强烈的。如果让动物性决定他自己,你不是耽误了这个孩子吗?而且他这种动物性决定了自己之后,他还认为他是受教育出来的,他还认为应该这样做,如果这样的话,也不是危害社会了吗?所以,日本的《窗边的小豆豆》一出来,大家也都很向往。因为这个作者长大以后做了一个电视媒体人,他的文笔也写得很活泼,可见这种教育也教出相当成功的人。但是,要养成一个活泼的成年人,是不是就一定要有活泼的教育,这个是值得思考的。大家可以想一想,自己的成长历程,想一想你的朋友的成长历程。小时候非常活泼的,是不是长大就活泼?或许有;但是,是不是占绝大多数?还是偶尔?反过来说,小时不活泼,是不是长大了就很内向,大家都知道,这也是不一定的。生命是奥秘的,它的成长,是一个长远的历程,它有多样性,不是教什么就是什么,我们不是也常说“读经的孩子将来不一定就成圣贤”吗?

生命既然那么奥秘,那谈教育理论是不是没个准则啊?其实,有些教育理论对准了人类的真正理想,有些教育理论则不是,它或者偏离或者夹杂。“希望一个人光明”,这应可做为人类教育的理想。然而,想用放任的方式启发光明,它成功的机会是不多的。而我们用理想来教理想,这种成功的机会应该比较大。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 我们宁可选择机会大的来做。我们认为用经典用圣贤之道来教一个孩子,这样应该比较容易启发一个孩子的光明之心,让这个人比较容易有端正的人格,而且有自由思考的能力。

近代有很多人说经典是障碍人的。那是在清朝末年民国初年,一个文化没落的时代,国民的劣根性发挥到极点,中国整个社会是腐败贪婪的。而这种现象是不是由文化传统带来的,大家必须思考一下。一般人是不会思考这种问题的,只含糊笼统地把各种因果搅在一起,看到时代衰颓了,就归罪传统。难道圣人之道是要来教我们腐败,教我们“封建”、迂腐的吗?好像圣人之道不是这样子的吧?正好相反,时代的罪过,就是因为国民远离了圣人之教,丧失了君子之德。我们反而要回归圣人之道,才能够面对现实的问题,使现实的不良慢慢地消解,使社会的光明继续地增长,所谓“将顺其美,匡救其恶”。不过,从文化的根源思考问题,从人性的深度探讨教育,总是显得比较保守的。其实,保守的意思,是尽心于保住守住人类的文化、智慧精华,我们用保守的态度来做保守的教育,正是以人类的理想唤醒理想,让人类智慧得以持续,人类生存得以保障。我不敢奢望用解放、自由的方法来达到原来的理想。

这不是我对人性的光明没信心,反而,是有很深的信心,只不过,我也对人性的深沉不容易开展有着戒慎恐惧的敬畏。所以,我们一面相信孩子的本性是光明的,老师的心态只要不太过小气,老师的管理只要不太过情绪化就好。但更重要的一面,是要诚诚恳恳地尊重经典,尊重圣贤,把圣贤的经典老老实实地教给下一代。我们或许可以自己承认我们没有什么学问,自己承认我们没有什么品德,但我们要有一颗诚意的心把文化智慧传下去。孩子们是不是因此就会讥笑你呢?家长是不是因此就说你是阿猫阿狗呢?恐怕不一定。诚意可以感动天地啊!当你诚意足够的时候,你做起事情来心里就很充实笃定。充实而笃定的这种心境,是可以把孩子内心的光明引发出来的,孩子虽然被你管着,并不会感觉你在压迫他,他的心跟你相应,同时会感受到这本是他的愿望所在,他不是被迫的,他是自由的,从这自由中,得到生命的开放和学习的悦乐。

刚才黄轶男老师跟我讲,说我们中心的学堂这几天老师稍微尝试了一下“滴水不漏教学法”,上课行礼以后,就一直读一直读一直读一直读, 经声不停地读到下课。孩子回家跟她说:妈妈,我现在读很多呢!我今天读书读得好快乐啊!可见孩子读多了,他的心灵有充实感,因而快乐了。你若给他放松了,他一会儿动一动,一会儿出出神,他的心灵是空虚的。空虚,是不会快乐的,如果快乐,也是浮躁的,表面的。所以我们要对人性了解透一点,你不要怀疑一直教他读书读书,是不是管得太严格了呢?你该管严格的地方就管严格啊!该放松的地方才能放松啊!那表示你爱他的方式有很多样,而随时应对恰当啊!而你在教他读书的时候,你心里面想——我这是爱你的,像这样子的爱是很深的──你的心思,孩子会感受到的(先生微笑着)。那感受,是在心中很深沉的一念里,那一个念头在感应,而不是你表面有多少言语眼神去演示,有多少动作体贴去安慰。一切要往心里面走,这叫做教育的心法!
 
更多读经教育相关信息请点击2016年全球读经教育夏令营信息汇总、文礼书院、 王财贵先生作品总汇王财贵先生演讲视频文稿总汇    爱读经产品官网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