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王财贵:念兹在兹,优哉游哉

当前位置: 主页 > 季谦学院 > 文化讲学 >

王财贵:念兹在兹,优哉游哉

时间:2015-12-10 19:27 | 来源:王财贵_季谦的新浪博客| 作者: 王财贵

——海外读经群网络四书集注读书会开课致辞 
时间:     2014年12月6日
地点:     海外读经网络频道四书集注读书会
参加者:  王财贵(导读) 欧洲北美亚洲等各地读经网友二十人
录入:     邢南芳,周林燕,张媛
校对整理:怀仁 
修订:王财贵 (2014/12/15)

(2014年10月摄于英国牛津大学
 
        王财贵先生:大家要读《四书集注》,是一件很令人讶异的事。因为这种书已经被搁置一百多年了,如今的中国人很少会去读这本书的,大家可能不是文科专业的,也不是为了去讲课,也不是为了当学者教授,而只是侨居海外的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如果你是一百年前的中国人,能够发心读这样的书,那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但是在这个时代,却是一件很特别的事。所以我听说海外读经界里面有人发起,甚至也有一些朋友愿意参加这样的读书会,我感觉到非常地高兴,乃至于可以说很敬佩各位。但不知大家能持续吗?我有点怀疑,当然,我是希望这个读书会可以一直持续。其实,要持续也不太难,也就是不要在乎参加人数的多少,纵使很少,也是没有关系,因为读书是个人的事。孔子说“古之学者为己”,“为己”,就是每个人为了自己的成长,不是看人数的多少而决定要不要继续参加。甚至前几天我跟主持人杨嵋老师说,如果只剩下你一个人,你也要按时打开这个网络教室,自顾自这样读,这样讲,就好像教室里面有很多桌椅,你对着桌椅讲。这样就真是为己而学了,这样自己也可以进步。
 
                      一、念兹在兹,优哉游哉
        至于读《四书集注》的方法,很简单。假如是有读经经验的人,就按照读经的方式,就是只管读去,不管懂不懂。本来读经是可以不管懂不懂的,但现在既然要读注解了,不是为了要懂吗?怎么也说不管懂不懂呢?我的意思是,你初读这样的书,它的义理高深,又是文言文,一时是不能全懂的。——讲到"懂””不懂"这个问题,一般并没有全面地考虑过,以至于这一百年来中国的教育在这里纠结不清,障碍了民族的前途。譬如,直接读经,一般人认为他读不懂,所以不能读,其实他只是不能全懂而已。而所谓不能全懂,可见还能懂一部分,纵使幼儿园的孩子读经,也能懂一小部份啊。但胡适就以全懂作标准,讥笑国民不懂经典怎敢说要读经,于是大家不敢读经了。所以我们推广读经时,都要一再告诉大家:读经主要的目的不在于懂,但也不至于完全不懂,一千句中懂一句就有效,即使完全不懂也有效。如果纯读经,都能懂一点了,何况读注解,你怎么怕读不懂呢?只要是中学学历以上,自己读注解,最少能懂一半。如果有大学研究所程度,或平常喜爱看书的人,懂百分之七八十应该没问题。那么,读这边懂百分之七八十,那边懂百分之七八十,越读越多,懂的能力越强。过个一两个月,或者把整本注解过一遍,再回头一看,哎,以前不懂的居然也懂了。为什么懂了呢?不知道,不知道在哪个时机,因为什么机缘而懂了,这是生命的秘密。但如果不去尽自己的本分,也就是不去读它一读,这个秘密就永远隐藏在天地的深处。我们的生命就永远跟这些经典智慧隔阂了。如果勇敢地去读呢,它就渐渐地在我们面前显现出来,这种一步一步地看到真理的显现,就好像雾里看花,雾慢慢地散去了,花朵渐渐地鲜明起来。这种感受,是人间难得之美,也只有用过功的人才能够享受这种美景。所以读这种书不要急,不过,也不能太松散。既要随时警醒,精进不已,又不可着急躁动,要保持安稳自在。两个心情同时存在,也就是一方面要念兹在兹,一方面要优哉游哉。如果能够这样读书,不管读什么书,一定都很悦乐而有效。
 
                    二、对待朱子注解的态度
        现在我们读这本《四书集注》,或许有人会跟你说,“这是朱熹的注解,而朱熹的注解不一定很通透。”乃至于有人说:“儒家智慧被朱熹扭曲了”。你如果听到这种言论,先不必信受,也不必反对,因为我们现在还不能够判定他们那样讲对不对,所以就把它放着。读书做人,凡是遇到自己一时不了解的东西,都放着,就是孔子说的“多闻阙疑,多见阙殆”。千万不要因为听到有人传达了一些疑惑,你就跟着鲁莽地全部打倒。当然,也不必因为你推崇朱熹,就想跟人家辩,说朱熹是不可反对的。做学问要学孔子“毋意、毋必、毋固、毋我”,才是为己之学,这样的求学态度才能让我们随时随地受益。譬如朱熹的注解与孔孟相合的,我们当然受益了,万一朱熹的注解与孔孟不相合,朱熹也不是简单的人物,他从别的方面来解释圣人之道,也自有他的一番道理,我们也受益了。当你能够发现朱熹的注解在哪一章节是切合圣人之道的,哪一章节是偏离圣人之道的,而有所取舍的时候,代表你的学问境界已经很高了。但是现在的我们,不必急,不管如何,朱熹的解释对我们初学者是有重大益处的。
 
                     三、读论语的态度
         我请各位安心地去读这本书吧,读这种高明的书,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体会,如果在读书会上能够互相讨论,当然是更好的。不过,讨论的态度要拿捏一下,就是你有见解可以提出来,但是一定要知道,这是个人的看法,那叫“意见”,那不一定是学问,更很难说是真理,所以每个人有自己的意见,这是可以表达的。而如果听到别人的意见跟你不同,也不必急着辩论,不必急于争是非。因为读圣人之书,只要把那些文句解得对自己有益,就是好的解释了。我曾经说读论语很简单的,读论语的注解更是简单的。为什么呢?如果读来读去,没有把孔子理解为坏人,孔子还是个好人,他在劝我们存好心做好事,我们读论语就收到益处了。除了存心和孔子过意不去的人,人人都可以解论语,都可以算对。所以解论语有自己受益的解法,有学究的解法,都有益处。当然,最好的情况是既能有学究的学问,而又能用智慧的态度去体贴它,那么,整本论语就都变成了智慧了。如果一个很有学问的人,能把论语文章解释得很精细,且能引申发挥,还能指出古人的错误,不过他本身并没有受用,这样的人是很愚昧的,他忘记了读书的目的。因此,请各位朋友不要太紧张,每个人都怀着一个敬意、诚恳来读这本书就可以了。
哦,我讲得太多了,大家不是来听我讲话的,那么读书会就开始吧。

                (主持人请王老师继续为读书会网再多讲几句)
         嘿嘿,还要我讲啊。今天是海外读经群网络四书集注读书会的第一天,杨老师在开课前告诉我,她预定请大家读一下我五年前在江西庐山脚下的东林寺所做的有关于如何解经的演讲。当时东林寺办的是暑期的佛学研习营,他们请我去讲儒家,我说你们的主题是佛学,怎么要我去讲儒家呢?他们说他们没有这个忌讳,一定要我去讲,那我就去讲了,因为我只会讲儒家,所以讲了六讲,都是关于儒家的义理。
 
                    四、“七易其稿”的四书集注
        当时,我认为,要学儒家,就要读儒家的书;而要读儒家的书呢,我建议要从最高明最有代表性的读起,儒家最高明而有代表性的书当然就是论语和孟子了,所以要从论语和孟子读起。但是又不能有太长时间来直接讲论语孟子,所以最好是想办法让人人能自己去读。纵使要听专家讲,也要先自己读过才好。进入经典世界的简捷方法,应是自己先把原典文句读熟,就是所谓读经了,先囫囵吞枣,这样读啊读,读个一百遍以后,就有能力听专家讲课了。如果没有机会听专家讲课,也有能力自己看注解了,比如看《四书集注》。其实,自己看注解可能比听别人讲课收获更大。因为我不相信当今有多少人对论语孟子的理解能超过朱熹的。朱熹把他平生的心血贯注到四书集注里面。他是用很多心的,他注四书,“七易其稿”,就是七次重抄。古人不像我们现代的人,有电脑,要改文章,只要按几个键,就可以重新编排,重新改造了。古人都是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而且用毛笔工整地写的,要作修改,如果改动太多,不能在纸上涂涂抹抹,往往就要重抄,叫做“易稿”,当然是非常麻烦的事,但是朱熹就一再地改易自己的文稿,改了七次,直到临死之时,自己动不了笔了,还吩咐门人改了大学诚意一段的注稿。千载之下,我们想到这么用心的一个学者,都非常非常地感动啊,敬佩啊。朱熹的学问这么好,这么用心,所以这本四书集注自从成书以后,就是中国读书人必读的书。

       纵使有人不满意朱熹的注解,但是我们 一开始读四书,最重要的参考书还是这本。乃至于读遍了很多注解,最终还是要回归这本。朱熹的四书集注是读四书的一个标准本,一个重要的基础,甚至是讨论的核心。所以选这本书来读,从其中的论语集注开始,大家平时己经读了论语了,那是中国经典中的经典,今天又读论语最经典的注解,算是读中国书的第一本,这是很正确的。

        刚才说了,读书要有方法,如果我们读书的方法能参考古人,尤其读朱熹的论语注解时,参考朱熹所敬佩的程子的教导——程子泛指二程——程明道和程伊川。古人比较不能了解程明道和程伊川两个人的差别。但是,学问深厚的人对这两个人的表现确实会有偏爱。比如说,陆象山和王阳明偏爱程明道,朱熹就偏爱程伊川,所以,四书集注里所引用的程子言论,往往是程伊川的。朱熹劝人读论语孟子,也收集了二程的读法,叫做“读论语孟子法”,这篇文章刊载在朱熹全集里。
 
                    五、程子的“读论语孟子法”
         那么,在东林寺我做儒家的演讲,我认为与其听我讲,不如让大家能自己读,而与其以我的意见让大家自己读,不如引用朱熹所收集的二程的“读论语孟子法”,我就一条一条地在演讲上跟大家解释了一下。如果大家能依照二程的教导,可能就是一种最正确的读书法。这篇演讲后来整理出来,有很多朋友很喜爱,杨老师也是其中之一。她读过这篇文章后,就很有印象,现在要成立这个读书会了,她就想到这篇文章,认为或许可以给大家做参考。其实这不是我的见识,这是朱熹的见识,而朱熹的见识是来自于二程的见识。这么有历史感,有深度价值的文献,我们一读就会被它所吸引。比如说我在东林寺时那一场演讲之前,因为有两百多人参加,我就请寺里一个同仁把这几条印出来。那人印完,把书还给我的时候,说,他在印书的时候,就一边先自己看,看得非常感动。可见好文章是可以动人的,如果各位以前没有读过这几条,现在,好机会来了。我相信,尤其是听过我的解释,跟你说一句悄悄话,我的解释还是不错的,可以让你更感动(笑)。经过读我的这篇讲稿,就有个正确的读书法,借用佛家的辞语,就是有个法门,就是开了个入法之门,能够让我们方便地登堂入室,不会走弯路。而且不仅是知道了读书的方法,而且发现,论语孟子居然这么重要,而且居然这么亲切有味道,更会增加我们读论语孟子的信心,乃至兴发一种兴趣。

        如果有人看了这篇“读论语孟子法”,或是看了我这篇演讲稿以后,居然还不想去读论语孟子,那我看这个人是真的没智慧了。所以,大家可以自己算算命,等一下你看完以后,不仅是“于吾心有戚戚焉”,乃至于你迫不及待,非读不可。假如你是这样的人,你便是一个大智慧者。那若有人看过这篇“读论语孟子法”,听我讲过,居然没有什么感受,恐怕这个人是不能读书的,因为他的心已经死了。本来,真学问就是真生命的表现,任何学问背后都有活生生的生命一直在支持着。这就是所谓的“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眼前天光如许,云影徘徊,你居然视而不见,毫不动心,这不是没智慧吗,这不是心已死了吗? 

       这篇“读论语孟子法”虽然只有寥寥数语,只有几条,都很短,但是它道出了读书的滋味。所谓的有眼者必定看得到,有耳者必定听得到,有舌者必定品尝得到。我们在这里头,有感斯应,将会发现,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这样,我们就能与古人神交,这叫“德不孤,必有邻”。我们会忽然发现,原来古人离我们不远,原来程子也是这么样地活泼可爱,那么孔孟呢,那是永恒的生命,他们还生气弥满地活在我们眼前;当一个人有这种发现的时候,真会令他满心欢喜;修行人所谓“法喜充满”,这就是论语第一句话说的“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的悦乐之情。这种悦乐之情,就请各位自己去品尝吧,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六、心存恭敬 与圣贤同在
         呵呵,我说得有点多了。但说来说去,还是鼓励的话,最重要的还是每个人自己用功,下点工夫——工夫,就是时间,下对了工夫,就能累积力量。工夫深,像滚雪球一样,累积起来的能力就大。所以最先刚开始时,好像觉得这样读书,进步也不很大,甚至有一点枯燥;但是,假如你路走对了,书读对了,就是读到好书了,用正确的方法去读了,越读进去,累积的效应会渐渐明显起来:那效应一层一层地累积,像滚雪球,越滚越大,当雪球滚得很大的时候,它只要滚一圈,就可以沾上千千万万个雪片。也就是说,你功夫小的时候,进步少;功夫大的时候,就好像强大的磁铁,一在哪个地方,就会有许多铁屑飞过来,这就是读书的功力,这就是生命的长进。

       我希望大家从此以后多读好书,不止是要多读书而已,而且要多读好书,读永恒的著作。而且读这种书的时候,态度要摆正,跟读其他书不太一样。就是刚刚所说的,要存“恭敬之心”,要有一种“与圣贤同在、与天地同在”的向往之情。像这样子,读书是可喜可悦的,你会发现自己的生命像一朵花一样,慢慢地绽开在阳光下。像这样子,你会在不知不觉中,禁不住地为自己庆幸,你会觉得人间世界充满幸福。而且,曾经有这种经验的人,比较能够知道怎么教导他(她)的孩子。默默之中,他(她)自己,以及他的家人(她)的生命品质,都得到了提升。这本来是每个人自己做人应该有的质量,应该培养的能力,而有了这样的质量和能力,才不会辜负自已的一生,也才不会辜负民族祖先,才不会对不起这个世界。因为自己与他人,甚至与天地是相通的,“成己”,就是“成人”,就是“成物”,《中庸》说,“唯天下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一个君子,不仅是“自成己”而已——不仅是成就自己而已;他也能够“成人”,也能够“成物”,到最后能够赞天地的化育,“与天地参”。

        好了,越讲越多了,不好意思。我把发言权交还给主持人,请主持人来对我的评论做个评论,还有看看大家有什么意见没有。
 
(网络共读王财贵先生2009年东林寺演讲讲稿《读论语孟子法》,共读结束后,大家请王老师做结语)
 
                  七、好书不厌百回读
       谢谢各位。谢谢德国的杨老师、美国的妞妞妈妈带大家念文章。刚才杨老师说,妞妞妈妈读得很好,我也觉得确实很好;她的声音有一点沙哑,更有磁性,听起来不会累的。念完了,我反而感觉怎么这么短,还想听更多一点——是想要听你们念,而不是说我讲得好。很谢谢两位带念的人,贡献自己的一点力量来让大家受益。今天我们把这一篇讲词看了一遍、听了一遍,我也看了一遍、听了一遍,我觉得还是不错的——如果这是别人讲,我来听的,我也要说不错——表示这些道理,虽然出自主观,但是它有客观性,也就是说,一讲出来,就不止是哪一个人的意见,而是他如果讲得有道理,那即便是人人来讲,也都应该这样讲。每一个人看到这样的文章,听到这样的话,每个人也都能够受益,心里也能因此而开朗起来。我不敢说我讲得很好,至少我在讲的时候,秉持的是一种诚意,大家在读这篇文章的时候,应该可以发现,我是怀着相当敬重的心情的。刚刚说的,读古人的书,要心存敬重,有一种向往之诚意,我是一直勉励自己,读古人的书要有这样的心态的。当然我不能说我已经把程子的意思都表达得完整了,但也算是抛砖引玉吧,大家也可以再去体会。

       今天我们了解了这样读论语与孟子的方法,如果真的能够用这种态度去读书,不管领悟多少,这条路总之是走对了,以后,每多用一点功,功力便能累积一分,不致白费了。我建议我们这个读书会最好每个星期结束前预告下次的进度。在下次开课之前,各人能先把内容读过一两遍,如果能够自己预先思考体会一下更好;如果没有时间没有能力去思考体会,把约定的内容读过了,有印象了,大家再来这里上课、会谈,效果才会好些。如果有时间有能力的人,可以多读,虽然你读得超前了,你上课时再跟别人一起从头来,这不叫“吃亏”,因为好书是不厌百回读的,这一种书,每一次读有每一次的体会。此外,还请大家要告诉大家,都来参加我们的读书会。以后假如我不是很忙的话,我也会尽量来参加这个会。但是以后我要节制一下,少发言,听大家的。现在我这里是晚上11:35,还不算晚,好,就这样子,今天很高兴,能够跟大家在网上见面。
现在请主持人来跟我们做个总结。
 
                    八、解经之基础是读经
         怀仁:谢谢王老师,真的非常非常感谢您,感谢您今天给我们的教诲,感谢美国的妞妞妈妈,我们一起把这篇王老师东林寺的演讲词《读论语孟子法》读了一遍,我自己个人再读的时候仍然感觉是身心一片光明啊。好的文章,给人以启发,所以大家可以在结束之后有时间的话,再读一下王老师的这篇文章,或许能够给我们在读《论语》和《四书集注》时一些方向性的把握。

       这样的读书会呢,大概每次都是进行一个到一个半小时,今天的时间也差不多了。王老师在北京,那边的时间也比较晚了;我们下一次应该就可以来正式开始读《四书集注》。我在这里,要和大家做个约定,算做参加读书会的一个条件——我们之前在汉堡发起的读书会,基本上参加的朋友,都是我们学堂的家长,我们之前都跟他们讲,参加集注的读书会,是要求完成“《论语》一百”的,也就要学习论语,你至少要把论语读上一百遍。我也希望我们参加这个网络读书会的各位朋友们,也都至少要完成《论语》一百,或者您还没有完成,可以立志尽快完成,每天多读一读《论语》。因为只有“辞熟”,才有可能“义透”;最后您再看《四书集注》的时候,才可能更有心得。所以大家都先把读经的第一步工夫做好了,再来做所谓第二步的解读的工作。
王老师最后还有给我们什么嘱咐吗?
 
         王老师:刚刚在留言栏里有人问我什么时候去美国巡讲。现在正在规划,大概明年三四月吧,去美国,如可能的话或,也去加拿大。我十几年前去过北美巡讲一个月,真的是久违了。我听说——也在海外的读经QQ群看到,全世界各个国家都有人开始关注读经,甚至有人开始让孩子读经了,我觉得很高兴。美国的华侨人数最多,现在美国的读经人数的比例也渐渐地合理化,也就是说美国读经的朋友越来越多,几乎要超过其他国家了。希望我明年再去的时候,可以看到遍地开满了“漂亮的玫瑰”。

        我们现在这个四书集注读书会也是因为读经推广而附带成立的,所以基本上还是读经、推广读经和教孩子读经,自己也读经,这样子才是建立了根本。总之我是很高兴的,希望我们大家常常来聚会,希望大家告诉大家,我们这个语音教室,可以让许多人参与、许多人受益。谢谢各位!
 
                     九、后记
         北美友人周林燕女士主动承担了部分讲话的整理工作,整理后并在微信中写下她的感受。
        周林燕:今日有幸参加王财贵先生的第一次网络家长读经课,解语“程朱”;接受主办方的小“任务”,将王先生的讲话录音誊抄出来整理成文字,于是又多了一个机会重新来聆听、省思王先生的文字——于灯下“码”字时,突然又有了一种深深的感动与敬重;先生之苦心孤诣、披肝沥胆,又及循循善诱、平易谦下,那一种“参天地之化育”而“为民生之多艰”奔走的心,岂非行菩萨道也?岂可不鉴焉? 于此世间求学多年的经验,早已对所谓“学者”、“名师”失去了信心,觉得可亲可敬、值当仰望的大师,都在书本里、在画册里,早已乘鹤西去、远离浊世;而今发现,乃是自己眼光局限、修为不够,其实“师者”从未曾远离,只不过、他们多不在学术界、也不在象牙塔里了...若真寻道者,心中留存这一份向道之心,反观己身、时时熏修,自有遇道之因缘……藉此感恩遇师遇读经同道之缘……

        读王先生的文字,每每有一种酣畅淋漓的痛快与不能自已的感动,先生的文字中透出的那一片光明,真如喷薄而出的一轮红日;洋溢其中的灵光与智能,又如千江映月;而深掩其后的悲悯心怀,又岂亚于古之圣贤——生活在这个时代,世风所致,大抵以低下俗媚无聊无耻无知无智为荣,五四以来对中国文化对圣贤道统的评论,乃至整个中国文学的文字,多也透着一股或愤懑或壅塞或惨淡或鄙俗或厚黑乃至或凶残的小气劲儿,至先生这里再见清风霁月,星辉朗耀。
 
         周女士的微信发文,得到很多朋友的回应,大家纷纷表示颇有同感。王财贵先生读到她的感受,请问她是否可以连同整理稿一起放到博客上,周女士回复道:写下那些文字时正是刚从厨房琐事中脱开来的片刻、读到先生的文字,顿感从一片沉郁琐碎的凡尘俗事中开出一片心光,不吐不快——原是那一刻偶然纯然的感发,没想到竟然得到不少人的赞同,我想大概是说出了大家的心声!感恩先生,感恩读经同仁!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爱读经官网信息部】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