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理想与职业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关于我们 >

理想与职业

时间:2014-12-31 16:10 | 来源:未知| 作者: 论语一百
理想与职业
              
时间:2014年7月17日10:30-12:00
地点:深圳莲花村绍南堂
录文:崔萌
修订:王财贵(2014/11/27)
说一法,走一路
 
(开场略……)还有很多路要走,但是所走的路都是照着一个方向,所以走的是同一条路;还有很多话要说,所说的话从以前到现在,所谓已说、今说、当说──这是翻译的佛经上的话,这三个词语非常美,表意深远。已说就是过去已经说的,今说就是现在说的,当说就是未来要说的,这个“当”字用得很好。已说、今说、当说其实说得都一样。所以佛陀说他说法四十九年,而无一法可说。其实呢?他不是无一法可说,他倒说了很多法,不过,说了这么多,终究是同一个道理,同一个法,而他说的这一法,又是不可说的,所以到最后,是无一法可说。所以,不论已说、今说、当说,说千道万,等于没有说,叫做“说法四十九年,而无一法可说”。我二十年来所说的,其实也只有一件事,只有一句话,而那一句,其实也不是我说的。
 
每次我跟新的、刚刚接触读经的朋友讲话,都比较有话可说,因为从头讲到尾,虽然三句不离本行,但老王卖瓜(众笑),总是能说一大套。只要我不觉得烦,他们也不会觉得烦,因为他们闻所未闻。所以我培训读经的倡导员,我教他们说:你们尽管去倡导,尽管勇敢地说,不要管你们说得整全不整全、说得好不好,都好。为什么?因为你所说的,对方是从来没有听过的,他都会觉得很新鲜,很受益。因为受益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所谓“温故而知新”,是受益;一种是“日知其所无”,这种受益更加明显。
 
面对新朋友,我们随便说,对方应该都很受益。但是面对比较老的朋友、或是他自己都用过功的、已经知道读经的,像各位都已经在做读经了,大家对于读经应该是一个行家了,那我面对各位这样的行家我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因为所说的大家都听过了、了解了,所以我再说,等于重复。我对一个个新的朋友,讲了又再重复,我自己是不会觉得烦躁的,因为他是第一次听,而我每一次讲,都好像第一次讲,所以我自己不会觉得烦。那么现在对着各位,我如果讲你们已经知道的,你们可能会觉得烦了,所以我觉得很难讲。不过,如果在座有人听我讲,虽然从头讲到尾,跟以前讲得都一样,你若还不觉得烦,那你的境界已经跟我差不多了(众笑)──意思是你和我一样,都不长进了,以此自满、以此为足了(众笑)。现在,要警告各位一下,我以下所要说的,还是重复以前的,不过呢,所谓“一番拈动一番新”,“温故而知新”,一些旧的问题再拿出来跟大家讲一讲,让大家再想一想,如果能够有新的领悟,那也是算作新的,那也是值得欣喜的。
 
什么是实践
 
所谓有新的领悟,往往不一定是新的了解,而是一种对以前所了解过的东西有一种更加真实化的感觉。也就是说它不只是你所面对的一个道理,它是在你心中、跟你的心灵相映的一个道理,是你以你的生命去体贴,把它视为是生命中就是如此的,你原来想要的,毫无隔阂的道理。不仅是这样,乃至于它在你生命中会起作用,而当下产生一种要去实践的愿望,甚至有一种非得实现不可的渴求,认为只要这样做就对了,天下之间只有这条路可以走,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这不是走投无路,而是知道天下之路千千万万,但我只选择这一条路。为什么只选择这一条路呢?你自己明明白白,原来这是自愿的。而这个自愿不只是自己的自愿,原来这是一个人做人所应当如此做的。能够认识到这个程度,你就非做不可,你就可以排除万难,也可以永久做下去,这才是真的“实践”。“实”者实实在在,“践”者一步一步地践履、一步一步地踏过去、走过去,做出来。所以实践是谈何容易呀!要把那个道理不仅明白了,而且明白到心灵里面了,跟自己的生命融在一起了,它就是自己这一辈子的意义所在,这一辈子要追求的理想所在。这个追求是因着道理而追求,这种追求不是向富贵名利而求,这个富贵名利是求之在外的,求富贵名利是“求之有道,得之有命”的。但是如果所求的是一个真正的道理、人生的道理,是一个真正可以做为理想的一个目的──所谓“理想”是因理而想,它是有道理的,这个想不是空想、不是妄想,而是理想,是真正地合乎道理的思想──这种理想是必定能够实现的。因为有这样的信心,你不是想到它必定有成就你才做,只是因为它必须做,因为道理是如此,我们只是“从道而行”,从道而行,就是实践。这样的实践,做起来就不会患得患失,也不会孤单,所谓“德不孤,必有邻”。
 
实践的两个条件:本体与功夫
 
假如没有道,就无所谓实践。所以并不是一个人去做什么事都可以叫做实践,实践必须有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就是要有理想,要有一个由于理想而来的目的,这个目的尤其是要超越的,不是现实的目的。现实其实是无所谓目的的,因为现实的目的,随人不同,随时转换,它不能够让人走向高远,高远的目的在超越的世界中。认定“道”了,这个叫闻道,所谓“朝闻道”。实践的第二个条件,就是向着这个理想,一步一步地前进,这叫做功夫。古人说实践,用两个词语,一个是本体,一个是功夫。本体是作为实践的依据,就是刚才说的“目的”,这个依据一方面做“果”,一方面做“因”。这个实践的果,必定含着因,果如果没有含着因,连起动功夫的可能都没有,那个果将永远是虚的,所以果必定含有因。那么因呢,也老早含有果,假如因不含果,那这个因走下去,往哪里去呢?成就什么呢?那没有定准的,所以没有果的因也是虚幻的。但是能够做为实践的体,这个因必定是整个完满的境界都已经包含在其中的因,依照这个因而行,其实就是向着果而去,依照含有果的因而往前进,他就是向着果而去的因,那么在因与果之间,每一步地、实实在在地前进,这一种行动叫做功夫,所以王阳明说“本体即工夫,工夫即本体”,这样的本体与功夫才能够成就一个实践。
 
而功夫呢是不容易的,本来本体是不容易的,因为大部分人一辈子是不是能够把握到本体呢?已经很不容易,所谓人生啊艰难,光要做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光这个认识就是万里挑一,一万个人里面没有一个有这样认识的,尤其在这个“无道”的社会、无道的时代里面,要一个人有道,那不容易的。你要有道之前先要见道,认清道在什么地方,如果四周的人都无道,要自己见道,是不容易的。见了道,知道人生要走什么,便会自愿地想去走这条路。但是第二个艰难又来了,一步一步地向前走,是要面对生命的驳杂、不清明,要克服自己的驳杂,从不清明中清明起来,是不容易的。见道难,见道以后要真的去做,更难,谁肯放下呢?每一个人都把自己的习性守得紧紧的,很少看到能改过的,所以孔子说“过,则勿惮改”,这句话是真理啊,很有深意,不要把它看成普通的话。那什么叫改过呢?不是一般地改,而是要从心性上改。如果去除心性的驳杂一分,你就清明一分,这叫做“与天地争剥复”,你要跟天地争,争什么呢?争自己心性的清明。原来天地不是故意要生得让你不清明,那是阴阳造化没办法,可能老天也管不到,老天是无心而成化,忽然造化成一个这样驳杂的你,有谁知道为什么呢?既然已经造化成这样,你又奈他何呢?
 
实践是艰难的,首先要面对自己
 
但是你既有一天能够看到“道”,知道人生的理想,你愿意向这理想而走,你就有了希望,你就在与天地争──不是在与天地争,而是你在“赞天地的化育”。不过,往往迈出一步,就会碰到自己的“气质”:有人说我太内向、有人说我太外向、有人说我太懦弱、有人说我太暴躁,有人说这个说那个,通通是找理由。所以,要真实的面对自己的生命,那是没有理由可说的,只有安下心来,一路走去,要不然,就不叫做实践。一般人都是空口说白话,到最后是白白浪费了自己。所以实践是艰难的,首先要面对自己。何况不只是面对自己,你还要面对复杂的人情事故。面对自己,有些时候还比较简单,只要自己有一些修养,但是遇到人事的复杂,那就更加艰难。每一个人都说对方怎么样、我为什么要那么样,没有一个人肯开拓自己。每一个人都把自己的心捆绑成小小的,器量狭隘、格局低俗,叫做“小气”,没有一点空间,遇到冲击,就抵抗,你抵抗都来不及,你还可以把包容吗?不容易呀,心量要打开是很难的。费了大力气,自以为自己把外来的冲击抵挡住了,自以为把自己保护好了。但保护了你的什么呢?保护了你的面皮,没有保护到你的心灵、反而障碍你的心灵,所以一步一步都不容易。等到自己稍有功夫了、稍有学问了,有时更加糟糕,会倚仗自己的功夫、学问和名气,像我,还有另外一种倚仗,我的年纪比较大,倚老卖老(众笑)──你的倚仗处就是你生命停止前进的地方,你人生就死在这里了,永远不得长进,那岂不是“自掘坟墓”?所以说人生艰难啊。
 
要认清这个艰难,或许才能够把自己开拓一下。其实更重要的、更切要的工夫,不是先认识它的艰难而去开拓,乃是回归到自己的初发心、诚意,一下子就开了,所以功夫也不要做那么多,也没有功夫可做,当下即是。但是我们又不能够不强调功夫,因为谁能当下即是?在这里我们两边都要清楚。
 
法语之言与巽与之言
 
性情教育说要开发性情或者表现你的性情,要把你的真性情拿出来,可能就是这个意思吧。自己一下不能够开拓,就要让别人来帮你开拓,互相之间、朋友之间互相开拓,但是最好不要落到这个田地,自己就能开拓。遇到任何的情况,都是我们开拓的机会,孔子说“法语之言,能无从乎?巽与之言,能无说乎?”不管是听到法语、巽语,都能够有恰当的心态来面对,不是别人要有恰当的心态来对你,是你要有恰当的心态来面对对方。君子要容人不要为人所容,一个君子不要期待别人对你好,你只能够期待你对别人好。如果不能容人而总希望别人容他,自己不能对人好总是希望别人对他好,这叫小人。所以君子与小人之分当下立判,而且了了分明,每一个人都可以扪心自问:你是容人呢还是为人所容呢?所以你要有一个活泼的心灵,能够面对各种情况,面对法语,“法语之言,能无从乎?”但是“改之为贵”。面对?语,“巽与之言,能无说乎?”但是“绎之为贵”。你总是要有恰当的心态来面对,要不然法语也没有用,巽语也还是没有用。像平常你们听了法语,大概没有什么用,现在听了我的巽语,我看也不一定有用。但是你的心态对了,法语也有用、巽语也有用。知道学问艰难,才能做真学问。做真学问,虽说不容易,但是也不是太艰难,每个人“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就是真学问了。
 
什么是真正的职业
 
现在我们不要讲那么玄,我们讲工作,讲我们现实上的工作——教学。你为什么要选这样的工作,从大的方面来讲,你是想要做教育,教育是一件令人可喜可悦的工作,因为教育可以给出人生的希望,是很值得的事,所以你选教育。那选教育你又在做读经教育,为什么要做读经教育?要想清楚。如果没有想清楚,把它当作是一项职业,就是卖时间,然后得报酬,职业就是这个意思,卖你的生命来得报酬,我称为“卖血”。世间所有的职业,大概就是这样,一个人生下来,慢慢成长,成长到他能够工作的时候就工作,工作到他不能工作的时候就退休,退休以后就养老,就这样过一辈子,每一个人都这样过。那自己还没有工作之前,可能是受保护的,往往自己不能够负责,一开始工作了可能自己就能负责,当然到最后老了可能也负不起责了,生命不让你负责了。但就在这一段期间之内,一个人有工作的这段期间是人生的辉煌时期,你要把你的辉煌时期怎么过?这也是人生很重大的议题。有人过得也就是混口饭吃,混得比较好,一时之间也意气风发,但是到最后可能会索然无味。外国有一个石油大亨,富可敌国,他要死的时候,交待把他的棺材左边右边各挖一个洞,把他的手伸出来,然后抬他的棺材去游街,让街上的人都看看富厚一生,但他带走了什么?其实他两手空空,他什么也没带走。所以这叫做工作,这叫做职业、这叫做人生,想起来也很可悲。
 
但是人总是在他工作的这段期间,从二十来岁一直工作到五六十岁、七八十岁,这么长的时间里面,一个人总是在工作里面有许多的喜乐、许多的哀怨,所谓起落顺逆,悲欢离合。所为何来呢?几乎很少人去思考这个问题。所以一个人如果能够找到一份他自己认为他愿意从事的工作,这是人生幸福的第一步。连这一步都没走上去,你所找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因为你或许学这个本科,或者不是本科,你去投递应征卡,结果被录用了,于是你就做啊、做啊、做啊,做到老、死,这不是很可怜吗?所以我这种话只能够在读经的老师面前讲,我不可以在任何的企业界讲,一讲他们就都来教读经了(众笑),因为他们会觉得他们的工作是没有意义的。很少人能够在他的工作中找到意义,如果找到意义也不大。像做企业, 把企业做大了,也有相当的价值,他可以让很多人吃饭,但他原来的意思是不是让你吃饭呢?也不一定。这样做出一些业绩出来,让那么多人跟他吃饭,虽然也有相当的意义和价值,但跟他的生命是无关的,他的生命还是空虚的。
 
为什么教读经
 
而我们做教育,你教读经,你若了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一点一滴地工作,你都可以有一点一滴的回报,甚至你给人一点一滴,你的回报是像泉水一样源源不绝,这个回报不一定是来自对方给你的回报,而是你自己在心性上得到的一种安稳、一种满足。不只是看着学生长进,你很安慰,你尽心尽力的当下,你就认为这是自己愿意做的,当下你就满足了,所以所有的果报都是现世报,没有来世报,而且是当下报,没有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不是这样子,是当下就报。当你尽责的时候就是尽你自己的心愿,这样是何等可喜的人生啊。
 
尤其你所教的这个经典,你每教一句都认为教对了,那个喜悦还小吗?你要是当小学老师,课本一发下来,你说小朋友跟我念──“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你嘴里念着 “小白兔白又白”,耳里听的“小白兔白又白”,你心里面却在滴血,假如不滴血,这个人没良心。所有的老师都知道教这些对孩子是没用的,但是他为了拿几个钱,他必须这样做。假如他连知道这个是没用的都不知道,那更可怕,他整个心灵是黑暗的,更可怕。
 
所以当你拿到这本书,拿到《论语》、《孟子》、《易经》,你要有一种尊重之感,尊重这本书,尊重你的事业,尊重你这个身份,尊重孩子,尊重读经教学的这个“道场”。你教孩子读的是经书,你心安理得。怎么教呢?就陪他读书,他不能读就带他读,他能读就让他自己读,只不过如此,我们就在传承智慧,我们就在复兴文化。我们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孩子,对得起国家民族,你更心安理得。当那些“民族”啊“国家”啊,那些口号跟我的心灵所要做的相通的时候,这人间是可喜可乐的,所以不要把它当成口号,它是人间实在的愿望;而当这个口号跟我们内心里的意愿不通的时候,我们是难过的,时代也是难过的。但是,你是去遵从那些口号呢、跟着口号走呢还,是遵从你的心灵走呢?这是一个很大的抉择。
 
这是一个撕裂的时代、理想与现实撕裂的时代,在这个撕裂的时代中,人生是不得安宁的,只有非常高明的有道者,他才能够在这个乱世中保留一线的清明。但是我们不好去要求别人,也不敢去期待自己是这样的人,我们都希望生长在一个比较理性的时代,像现在,近三、四十年来,渐渐理性了,可能社会上的口号跟我们心中的愿望越来越接近了,我们在这里谢天谢地,这是天地给我们的环境。但是呢,我们并不是为了社会上的口号而奋斗,我们是为我们心灵中的理想而奋斗,所谓“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现在是从邦无道、渐渐转向邦有道。如果在以前,真的是颠沛流离,心惊胆战,那时,要危行言孙,“颠沛必于是,造次必于是”,谈何容易?还好,现在我们比较幸福一点了,国家比较不干涉了,家长认识也比较清楚了,学生也多了,所以这个时代是比较容易过了。但是路途还很遥远,尤其我们所做的事不是为了现在,我们所做的事是为了三十年、五十年之后,因为那时候世界需要很多的人才,这种人才世界其它地方用其它方法培养不出来的,他们也无意于培养。我们为三、五十年以后的世界,现在就要准备了。本来现在就应该有,以后会需要更多,但是第一批人才可能要二、三十年之后才出来,我都嫌太慢了,怕来不及。所以我们所做的事,一般人是不认识的,政府是不知道的,只有我们心里知道。乃至于我们不是为了三、五十年,我们为了人类永恒的历史,没有一个时代不需要。
 
如果自己的工作能够与人生的理想合而为一,这是很大的幸福。而人生的理想又能够与民族的发展合而为一,那是令人自豪的,如果这个理想又能与人类的前途息息相关,乃至于我们可以推动、善化、可以引导人类的前途,那么这更是罕有的殊胜,每个人都要自己庆幸、庆幸!(鼓掌)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