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人生只有一件事──2014年读经教育师资班开学讲

当前位置: 主页 > 季谦学院 > 读经演讲 >

人生只有一件事──2014年读经教育师资班开学讲

时间:2014-11-11 10:20 | 来源: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作者: 季谦教育信息发布


时间:2014117
地点:北京读经推广中心白羊沟培训学校
主讲:王财贵教授
记录: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信息部
修订:王财贵2014/11/08

大家好! 

其实,我今天不知道要讲什么(众笑),确实是如此,因为确实是没有什么可说的,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尤其在座有些同学已经来了很久了。有的来了一年还能继续留下来再学三个月,真的是很难得,是天下稀有;有的是刚来的,可能还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学校的围墙那么高,如果向来早的人一问,都知道,因为防止逃走啊。不过如真的在这里过了一两个月的、三五个月的,他们不仅不想逃走,他们还要留下。以后我会建议把围墙撤掉,让会留下来的人自然留下来。 

刚刚来的同学有一年期的,也有三个月的,希望一年期的人结束后,也能留下来再多学几个月,而三个月的人,结束后,希望你能转为一年期的。谁能够留在这里久一点,谁的福气就大一点,也可以说只有有福气的人,才能够留在这里,福气大的人才能够留长一点。希望大家比赛比赛,看谁能留得比较久,就可以证明你的福气比较大,假如你的福气本来不够大的人呢,咬紧牙根留久一点,福气也就大了,是真的如此。 

你自己想一想吧:

你有什么德??有什么能?能够让你放下一切,来这里这样纯粹地读书?

又有什么德?有什么能?能够用这种方式读书?

尤其有什么德?有什么能?能够读这种书。 

你想一想看,天下有人能够用这种方法读这种书吗?芸芸众生,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谁用这样的方法读这种书啦?你想一想看,你已经是十七八岁,二十来岁的人了,你以前读过这种书吗?以前用这种方式读过书吗?总之,用这么一段不算短的时间,专心地、心无旁顾地做一件事,就是读书,而且读的圣贤书,这不是很难得吗?天下没有几个人能有这种机会啊,就是只有我们这一群。你要为自己庆幸啊! 

凡是来过这里的同学,他们不管是三天五天的,不管是几个月的,半年一年的,就是不管在这里待的时间长短,一辈子都忘不了。 

有两种情况让他们一辈子忘不了,一种是来这里用这样的方式读这种书,真的令他满心喜悦,有如佛教说“法喜充满”,当然是一辈子忘不了。只要有那么一次,有那么一霎那,深度的心灵曾自我发现,那都让人一辈子忘不了,何况有的人是一直在喜悦当中,一直在平静祥和中,一直在所谓的充实饱满光辉之中,这种心灵的境界,就叫做:“仁!”所以孔子说“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你想想,你的心是否曾经体会到这个“仁”?这种平静、祥和、充实、饱满、光辉的状态。那感受,彷佛是与人同在,与物同在,与圣贤同在,与天地同在。这种感受,你有没有过?或是你有过,能够维持多久?颜回是维持三个月。各位,你们不是也参加三个月的研修班吗?你说,不行啊,我刚来,我现在还一直想要逃走啊,怎么可能体会到那与人同在与物同在与圣人同在与天地同在?如果你还没有体会到这种境界,而且审查一下环境,又似乎逃不出去,那么就安下心来,从现在开始吧。你还有两个多月,可以不违仁,总是去颜回不远吧。当然,参加一年期的人,你的机会是比较多的,体会到那种深层的喜悦,那种人生无限的向往。不必说三月不违了,纵使是有人是体会到日月至焉,都不枉费此生,就是只有那么几秒钟都是弥足珍贵的。那是一种很真实,很容易得到,但天下人却又很难得到的体会。当你体贴到的那个当下,你就是圣贤。所以圣贤离我们并不远啊,圣贤就在你的眼前,就在书上。你读书的时候,你是在读字句呢,听声音呢?还是读到圣贤的心呢?纵使还不甚了解文意,而在一种真正读书的氛围中,它给人一种浸润,让人沉浸其中,而感受到叫做“读书”的心境,那种心境是平和的、安祥的,也是光明的。从这一种氛围中,本来就可以稍稍体贴到圣贤静定的德量,何况你所读的书正是圣贤之书。虽然我们不详细解释,但我们就相信世间有所谓的”文字般若”。这种书不只是白纸黑字,因为这一种文字,他本身就是智慧的结晶,智慧的记录和智慧的传承。古人的智慧靠什么传下来?我们又不是子路不是颜回不是子贡子夏,孔子之道怎么流传到现在呢?就是靠这些文字,而这些记录孔子之道的文字,就在你的眼前。读书以体悟其中所隐含的道为目的,不是以解释理解翻译为目的。而在反覆的诵读当中,你自然会有默默的体悟。或一句,或两句,也足够了。当你的体悟很深刻的时候,他就会有那一种“仁者”的心境出现。我希望大家好好去体贴,假如曾经有这样心境,有这样的体会的人,他这一生一定不会忘了这个地方,不会忘记他曾经来过,他曾经这样读过书。这是第一种,离开白羊沟以后不会忘记白羊的情形。因为读书有得,他不会忘了这里。另外一种不会忘的情况呢,是他嫌这里设备太简陋,读书的方式太枯燥,简直是死读书。而王财贵读经的理论又太武断,和全世界的教育理论都不同,上课时间太长,每天十个小时,课程排得太紧,书读不完,功课做不完,放假又放得太少,总之,他不适应,他受不了,他想要逃走,但又逃不走,只得痛苦地忍受了几个月。那他出去了,也一定忘不了这里,因为他害怕还要到这里来。(众笑) 

我希望你不要成为第二种人,你有这样的机会了,要对得起这个机会。或者这机会是你自己争来的,当然要对得起自己。或者这个机会是朋友强硬推销给你的,或者是父母尊长供应你的,那更要好好地报答。报答的方法就是静下心来,什么都不去想,就是在这一段时间之内尽量照我们的作息,甚至有些同学还可以超过。比如说规定一天读八小时的书,但有的人利用休息的时候,还在读书,我没有看过读出病来的。只有那些不想在这里的人,心下不宁,才容易生病了。其实啊,也没有那么可怕的,如果你觉得不适应,你就可以申请退学,这是很自由的,我只是勉励大家能在这个地方体会一下什么叫做读书,什么叫做圣贤,什么叫做文化。有了这样的体悟,一个人才能够有担当──对自己生命的担当。 

何况大家不只是为自己读书,我们这里号称“读经培训学校”,是要培训读经师资的,大家出去一定是要当老师的──至少你要当自己的老师,将来你要当你孩子的老师,乃至自己去开读经班,或开读经私塾。所以,你一定要在这里学到读经教育的本领。读经教育的本领最核心的能力,就是你的诚意;而你的诚意来源于你的认知。不是勉强地撑场面,而是从内心里面真的是绵绵密密的,不容自已的就要这样做,那是你生命自我的意愿。你以这样的心态去做任何一件事情,才有真正的价值,你才对得起自己;也才能把事情做好,对得起别人。不管以前你读过什么书做过什么事,你现在读这种书,对你的专长没有妨害,不过你如果想要改变你人生的路,改变你所做的职业,你确实也可以好好想一想,是不是来做教育。而做教育呢,是要针对生命做教育,针对人性做教育,那么你怎么针对生命针对人性做教育呢?如果你对生命你没有一种体会,那么你所做的可能也只是赶时髦,或说在众多无奈当中选一种事情做做吧。象这样子,你其实不是真正地在做一个“人”。做一个人应该替自己负责啊,替自己的理想负责刚好你所做的事情是合乎你的理想的,刚好是你的生命所愿的。这时,你就会勇往直前,所谓“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造次”就是突然有什么事情发生,“颠沛”就是环境坎坷不顺,在那种情况下,你还是“必于是”,认定人生只有一条路。你如果能够有那种坚定的毅力,你的事才能够走得远。虽然不必以成功做标准,但是他一定能够继续走下去,乃至于纵使一直都还是在颠沛流离中,而他“必于是”。在这个“必于是”的时候,就是他的成功。一个人如果能够这样做人做事,不仅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天地宇宙,这是何等畅快的事情呢?(众鼓掌) 

所以,从今天起,大家一定要好好思考了,已经都年纪不小了。虽然你们都比我小的多,但是我现在站在台上,我就可以倚老卖老啊,也算做互相勉励的意思吧。孔子“十有五而志于学”,这一志啊,不得了!“志者”,心之所向,他的心在十五岁的时候就有了定向,而孔子的这一个定向是不得了的,因为可以走一辈子。所谓三十而立,立什么呢,就立在这个方向上;四十而不惑,什么叫不惑呢,在这个方向上再没有疑惑了;五十而知天命,就在这个方向上,了悟这就是天命之所在。这个“天命”有两种解释,一种解法是“上天之所命”,也就是中庸“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的天命,了悟那志向原是天所赋与的职责,这是积极地说的天命。另一种解法是“命运之限制”,这是消极说的天命。我认为从消极义来说,显得更为深刻。因为虽然所志者是理性之志,圣贤之志,但外在的现实是有很多的风波障碍的,在这里就要讲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在造次颠沛的时候,他能知命,就是体贴人生的限制。既然知道人生的限制,于是就不会有挫折之感,不会怨天尤人了。这时,理想与现实能谐和一气而各安其位。所谓“尽义知命”,他只问是否尽了自己的道义。至于命在哪里,那是尽了道义之后,才知道的。所以孔子说“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这句话摆在论语最后一章,可能是有深意的。我们一般人常很天真地以为凡是有理想的人,他一定是承天保佑,万事如意,凡是有圣贤之德的人,他一定是受群众的拥护,受天下人所尊重。其实,不是的,甚至往往相反。但是做一个人,难道是为了受人拥护受人尊重,才做他的人吗?所以孔子的五十而知天命,是相当高的人生境界。当然,六十而耳顺,更进一步,天下所有人都有他的意见,但是都能入耳而顺。我现在已经六十多了,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我有没有耳顺呢?尤其有人对我有意见,我是不是能够顺呢?顺是什么意思?闭着眼睛捂着耳朵,也好像可以顺;狠着心咬着牙,也好像可以顺。但这都不是真的顺,真的顺是对于人性有永恒的希望,有永远的期待。人虽然表现这样忘恩背义,天下虽然这样五浊滔滔,但是他总是还看到深处的光明,看到世界隐隐的希望。所以虽然在颠簸流离之中,他也能够安然自在,无入而不自得。所谓“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所谓“发愤忘食,不知老之将至”。到七十岁,“从心所欲不逾矩”这个境界就很难说了。那不是现实上的视听言动不逾矩而已,是从起心动念处,就不逾矩了,真是所谓“通体透明”。圣人之所以为圣人,当以此为标准,而这种成就,就隐含在十五岁时所立的“志”中了。 

我们要提早立一个终身无怨无悔的,一个与天地同在的志,要不然,人生真的是自讨没趣,真是浪费生命!可惜啊,一辈子就这样过了,可惜!圣贤是我们的榜样,希望我们这辈子也能朝着这个方向走,至于走到什么地步呢?请你先不要立个标准。如果所立的是真志,所谓即知即行,我们便自然会尽其所能。所谓“日知其所无,月无忘其所能”,所谓“吾见其进也,未见其止也”,直到他竭尽所能处,“中道而废”。冉求说“非不悦子之道,力不足也”,他好像也看出孔子之道广大,可贵。应该追求。但是呢,太广大了,太高明了,望而生畏,感觉力量不够,所以说“非不悦子之道,力不足也”。孔子并不赞同冉求的感受,就跟他说“力不足者,中道而废,今女画”。现在我们一般引用“中道而废”这一句话,往往当劣义来用,意思说这个人走到一半,就放弃了。其实在《论语》中,孔子的原意是胜义,是好的意思。孔子就问冉求说,你认为你“力不足”,什么叫做“力不足”呢?所谓“力不足”者,是中道而废,才可以叫做“力不足”。什么是“中道”?走到“中途”。什么是中途呢?就是你一直努力地走,走到你不能走的时候,走到你不能再前进的地方,你才停下来,叫“中道而废”,那什么是走到不能走的地方,什么是走到不能走的时候呢?你知道吗?曾子说“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这真叫“中道而废”呢。孔子说起话来,似乎蛮轻松的。在曾子呢,说起来就比较严肃。其实,曾子的“死而后已”,就是孔子的“中道而废”啊!那请问什么时候是你走到不能走的时候呢?(有学员答:“死了”,众笑,先生笑)当然是“死而后已”了。不过,一般人往往像冉求一样“今女画”,还没开步走,就说“老师啊,我走不动啊”,天下有这样的理,有这样的事吗?所以一个人能够为自己的生命负责,能够走自己的路,现在就要知道,这条路是长远的,是与天地同在的。当有这样清楚的认识的时候,你每一刻都是安定的,这叫“知止而后有定”。你知道你人生的目的,你的方向就定了,你的心就能静能安能虑了,于是你的生命就能得了。心里定静而安虑,生命中便会有一股“嘉祥”之气。“嘉”者,美善也;“祥”者,福祥也。心灵“美善”,自然吉祥而有福,《大学》所谓“诚于中,形于外”,孟子所谓“睟然见于面,盎于背,施于四体,四体不言而喻”,你整个人为“嘉祥”之气所笼罩,而这个“嘉祥”之气的日渐充盈,默默间可以发散出去,所以有君子“所过者化,所存者神”的效应,那种效应无可限量,真是“小德川流,大德敦化”,上下与天地同流。你自己嘉祥,而且带给身边的人,带给世界“嘉祥”,你当下就是满足的。所以不是叫你去求一个什么目标,一定要达到什么境界,而是你立了志,在这条路上走你的路,每一步都是很安稳的,每一刻都是很祥和的,这样的人生不是很可喜可悦吗?这样的人生不是很幸福吗?为什么不从早立志过这种人生呢? 

本来圣人之学,就是悦乐之学。打开《论语》,第一句话就讲“悦”,第二句话就讲“乐”,合称“悦乐之教”。“悦乐”从哪里来呢?不是幼稚的孩子嘻嘻哈哈地那种“乐”,不是一个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沾沾自喜的那种“悦”。而是从心里面有根柢的“悦乐”,是自觉自发的“悦乐”,是不靠任何外在条件,是“我欲仁,斯仁至矣“的那种自我完足,这样才真的能够永远的悦乐,所谓“无入而不自得”。所以“无入而不自得”不是在环境上说,因为环境是多变的,有富贵,有贫贱,乃至于有夷狄,有患难,《中庸》里面指出四种常有的环境。其中只有一种是一般人认为比较“可悦乐”的,就是富贵,人人都想富贵。但若“素富贵”,果真“行乎富贵”吗?其实富贵也不是容易“素”的。一定要从心底里有“道”,有“修养根底”的人,素富贵的时候才能安于富贵,而在富贵中行道。而如果真能在素富贵时行道的人,其实,让他“素贫贱”,他也能“行乎贫贱”,因为你是以“道”为根底来处世,而不是受制于外在环境的变化。那道之根底是不变的,所以不管是素富贵还是素贫贱,乃至素夷狄素患难,都无入而不自得。这样才是真“自得”,这就是儒家的“悦乐之教”。所以“悦乐之教”不是说你万事如意,“悦乐之教”是你心中有本源,所谓“泉源混混,不舍昼夜,盈科而后进,放乎四海”。“科”是“坑坎”,它不就是“造次”、“颠沛”的象征吗?“盈科而后进”,源泉既出,即只有一条路,必定放乎四海而后已,其间没有可回避的余地,途中必会常常遇坑坑坎坎,这是在立志时就要知道的事。不要看它是颠沛流离,既然都是自发自愿的,其实它才是自由自在。 

像这样由本源而发的生命实践,才真的叫“德“,才真的叫“行”。所以要常常问自己的心有没有感触,这个感触真实不真实,这一种真实能不能做为一生为人处事的“基础”,能不能做为行道于天下的根柢。如果能有这样的感触和向往,你就不枉费读圣贤书了,不枉费你来这个白羊沟几天或几月或几年了。你在这里,用读经的方法读书,我说这种方法是最有效的。但这种方法毕竟与现实的差距很大,跟一般人的习惯完全相反,希望大家也顺便亲身体会一下,是不是人生有某些时候必须这样读书?是不是某些书要用这种读法?假如是呐,我们就应该依照这个道理去做我们的教育──包括对自己的教育,对孩子的教育,对下一代的教育。当你体会有得以后,希望你还能把你的感受跟你的同学亲朋分享,让大家也都多多少少能够沾点白羊沟的福气。(众笑,鼓掌) 

我说今天不知道要讲什么,忍不住又讲这么多。其实,我讲来讲去,并没有什么新鲜的意思。有说等于没说,因为所说的都一样,乃至于这些都是不必要说的,是每个人本来就应该有的,或是每个人本来就已经心知肚明的。我这样说说,也是旧话重提,大家把本来心照不宣的道理,再宣一宣讲一讲,大家再在心灵中提振提振。佛教中有一句话很美,很动人,说“佛说法四十九年而无一法可说”。它的本意,是叫人不要执着,即使对佛所说,也不要执着。但也可以说:世出世间,哪有法可以说呢?道在天下,法在天下,天不变,地不变,道也不变,它就一直在那里,在众生的生命里,如指诸掌,如在眼前,真的是才下眉头,又上心头。但是呢“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所以,不说一说,不读一读,不想一想,不讨论讨论,不去反省反省,那道是不能自己弘它自己的,所以要我们负起责任来弘它一弘。这就要随时读读书,随时听听讲,要常讨论讨论,反省反省。不过,虽然这样读书,听讲、讨论,反省,你最终要知道,翻来覆去,总是这件事。人生只有一件事,就是这件事。哪一件呢,就是刚才所说的那一件,刚才说什么呢,我也不知道(众笑)。你听听,你看看,它在你心里呼喊,它在天地间流动,它在门外的寒气里,它在树上,在红红的柿子里;你抬头看看飞云卷舒,晒晒太阳,不管是早春的花草,还是深秋的败叶,你都可以领悟到它。 

谢谢各位(鼓掌)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心海孚嘉
      2014-12-05 11:33:27发表

      !!!

    • 深圳曾苑慧
      2014-11-21 11:52:32发表

      深深感受到教授的温文柔雅和幽默风度,该好好为自己的修福,将来才有机会亲聆教授的教导!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