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儒释道西四家之基本原理(下)

当前位置: 主页 > 季谦学院 > 读经演讲 >

儒释道西四家之基本原理(下)

时间:2012-07-26 17:58 | 来源:未知| 作者: 泽峰

 

儒释道西四家之基本原理(下)

 

讲了佛家、道家,都是很容易了解的。现在我们要讲儒家儒家是最难了解的。要不相信,我们问佛家讲什么,多多少少大家都稍微知道,佛家要讲解脱,只是为什么要解脱,有些时候不一定很清楚,其实想一想就很清楚,因为人生的不恰当,所以要走恰当的人生,人生在哪里不恰当?虚幻,无明,贪嗔痴,这很不恰当,很多人很容易讲,虽然不一定讲得很真切,什么叫做真切?我心理面念兹在兹,这些话不只是口头禅,而是我真的有这样的感受,这就不容易,但多少能讲出一点。对道家刚才讲了高明,对了,他们要追求逍遥,也对了,所以容易了解。现在讲儒家,请问什么叫做儒家?儒家在哪里,谁是儒家,儒家要追求什么?儒家要成就什么?当然我们可以举一些很大的观念,儒家成就圣人。那么什么叫做圣人?圣人从哪里成就的?当这样问的时候就不容易了解了。刚才说佛家的基本的原理,用一个字讲出来,就是“苦”。对于苦的解脱就是它的教导的方向,一切的教导都是从苦到解脱。道家的基本学问,道家的基本瞩目点在人生的矜持、造作、有为、固执,你从这里解脱,道家不讲解脱,从这里虚静,你的心虚了,生命就归于平静了,不再有起伏了,于是就走向逍遥。至于儒家的基本的观念,我们怎么来了解,请问你能不能用一句话乃至用一个字解说出来,做学问往往要这样做。

孔子曾经测验他的学生,看看成熟了没有。孔子也不随便测验,他很会考试,他的考试大概都让学生能够过关,不过关的他也不考,不为难弟子,所以孔子不愧为教育家。孔子考过最深的题目,这个题目确实不容易,他说“吾道一以贯之”,这是最高的学问了。你不是要学那个一以贯之的地方吗?才能了解他的核心思想,所以这是一个最深的题目了,孔子出这个题目只考两个人,一个叫做曾参,本来是应该考颜回的,不过颜回是不必考的,而且颜回也死了,所以就考曾子。曾子的资质是鲁钝的,他是凭咬牙切齿的用功,所以曾子说“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伟大,这伟大啊!,你敢这样说吗?“士不可以不弘毅”,弘者广大,意者坚强也,他的理想广大,他的意志坚强,以“弘毅”来承受孔子的学问。所以众弟子都在的时候孔子点名,“参乎”,曾参啊,“吾道一以贯之”,你知道吗?曾生开口就说,“唯”,是的。这样对话就完了。”子出,门人问曰”,孔子离开了,同学七嘴八舌就问起来了,刚才你们两个高来高去,到底在讲什么,你说是的,老师你的道一以贯之,请问老师的“一”在哪里?曾子就说“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忠”跟“恕”两个字都是“心”字底,“忠”的上面是“中”,中者正也,实实在在,所以古人训诂,尽己之谓忠,怎么叫尽己?——尽己之心之谓忠,那个心没有讲出来,但你要知道,尽自己的心,所谓“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这就叫尽了自己的本分,为人谋就等于是自己的事,与朋友交,我先守信,不是让朋友守信,而是我先守信,这要有多大的担当?你跟朋友交敢先守信吗?你总是想这个朋友会怎么对我,我再来怎么对他,你这样怎么交朋友?然后,“传不习乎”,那更不得了了,传,或是老师所传授,或是古圣先贤所传授,我到底有没有努力去学习呢?我到底有没有把它学在我生命中呢?我到底有没有继承人类的智慧?乃至于我有没有去传播,叫做承先启后,这都是一个人应该有的对自己的尽心尽力,应该做的事,你不做这个事还做什么事?人生做其他事都是虚幻的,只有做这个事是实在的,为人谋,忠;与朋友交,信;传,要习。这总起来也叫“忠”,尽了自己的本分。本分有目前的本分,我对父母尽了我的本分,忠就有孝;对朋友尽了本分,忠就有信;对文化尽了本分,你忠于民族,乃至于最后是忠于自己,所以你们没有吃亏,千万不要认为孝顺父母、对朋友守信你吃亏了,你是在尽自己的本分,哪里有吃亏。所以尽己之谓忠,这是孔子之教的核心,你没有尽己的忠,你怎么叫儒家之徒?你怎么对得起孔夫子?

再来讲“恕”,那更了不起,如心之谓恕,所以古人讲“尽己之谓忠,推己之谓恕”,推己及人,设身处地,为人着想,宽谅别人,这都在恕的范围之内。什么叫做民主,什么叫做自由,以尊重别人的自由为我的自由,这个叫做恕。只顾展现自己的自由,把别人都踏在脚下,这叫你的自由吗?所以“如心”,他的心和我的心一样,将你心换我心,使之相一生,这就是恋爱中人的恕。不要只要求你的爱人,怎么以前对我那么好,现在好像越来越自私了,都要求我对你好,其实你自己也在要求对方先对你好,所以这两个恋爱中的人就不再甜蜜,叫做冤家了,因为你没有恕道。所以都要想想初恋的时候,是多么样的推己及人,那种殷勤奉献,是无微不至,最后呢?所以人间没有恕,就是地狱了。人间以恕相往来,就是天堂。我们八荣八耻,要降低离婚率,要在曾子那边取得智慧。人生只不过两件事“忠、恕”,没有别的,再讲别的都是外道。

曾子真的是承受了孔子的教导,而且努力实践,在自己的身上表现,“士不可不弘毅”,儒家的学问靠曾子传下来,虽然有些人说,这是中国文化一个不幸,但是他还是大幸。什么叫做不幸?如果由颜渊来传孔子之道,中国文化的发展可能更加坦荡光明,但是我们不讲这些,你还没有曾子的德就不可能有颜渊的德,所以先忠恕再说吧,不要好高骛远了。颜回是“具体而微”啊,具圣人之体,只是他还很微小,让他假以时日,孔子预见他超过老师,所以难得的人才,不过他是不是去救那些竹简淹死的我们不知道。这叫“一以贯之”,用“忠、恕”两个字来把握孔夫子的思想,来把握儒家的学问。

孔子问第二个人——子贡,子贡很有才华,很聪明,子贡的智慧在孔子死后才开,太可惜了。孔子问“赐也,汝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端木赐啊,你认为我是一个多学博学,“而识之”,识之就是记得很多东西,很有学问的人吗?子贡曰“然”,对啊,子贡很聪明,马上想,老师今天发疯了吗,本来就是这样,还要问,老师问这个问题肯定有另外一个问题,所以在“然”后面,马上加一句“非与?”,难道不是吗?紧张了,这叫做聪明的学生。孔子就说“非也”,你错了。所以孔子很会考试,对曾子直接就说,“吾道一以贯之”,他老早知道曾子一定说“对的”。对子贡就先吊他,你认为我是一个很博学、很有才华的人吗?子贡说,是啊,难道不是吗?不是,“吾道一以贯之”,我只是“一”,没有“多”。在这里就有玄机啊,我的多就是一,我的一就是多,一切即一,一切即一,你懂吗?这一段对话在《论语》中弟子记载到这里戛然而止,下面没有文章了,不像刚才的后面有发展,群弟子还问,何谓也,曾子还说,夫子之道忠恕而已。这一章后面就没有了,“子曰:汝以我为多学而识之者与?子贡曰:然,非与?子曰:非也,吾道一以贯之。”后面没了,这什么意思?子贡没有搭腔。为什么不搭腔?子贡一时悟不出来。所以孔门弟子除了颜渊之外只剩下一个曾子。有人说孔子这样劳碌一辈子,他只搞到了72条下线,这72条下线只有一线是活的。所以各位,难呐,不要说做生意难,圣人之道也难,文化传承,难啊!子贡不了解孔子的一以贯之,他在孔子死后六年之内是不是了解,不知道,可能还没有悟出来,不容易啊。

现在请问各位,你不用忠恕两个字,你用别的词语,用一个字两个字甚至一句话来讲出“吾道一以贯之”的核心点,你能发言吗?如果能,而且你念兹在兹,你反复琢磨,果然就是如此,而且只有如此,没有别的说法,你就是会读书了,你就是读通了,你就可以作为儒家之徒,要不然你早得很。历史上有很多人,他们学问最高成就,就是去发现一贯的地方,这叫做见道,要不然就是不见道。你被批评为不见道,你的儒家的生命就被判了无期徒刑,这是生死的关头,人生有没有意义,你必须参透这一关。一般人无所谓参透不参透,反正他生命来这里过一辈子,游戏人间,游戏来游戏去,到最后与草木同朽,算了,就这样。你假如不想与草木同朽,你要参一参,这是古来的公案。孟子就告诉你,孔子的一以贯之在哪里,“孟子道性善,言必称尧舜”。孟子说,“王何必言利?亦有仁义而已矣”,孟子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辱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这四端就是孔子之道,乃至于儒家学问的发端处,它展现出来的就是仁义,它的源头就是我的性,我的性本来就是善。孟子一辈子就讲这几句话,所有其他的语言通通从这几句话开出来。读孟子没有读到他的性之所以善的辩论,读孟子不知道孟子只是要以仁义来治国平天下,如果你读不到这点,你不了解孟子,也不了解儒家学问的广大。所以孟子以性善来贯孔子之道,以四端之心来贯孔子之道,以仁义来贯孔子之道。王阳明以良知二字来贯孔子之道。除了孟子、王阳明之外,或许还可以举一个陆象山,但是陆象山没有自己的发明,他只是孟子之学,所以陆象山说“心即是理”,“吾心即宇宙,宇宙即吾心”,这是陆象山13岁的时候说的话,一直到他老,不改变,这叫做一贯之道,这叫做儒家之徒。所以儒家有他的一贯之道,而每个人都可以有他不同的把握,而这些不同的把握到了最后都是一样,只是把握得更加深远、更加原始,像良知、像四端之心,那是更加深远,更加原始,忠恕两个字已经是原始的善性,这个四端,这个良知,这个心即理的心的一种表现。所以曾子的哲学性还是不够的。儒家要到宋明儒才真正成熟。

宋明儒家是受了佛家的影响——佛家讲真俗不二,讲形而上学,讲高明的学问,讲基本的学问,像禅宗讲明心见性这种学问——所以宋明儒也大讲心性。这是先秦儒家孔孟没有特别发挥的地方,但是已经含在孔孟之学当中,讲心为体,讲性为体,什么叫体?是我的根据,我的心是我的道德的根据,我的性也是我道德的根据。所以儒家之学可以用两个字来涵盖,就是“成德”,成就你的德性,成德之教。如果像读《论语》,学而时习之当然是成德之教,有朋自远方来也是成德之教,人不知而不愠也是成德之教,吾日三省吾身也是成德之教,通通都是,但是孔子并没有真正把一贯之道讲出来,而曾子讲的一贯之道还没有到达心性的本原,当然,先秦儒家不是没有心性本原,像《中庸》就有心性的本原——“天命之谓性”,《大学》就有心性的本原——“诚意慎独”。但是《大学》和《中庸》讲起来还是比较疏陋,比较笼统,不过义理都包含在其中,到宋明儒家才真正大讲心性,大讲形而上学,大讲道德的根源,成德之教的基本立足点,不离开孔孟,而有自己的丰富的教导。所以儒家一直还在发展,这个发展并不是跑到别的地方去,所以有先秦儒家以孔孟为代表,荀子做辅佐,孔孟荀三家。儒家的第二期发展,就宋明儒的发展,大讲儒家的心性之学,可以跟佛教互相抗衡。所以千万不要只认为佛教讲明心见性,儒家也可以讲明心见性。

但是儒家的明心见性,心、性的内容跟明、见的方法,跟佛教是不一样的。所以同样一个词语,都讲心讲性,他的内容不一样,于是他开发的方向就不一样,他的成就也不一样,但是都是智慧。所以儒家是成德之教,让一个人成就德性,成就道德事业,内心的德性有所成就叫做内圣,这个德性而表现为功业,这叫外王,而内圣必定包含外王,所以你千万不可以再随便说宋明儒,“无事袖手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王”,说他只是空谈心性、清谈心性。告诉各位,儒家不清谈,清谈的是道家,清谈是魏晋时代的名士,宋明儒不清谈。虽然他所谈的道理高深,但是念兹在兹,内圣一定要开为外王,只是当时的历史机缘不够,不能让他们开出外王事业,或是开的外王事业不够完整,这是历史的机缘不够。古人已经替我们尽了很大的责任,我们现在要接着走,你不要问古人有没有给我们开出完满的学问,你这是不负责任的。当今的中国人最不负责任,随便批评古人,你要知道你不如古人。

儒家大讲心性,而刚才我们说明心见性,佛家的明心见性,“菩提自性,本自清净,但用此心,直了成佛”,这种明心见性的心与性在哪里,在佛那里!儒家的明心见性,请问你的心性在哪里?在你这里。这才真正叫做当下即是,这才叫做“直了成圣”。所以,佛家的心性有两种,一种是你的识心、你的污染性,这是你的现实人生,叫做凡夫的心性。你了脱后,成就常乐我净的心性,这叫如来的心性,如来的心性的境界开发出来,就是无量的功德法界,叫做佛法界。我们众生所面对的世界是三千大千世界是染污的世界,在染污的世界中是无明的心性,证了佛道的心性是超越的心性、光明的心性。所以佛家的心性有两种,这也是一心开二门。儒家讲的心性从头到尾都是光明的心性,所以“大学之道,在明明德”,以下就不用说了,这一句就够了,这叫一以贯之。为什么?因为“亲民”就是外王事业,明明德就是内圣的工夫,刚才说有内圣工夫必定展现为外王事业,所以“亲民”也在“明德”之内,所以明了你的明德,必定有亲民的事业。而明明德要明到非常高明的明,非常实在的明,念兹在兹的明,这就是让你的“明德”止于至善,而且实实在在地表现在你的生命中,这叫做你的明德实践止于至善,而明德实践的止于至善,也要包含外王事业的止于至善,所以最后,明德与亲民都止于至善,这叫做儒家全幅的学问内容。

三句话讲完,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止于至善是形容词,两句话讲完。因为明德你非到止于至善停不下来,亲民非到治国平天下不可以停下来,所以止于至善是不需要说的,只要你知道明明德,只要你知道你明德的内容,只要你知道明德这条路是无穷无尽的,止于至善包含在其中。你知道内圣必定开外王,外王不成就,内圣不满足,你的亲民就一定止于至善,你非到至善你停不下来。所以止于至善是不必说的。所以只剩下两句。这两句又以明“明德”为根源,所以说了明明德,亲民就不必再说了。所以儒家的学问,你用一个字表达,很好,你可以用你所选择的字,到最后都一样。有些时候我们说儒家的学问是什么?是“仁”,这个太笼统了,儒家的学问是“忠恕”,这还不够根源,儒家的学问是“良知”,不错,已经很根源了,而这个良知还可以浓缩一个字。平常我不这样讲,今天我特别这样讲,因为引用到《大学》,所以我说儒家的一个核心观念叫做“明”。

这个“明”可以对照佛家的“无明”。无明是人生的现实,人生必要有的感受,你没有无明的感受,你不了解你的人生,你不能够起而修行。所以发现无明是大智慧。而儒家发现的明也是大智慧。人生本来就是明,良知就是明,四端之心、恻隐就是明,羞恶辞让就是明,是非之心、良知之心也是明。这个“明”从哪里来?你怎么把握这个“明”?人生真的能“明”吗?“大学之道,在明明德”,第一个“明”是动词,第二个“明”是形容词,去“明”这个明德,什么叫做明德?——光明的本性。人的本性从哪里来?中庸说”天命谓之性”,这是对性的逻辑的定义。我们自自然然的生命的本质,我们称为性。但是你要知道,“天命之谓性”的“性”已经有了一种超越的境界,从超越一面来讲这个性,所以“率性之谓道”。假如我们用一般的说法,人性,食色也是性也,你能从食色性也的性达成你的光明吗?所以食色性也的性就是污染性、无明性。但是,天命之谓性的性,假如你率着这个性,率者遵循也,你遵循你的本性,就是人生之道,就是天地之道,所以“率性之谓道”,你顺着人生之道去修养你自己,所以“修道之谓教”,这是教化,是教导,不管是圣人的教导,还是你教导自己,反正“修道之谓教”,中庸这三句,“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这只是一种定义式的规定,还没有告诉你性的内容是什么?你怎么发现这个性?到《大学》就告诉你,“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大学者,大人之学,一个成熟的人,一个成熟的生命,必定要从明明德来。去明你光明的德行,就把“性”规定为光明之性,所以我们说,《中庸》的天命之谓性的性是一种超越的性,不是现实的性。

从古以来,真正儒家讲性都讲超越性,不讲一般性。只有跟孟子辩论的告子他专门注重现实性,凡夫的性,所以叫做“食色性也”,你不能说他错,他只是在现实中看人性。荀子也在现实中看人性,所以说“人性本恶”,不是食色性也是恶,是顺着食色性也你拼命去追求,“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当你在“喻于利”那一点去追求,一直追求,追求到最后就是恶,这叫人性本恶,所以荀子是提醒你人性会走向恶,因此你要防止它走向恶,就要化掉你的性。怎么化掉你的性?你要用人为化掉你的性,叫做“化性起伪”,所以道德的实践是要透过人的努力的,所以荀子一生的学问就是奋斗的学问,就是改过的学问,就是用礼和法治理自己,乃至于治理国家的学问。这和孟子不一样,但是到最后都相同,就是要人生要完成他的真实性。荀子的理想也是圣人,孟子的理想也是圣人。荀子说化掉你的恶性,化掉你的现实性,你回归到圣人的教导,可以让你成圣;孟子怎么说呢?孟子说人性本善。从哪里说人性本善?从你的四端之心来说。什么叫四端之心?你有恻隐同情心,你有羞恶,你有辞让,你有是非的心,这个心是自然而有的,所以这个心就是你的性。所以四端之心就是仁义礼智之性,仁义礼智是从性上说,怵惕恻隐、羞恶、辞让、是非,是从心上说,从心上说,就是从你的生命的活动说,从生命的感受说,我们没有感受到仁义礼智,我们感受到四端之心,但是四端之心探讨他的根源,就交给仁义礼智之性,你没有仁义礼智的本性,你怎么有四端之心?这是一个非常合理的推论。

仁义礼智之性又推,从哪里来?仁义礼智是“天之所予我者”,“非由外铄我也”,什么叫天?自然的意思,自然而然,我本来就有,我不知其然而然,我不知道从哪里来,但是我就有,这个叫做天。所以不可以把这个天解释为西方的上帝,而是指我们心性推到一个虚的根源,作为实在的心性的根本,那叫做天,不推到天也可以,推到性就可以了,不推到性也可以,你只要知道你的心是如此如此活泼、光明、广大、无限,也就够了,所以“尽其心者”,你才知道你的性,知道性你就知道天,所以心来说性,以性来说天,有心才有天,有道德之心就有道德之天,这叫人德合乎天德。天德是人德证成的,没有所谓的天德,没有所谓天,中国人自从孔孟开始,就没有宗教性的信仰,只有宗教性的情怀。这叫做自信。这才是真正的“菩提自性,本自清净,但用此心,直了成佛成圣成真人”。

儒家容易了解吗?但又不容易了解吗?本来就在你心中怎么会不了解呢?但你说了解是真的了解吗?你了解了你就是一个儒家之徒了,你的生命就不会白费了,你就是一个真实的人了,要不然都是作假的。所以“巧言令色,鲜矣仁”,所以孔子说“已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孟子说“尽其性者知其性,知性则知天”,“可欲之谓善,有诸己之谓信,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一路而去,叫做一路发,有些人手机喜欢设置号码888,叫一路发,你本来就可以一路发的,还要888。这叫六六大顺,你还有什么可恐惧的呢?这叫“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这叫“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素富贵行乎富贵”在富贵中有富贵行的道,你不贪着于富贵,如果你贪着于富贵,你就是淫,孟子说“富贵不能淫”,叫在富贵中行道;“素贫贱行乎贫贱”,在贫贱中也有贫贱的道,这叫“贫而无谄”,孔子说“贫而乐”;“素夷狄行乎夷狄”,在夷狄的地方,你也行你的道,所以留学美国的人,在夷狄的地方你要行你的道,我们留学生无道啊,被人家淹没了,世界上找不到中国人,所有中国人都摇尾乞怜,你无道,你没有人格,你不光明不坦荡,你只想求学位,学了以后就是镀了金,镀了金以后就回来中国“骄其妻妾”,可耻!

成德非常简单,就在当下。忠恕而已矣,怵惕恻隐之心,该恻隐就恻隐,该惭愧就惭愧,该礼让就要礼让,有是非一定要明辨是非,你就是一个儒者,做到彻底就是圣人,做到某一个地位就是贤者,你有向往之心叫做豪杰。所以中国古人判定人品只有三类人品可做——圣、贤、豪杰。什么叫做圣?把你当下的清明的心,天之所予我者的明德,切实的体会、切实的实践,实践到哪里算哪里,国家从来没有太平过,天下从来没有安定过,但是儒者还是继续努力,尽己之心你就是一个圣人,所以圣人不是让你做哪些功业出来给我看,而是你有没有尽己之心,所以圣人是很好做的,你就完全做到就是圣人。做到某一个阶位了,你有操守,操得住,守得住,红包到你眼前,你可以不收红包,这就是操守。

要不收红包也很简单,有一个故事这样说,有一艘船被海盗包围了,海盗有武器,跳到船上找船长出来,说你就带着这艘船投降吧,我放你一条生路,船长说,我是受过船长的教育的,船长的守则是与船共存亡,我不投降。他说你投降吧,我给你五十万人民币,船长说门都没有,他说我给你五百万人民币,你投降吧,船长说我的人格难道可以用钱买的吗?我给你五千万,船长听到这儿就发火了,你不要再说了,你再说我就要投降了。所以不拿红包也很简单,因为红包拿到你手里,捏一下,三万,不收,你怎么这么清白啊。所以越高位者,他的操守要越严明,因为他拿到的红包越大。你连这点诱惑都做不到,你还为国为民吗?所以为人民服务,有的人加一个字叫做“为人民币服务”。所以天下要治平,很简单的,很简单的,文官不要钱武官不怕死,天下就治平了。你怎么培养这些人?要明心见性,你用什么规矩是没有什么效果的,所以孔子说“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

所以各位,学问还是活的,孔孟还是活的,只是你不去体贴他,他讲的道理都不是他的道理,是我们自己的道理,每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你的心中,都在考验着你,都在督促你,都在唤醒你,你充耳不闻,甘愿堕落,可怜。所以儒释道三家不要轻言放弃,你放弃了,代表你放弃你自己。你为什么放弃?你根本不懂才会放弃,这一百年来就是中国人不懂中国学问的一百年,而且国家用国家的教育教得百姓完全不懂。我们国家何以如此狠心呢?国家也希望百姓都能够安居乐业,也希望以德治国,也希望社会和谐,但是,没有了学问,你没有了人生方向,不能够告诉百姓这本来就是你的事,而且也是我的事,我首先做表率给你看,哪一个为政者敢这样做这样说,他就是我们永远的领导者。我们也不是只有希望为政者,每一个人,为人父母,你要替子女负责,作为一个公司的老板要替员工负责,乃至于每个人都自我负责,要有一点智慧。智慧有些时候从学问可以琢磨出来,当然,智慧不一定在学问中,“我虽不认识一个字,也要堂堂正正做人”,这是陆象山说的话,你不识字也可以堂堂正堂啊,但你不能说凡是不认识字的人都能堂堂正正,所以,还是要有学问,这个学问要真正地做,而且要有人讲,这叫教化。儒家最重视教化,而儒家的教化最简单、最明白,从头开始,从你有善念的那一念开始,这一念就是人生的根源所在,人生的价值所在,这一念一开出去就是无穷无尽,内圣外王。从这里你了悟了,至少你随时摆在心里面,你的学问、你的人品、你的境界就会一天一天地成长。你的心越真实,你的成长就越快,乃至于像颜回闻一知十,乃至于不迁怒不贰过,随时光明坦荡,随时既切实又高远,这叫“极高明而道中庸,致广大而尽精微”,这种人生是值得追求的人生,不是值得你追求的人生,这本来就是人生的唯一之路,除了这条路之外,没有别的路可以走!所以儒家不容易,儒家也很容易。

最后,回归到原来我们所说的,这是大时代,假如只有儒释道三家,我们都能够继承,甚至能够发扬,还不是大时代中的人要做的事而已。在这个大时代,你遇到西方的学问,西方的学问如果和中国的学问完全一样,我们就不必再去学习,不必再去发扬,不必再去扩充了,但是明明显显地告诉大家,西方的学问就是和中国人的学问不一样,这是正常人都知道的事,义和团都知道。当初西方人船坚炮利地打进来,就有人知道了西方文化和中国文化不一样,用中国之道来防止西方文化,或者是用西方文化来打倒西方,叫做以夏制夷、或者以夷制夷,失败了,而且这个失败是注定要失败的。孔子这样教你的吗?中国古人这样来面对外来的文化的吗?在你立下这颗心的时候,以夷制夷,或以夏制夷的时候,就是注定要失败的,即使成功也是失败,何况不可能成功。人家日本,有一点成就,明治维新。日本也接收西方文化,只是日本没有像中国这么悲惨,人家是船坚炮利来扣中国的关,日本是自然地打开关口迎接西方,但是他们也有学者,他们的学者是学宋明理学的,学朱熹和王阳明的,尤其明治维新的时候,王阳明哲学大盛,讲良知。日本最高的学问就是中国的儒家,首相伊藤博文跟社会上的儒者,共同一个观念就是遇到西方文化了怎么办?我们要以汉文化做根本,以西方文化作为外围。所以他们说,汉文化是米饭,西方文化是小菜,结果就成就了明治维新。

义和团失败了,不是老天叫你失败,是你自己失败。义和团失败之后,接着就是国民党革命,革命成功之后,很不幸的,五四运动。五四本来是爱国运动,演化为文化运动,爱国运动对整个国家民族影响不大,救危机于一时,但是文化运动对整个国家民族影响重大,一直影响到现在一百年都还是在影响,这也是所过者化、所存者神,好的光明的东西,所过者化、所存者神,不好的、错误的也是所过者化、所存者神,因为他也有相当的高度,魔跟佛事差不多的。他也有功力,他也有见闻,他的见闻也耸动人心。我们看到西方这么强大,请问怎么办?就开始想了,中国为什么这么衰落,中国古人对不起我们,中国古人全部是错误的,对于错误的思想我们只好一笔打倒。所以打倒中国文化,全盘西化。这叫做以夷制夏。告诉各位,一代不如一代,义和团本来就是错的,五四错得更离谱,可怜的中华民族。没有人主持正义,没有人光明正大,没有人见解深远,没有人为了中华民族百年千年立下大计,就这样在摇摆之中,中华民族过了一百年,还在摇摆。

我们不是在这个时代中吗,刚才说了东方文化有东方文化的价值,西方文化有西方文化的价值,都从人类理性开发出来。现在我们又要知道他们的不同在哪里。东方文化一边,西方文化一边,这是一种判断,如果这样,我们说只有东方文化,缺了西方文化,很遗憾,我们缺了一边。我们人生是应该完满的,理性是要追求完满的,所谓为了完成自我,完成我们的民族性,我们都要追求完满,所以这一边之外还要追求另外一边,意思就是说,我们保存了中国文化,还要吸收西方文化。就好像我们的古人,保持了儒道两家,吸收了佛家,是同一个意思。只是儒道两家所追求的是人生智慧,佛家所追求的也是人生智慧,所以很容易就能够吸收,尤其是有了道家的桥梁。现在西方文化与中国文化的不同,它跟佛教与儒道的不同是不一样的不同,是更大的不同,所以我们要拿出更大的诚意和更开阔的心胸来面对西方文化。所以,我们也不便责备五四这批人太多,这是不容易想到的东西,五四那批人都是非常肤浅的,所以我们不便责备他们。我们所痛心的是这些肤浅鄙陋的人的思想居然领导了中国的思想一百年。最少现在是91年了,1919年五四运动,2010年就是91年,我们号称一百年。他们影响整个中国,为什么,他们说得也相当有道理,因为现实当中是这样,中国文化真的没有产生作用,历史上真的有许多的污染,许多的不合理,许多的封建,许多的迂腐,许多的寒酸,甚至铁证如山,你不能说他们说得不对,但是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你可以以历史上的这些表现来断定这个民族的智慧吗?用历史上不恰当的表现就来否定儒家道家根本智慧的价值吗?所以一个人的心性不端正,眼界不高远,就会产生这种毛病,而这种毛病是普天之下一般人都未能免俗的,所以五四运动这批人出来咒骂中国文化的时候,每个人都感同身受,于是就跟着走,打倒自己的文化,想要学西方,怎么学?全盘学西方。

西方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你学好了吗?所以五四的成就在哪里?五四有成就了,它真的把中国文化打倒了,但是真的学到西方文化了吗?没有。所以他们的成就只是破坏性的成就,没有建设性的成就,假如把中国变成西方,我也甘愿。所以中国人学西方文化,91年来并没有走向正途,因为你不知道西方人的心灵在想什么,你不知道他会怎么看人生,你不知道他们要完成什么目的,完全不了解。你能够全盘西化吗?再退一步,你何必全盘西化呢?所以各位,90年来的错误不可以再延续下去了,那怎么办?非常简单!第一点,道统的继承,这是新儒家牟宗三先生说的,中国文化的发展的路,要注意三个面向,这三个面向就是作为一个中华民族子孙都要念兹在兹,都要以生命付诸实践的三件事,能够以生命来实践人生的真理叫做儒家,现在能够这样做的人就是现在的儒家,叫做新儒家

新儒家有三大志业,第一个志业,就是道统的继承,就是儒释道三家的学问,我们要继承。光这点就要非常努力了,因为我们已经远离自己的文化一百年了。第二点学统的开出,学问,刚才不是讲吗,我们的学问分两边,有思辨理性开发出来的知识的学问,有实践理性开发出来的智慧的学问,现在学统的“学”专指知识之学,就是西方人的希腊传统所开出来的一些学问都包含在这个“学”里面。我们中国人有学问,但是没有像西方人这种学问,西方人这种学问也是应该有的,你没有西方这种学问对人生也是一种遗憾,至少西方的学问可以协助人生的幸福,虽然他往往可以毁灭世界。

西方的学问你要把握,怎么把握?西方学问那么大,两千多年,那么多的学问,你怎么把握?我们还是回归到刚才的手法,用一个手段,大手笔、大手段,这个手段就是看出西方人的心灵从哪里发起。你要学到这种心灵,西方人的心灵成就的是学问系统,学问系统背后是思考的能力,思考的能力就是我们人类本具的能力,这种本具的能力你重视它,一步一步开发它,到最后西方人能够开出来的学问,中国人也照常能够开出来,每一个人都可以开出来。假如西方学问不是如此,西方人的学生就不足珍贵,西方人就是非理性。但是西方的学问是理性的,没有理性不可能成就这么广大的学问。既然是理性的,中国人也有理性,为什么中国人不能开出来。中国古人没有开出来,我现在可以开出来。中国古人或许故意没有开出来或者故意不开出来,总之他缺乏这一面,假如我们现在认为它有价值,我们就应该开出来。而这种理性,这种学问,我们本性中本来就有,所以叫做开出,叫做“学统的开出”。

学问统序怎么开出?从人性开出。人性中有思考的能力、分辨的能力,思考的能力首先展现的是逻辑的能力,逻辑就是合乎思考的法则的能力。那什么叫做逻辑学?追求思考的法则的学问叫做逻辑学。中国人有逻辑,没有逻辑学。但是我们也可以很容易成就逻辑学,因为逻辑是人性本来就有的。所以中国人不要怕。从用逻辑的这个心灵,我们以数字来表现,以数目的变化来表现你的思考的规则这叫做数学,以图形来表示思考的规则就成就几何,这是人类思考能力第一度的发挥,成就数学几何。统称数学。数学几何这种思考,用在对于现象界物质的存在,物质有它的道理,现象自然存在有它的道理。假如物质没有道理,人生过得非常虚幻,但是人生过得很现实,因为我们看到的都会有它的道理,假如一张桌子,我在这里讲话,突然桌子变成一头牛了,吓一跳,它不会变成牛的,桌子也不会变成椅子,木头桌子不会变成黄金桌子,如果会变我让他赶快变,但是这由不得你,它就是一个因果。用你的思考乃至于用数学几何作为你的工具,来研究物的理,把物的理表现得明明白白,按部就班。物的本身的理是物理,物与物之间的结合叫做化学,所以化学也是物理。物理的研究就成就了所谓科技,我们就可以运用物的理,为人类服务。所以,要追求科学,你要按照科学的道理追求科学。要按照科学的道理追求科学,必须要给我们百姓、国民,有科学的教育,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科学,开发百姓的科学性。于是我们的科学的能力也跟西方人一样,西方人经过三百年发展出现代科学,我们只要三十年就可以迎头赶上。但是,中华民族吸收西方文化已经90年了,三个三十年我们还没有赶上西方的科学,这是对不起自己、对不起人类。

为什么我们没有赶上,非常简单,我们并没有依照人类思考的能力的发展,一步一步地表现出来,我们不耐烦。我们的教育太过急躁,虚假,中国的数学教育,成绩是全世界一流的,但是中国不出科学家。所以中国人要学西方的学问,很简单,老实一点,什么叫做科学家,什么叫做学科学?一个学科学的人从年轻时候对科学有兴趣了,他心里会告诉自己,我这一辈子从现在20岁到80岁,这60年里都关在研究室里,每年从早到晚工作16个小时,我甘之如饴,这样叫做科学的学生。各位!北大、清华、任何一个中国的有名的大学学科学的人,考科学系的人,有没有这种心愿?还是考了理工科,你问他为什么让这个孩子考理工科?比较好赚钱。你问学生为什么要学理工科?比较好赚钱,比较有前途,能够出国留学,回国来骄其妻妾。我们没有那种心态,静下心来,按部就班,一五一十,不追求成就,不追求现实。牛顿发明三大定律不为了赚钱,爱因斯坦发现相对论不为了赚钱,他们只是尽自己的本分,人类应该如何思考我就如何思考,他也是一种定力,你不要说修佛的人禅定,他们也有定力,他们一辈子就为了自己的思考,一步一步的,永远不放弃,这样就成就了科学。我们一定要教导我们的子弟有这种心灵,我们的国家办教育,一定用这种态度来追求科学。

科学、思考,面对的物就是物理,面对的人间的事就是各种的人文科学,政治、经济、军事、教育,那里都有一个道理,但是有关于人文的科学,你不要只停留在科学上,西方人可能死在科学这里,因为你对于物可以死在科学这里,但对于人的处理不可以死在科学这里,所以物可以用统计学统计出来,人生不能用统计学统计出来,人的心理学不可以用统计学来讲心理学,它只是初步,只是庸俗的人生。所以我们现在的西方心理学叫做庸俗的心理学,他不可能用在圣贤身上,不可能用在道家真人身上,不可能用在佛菩萨身上,所以西方的人文科学是不道地的。他的科学是比较道地的,但是科学的道地是永远不能达到绝对的道地,因为科学知识是日新月异,永远在发展中,我们只能够静下心来念兹在兹,一五一十,不急不徐,去追求科学的成就。对于人文科学的成就,对于人生事物的处理,他必须还有一个高明的境界、清静的心灵,来作为人生为人处事的最高标准。能够完成两方面,一方面自然科学,一方面人文科学。人文科学又跟实践理性有关,乃至于用实践理性来带动,来善化这些人文科学。这是中国人的责任,西方人不能负责的,因为西方人两千多年来,他们往往死在科学这个地方,只有中国人的心灵才能够活泼,才能够超越,但是现在中国人既没有自己超越的学问,也没有西方踏实的学问,中国人不踏实。中国人也没有高明的人生境界,所以现在中国人是全世界最无聊的民族。

从今天开始,我们要有广阔的心胸,追求完整的学问,完整的学问,我们用佛教“一心开二门”。二门,超越的学问这里,在儒家以内圣做代表,在道家以逍遥自然为代表,在佛家以常乐我净来做代表。现实的学问在佛家来看,就是染污的生命,在儒家来看就是你德性表现的场所,在西方人来看就是思辨心灵所运用的世界。西方人的所有的学问,能称为学问的,统统是在现实界,也就是佛教所说的认识心世界,中国的学问表现的主要是在超越的世界。所以人生要完满,不是中国一边,西方一边,文化不是这样的。文化是这样分的,实践的学问是上层的学问,思辨知识的学问是下层的学问,所以康德说,人类的实践理性有它的优先性,比认知理性、思辨理性还优先,这刚好符合义和团时代一个清明的中国人张之洞说的“中学为体、西方为用”。假如这两种学问你摆错位置,把中国学问打倒,西方学问出头,那是大错特错,不过,你说中国学问一边,西方学问一边,也还是没有到家,还不中肯。所以“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不是中国人自我作大,不是大汉沙文主义,是人生本来就如此,学问的特色本来就如此,你就应该如此去看待,如此去实践,这才对得起你的生命,对得起整个国家和民族,对得起人类。

我们已经年纪大了,我是老了,各位在座的还年轻,你还有前途,我是没有什么前途了。你应该为你自己、为我们国家负一点责任,为祖先负一点责任,乃至于我们还有下一代。人生学问三十年可以成就,至少科学的学问三十年可以成就,要科学救国只要三十年。人生的境界是一辈子的事,但是你要从你能到达的那天开始,所谓孔子十有五而致于学,你要从你明白生命的方向的那一天开始,你就念兹在兹,孔子15岁就领悟了人生的方向,我们现在即使30岁也无所谓,50岁了也无所谓,只要有一天了悟了,你就对得起自己。但我们教导下一代,不要等到了30岁才能有一点了悟,我们要好好地培养下一代,让他的生命不要浪费。至于怎么培养,怎么让一个生命可以面对儒释道西四家,而能够有自己的主要方向、次要方向,有他的高明追求,有他的现实成就。这完整的人格、完整的生命怎么培养?请大家下午再来听。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