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有关英文读经几点意思

当前位置: 主页 > 季谦学院 > 读经演讲 >

有关英文读经几点意思

时间:2015-11-19 17:28 | 来源: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作者: 原创

有关英文读经几点意思

   ——在首届读经教育高端培训会对吕丽委老师讲课的回应

主讲人:王财贵教授

时间:2012年9月27日

地点:北京市太申祥和山庄天润厅

文字整理:(师范班)陈蔓、陈桂林

修订:王财贵

英文学习的意义

中文读经大家都已经清楚了,英文读经还是有一些细节之处没有完整,或者说,还没有大量的例证出现,难免让人有些疑虑。至于数理读经呢,可能疑虑会更多一点。其实我们提这些观念啊,比如说数理读经,确实是可以挽救一百年来中华民族乃至于东方世界,包括日本、新加坡等所有的东方世界,学西方科学而失败的景象。如果我们中国再不用数理读经的观念来教数理,那我可以断定,再过一百年,中华民族乃至于东方世界还是如此如此地跟著西方屁股后面跑。所以,我常说,教育,一定要从人性出发来考虑问题。要学数理,就是要以我们所说的这种方式──不是“我们”,是本来就应该这样做,本来如此。

那英文呢?英文是属于语文,所谓语文语文,当然是先语后文,但是,到后来,也可以说是先文后语。什么意思呢?我们人类是先有语言,然后才有文字、文章,文字本来是为了记录语言而发明的,每个民族都这样,像中华民族,最古老的文字也是为了记录语言,所以越古老的文章,越白话。比如《易经》,是白话文,《尚书》,是白话文,《诗经》,也是白话文,所以这三部书难读。越白话就越难读,所以《易经》、《尚书》全是白话文,所以最难读;《诗经》文言了些,所以好读一点。孔子整理这些书,他没有随便改动文字。但是孔子的后人,孔子的弟子——游夏之徒,曾子、有子这些人来记录孔子的话,他们的文章就不像《易经》《诗经》那么白话了,他们作的文章是文言。所以中国文言文系统的成熟,是从孔子开始的,孔子以前都是白话系统。你说,怎么会这样呢?《易经》跟《尚书》那么难懂,怎么说它是白话文呢?啊!正是因为它是白话,我们才“听”不懂啊!文言我们就容易“看”懂了。所谓“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文章也是慢慢成熟的,孔子之前还没有形成文言系统,是“质胜文则野”的时代,那些文章大体是直接记录语言白话,所以很朴实,文气不足而野气多。而且人类的语言会随著时间而改变,当语言改变了以后,一些词语如果不注解,我们也就难以理解,甚至有些字词已经永远无法了解了。尤其在远古时代,因为写文字的工具不发达,文章只是记录白话中的重点,所以我们现在读起来很不顺畅,于是误以为很“文言”。我们如果拿《易经》和《尚书》跟《论语》比较起来,会发现少了很多之、乎、者、也等调节文气的虚字。假设把论语第一章记成:学——时习——说、朋——远来——乐、不知——不愠——君子……这样念起来,不就觉得佶屈聱牙了吗。但是现在我们读《论语》呢,“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不是比较优美顺畅了吗?这叫做“文质彬彬”,这叫做“文言”。

形成文言之后,我们语言的变化也会稍微放慢,而且语言中也会加入许多优雅的词汇和表达方式。所以人类的语文发展,是先语后文,然后从文再影响到语的历程。中华民族的文言系统成熟最早,在孔子手上就成熟了,从此以后,中国的读书人都读文言,写文言。从中不仅学文章,也学做人,都 以“文质彬彬的君子”为榜样。这样的民族、这样的语文,那是我们的家产,我们的宝藏。

英语英文虽然不像中华民族的语文这么精彩,它的发展历程也类似,他们的文字也是用来记录语言的,只是他们连文字的字形都是记录语音的,称为“表音文字”。中国是“表意文字”,字形主要不是记录语音,而是展示字义;西方的字形没有字义,只有字音,所以他们的文字跟语言的联系更是直接而紧密的,于是他们文章的表达方式也比较不容易脱离语言。当然,凡是有学问的人,他们的表达,跟一般语言还是不一样的,还是有修饰的;他们写文章的时候,更加修饰,所以他们也有类似文言的系统。只是我们中文的文言跟白话的分别是相当大的,你一读就可以知道了。西方的文言系统跟白话系统比起来,差别不很大。

那我们现在要学英语还是学英文?本来中华民族一百年来立志要学西方的文化,认为先要学西方的语文,尤其现在英语是世界通用语,我们中华民族要努力地学习英语英文。不过,到底我们要学英语还是英文?一百年来我们就没有把语跟文分开。如果有的话,像台湾表面上是有分的,大陆是几乎不分的,所以大陆语文教育的观念,是更不清楚的。比如说,大陆小学教中文的课文,叫什么课本?叫“语文课本”,那就混杂了嘛!我问到底是语还是文,他说是语文(众笑)。虽然也可以,但总不大对劲。国民党就分得很清楚,自从胡适之建议国民政府,采用白话文做小学语文教材以后,从大陆到台湾,国民政府所统治下的学校,小学课本叫“国语”,初中以后才叫“国文”。其实,小学叫国语是对的,因为所有小学的文章通通都是白话文,通通都是语言的记录,所以称为国语是对的;但是到了初中呢?只有百分之二三十是简短的文言,那课本可以叫“国文”吗?到了高中,本来是百分之五十五的文言,民进党上台以后,硬是改成百分之四十五,因为他们这个党认为文言就是中国的,中国的就是共产党的(众笑),这叫莫名其妙!所以,现在的中国人头脑是完全混乱的,从政府开始混乱,那政府为什么混乱呢?因为政府也是被我们的教育教出来的,所以全体国民混乱。居然没有人注意这件事情,你看严重不严重?连语文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一百年来,我们就这样教国语国文啊,这样教英语英文啊。我上初中的时候,三年中的外文课本叫做英语,这些课文,虽然是由用文字写的,但是大部分都是会话或比较浅近接近白话的文章,称它们为“英语”,是恰当的;到了高中,三年读的课本就叫“英文”了。但是我刚才说了,西方人的语跟文差别不大的,就是到高中的英文课本,只是比较长的、比较深的英语而已,并没有什么“文”的成份。到了大学的时候,才读一点真正的英文,也就是说,才读到一些比较有深度的“原著”。不过,不管如何有深度,那深度还达不到我们现在儿童所读的经典,所以我们现在幼稚园开始的外文书已经超过一般大学生乃至于研究生的程度了。这就跟我们读中文一样,我常说:我们“小学”就在读《大学》,“小子”就在读《老子》。(众笑。鼓掌)

我们中华民族,一百年认真学英语,我想请问,我们为什么目的?如果连教育的目的都弄不清楚,就那天所说的,连方向都不清楚了,你走到哪里去呢?我们一定要先有目标,目标有了,你一步一步走,每一步都是踏实的,每一步都在进步中;你方向不对啊,你努力一辈子也没有成效。就是所谓的“方向不对,努力白费”,“目标既在,立于不败”。中华民族要全体国民都学英语、学英文,没有人告诉我们说学这些英文为的什么。当然大家现在都知道学了英语英文大学才能毕业,然后将来可以出国。但请问,有几个人出国了?一万个人里面大概只有十个人会出国。那剩下的九千九百九十个人几年的努力做什么?陪读了!而且中国人出国做什么呢?出国就是镀个金,如果留在国外,就做人家的奴才;如果回国呢,就骄其妻妾,就在我们中国人面前骄傲了。

我们应该回到事情的原点来看事情,为什么中国人要学英语英文?因为我们要面对西方,浅层的理由是要与西方人沟通,深层的理由是要吸收西方文化。不过,我们近一百年来面对西方文化的态度,不是吸收消化,而是“全盘西化”。我认为如果真的全盘西化也不错,总之,不是个半吊子。半吊子就像是邯郸学步了。一个齐国人,看到赵国邯郸人走路走得很威武,他不要做齐国人了,立志去邯郸学步,如果学到邯郸之步,做个邯郸人也不错。结果呢?后来邯郸学步学不成,却忘其故步,他连齐国的步也不会走了,结果只好爬著回家。我认为中国就是邯郸学步也很好啊,你就把全国都变成欧洲,都变成美国,也不错。现在不是许多中国人希望美国打过来占领中国吗?结果呢?我们真的全盘西化了吗?并没有。你不可能全盘西化,不是说我们有中国人的文化底子,不能全盘西化,不是的。而是如果像一百年来我们这样子学西方,是学不道地的,永远只是半吊子!你连学人家的语文都学不好,怎可能全盘西化呢?我们不是在天天教英语英文吗?但,课程是有了,学生也用功了,不过,并没有学好。尤其要吸收文化,最重要的是学他们的“文”,但我们只重视学“语”,并不注重学“文”,最后连“语”也没有学好。

现在留学出去的人语是可以通了,至少出去三五个月,可以跟老外流利地讲语了。但请问他的文通了吗?有人也可能说了,外国人都不通他们的文,我们何必要通?现在的欧洲人都已经渐渐不是欧洲人了,西方的有识之士,都认为他们的国民语文程度是不及格的,就好像我们认为中国的语文程度是不及格的一样。中国人语文程度要怎样才算及格呢?如果读起经史子集来跟读报纸一样,你语文程度就算及格了;假如不是,你的语文程度就不及格。一个国家政府把所有的学生都收到学校里去教,教了一二十年,放出去,结果连自己本族的语文程度都不及格,这算什么教育?(鼓掌)中国古人学中国语文也不用多长的时间,两三年就能够读经史子集了。这不是成就吗?有人说中国古人没有别的科目,只学语文,那我们就从语文来看,能读经史子集,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啊,他们当时是没有科学书可以读啊,不是他们读不懂,不是他们不用功啊!你不要认为古人科学比我们差,他们也不会算现代的数学,你不要说古人的知识比你少,你有现代化的知识,你的能力强……,其实他们有他们的聪明,我们现在的教育是整个效能的降低。我们现在如果用古人的教育方法,从高度的语文教起,把握了教育的本质,我不相信我们科学就出不来。

西方人的语文教育从语开始教,这是谁发明的?是近代以来美国人发明的。西方古时候的书香世家,英国的gentleman,那些绅士家庭,从小都是读古文的,他们要读希腊文,读拉丁文。罗素就说,他们的家教,有两门必读书,一门就是要弹钢琴,一门就是要背诵拉丁文的诗,因为会背这些诗,你就有能力看很多书。罗素是出生在gentleman世家啊,所以受这种教育。他在少年时候,非常喜欢读书,读书读到什么程度?读到把眼睛都读瞎了。送到医院去,小罗素就让他的仆人在床边念诗给我听。这样才能成一个绅士,相当于中国的士大夫啊!

各位,现在外国人有这样教育他的子弟吗?没有了,近一百年来,美国的教育变了,语文从“白话”开始,所以美国国民的语文程度低落了,欧州人也都跟美国学了,所以他们的文明已经逐渐在没落中。而中国人要学外国,为什么不学十八九世纪以前的外国,你为什么要学二十世纪的美国?我们了解全部的西方吗?五四时代那些人根本不了解西方,谈什么全盘西化?一群没有见识的人,领导中华民族一百年,这不是外行领导内行吗?所以百年来的中国的英语教育做了什么?让中国人去做外国人的奴才,就只会跟他们讲话,跟他们做生意,了不起啦,能学什么西方文化?西方文化不在日常口语中啊,也不在那些小说中啊,而是在他们的经典中。而经典都是“文”!所以,面对西方,学习西方,最重要的是学好他们的“文”。但,学文就不要学语吗?是的,学语并不是必要的!为什么要跟他们讲话?尤其是现在,为什么要跟他们讲话能学到他们的文化?

况且,你只要学会读他们的文章,当然就会讲他们的话,虽然可能讲得结结巴巴,但是每一句都重若千钧,掷地有声!这不是中国人表现的重点吗?为什么要求我们中国人语音发得跟他们一样清楚,讲得一样流畅?!颜氏家训有一则故事,说魏晋南北朝的时候,有一个中国人向人跨耀说,我的孩子鲜卑语学得非常好,将来就不用愁他的吃饭问题了。为什么?因为他如果服侍鲜卑贵族,必会受到竉爱。现在我们中国不就是这种态度吗?从小就教育我们的孩子要把英语讲得很标准很流畅,这叫奴才心能。其实,我们教孩子外语外文,要点不应该放在要他讲得流畅,而是要他讲话有内涵,不仅是有中国的内涵,而且还要有西方的内涵,这就是我们要让孩子英文读经的目的。我们照著这个目的去做,目标既在,就不会乱,走每一步都有效。要不然的话,你去走那条不知为何而来,不知为何而学,全国疯狂地学英语,真可叫做“疯狂英语”了。(鼓掌)

英文读经要怎么学

以上是英文学习的意义,但怎么教学呢?我的英文读经理论写的太少,写的比数理读经还要少,而且讲得也少,数理读经最少还讲过一次六小时的专题演讲,英文读经就没有专题论述过,因为我自己也是“菜英文”嘛!不过,有关英文读经,虽然只有一篇附在所有的英文读本前面的基本理论,但是主要的意思大概都在了。吕丽委老师是英语本科毕业,教英语的老师,而且她十几年来一直实践著这种教学法,她也认为说我得对,就像我不是数理专家,但是台湾东吴大学物理系的系主任看到我的数理读经“十二条”,他跟我说这十二条一字不可改,他说我太厉害了。(鼓掌)为什么呢?因为我对各种教育,念兹在兹都是从人性出发。

我对英语英文教学最主要的主张是先文后语,英文会了,英语就简单了,也就是“用英文涵盖英语”。但是细节讲得并不很完整,所以十几年来大家对于英文读经的疑难相当很多,甚至有的人避而不谈,暂且按下,也不教学。当然啦,搁置法也是可以的,像数理,我们可以用跟进法,也可以搁置法。跟进法就是读经之余,每天用一二十分钟,或是一星期用一两节课,让学生跟著课程走,每个人有不同进度,能跟多少就算多少,这叫“跟进法”。这样家长就放心了嘛!我的孩子,虽然整天读经,数学还能学得不错,还可以跟得上学校的程度──至少百分之八十都能跟得上,另外有百分之十是超前的,有百分之十是跟不上的,那也没关系,他本来就是跟不上的嘛!所以跟进法容易安慰家长。其实最好的方式是搁置法,搁置就是暂时放下,等到把经都读得差不多了,年纪也长大了,长到十几岁了,再让他学数学。从什么地方学起?因为数学是知识型的,是逻辑的建构,所以要从浅到深,语文不一定从浅到深,乃至于不可以从浅到深,艺术也不可以从浅到深,但是数理必需从浅到深。所以没有读过数学的十几岁的孩子,要从哪里读起?从1+1=2读起。这样,他大概一天就把一年级的数学学会了。一天!他用一天换一年啊,这不是比较聪明的办法吗!而且他学得非常高兴,他想天下居然有这么简单的事,他把数学当好玩来学。如果整个中国孩子把数学当好玩,中国就能成为科学国家!(鼓掌)整个中国孩子,一听到数学就头疼,中国永远是落后国家。从这里我们应该领悟一个教育的道理,就是:我们不要老是问中国有几个学生得奥数世界冠军,因为这个问题是无聊的!是不懂教育,不懂人性,不懂文化,不懂人类前途的。

教育有其要点所在,现在我们对英语、英文的教育,说“文涵盖语”,行不行?有人一定会说,只有读文,都不了解,那语也很难开出来,这样怀疑也有道理。因为我们中国的文是从汉语开始的,我们用汉文涵盖汉语,是顺理成章的。所以我们读多了文言文,一方面会多少了解其中的文意,一方面也提升了白话的阅读和写作的程度。这些能力那里来的呢?默默然之间,无形之中,不知道从哪里来,他就有了,这个大家都已有经验,都懂。但我们中国人如果读的是英文,一直背背背…把莎士比亚的文章背了许多,也不懂文意,好像是念咒语。说背多了,他的语自然就会了,这个主张大概不容易被了解。但是我也有一个解法:我们中国人念咒语,怎么念的?我们读的是汉文译本,“揭谛揭谛,般若揭谛,般若僧揭谛,菩提萨婆诃……”,不管你念多久,还是咒语。但印度人不是这样念的,他们念的是ga di ga di,不是揭谛揭谛。这心经大明咒,在梵语里,是有意思的,就是走吧,走吧,向前走吧!要到彼岸去。它原是有意思的,而我们的“揭谛揭谛”是没意思的!(鼓掌)首先,它音不准;其次,文章无意义;还有第三点,你念得太少。你背过多少咒语?《心经大明咒》你会背,有人会背《大悲咒》,有人会背《楞严经神咒》或是其他的《观世音法门咒》,你会背十种咒语,已经不错了,却依然一无所知。

但假如一个人用梵文背几百上千个咒语,再看看翻译,相信他对咒语中的意思也会有相当的领悟,而且如果有机会到印度去留学,学起梵语来一定很容易上手。现在呢?我们用中国字来记录印度音,字音已经不准了,而只读了几句咒语,怎么可能了解咒语的内容,怎么能说梵语?那我们英文经典呢?我们要求背得几万字啊,不要说十万字,纵使只背两万字,一万字……我相信只要没有把孩子关在铁房子里面,他有机会,他就能够发,而现代的社会中,机会是很多的。譬如孩子们念《十四行诗》,beauty一词常常出现,我有一次就问小朋友,什么叫beauty?他们都知道是美丽。当然如果问一些不常用的,他们就回答不上。但是,人只要是活的,环境就同时是活的,对所背的经典,就多多少少会有所理解。如果老师又有一点程度,能用比较活泼的方式,偶尔提示一下,对于理解文意,当然更有效了。经典英文懂一点了,读简易英文或学讲英语自然也就容易了。不过,老师提示单字或文句的意思,固然增进教学成效,但千万要记住一点:不可本末倒置,不可喧宾夺主,不可买椟还珠,还是以背诵为重点。

此外,还有一点要说明的是:人类操作语言,也就是讲话的能力,最好到达反射反应,才能讲得流畅,才是好口才。但读文章不必要求反射反应,读文章是可以放慢脚步的,读一下,思考一下,是没有关系的。越简单的文章,读得越快,可以快到不需要思考,近于反射反应。但读有意义的文章,就不能反射反应,不是你能力上反应不来,而是原则上不可以。你这时还反射反应,就对你毫无益处。所以,你看报纸,可以反射反应,你读莎士比亚,就不可以反射反应,你读任何一个有思想的作家的作品,你就是能反射反应,也不可以反射反应,你为什么要追求反射反应?(鼓掌)

只有语言,才需要反射反应,但刚才说了,你如果真的是一个有料的人,你到了外国,不但讲外语的语速不需要反射反应,甚至你连发音都不标准,只要你有学问,人家外国人对你还是敬重有加。就跟我们程云枫堂主一样,他刚才的发言发音很不标准,你不认真你就听不懂,我们更要洗耳恭听。(众笑。鼓掌)那是因为程云枫堂主他有料,讲的话有意思,我们才会洗耳恭听。他如果发音既不标准,讲话又没有内容,我们就会把他当做耳边风。(众笑)甚至,他发音如果非常标准,讲一口京片子,但只是插科打诨言之无物,我们只有更讨厌。就譬如好的相声,让人会心一笑,不好的相声,是讨人厌的。相声的好不好,最重要的不在发音是不是标准,语速是不是流畅。如果只是发音标准,语速流畅,而没有内涵,我们会说他耍嘴皮子,越是京片子,越觉无聊,越显寒酸,永远上不了台面!我们为什么要培养一个上不了台面的人?所以,我们要分清语言与文字的不同,而文字中还有有低度和高度的层次,我们在教学上应该采取不同的态度。语言没有高度的语言,如果有,那些高度的语言,都是读了许多文字以后发出来的,而高度语言的记录,也成了文字,这种文字,或许是直接的记录,就是白话文,如果在记录时,用上简化雅化的手法,那就是文言文了。想当年,孔子讲学,本是白话语言,但弟子记录时,用了文言的手法,于是高度的语言又经过高度的记录──凡是有学问的人静下心来讲一句话,写一段文章,都是很慎重的──于是这种文章就变成了经典,不仅是义理的经典,而且也是文学的经典。这些具有高度内涵的语言或文章,本来就是要让人细细品味的。(鼓掌)

总之,我们读书是不必要求反射反应的,只有讲话才需反射反应,但我们跟外国人讲话的机会实在太小,乃至于一辈子都没有机会;纵是有,日常生活之用,只要几百个单词,几十句话,日常生活就够了,那是非常容易的。所以千万不要把语跟文弄混淆,不要把简单的文跟经典的文章弄混淆了,这样子我们就可以知道要怎么拿捏教学的“度”,你要用多少的力气去背书,用多少的力气去理解,用多少力气去会话。我不是说不要孩子去理解和会话啊,因为毕竟理解和会话可以帮助学习兴趣。尤其刚才吕老师说的,六七岁以下的孩子是不需要理解的,因为他根本就不想理解,千万不要空过一个六岁以下孩子强大的语音记忆的能力。但六七岁以上渐渐地会想求理解,不理解就比较无趣了,他纯语音的记忆能力已渐渐减弱,所以七岁以上,不得已才需要一些理解;至于大人呢,那更不得已,因为他已经没救了,要了解才有兴趣,那只好中英文对照了。所以一方面不要用大人的眼光去看孩子,一方面我们也要注意孩子各个阶段的学习心理。

不过,最后总归一句,吕老师一直讲的就是:老师,请你放心,请你相信我们孩子的能力,你不要考虑太多,你不行,我们孩子行!谢谢!(热烈鼓掌)

附:王财贵后记:原先读经教育的提倡,是希望因著人性之无所不在,故这种从人性出发的教育可以适合每种情况,不论城乡,不论贫富,不论智愚,不论老少,皆可实施。在外语外文的教育上,如果用纯读经的方法,则没有英文素养的父母,没有英文老师的穷乡,同样可以进行教学。

甚至,更内在的,还有一种考虑:纵使有英文父母和老师,却故意不用,只纯读经。等到背了十万字了,再解经,才能教出真正的高手。所以,纯读经的教育,是适合任何人的。但大量的纯读经,是专给培养大才用的。

不过,自从英文读经推出以来,第一线的教学者遇到不少困难,困难表现为几种类型,第一种是想著想著就心虚,一直没有实施。第二种是计划先把中文读到相当程度再加英文,也一直还没做。第三种是真教了一段时间,发现孩子或不开口,或进度慢,似乎提不起学习兴趣,老师压力很大,于是渐渐放弃。第四种确实是长期坚持了,但终究发现学生在不理解文意的情况下只背音流,如念咒语,背了又忘,忘了又背,背了再忘,仿佛不如中文之能维持记忆,所以也对外文纯读经的理论起疑。

对于以上诸种类型,我都以为是父母和老师的信心不足所致。第一二两类是前信心不足,第三类是中信心不足,第四类是后信心不足。分说如下:

第一类想来就恐惧,是明显的缺乏信心,如兵法所说的“未战而先败”,此不需论。

第二类置后学习,可能是隐性的缺乏信心,但并不是放弃,或许有朝一日真开始英文读经了,因著中文之基础,也可以背诵无碍。此法在人情上固属稳当,但切勿忘了,语文之学习愈早愈好,外语外文更是如此,所以不论如何,不计成效也要有少量的英文读经跟著走,至少是要多听,不可全然隔绝也。

第三类因步屦艰难而中断,这种举步艰难之感,不只是个别的经验,乃是相当普遍的现象,甚且不只是现象上如此,乃是道理上原则上本自如此。初学有生以来所陌生的语文,当然是不易入门的。不过,如果看看那些曾读过一点学校或坊间英语英文的学生,他们的表现都好一些,再看看那些在艰难而没兴趣的情况下勉强背了几千或几万字英文经典的孩子去上学或上坊间的补习班,他们的进境往往令人括目相看,则可知语文的学习,只不过是个累积的过程,先从哪方面累积起,都对后来的其他学习有助益之效。

如果直接从英文经典的背诵上累积,不只对其他英文英语的学习有助益,相信对后来持续的经典背诵也会有助益。那历程里仿佛有个“临界点”,在临界点之前,进步是缓慢的,超过临界点,会起突飞猛进的效应。只不过,那临界点是否真的会到来?又何时到来?是人生的奥秘,是不可预测的,唯有信心能接近之。甚至所谓临界点不只是一个点,而是一层翻上还有一层,如练武功然,最少要经过三进三退,方有小成。

所以请第三类者要知教育之理,勿急求效,不必气馁,气一馁,则永无飞跃之日了。

以上三类大体皆因信心不足而恐慌,此恐慌或许由于教师本身即不足,此纯是虚妄的恐慌,但大部份是由于学生表现的反照,此恐慌确有真实性。近年深圳的金剑和孟丹梅老师就为解除学生的恐慌,采用了一个英文专家所研拟的看字读音教学课件,几周之内,学生对识与不识的单字当下皆能读出相当的音准,于是产生亲切感,自然消除了恐惧,因此对英文读经的兴趣大增。

至于第四类屡背屡忘的困难,其实已经不是困难,而是值得恭喜了。因为功力在身,仿佛练就一身铁布罩衫与吸星大法,虽然尚无十八般武艺,但要成就武术,走遍天下,是相当容易的了。吾人建构英文读经教育的理论,正是要走这条路,吾人推动读经教育的实践,正为等待此一时刻也。

只有内力,没有武艺,是不能应敌致胜的;而先不练武艺,而练内功,是为了将来成就高度的武艺,以应强敌而致大胜。只有背经,而不理解,是不能开口不能阅读的,而先不求会话与理解,只背经,是为了将来成就高度会话与文化理解。

当然,所谓将来的成就,不是关起门来永远只练内功只背经,到某一天忽然就能理解应用的,要另开法门,但此法门犹在目前如指诸掌,人人思之可知。所以,吾人应愁者,只在先时背经多不多,不在后来的理解应用也。

理解法门,略有数种:

一者,从会话入,会话有对话法,有读会话课本法,有观看影片法,三者可以兼行,而以读会话课本最为简单方便,把一本一千句的会话课本背熟,所有日常的听说和简易的读写,皆在其中。会话的熟习与应用能增强学习者的信心,而其所累积的字词和语法对经典的理解亦有助益。

二者,从默写及翻译入,外文既是表音文字,会背以后,其默写是比中文还容易的。透过默写,不只测验其文本熟悉程度,还可验证读音之精确度。翻译是最快的理解管道,对一个背诵量大的孩子,不管是翻别的文章,还是直接翻经典,都是愉快的事,而且愈翻会愈快速,因为常用字只不过那两三千个字,而文法的规则是在大量的阅读中可以渐渐领悟的。况且美国近二三十年来,有一位Goodman教授发明“阅读冒险理论”,认为阅读的理解,并不一定字字句句都要明白,乃是以篇带段,以段带句,以句带字,所以理解文义是相当简单而自然的。此理论虽是美国人对英文阅读而说,但亦可移于外文之学习。

翻译教学法,又有两类,一是以中文翻英文,一是以英文翻英文(类似汉文之以白话翻文言)。以中文翻英文是一般容易接受的,只要有一本或一部电子英汉字典即可自行进行,而且学生好奇心强,逐文解义,兴趣浓厚,收益甚快。上海孟母堂吕丽委老师对七八岁以上的孩子,每天的功课,背经“、|默写和翻译三种课程并行,甚至允许学生把单词的中译直接写在英文字下。但见学生背经的兴致勃勃,不知是因酌用翻译法,理解文义而产生兴趣,还是只因吕老师是英文本科,对英文读经教育信心十足,緃使纯读经也可无难色?不过,至少六七岁以下的纯读经,师生教学也很轻松平常,与中文读经并无二致。

但有人认为以母语和外语两种语文对译,不但在理解的速度上隔了一层,慢了一步,恐怕在语言的“思惟模式”上,终究难以融洽无间,所以一起手应该以英翻英。即学生透过英英字典查询单字单词,而领悟文义,教师也以英文解英文之单字单词及文法文义等,亦即不论自学或受教,全部以英文学英文,则英语英文高度的听说读写能力,一并完成,既纯粹又简捷。今据知衡阳邹红卫老师就坚持先有一定的背经量,再以英翻英的解经模式。

这种纯读经,再以英翻英的方式,算是英文读经的最高形式了。这种说法,于理论并非无据,只是在现实中,是否要考虑得如此精密?也就是:语文是不是重要或唯一的思考表现系统?以一个中国人读外文以融会西方心灵沟通中西学问,是否必需完全用外语思惟才能深度的学到他们的思考本质领会他们的心灵特色?还是各式思考特质之融会,关键在于全人类普遍的心灵能力,心灵能力强者,不管用何种语文模式,都可以相融无碍?就如同中国以汉文对译印度佛经,甚至一生没听过梵语,但不妨碍中国人成佛作祖。所以,外语外文的学习是否达到“外语思惟”,并不是最重要的。又,所谓“反应速度”的问题,障碍并不很大。一来,讲话不必求反射反应,二来读文章也可慢条斯理也。

况且,英翻英,不是一般人做得来的,首先必需消除教学的恐惧。要消除教学的恐惧,或者要有高程度的英文教师且能作妥善的引导,或者教师本人虽无程度,但其信心要坚强到足以带动学生和家长的心灵能力,否则是行不通的。

不过,虽然心理上或现实上有所困难,但如果它是可以克服的,且如果这法门,初看是困难重重,愈后来愈顺利,结果,学习所费的时间和精力总量最少,则坚持这种对后来的一生,以及国家民族的慧命会起最大化的积极作用的英翻英教法,还是上上之策,还是值得提倡的。

最后,剩下的问题是:有没有一套可行之法,提供给天下不论英文程度如何的老师依法而行?

在还没有可普及化的上上教学方策之前,吾人应允许每人依其个性、认知、能力及环境,做其个人的单一的或综合的选择。总之,只要还有志于读经,不管纯还是杂,不管置于历程的前后,不管学习力度的大小,出来的学生能比一百年来的体制好些,就足互相告慰庆幸了。有些方法,甲行之有效,而乙无效,有些方法,乙操之顺手,而甲心余力绌。吾人若心存慈爱,将自己思之成理行之有效者提供出来,供人采择,苟有益于人,功德你分一半;假如诚心雅意,夜抛明珠,竟无人瞅睬,则存诸天地之间,守先待后,千载之下,或一遇大圣,孤灯抚卷,挥涕长叹,奋然而起,奉以为宗,大传天下,致至太平,未可知也。千万不要计较一时,在这种技术层次上争强好胜,强人从己也。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