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教育的价值观

当前位置: 主页 > 季谦学院 > 读经演讲 >

教育的价值观

时间:2014-10-27 14:34 | 来源:全球读经教育网| 作者: 消息

主讲:王财贵(季谦)先生
时间:2013年4月3日
地点:明德堂
文字整理:习之

题外的话:礼乐的精神——损益以合人性

坐在后面一半的全部移到前面来......让大家像这样排列是不很整齐的,是不合礼数的,因为我们不拘这个礼,所以大家才能听得到。因为我们的广播系统还没有做好。本来广播系统是每一个地方都要有音箱,现在音箱只有在前面,而且我们的房间会有回声,声音不能开得太大,后面又没有喇叭、音箱,所以坐在后面可能听不懂。刚才还下著阵雨,下雨的声音打在塑料板上其实是很好听的。明朝时候一个叫做王禹偁的,他做了一篇文章叫做《黄冈竹楼记》。黄冈是湖北的一个地方,那个地方盛产竹子,当地的人就用竹子来建筑,屋顶就把竹子破开,覆盖起来当作屋瓦。这个竹楼,就是竹子的房子,如果下雨的时候那真正是太美妙了!我们这个屋顶虽然不是竹子做的,是塑料做的,但是也一样美妙。以后啊,希望我们程堂主用竹子来做屋顶,那这样子下雨就很好听了。刚才有下雨的声音,如果没有请大家坐近一点就听不到。我们就不拘礼数,不拘礼节,但是我们更容易让大家听得清楚,这样主要的目的就达到了。这样的话我们是大礼。所以,孔子或者儒家讲礼、制作礼乐,这个礼是要守规矩的,但是守规矩的目的是要顺人性、合天地,总之就是要把好事情做好。周公制礼作乐就是让天下的人都容易把好事情做好,但是这个礼在一般的场合之下是只照这样做就可以了,但是在特殊情况之下它是可以改变的,所以孔子说有三代的损益呀。礼乐有损,就是少一点,益,就是增多一点,这个就是作微调。做微调有什么目的,跟原来制礼作乐的目的完全是一样的,这样调节过的礼乐虽然跟原来的礼乐不一样,跟圣人所做的礼乐不一样,但是他正好合乎圣人礼乐的精神,所以如果圣人在这个地方,他也要用这种礼乐,这样就是真正的礼乐了。

从动物也会做教育说教育的人禽之辨:价值观念

因为我们移动位置了,就讲这段不相干的话。但是这个也不是不相干,其实天下的道理都是一样的。比如说我们体制的学校——作为一个国家民族,有学校这也算做一种制礼作乐。最古老的时候是没有学校的,最古老的时候人就像野兽一样,叫做“野人”,野人是没有礼乐的。礼乐是一种文明的表现、文化的表现。但是人是从最原始的时代就知道要做教育。本来生物要做教育好像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就是不止是人,我们看到所有的动物,尤其是比较高级的动物,都好像会做教育工作,母鸡会带小鸡,这不是教育吗?越高明的动物,我们看到它父母教它的下一代,教学的内容更复杂,教学的时间更长久,所以教育是生物的本能。而我们人类也有这个本能,都会做教育。但是人类的教育跟其他的动物有不一样的地方。其他动物教育的目的是要让它的下一代能够适应这个世界,能够好好地生存下去。怎么生存呢?也是动物性地生存,所谓“食、色,性也” 。能够让它生存下去,它们的父母就不教了,像一只母鸟教小鸟,只教到小鸟能够飞翔,能够去觅食,母鸟就不再做教育,它的教育完成了。但是只有人类的教育很奇怪,时间很长,尤其我们讲起来内容很多,不只是让孩子能够活下去,而且要活得好,什么叫做活得好?那当然有各种层次了,你的经济生活好,这个经济生活其实就比动物的生存还要高一级,但是我们想它是跟动物的生存同类型的,同类的活动,只是它比较高级。所以除了活下去之外,除了他现实的生命可以活下去之外,人类的教育还有所有的动物没有的部分,就是让他活得更有价值。其他的动物好像没有看到它有价值的观念。

什么叫做价值呢?价值的意思,是从古老的以物易物来说的,两头羊可以换一头牛,这是对价,我两头羊值得你一头牛,我一头牛值得一百只鹅,这样叫做价值。当然后来换成金钱了,我用多少人民币可以换一头牛、一斗米,这样那多少人民币的价值就是一头牛,本来价值是这样算的。但是我们这样讲还是在经济生活中,我们刚才所强调的人生的价值呢,不是现实上的价值,是心灵的价值,叫生命的价值。就是人之所以为人他的本色的高与低,那么什么叫本色呢?就是人也是动物,人不只是动物,所有在不只是动物这一边来说人成为一个人,不是人跟动物差不多的地方说人是一个人。所以照这个道理来讲,假如能够赚很多钱,过著很富足的生活,这样不是人的价值。所以孔子才说“富而好礼”,好礼的这一部分才是人的价值。富也可以因为他好礼而变得很有价值,因为他如果不富,他好礼的表现就不能够产生那么样的作用,造福那么多的人群。所以富是可追求的,它比动物性的生存得好还要有内容,但是这个内容总是不离动物。只有用富来好礼,才完全超出动物的追求之上。所以好礼才是人生的价值,也可以说好礼才让这个富有价值。

人生的最高价值:志于道

所以一谈到人生的价值,我们就要有价值的观念,叫做价值观。价值观就是一个人要知道什么是人生值得追求的境界,用普通的话来讲,人类要追求什么?这个追求什么就是你的价值观。有些人的价值观就认为人就是要过好日子,像这样的价值观我们称之为庸俗,其实不是庸俗而已,他是比较动物性,他只希望自己和自己的孩子过一种动物的生活,以为它就最有价值了。真正对人、对人的意义认识的人,他不在这里说价值,他在另外一个层次说价值。另外一种境界说价值,那么要看他的境界高或者低了。有的是比较低的,比如说治国平天下,那是价值了吧?这种价值还是比较低的。“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往这里去追求价值,这才是真正的价值,因为它是纯粹的价值。所以一个人不是为了培养孩子将来能够赚大钱,掌大权,升大官,甚至也不在于这个孩子有学问,有才华,能创业,成为社会的精英,甚至也不是这种人,到最后不是追求他要治国平天下,而是他要成为一个“人”,他要合乎人之道,而这个人之道就是天之道,所以要“志于道”。这样他人生的价值观就渐渐地从动物性往上升,升到最纯粹的境界。

而这里有一个一般人比较不容易知道的关键,就是一种效应,什么意思呢?一个能够志于成为社会精英的人,他能够发大财,掌大权,那是不在话下的。就是说一个社会精英是比较容易发财的,比较容易升官的。所以升官发财对一个有志于成为社会精英的人,他认为这是容易的,所以他是要成为社会精英。怎么成为社会精英呢?他有学问有才华,就能够成为社会精英。所以我们只追求学问才华,你就不必再去管你的升官发财了。能够成为社会的精英,有学问有才华,是不是就够了呢?如果不够,还要加上有品德有智慧,那就不是为了自己的升官发财,而是为了他的生命的无穷性,他要“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那么你要“己欲立立人,己欲达达人”,你首先要有学问有才华,其次还要有这个心量。于是我们就看,要有学问有才华是比较容易的,要有这种“立人达人”的心量是比较不容易的。这个越不容易的,就代表越有价值。不是吗?你要买一斗米比较容易买,你要买一头牛就不容易买了;你要买一头牛容易,你要买一套房子就不那么容易了。那不是房子的价值比牛高吗?一个人要叫他“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他必须做一个社会精英,这个还不容易,可见这个价值更高。而这个人价值越高,他必定能够完成比较低的这种追求。或是更进一步说,纵使他不能完成比较低的追求,他也无所谓,他也甘愿。因为人生的价值、人生的意义、人生的追求不在这个地方,是在更高的地方。所以你认为什么才是做人的意义,这是你自己立志跟你教你的孩子最最重要的一个窍门。这个窍门不开,你浪费了自己,也浪费了你的孩子。不是吗?所以有些时候要放弃某些东西,这个放弃不是不要,而是无所谓、不在乎,有也好,没有也没有关系,乃至于它一定有。作人为什么不作得简单一点呢?为什么不作得畅快一点呢,坦荡荡一点呢?对自己又是很高明、很优雅、很清澈,而对于以下的东西呢,他可以有,也可以没有,很自在。你不是幸福的人吗?我们要培养孩子,就是要培养这样子的人才,使他成为这样子人。

道在哪里:参考经典 调适上遂

那怎么使他成为这样的人呢?你一定要先有这个价值的认识。更高上去,刚才讲过了,一步一步地高,高到最后是只有一个念头,“志于道”。我们叫他学道。道在哪里?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你如果不知道,道就在圣人的心里,圣人的心在哪里?圣人的心灵已经表现在经典里面,所以你不读经典永远不了解圣人的心,你不了解圣人的心,你的人生就没有参考点,你自己去追求道,你可能还不知道道在哪里。不是说你要跟著圣人走,而是圣人作为一个参考点,你对照一下,谁比较高明。如果你读了《论语》,你认为孔子太逊了,我比孔子高明得多,那你就去作你的人,不要再读《论语》了。所以读《论语》是使你的眼界高深,虽然你一时做不到,但是你毕竟看到了,能够看到了圣人,这辈子你就值得了。有人连梦都梦不到的。孔子都认为自己梦不到周公是很值得警惕的事啊!所以先要把他的价值观建立起来。那你孩子怎么给他教育呢?送去哪里做教育呢?你用你的价值观判断就好了嘛!看我学哪种学问比较有价值嘛!作哪种人比较有价值嘛!你以下的东西就不要再考虑了。这不要再考虑不是他就会被饿死,他就永远不会作官,不是这样说的,是我们不在意。当你不在意你有没有赚钱、有没有升官的时候,它反而才会来,或者来了你才可以消受得了,要不然钱越多越不幸呀,官作越大,离监狱越近呀。你消受不了啊!

所以昨天我去见博罗县的县书记,劝他推动读经。在见书记之前我们去见博罗县长宁镇——我们现在这个地方叫长宁镇——的镇书记,镇书记老早也都听说了,甚至他也知道这里有一个明德堂,明德堂搬来这里了,但是他装作不知道。因为他如果说他知道是很危险的,明德堂危险,他也很危险,他不可以知道的。所以他装作不知道。但是这个镇书记呢,我请他推动全民的读经,镇书记也说,他也自己想开一个明德堂,哦不是,想开一个私塾(众笑鼓掌)——不过现在讲明德堂就是私塾了,现在讲明德堂就是私塾的代表了——他有意愿要把长宁镇的文化提升上来。因为我前天下午到这里,从广州白云机场坐车来到这个镇的,进入这个镇以后,看到马路两旁的房子在整修,他们就给我介绍,这个房子靠马路这一边要把它整修成岭南式的建筑,让它有古典的味道,整个马路两边全部都是岭南建筑的风貌,另外一边就不管它是什么,反正“眼不见为净”。虽然这个不是很忠实、很诚恳、很厚道的做法,但是,聊胜于无,比连这个思想都没有的还要好一点,所以我还是赞成的。那我就想,能够想出这些点子的人,能够去做这些事情的一个地方的领导,应该是比较有文化素养的了,他的人生价值是比较高的,于是我就猜测,一定可以在这里推广读经。所以昨天就去见他们的领导。镇的书记很有意愿,他就说,我们上面如果点头的话,我就马上做。所以我们下午就去见他的上面,去见上司。我就跟县书记说,书记呀,你的手下长宁镇的镇书记呀,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跟你很相像,因为都是为国为民那!都是肯干实干的人那!他一听说不仅是街道要恢复古典,我们的百姓、民风,也要他家家户户都变成诗礼传家、书香世家,他一听说,他说如果上面点头,他首先作先锋、作示范。我说书记呀,你手下有这员干将,应该好好用。他说好,我马上打电话说,可以,你去做吧!他马上打电话。(众鼓掌)所以今天下午,等一下吃完饭我马上要到镇政府,他召集所有的干部,准备要在长宁镇作全国乃至全世界,看看怎么营造一个文明城镇。(众鼓掌)这就是价值观的选择。就是他有这个观念,价值观,然后他才能够做这样的选择。这个价值观有些时候是自己想出来的,因为每个人得天地之英气,人是天地之秀,所以每个人的心都是一样的,都是活的,都是光明的。所以自己也可以有自己高度的价值观。

用经典做对照 跳出现实洪流

但是毕竟人生长在现实之中,现实是需要照顾的,而且现实的压力是很强大的,现实一有缺憾,你马上感受到痛苦,价值有没有缺憾,你还不是很知道的,你就默默地受那种苦,不会有切实之痛。所以现实是很压迫人的,人也很容易去注重到现实,而且很容易被现实所冲击,叫做随波逐流。这不能够太过苛求一个人。

但是我们是希望每个人自己能够从滚滚洪流当中跳出来,自己跳不出来,人类有方法,就是从能够跳出来的人这里取得一个典范,然后供我们大家去对照,假如你对照而能够兴发你内在的志气,你就可以去学习,你学习得非常的诚恳,你也能够达到圣贤的境界。所以“颜渊其心三月不违仁”,他一见到孔子就“仰之弥高,钻之弥坚”,你不仰就不知道他高。你到泰山底下,你低著头,你不知道泰山有多高,你必须抬起头来你才知道泰山有多高,而且你越抬头,你就感觉到泰山是越伟大。

所以一个不肯抬头的人,不肯面对圣贤的人,他可能永远低著他的头,看著前面的路,一步一步地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他的生命是不可能提升的。那我们现在有经典来做我们的对照,我们也希望这些政府的领导,也都能够感悟到经典的重要,自己学习,乃至于给机会其他的百姓都来学习。

选择读经还是体制:先立其大的教育价值观

而我们现在各位,你把你的孩子送到一个特殊的地方受教育,你要知道这个特殊是什么意思。这个特殊如果只是与众不同,别人学这边的东西,我学这一边,比如说学校的孩子学功课,我们读经,那么你就会这样想了:这个学功课的孩子都没有读经,哎呀他们是缺文化呀!但是有朋友对你说,你的孩子呀只有去读经,没有做学校的功课,我告诉你你也缺了一块。很多人这样心就慌了:果然我们缺了一块,怎么办?哎呀,还是不要去读经了,而且读经所缺的这一块太高了,不只是功课没有作,将来还没有办法去升学,没有升学会产生什么效果?没有升学以后就没有职业。没有职业会有什么效果?以后就会饿死。我说你不要回到毛泽东时代好不好?现在很少饿死人了。所以提到没有学籍就没有学历,没有学历就没有职业,没有职业就活不下去,慌了!还是不容易呀。那么这种想法到底对不对?不是说你的结论对不对,是我们这样想这个逻辑到底对不对,合理不合理?我们刚才不是讲了吗,价值是有层级的,一层一层往上升,而刚才讲一个价值的特色,是上层的价值可以笼罩、可以包含下层的价值,假如你不敢相信它可以笼罩包含,至少你可以相信“我不在乎”。所以你一定要达到“不在乎”这个层次,你才有资格去笼罩包含,要不你天天求,我价值这么高,能不能笼罩低的价值呢,能不能包含它呢?如果不能够怎么办呢?这样子你对于高价值还是认识不清澈。所以价值是有层级的。

而现在我们选择孩子的教育,我们也要用这种观念来思考,哪一种教育是比较有价值的,先有“教育的价值”。所谓教育的价值就是他的教育的成果比较好,不会浪费时间,用少量的精神生命就可以达到大量的效果,这样价值总是比较好嘛。那我们就要想,做功课的人不读经,缺一块;读经的人不做功课,是不是也缺一块?所以我们不能这样想,我们要看一看读经跟其他的教育是各占一边的关系呢,还是上下的关系?假如是上下的关系,你就应该放心了。假如你认为各占一边,你就不会放心。但是认为各占一边的人,我也可以叫你稍微放心,因为一边跟一边有大边跟小边,比如有大陆这么一大块,台湾这么一小块,你怕台湾做什么呢?你不要怕嘛。所以现在很麻烦的就是,中-共怕台湾,我都看不起中-共,你何必怕台湾呢?所以代表自己没有自信。当然我也不是很希望中-共自信起来,那台湾不是吃瘪了吗?所以我是很难做人的,一方面希望中-共自信不要怕台湾,一方面希望他们怕台湾。这是讲笑话了。意思也就是说,纵使你认为各缺一块,你也要知道是缺大块还是缺小块。

儒家是刀锯鼎镬的学问:生命的涅槃

刚才说了,有人认为你没有学体制你将来就会饿死,那所缺的是大块,你知道吗?所以他不来选择读经。但是你如果认为,不读经所缺的是大块,整个人生会缺乏很多的内涵,那你就认为读经虽然缺了体制这一块,还是可以牺牲体制去读经的。但是这种牺牲的心情是不好受的。现在我开出另外一条思考的路:读经如果是在上面的位置,它就可以笼罩涵盖比较低的这种学习,甚至更有信心的家长要这样看,读经以下的学习,我要学是很快的,甚至我不学也罢了,我宁可放弃,我这辈子不要学又怎么样!达到这个地步,你才真正认识读经的价值,把握到读经的价值。

所以各位家长,陆象山说,“这里是刀锯鼎镬的学问”。陆象山不是儒家吗?陆象山说,我们儒家这一家的学问是“刀锯鼎镬”。什么叫刀锯?就是杀头。什么叫鼎镬?就是下油锅。儒家的学问是让人杀头下油锅的学问,为什么这样讲?不是儒家教人家犯罪,叫人家不幸,不是这样。儒家的学问要去除你许多现实上的考量、追求,你要把你的生命,变成另外一个生命,你原来的生命要杀掉他,你如果原来的生命不死心,你是很难超脱的。所以假如你对其他的学习不死心,你让你的孩子读经,你是自讨苦吃,天天都很辛苦,活该!谁叫你来!你不来不就不辛苦了吗?但是不来也很辛苦,做人就是这样子麻烦。所以你只好学一条路——安心吧!对哟,这就叫刀锯鼎镬的学问咯,这就是下油锅的学问咯,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大丈夫才做得到。

体制滔滔 跳出来读经的是少数

所以如果有一个人跟我说,体制的教育是天下最完美的教育,我为了我孩子的完美我选择体制教育,我是非常敬佩这种人的,你了不起,为了孩子的成长,你选择这种教育。

他如果跟我说,体制教育可以去升学,体制教育将来可以有饭吃,所以我要让孩子上体制教育,我看不起这种人。一个孩子生在他家,这个孩子是不幸的,这个孩子还没开始走他人生的路,已经被他的父母所败坏了,障碍了,不是吗?

所以作为父母的只是为了教育给孩子做教育,既然你为了孩子的教育给孩子做教育了,孩子受到良好的教育了,你所有的追求都比较容易能完成。再讲一句刚才说的,不完成也没有关系,我就忍受得住,而且不是忍受得住,这本来不是我的追求。各位呀,你要下油锅一趟你才能够坚定你的信心,不容易的啊!所以我们推广读经,刚才说为什么我会白头发,其实这不可以怪罪说读经推广很困难,应该怪罪我怎么这么老。(众笑)其实读经为什么推广这么困难呢?为什么程云枫跟马老师在这一个地方尽心尽力,他们坚持,为什么还要坚持呢?因为天下汹汹,天下滔滔,“滔滔者天下皆是也”,圣人就是这样讲,什么叫滔滔?就是像海浪滔滔一样,什么叫天下皆是也?每一个人都随著滔滔而去,叫随波逐流。谁肯从这个滔滔的波流当中跳上来,很少数。

所以各位,我们读经的家庭、读经的群众是少数的,你要耐得住寂寞,因为你的四周全部都是“滔滔者天下皆是也”,只有你这个清明的人。有人就说,你怎么可以这么骄傲,天下皆浊我独清,天下皆醉我独醒,一个人怎么可以这么骄傲呢?难道别人都不对吗?我们先不说别人对不对,先问问我们自己,别人所说的那一套你懂不懂,你说的这一套他懂不懂,如果别人说的那一套你都懂,你说的这一套他不懂,那谁比较清楚啊?所以我常说你们一定要很清楚你在做什么,乃至于知己还要知彼,你一定要知道别人在做什么,你才可以决定你的孩子要不要读经。你又知道自己又知道别人,当你做过这个功夫之后,我告诉你,别人就不可以跟你辩论,跟你辩论的人都是无聊的人,都是愚昧的人。我们宁可跟聪明人吵架,不要跟愚昧人讲话。不是吗?你跟他辩什么东西呢?你为什么心里又开始起伏不定了呢?你又摇动摆荡了呢?你不是自找苦吃吗?人生本来就很清明,很爽快,坦荡,你为什么天天在那里紧张、著急、烦闷,就是因为你原来没有想清楚。好,原来没有想清楚没关系,你随时可以再想一遍,我没有叫你的孩子一定要读经,一定要到全天候的私塾,我从来不这样讲。我都说,“你想清楚了再送来”。

办学的君子之风:心心相印

这个程云枫老师跟马老师,他们就抓到了这个办学的原则,有家长要把孩子送来,他们不是一个劲表现很高兴很高兴,赶快来赶快来,不这样子,这样子的学堂你不要去。假如有一个学堂你孩子送去了,他说赶快来赶快来;如果这个学堂说,这个学堂不在乎,他告诉你,“请问你想清楚了吗?你想清楚再来。”这个学堂就值得你信赖。他若无其事,他好像不想教,这种人你值得信赖。因为他要你也明白才来支持他。如果一个人不明不白就支持他,到最后也会不明不白而反对他。一个没有智慧的人,会接受不明不白的朋友,他现在是不明不白跟你作朋友,将来不明不白就反叛你。所以叫“君子之交淡如水”,好像要交好像不交,在心灵里面交往,有共同的理想,互相有关怀,但是不一定要表现得很热情,这个叫君子。

所以我们要用君子的方式办学,不是为了赚家长的钱,不是学生越多名气越大,不是为了这个名,而是为了把人家的孩子教好。而教好教不好,我刚才说了,每一个人可以有自己的选择,而你在选择之前你要判断,你在判断之前要有了解,你要了解你必须做功课。有很多家长莫名其妙,我跟他说你把孩子送来这里对不对?对。为什么送来?因为我的朋友说这里不错。我说你知道为什么要读经吗?我也不大不知道,反正是朋友说不错就不错了。我说那个朋友有一天又跟你说不行,那怎么办呢?那不行我可能就把孩子带走了。这样的家长我看不要来算了。这个程老师跟马老师天天都被你们这些人折腾。但是现在程老师这里还有很多空间,我想说随便收一些也没关系,因为还有空间嘛。但是程老师跟我说,他收到150个就不收了。我说你这个空间可以容纳大概最少500个,再扩建一下可以容纳1000人。他说不要,150就好了。那我说你还是收吧。他说至少收到150的时候要停下来一下。怎么停下来呢?这个时候就是他作东家了,他来选择那些作赌徒的家长,因为大家都来下赌注的嘛,(先生笑)要选择赌徒,要很忠心的赌徒才收。所以就变成教育是一种良心的工作,而且里面还带有一种命运的神秘性,谁比较有缘,谁的福气大,才可以到真正办教育的地方去受教育。

我们不好说这个话,说我们要拒绝,因为教育是应该广开门庭、有教无类,但是人生毕竟有某部分是很神秘的,是你做不到的,是有命的,所以要知命。所以我们尽力地往前走,尽力地希望天下人都受良好的教育,但是这里有些人是受不了的,那就先不要勉强。我们在刚开始推读经的时候有些勉强,有些堂主办得很辛苦,家长天天来吵,他说,我不要这个家长好不好,我说,还是给他们一个机会吧,你就忍受一下。那么,程云枫他告诉我说,我已经忍受很久了,我受不了了。I am enough.我受够了,我不再受了,他不再受不是不收学生,是心心相印。各位,如果这个学堂的家长都心心相印,来这个学堂的家长都更放心。因为这里的教育会更加地纯粹,用一句神秘的话说,磁场会更加地笃定。那不是很好吗,人生不是很愉快吗?那当然,150的时候,休息一段时间,你还是要再接受,因为你养足了精神,把老师都培养起来,然后就可以再多收学生,所以这可能是明德堂发展的阶段。现在是110个左右,再过两三个月就150了,150就拒绝了。可以出去不能进来,因为你不想在这里读书,出去,这个是有遗憾,但是不能够勉强,要进来的人就是要非常地精细地去考量,考量不是考量学生,是考量家长,因为没有不可教的孩子,只有不可教的家长。

教育的正面:发挥诚意 变化气质

所以家长一定要跟他讲得很透彻,这样子,学堂办起来才会方便、容易。而且这学堂的学生,他用心都是一样,结果这个学堂整个的生活状况、读书状况,都维持在一个非常的精诚——很精到、很诚恳,一个人在精到、诚恳的氛围当中,自己把自己的诚意发现出来,他也可以变化气质。变化气质不是他学问多了而已,他可以把他天生下来的、原来遗传的禀赋能变化掉,叫变化气质。所谓“气质”,“气”是什么东西?气是阴阳二气,就是天地太极创造万物,包括人类,是用阴阳二气来创造的,而这个气是看不到的,气只是一种功能、一种力量,而这功能力量一发出去,它就会形成现实的存在,有身体,甚至有你的精神,于是就成为一个人,或是一个动物,或是一棵树,都是阴阳二气这个气而形成的,一形成叫作“质”。所以先有“气”再有“质”,到了“质”的时候,就是真正的在世界上展现了,“气”还没有展现,“质”就展现了。所以天生的状态叫作气质。

一个人气质好就代表他的先天的状态好,可能比较容易在这个世界上有所发展;气质不好,或者是比较笨,或许是心性比较狭隘,他天生就这样。但是一个人的诚恳,诚意,一个人心灵的深处其实都还跟天地相通,不仅是跟原来的阴阳二气相通,还与阴阳二气之上的太极相通,所以人人心中都有太极,都有道。但是他的气质会把他拘束,气质越浑浊,他的拘束越大,但是不代表这个人没有道。而且任何一个人的道都是一样的,我们的道跟孔子的道是一样的,所以我们的本性是一样的。但是那个气质是不一定,气质是不一样的。但是你的诚意永远不受气质的限制,你的诚意随时可以回归天地,随时可以透出来,照亮你整个人生,笼罩整个天地,这个叫“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而一个孩子让他读圣贤书,就是想要开启他原初的这个诚意。一个学堂的风气好,就更能够带动所有的学生,比较容易让他内在的诚意光明发挥出来。这内在的诚意光明一发挥出来,就变化气质,精神面貌都会变化,而且这个变化一定只是变化他好的方向,因为你办学的人诚意够,我们所读的书是要引导你的诚意,而这个学堂的气氛又容易发挥诚意,当然是往上走,不会往下走。

教育的负面:污浊庸俗 变化气质

但是你如果到一个比较污浊的地方,所读的书非常的庸俗、功利,所遇到的老师、同学都是以这种很混乱的、竞争的,甚至是斗争的,都用这种态度来教学,你的孩子也会“变化气质”,但是是往下变化。原来一个清明的孩子,你到那个环境当中之后,他日渐污浊,从哪里可以看出来?从他的眼睛。你到这个学堂看看这些孩子的眼睛,个个是雪亮雪亮的,一定是好地方。看那个孩子的眼睛是越来越浑浊、无光,那也是地狱饿鬼,千万不要去。

我在上海,和一个学堂堂主,这个堂主原来是一个小学老师,而且是有名的老师,是一个模范老师。她后来因为教自己孩子读经,最后也开了学堂。她跟我说她在学校里面,在小学里面,跟她的同事常常有一番的对话,就是每当四月、五月的时候,附近的幼儿园老师就带著他们那些小毛头,手牵著手到他们小学来,说要参观小学,来告诉这些幼稚园的孩子说,你们要毕业了,你们将来毕业就要到这种学校来,你看这个学校好不好啊?大家都说好。然后,这些在办公室里面的老师每看到又有一个老师带著一帮幼稚园的孩子进到校园来,他们老师就在窃窃私语说,又有一批人要来被我们浪费了。他们眼看著这些幼稚园的小朋友个个眼睛雪亮雪亮的,来到一年级、二年级,眼睛就浑浊了,失去了光明,改变了他的气质,本来他天生气质还是清明的,都被外在的环境污染了,都被他所读的书污染了,都被老师的教导污染了,被家长的急功近利污染了,看卡通,什么奥特曼污染了。各位,有时候一污染就是一辈子啊!你不要怪罪老天生你这个孩子这么难管,越长大越难管教啊!老天本来不是这样子想的,上天有好生之德啊,老天也希望人间是幸福的。是你自己把他的气质变化掉了你知道吗?

所以每个人回想你的婴儿刚生出来的时候,你如果认为他是很可爱的,眼睛雪亮雪亮的,你现在想一想,他还有没有保持他这种眼睛雪亮雪亮的可爱的那个样子。假如没有,不是老天的罪过啊,是你变化了他的气质啊!所以变化气质,变化气质,什么潜移默化,你用好东西,用诚恳的心来教他,他就潜移默化、变化气质,乃至于到最后连相貌都可以改变,你如果用污浊的东西教他,天天在那里急功近利,大声小叫的,整个家庭不安宁,整个学校吵吵闹闹,大家竞争,人生就埋没在这种污浊的环境当中了,可能一辈子就认为原来世界就是这样的,所以我也就这样做人,这叫做随波逐流,滔滔而去呀!辜负了一辈子啊!(鼓掌)

读经家长的功课:止于至善的价值追求

所以要变化你的孩子的气质啊,要往高处走,志于道,回归到天地,回归到太极,回归到人性。最后再讲一句重复的话,你志于高的境界,那低的层次很容易就能够把握。再讲一句,就是不把握我也不在乎,你怎么样?!(热烈鼓掌)这才是豪杰之士啊!不是英雄哦,豪杰!英雄是属于气质的,天生的;豪杰是属于修养的。所以我们要做豪杰,要鼓励我们孩子做豪杰,要给他将来可以成为豪杰的机会,就是要让他走最高端的路。所以不要再有很多烦恼,你烦恼越多,越是扯你孩子的后腿,不要再扯孩子的后腿。能够这样想的人,告诉各位,不多的,万分之一。但是中华民族,至少在中国大陆,有十三亿人口,万分之一就有十三万。我们现在不仅没有十三万,连一万三都还没有。号称读经的或许有一万三,能够真正老实大量读经的,连一千三都没有。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认为我自己还没有尽到我的努力,我还要更加努力,宣导宣导再宣导。但是各位家长,你也跟我一样有责任,甚至你的责任更大,因为我的孩子没有这样地读经,他们没有机会,因为那时候我还没推广。你的孩子现在已经这样子读经了,你还不帮我推广,你没良心那!(众笑,鼓掌)好,大家一起来互相勉励。

我听说我们明德堂也成立了家长委员会,不是他不准大家提意见,不是这样,而是每个人要做点功课,你要尽点责任做功课。做功课,了解理论,了解理论以后才下你的决心,下你的决心以后,你就要安心,但是这个安心不能够像一个不负责任的家长一样,我推出去就好了,你这个安心当中要随时观,什么意思?随时考察,随时再回头过来重新下决定,因为你重新努力去研究,研究理论,去观察,随时这样做,随时在清明当中。所以不是叫你不可以批评,不可以怀疑,但是你要有本事,你要尽责任、做功课。有一天你跟我说,教授,你的理论是不够高明的,我的比你高明,所以我要用我的方法教,我敬佩你,我绝对不会叫你跟我走,因为这是不可以的,不可以把一个人的高级的慧命,智慧的生命,把它拉下来。这是要犯罪的,犯的罪不是法律的罪,是犯阎罗王的罪,这是我不敢的。你有高明,我连学习都来不及的,还拉著你吗?但是有一个人说,教授,你的教育不够完整,你也没有做这个,也没有做那个,你只管读经,我们要做这个,又要做那个,我也不便拉著你,但是我不会敬佩你。你要做,每一个人有每一个人的自由,但是我不会敬佩你,我还是讲我的。各位,人间这样好像很冷漠对不对?很冷酷对不对?这样讲起来好像确实是,为什么不互相拉一把呢?不是不互相拉一把,是没有办法,这叫做人间。所以,人间要幸福,是很可能的,也很容易的,一方面来讲是很艰难的,尤其在这个时代里面,我们准许每个人有自己的自由,这样子一准许是让我们互相尊重,这是一种幸福的保障。你不要吵架。所以我从不跟人家吵架,我不跟读三字经的人吵架,我不跟落实弟子规的人吵架,他们已经了不起了你还吵架吗?其实我也没有跟体制内教小猫小狗的老师吵架,我也没有跟他吵架呀!我只是贡献我自己的所见所闻,那么也请他贡献他的所见所闻,其实他不必贡献他的所见所闻了,他的所见所闻我老早就见闻多多了,就是你懂的我懂,我懂的你不懂,请问要谁听谁的?真的这样简单。但每个人要做功课,做完之后你才知道你是清明的。你清明的不是永远的清明,可能还有更清明。这样子我们一步一步地往上升,永远维持在最高点,叫作“知止而后有定”。这个“止”是什么意思呢?叫“止于至善”,“至善”在哪里呢?我们不知道,但是两个东西一比较就知道哪一个高哪一个低,至于这个高是不是最高,你不必知道,等到有更高的来你才知道。

各位,所以孔子不居圣。大家都说孔子是圣人,孔子说我不敢说我是圣人,“若圣与仁,则吾岂敢”,孔子只有一个生命,志于道。至于道在哪里呢?我现在认为最高的地方就是我的道,等一下有人告诉我,道还有更高的,我忽然有所领悟,我就追寻那个更高的道。但是不是很多人都说那个道,那个道就高,很多不代表高,“量”不能代表“质”。所以这个“质”就是价值所在,“量”不是价值所在。当把这个分清楚了,我们就知道我们怎么做,怎么决定。

所以今天没有人叫你一定要读经,尤其没有人叫你一定要送到明德堂,我读经不一定要送到明德堂,我可能自己教得更好对不对?程云枫敢说他是天下第一吗?他虽然这样说,我们不一定相信对不对?没有叫你做什么,通通没有叫你做什么,只叫你回归到你自己的良心,你的良心就是天地的良心,大家都为自己的良心做事,每个人互相欣赏,互相体谅,天下太平!(热烈鼓掌)

所以大家都说听我演讲,听来听去讲那么多,好像没有讲什么,没有叫我来做什么,但是呢,又好像交给我很多责任,你就听对了。没有叫你做什么却叫你做一辈子做不完的工作。

好了,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各位!(热烈鼓掌)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