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第七届全国“中华诵•经典教育论坛”主题演讲

当前位置: 主页 > 季谦学院 > 读经演讲 >

第七届全国“中华诵•经典教育论坛”主题演讲

时间:2013-01-08 14:31 | 来源: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作者: 王财贵

                    第七届全国“中华诵·经典教育论坛”

暨东亚《论语》高端峰会主题演讲之三《读经教育重回体制之呼吁》



主讲人:王财贵教授
时间:2012/11/18
地点:安徽安庆皖源国际大酒店
文字整理:李洁
校对:清和

谢谢主办单位,谢谢各位朋友!大家一起来这里参加这个举办单位已经举办好几年的“中华诵?经典教育论坛”,我是第一次来参加,我看到有这么多的朋友一起来就非常高兴,所以也要感谢大家让我今天有这个机会来这里,跟大家谈一谈我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题目。今天的这个行程好像有一点变动,为什么呢?这“好像”因为也是有一种预告、预言的意思。因为早上我很早就起来了(因为要赶来这边),在北京到了机场,机场广播说安庆这个地方(大雾)云雾笼罩,所以飞机就一延再延,延了三个小时,慢了三个小时我才到。那预告了什么呢?好像预示了就是我到安庆的时候安庆就“开雾”了!(教授爽朗的笑声,观众热烈的鼓掌)安庆“开雾”还不要紧,我们举办单位还派车到机场去接我过来,来到会场,我相信会场会因为我而让大家也“开雾”(开悟)。(热烈的鼓掌)

刚才汪先生在皖江的文化(指安徽皖江文化研究会汪军会长所作《皖文化、桐城派、黄梅戏及黄梅戏欣赏》的讲座)其中有一种表现就是禅宗,禅宗是讲究开悟的。想当年五祖弘忍要传法的时候,他跟所有徒众说:“开山宗学道最重要的不是要种福田,而是要了生死。”那么了生死叫作见道,就是看道。其实不是看道,应该是领悟道(领悟了那个道),其实见道就是悟道,这是修行人最后的最高的目的。如果修行而没有见道、悟道,那等于是白费了。这个“见道”这个词应该是来自佛家的禅宗,但是我记得在儒家也用这个词语。当年有一天,陆象山在月光下散步,所谓“一夕步月”,一天晚上在月下散步,古人用词很美啊——“一夕步月”。“归来叹曰”,回来他叹口气说。古代的弟子都很好学又很好问,抓住机会就问,“夫子何叹”呐?陆象山就说:晦庵泰山乔岳,可惜学不见道。”晦庵就是朱熹,不是有“朱陆之辩”吗?一个是道问学,一个是尊德性。刚才汪先生有谈到“晦庵泰山乔岳”,(朱熹)不管是学问还是人品都像泰山一样这么样的高耸、这么样的伟大,这是值得赞叹的,所以“晦庵泰山乔岳”。不过,“可惜学不见道”,他的学问呐没有见道。刚才我们说禅宗一直强调要见道,没有见道就枉费在山中数年修行。现在陆象山评论朱子学问没有见道这严重了,意思就是说朱子这一辈子白费力气了!那么弟子也觉得很感伤,就跟老师说:“那先生为什么不点醒点醒他呢?”陆象山抬头就骂:“你这个人不争气”,就是为什么这么不争气。“你且说天地之间多一个象山,少一个晦庵,又多了什么?又少了什么?”这有一点像禅宗斗机锋的意思,但是我们千万不要认为这就是所谓宋明理学是“阳儒阴释”了,不可以这样认为,不可以因为讲这些话的高明而就认为凡是高明都属于佛家都属于禅宗,这是不对的。

高明不高明不是判断学派的标准,任何一个学派都可以出高明的人、讲高明的话,你不可以说凡是佛家的人都可以讲高明的话,凡是讲高明的话都是佛家,你这样的判断是一种很粗浅的判断。所以到现在为止,社会上还有很多人一开口都说:“宋明理学尤其是陆王学派是禅宗。”,不一定的。我们判断一个学问它是属于哪一家哪一派要从内容上看,不可以从形式看。当然了这个内容又要准确不可以偏离,这是基本的认识。而它的形式呢?(就是他的境界呢)让人达到越高越好。最高的境界就是所谓的“见道的人”,那么学问又要准确又要见道,这谈何容易呢?!所以今天能够留下来的人是不多的,就是在于以见识入手处(立脚的地方)到底准确不准确,这个入手立脚就不准确,那是永远没有成就的;那么立脚准确了,他开始用功了,用功能不能够深入而且高明,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学问艰难呐!

今天我就说各位都跟我一样是属于教育界中人,都关心教育。我也在想一个问题:教育有没有入手处,有没有立根基的地方?先不谈你有没有境界,先不谈有没有达到教育的最后的目的,先谈教育的入手处、立脚的地方到底确实不确实?不止是确实,而且要真,能够真切不真切?什么叫作真切呢?有多少人去问这个问题呢?全世界这二三十年来都在做教改,台湾跟大陆虽然脚步慢了一点,慢了二十年,也在做教改。各位大概都是在这个教改风暴中走过来的人,请问教改教改到底改得怎么样?在台湾的教改改了十年,有人终于悟出来了,终于了解什么叫“教改”了——就是“教改教改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如果“教改教改像月亮”今天来个什么规划,哪一天又来一个什么课标或是……,反正就是许多从上面来的以及从底下上去的,那么多人都在做教改,请问为什么要做教改?为什么要改革呢?我们就问这个问题。一说要改革就马上曝露了,就是马上曝露了这一件事情它的缺点——自我曝露、自我忏悔。为什么要忏悔呢?就是有过错了,你为什么要改变呢?因为以前不很到的地方所以要改嘛。所以做教改我认为是一种诚意,非常值得敬佩,“过则无殚改”,有过才会改嘛。但是改了改了改了,你凭什么改?假如以前是有过错的,你知道以前过错在哪里吗?曾经反省过以前过错的起源吗?如果没有请问你又怎么改?你凭什么改,你怎么入手去改?你站在什么观点上,你向着哪个方向改?如果这些都没有想,这些教改就是“教改教改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大家热闹一番,结果一无所有了。

这个方向不对是努力白费!所以你要悟道,你先要知道道在哪里,要不然一辈子努力“泰山乔岳,可惜学不见道”,连朱熹都要这样的被批评。据说五祖弘忍有一两千个弟子,到最后只传一个人,传给惠能,其他人都是枉费山中苦修数年,乃至于苦修数十年。这里有两个问题:为什么没有见道?一个是你的方向根本就没有抓住;当然第二个才是你的工夫有没有下足。有些时候不是下工夫的问题,当然有些时候是智慧的问题。其实讲到智慧其中就包含了你的入手处,一下手就准确。当今天下我们不敢不说别的,我们今天只说教育(教育的这个天下,教育这个界),请问走对了路没有?每个人都在做教育,有的是家长(家长也在做教育),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个老师不是吗?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你在做教育。有的在当老师,你在做教育,你带一个班。据说在座的有许多的校长,或者是幼儿园园长,你带领的几百几千个人,请问你做对教育了吗?这是今天我们一定首先要问的问题,要不然你就是做的轰轰烈烈、功成名就,你是什么高级教师、特级老师,你在当地办学是有声有色、升学率也很好,请问这就是教育了吗?“泰山乔岳,可惜学不见道”你做了那么多的事,可惜没有把握到教育之道,请问我们做教育安心吗?所以说为了开悟开悟,最少一定要知道道在什么地方,所以今天我们首先要谈教育之道在哪里?

那么教育之道谁说了算?当然不是我说了算,那到底谁说了算?难道教育专家说了算吗?如果教育专家说了算,难道我们现在所实行的教育不是这些教育专家所研究出来的吗?为什么我们还认为我们的教育有问题?而且问题严重,可见教育专家不一定可信,而如果中国的教育专家不可信,那世界的专家呢?世界的专家就可信吗?我们中华民族这一百年来都跟着世界走了,我们中华民族这一百年来没有出一个教育家,没有出一个有教育思想的人,我们的教育思想、教育行政、教育措施完全都是按照国际化的,都是的跟上世界潮流的,我们中国人要跟上世界潮流最快的,山寨版啊,立刻就跟上了。我们的教育也是山寨版,所以我们跟上世界潮流了,难道跟上世界潮流了就可信吗?这样这个问题就严重了。教育之道在哪里?我讲了不算,当然可能你马上也知道你讲了也不算,我们教育专家讲了也不一定算,世界的教育主流可能也不可以一直判定他就是有道,那怎么办?于是就一塌糊涂,我们其他的事糊涂比较没关系,教育最好不要糊涂,因为教育的影响深远,现在糊涂影响几十年,乃至于一百年、两百年。我们现在的教育就是所谓的2012年,中华民国开国到现在刚好一百年,1912开国,到现在2012正好一百年。在台湾叫作中华民国一百零一年,所谓第一百年零一年,就是一百年的意思,就是满一百年了。中华民族这一百年的教育应该反省反省了。最重要的一个的反省就是刚才说的,你不可以只相信教育专家,尤其是不可以只相信美国教育专家,你不可以只相信全世界的教育专家。我们在师范学校里面的每一位老师,所学的都是这些东西,告诉各位:不一定可信!这一点是首先要认识的,要不然中华民族的教育就没有救,永远都没有救!好,鼓掌。(众鼓掌)

但是话说回来,你不相信这些你难道就有救吗?可能更糟糕对不对?所以相信不对,不相信又更不对,请问怎么办?各位,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因为我们所谓解决问题的方式,我们不一定要像修禅的禅宗,我们不需要的,你也不一定要碰到最高处,你也不需要象朱熹、陆象山他们的辩论,他们是非常精微的辩论,非常高明的、深刻的辩论,我们不一定要做到如此。但是至少我们心要是活的,这就已经有希望了。什么叫心是活呢?就是我们应该怎么去办教育至少应该想一想,至少应该根据自己的判断——认为对的才去做,认为错的一定要拒绝。在疑似之间,在这个好像对又好像不对之间,疑惑,还有疑惑的时候,你要存疑。我们面对的问题不过这三个态度:一个是对的,我接受;一个是错的,我排斥;一个是我还不能判断的,我把他留存着,不要马上做判断。还有谁不知道呢?大家都知道对不对?但是最麻烦的问题就是明明知道了事情又明明不这样照着做,也就是说假如大家是学教育的,乃至于不是学教育学的,不是从师范学校出来的,每个人都多多少少懂一点教育,为什么教育这么容易懂呢?因为教育是要教人嘛,那谁来教人呢?就是人来教人嘛,那你若是人,你怎么不知道怎么做教育呢?你一定多多少少知道的,所以《中庸》有一句话说:“以人治人,改而止”,所以说道在远方嘛,道远乎哉!举《诗经》一首诗叫作《伐柯》,“伐柯伐柯,其则不远。”就是说“伐柯伐柯”,伐就是砍,柯就是木头,砍木头啊砍木头,要做什么?要做一只普通的柄。“执柯以伐柯”, 其实就是你拿着斧头柄,用斧头砍一根树枝要做斧头的柄,你这个用眼睛测量一下,你还认为这个标准在远方吗?标准就在你的手上啊,所以“执柯以伐柯”,这叫作“道不远人”啊。这个道理就在你的眼前,就好像拿着一个斧头柄去砍一根做斧头柄的树枝,你要它大小长短那不是很方便吗?所以说道是不远人的。

刚才说了道是很难得的,现在说“道不远人”,矛盾吗?不矛盾。有些道真的很远,有些道是在你眼前,那我们为什么这样说?在我们眼前的我先判断、我先决定,然后我先去实践;至于不在我眼前的,我可能用这个心情下一步就可以更进一步。如果连现在我看到的我现在就了解的我都不愿意去了解,我的头脑死了,我的心灵死了,“哀莫大于心死”,我们的心要活过来,至少我可以知道一点点,至少我可以知道第一步。知道第一步你就要负责任啊,要下判断啊,对啊不对啊,还是我不能判断啊?这不很简单,这样就道不远人,这就是道了。至少我走第一步,然后我留着一个空间,以后我了解第二步的时候我怎么办?也是一样,我做判断,对的我走,不对的我不走。各位啊人只能做到这样,不可以奢望一下子就要悟最高的这个道,就要成佛做祖,是不可以的。而一个人如果做到这样,每一时每一刻都按照自己所知道的明明白白,确定这是我知道的。按照这所说的、所认为对的,明明白白,这是我所认为对的于是我就实践,自己错了当然就不实践。各位,这个人我们应该怎么样来评价他呢?这样的一个人叫作“圣人”!圣人只不过随时随刻面对自己真实的活过来的人,所以圣人不是一个数据上的标准,而是一个每一刻为自己负责任的人,因为我们只能做到这样,而每一个人都能做到这样就天下太平啦!

为什么我们还有许多的烦恼,人与人之间还有许多的不谅解?为什么我们每一天会觉得迷惘?其实只有一个道理——心死掉了。随时你活过来,为谁负责?你的世界马上就是大放光明,你就感觉到你开了天眼,你跟你自己合而为一,凡是能够跟自己合而为一,你就跟其他人也能够互相体谅,跟其他人能够互相体谅,你就跟天地宇宙就有了来往,就这样。

教育的道理我们也要用这种的心态去看他,那么请问我们了解教育的道理吗?刚才说每个人都了解,现在每个人可以想一想,现在如果还不能想那么多,现在先先听我讲的,有空的时候想一想,我了解的教育的道理,我曾经想过教育应该怎么办吗?是我想过了而不明白应该怎么办我才跟着人家走,叫作盲从。还是我想过了我明明知道哪些是应该做的,哪些是不应该去做的,而我却没有按照我的良心去做,所以该做的做,不该做的不做,这叫作良知,叫致良知,王阳明只不过讲过这样子的学问,致良知。这种致良知就是一个悟道,就是一个道,你是从道走。
好,教育之道在哪里?我们不说它一定在什么地方,我们只说我们有没有去思考。依照我的研究,中华民族这一百年来没有人愿意动一下头脑去思考一个教育应该怎么办,教育的道理在哪里?你打开教育的书,现在师范学校所用的教育的教科书没有一句是作者说的,统统是别人说的。一个堂堂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流落到现在这个样子,我们不惭愧吗?!

等一下我所讲的话请各位不要认为:我事先讲的来一个高压政策,来讲一些那么高雅的话让大家对我相信,你不可以这样。不管谁说大话都不一定相信他,他用麦克风讲得再大声也不要相信。但是也不管哪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小声的讲一句话,你也不一定就不相信,相信不相信不在大声小声,在有没有道理,讲来讲去都是这个话。但是为什么今天要先讲这个话呢?因为这是教育改革的一个关键性、原则性的问题。所以从今以后我们的教育,至少是你自己所办的教育,不管你是教自己,还是教一个孩子两个孩子,还是你教一个班,还是你当校长,还是你当教育局长,从今以后所办的教育一定要走教育之道、走正道。而你走了教育之道之后,从今以后不需要再教育改革了,人类的教育改革只改一次就好了!

以下我所要说的就是依照这种态度想一想,遇到问题想一想,我邀请大家来跟我一起想,我陪大家一起想,我们都去想一想,我讲每一句话请各位想一想。假如你认为我说对了呢,那你就照这样去做,照这样做不是照我说的去做,你如果照我说的做,你这个做起来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可能也是盲从。有一天你又听别人讲话,你又去做了,而是你自己思考过了,果然认为对,于是你才去做,这个做是为你自己做,你了不起!你若认为我的不对呢,千万不要听我的话,因为我的话跟别人为什么不一样,一时之间你不能判断,你不可以因为我讲得跟世界的不一样,你就直接把我否定,有时候我的话有千钧之力,可以抵得上整个世界的潮流,叫中流砥柱!(众鼓掌)但是不一定每一句话都能够这样,虽然我认为我每一句话都这样,你不认为就算了,你不认为就是你没有福气,智慧还不够高,还没有开悟。

好了,我们今天的主题啊,我还没有记得主题,我赶紧记住主题。这个就是为什么举办单位会给我比较多的时间的原因,因为我们举办单位老早就听说我很会拖时间,要讲话就不讲正题,光讲一些云云雾雾的,不讲重点,那以下我们开始讲重点。

这个重点就是请各位注意听,假如你听出我一句话不合你的心意,我们这场演讲就算失败,我不是我几句话让你了解了,让你高兴,让你觉得很对,我们就成功了;也不是说我大部分的话让你觉得对了,我是成功了;是有一句你认为不恰当的话,就算我失败。我有这个把握,为什么我有这个把握呢?刚才说了,“‘伐柯伐柯,其则不远’,执柯以伐柯,睨而视之,犹以为远。”是道不远人呐,你是人我也是人,为什么我们要有不一样的思想呢?这不可能的嘛,大家不是“一言堂”嘛?“一言堂”什么意思?“一言堂”是有一个人像我一样站在这里,然后拿着麦克风,然后讲一些我自己并不成熟的话、没有经过思考的话,我讲出来了,然后我有权有势,把你压倒,你不准讲话,这叫“一言堂”。但是现在呢?我所说的话是经过我的思考,而且我的思考不止是我的思考,我的思考就是依照道理来思考。什么叫道理?因为我是人嘛,我按照做人的道理来思考嘛,我就知道你一定跟我一样的思考,保证,因为你是人。假如你的想法跟我不一样,你不是人!(众笑)那这样我们不是就很简单了吗?所以古人说:“明明白白一条路,千千万万不肯走。”所以教育之有问题之有烦恼,其实都不在别的地方,只有一个道理,就是大家都知道教育应该怎么做,而却故意不这样去做。最后,再讲一遍,看看你是不是这样,或看看别人是不是这样,看看我们整个国家一百年来是不是这样?怎么样呢?就是大家都知道教育应该怎么做,而却故意不这样去做,而把教育办坏了,然后才大家互相埋怨,两手一摊说:“我有什么办法呢?”。其实你是有办法的,你立刻就有办法,然后不相信我们讲下去。

今天的题目叫作“读经教育重回体制之呼吁”。我先解释一下这个题目,其中最重要的字眼就是“重回”,就是重新回到。那么其实是体制,那么稍微讲一下体制,体制大家都懂啊,为什么还要讲呢?讲这个体制的利弊,教育之有体制,我们对这个体制可以狭义地看,可以广义地看。广义地看就是有个样子、有个大概的体,就是它的样子或是大概的整体,有个大概的制度,叫体制,依这个广义地说。任何时代都有教育体制,多多少少啊,像古代的科举也可以叫作教育体制,大体是有一个样子。像古代有书院嘛,这个叫古代的教育体制,教育制度史都有提到这些,那就叫作教育体制,就是广义的。这个没有什么大的意义。

现在我们要讲的是狭义的体制。什么叫狭义的体制呢?就是自从十六七世纪,德意志,就是现在德国啦,他们开始由政府规定所有的文明在儿童时期都要接受国家所办的基础教育。为什么这个叫作体制?为什么要提出新的规定呢?因为这是新的规定。为什么新的规定?因为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最早期的时候政府是不管基础教育的,当时的政府是很聪明的,基础教育都放在民间、放在家庭、放在邻里,尤其中国的考试制度政府到最后来个考试选拔人才,政府不费一毛钱,它只办一个考试结果天下人才就被它收拢来。这个西方也没有所谓政府办的教育,也是民间的教育啦。请问苏格拉底是上什么学校呢?他没有上过学。苏格拉底在哪一个学校当教授呢?也没有,苏格拉底在街边讲学。这就是人类从古以来传播学问的建立思想的,乃至开出学派的一个正常的方式。一直到德意志这样做了,后来世界上的所有国家也渐渐地学它这样做,等到我们中国被西方人以船坚炮利来叩关以后也学到这一套,所以在清朝末年,也就开始想要办这个国家的学校,由国家的力量来办学校,当时叫作学堂。首先成形态的是张之洞,他上奏清朝的政府说要办学堂,于是就列了一些学堂的制度,有小学有中学,然后也可以说有大学,所谓的国学、翰林院啦,有分级的,有课程。这个就是狭义的体制了。

一直到中华民国开国,中华民国开国的领袖人物是孙中山,好听的话是学贯中西啦,说的不好听呢,是向洋人一面倒了。所以也要赶上世界潮流,在教育上也就列了体制。什么叫作体制呢?最少也是规定全国的孩子六岁到十二岁都要上一个基础教育,叫作小学。而最有体制意义的就是把这个小学称为义务教育。各位,教育在古代叫作权力,孔子就认为人人有受教育的权力,不只是贵族,所以孔子把贵族教育下放民间,叫作“有教无类”。那个类的意思不是是贫富差距,不是男女分别,那个类的意思是阶级的一个类,上下类别,就是贵族与平民的意思。所以“有教无类”就是不论你是贵族还是平民我都可以教你,所以人人都可以有受教育的权力。一直到世界上有这一种国家规定的这样的体制,后来还是有一些人不上学,于是政府就渐渐使用它的公权力,强迫每一个孩子都上学,于是叫做义务教育。这个教育而变成义务,这本来是国家的德政,让百姓一些基础的教育,对国民是有好处的,但对国家也有好处,这是好事。中华民国也把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规定成为义务,这一规定这个是好事。但是现在我要讲的主题是所谓读经教育这个课程的改变。

据我所知,孔子之前不算,孔子之后所有中国读书人一开始读书,你不要问他读什么,最最主要的课程就是经典。孔子号称整理六经,删诗书,定礼乐,记历史,著春秋,孔子就以这“六经”来教授弟子了,从此以后中国读书人就以读经为主。什么叫读经?以经典作为主要的教材,这个叫做经。什么叫做读,就是以诵读作为主要的教法叫作读经,尤其是从童蒙开始就读经。现在我们一般人都这样想,童蒙应该叫蒙书啦,《三字经》啦,《千字文》啦,《弟子规》啦,《百家姓》啦,或是《千家诗》啦,三百千千……各位,不一定的。假如是一开始教蒙书,那也不是真正的教育的主题,他也是作为过渡到经典的一个台阶,所以总的讲起来还是读经。这个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这个传统传了两千多年,一直到清朝末年张之洞的这个学制,他的课程里面从小学、中学到大学,也都有读经的课程,而且读经的课程小学几乎占到二分之一,中学是三分之一,读经占的是很重的。但是中华民国一开国,第一任教育部长叫作蔡元培,他一上任第十九天,就是中华民国开国第十九天,就下令所有中小学废除读经科目,也就是短的来说,从张之洞以来几十年的学制,其中很重要的科目——读经废除;从远的来说,从孔子以来,两千多年来的教育的主题,从此废除。

所以,现在各位一听到读经,或是社会上的人听到读经,其实不知道他的意义。如果不了解历史的话,不了解教育的历史,或者读教育的教育史,读过教育史也不注重这个范围,大概也就不知道读经的意义,不知道废除读经他所造成的重大影响。所以,元月十九日废除读经,到了五月的时候就废除师范学校读经,因为师范学校的老师要教小学的嘛,所以小学不读经了,他想到哎呀师范学校的学生也不读经啦。而又废除各级学校祭孔,因为从古以来,每一个读书人的地方,尤其是书院,书院一定有一个地方是供奉孔子的,也是每逢春秋都要祭祀的。其他学校呢?就是说从张之洞的学堂以来,每个学堂都要对孔子有相当的尊重,而且都要祭祀,蔡元培就想到:“我为什么要祭孔?”因为蔡元培认为所有祭祀都是迷信,所以他要取消一切的宗教,不止是这个中国的宗教啊,他取消一切宗教,而且他认为儒家也是宗教,你去祭祀孔子就是迷信。他叫作“以美育代宗教”,这个西方人对于以美育代宗教,他认为人的心灵的最高的发展,发展到每一个宗教了。那么每一个宗教有一点类似的意思,因为都是人,都是当下心灵放下,直接面对一个深远、奥秘、广阔的世界,他认为一个人只要有美感,就不需要宗教。

各位啊,不通啊!让全世界的哲学家笑话啦!这就是近代中国的知识分子啊,由这一种人来领导我们的教育。你自己判断好了,然后听还是不要听,你不是不知道,你立刻就可以判断。但是,中华民族这一百年来就沿着这一条路走——不读经,不祭孔。祭孔是什么意思?是迷信吗?这个荀子说:“君子有三祭”,做为一个君子,或者说作为一个圣人提倡礼教有三种祭祀:第一是祭天地,第二是祭祖先,第三是祭圣人。天地是万物之三,祖先是我们生身之本,我们这个生命生出来,我们的生身之本。圣贤呢?圣贤是智慧文化之本。所以中国儒家的祭祀是返本,不忘本,你怎么能忘本呢?曾子说:“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这个“慎终追远”就是要表达你的成就。然后要满足你的感情,所以这个跟宗教的祭祀是不一样的,宗教的祭祀往往是,这个是错误的宗教啊,真正的宗教谈不上。宗教的祭祀往往是求福、祈祷,所以西方后来的这个存在主义者他们就是真的有一种很高明的宗教情操,他们认为我们去信教是我们要学,我们要学基督,我们要学耶稣,而不是我们信教是为了求上帝来保佑,这个是近代西方人的思想啊,很对,就是宗教是尽自己的诚意是让这些生命更加的清静。凭什么清静?你要首先有尊重之心。用我们中国的话来讲,有感恩之心,你感恩天地嘛,你感恩祖先嘛,你感恩圣贤嘛!以这样的感恩之心来祭祀孔子,为什么叫作迷信?你把他废除了,这一废除不是废除祭祀的典礼,是废除对于我们民族的圣人的尊重,中华民族就没有圣人了,一个没有圣人的民族就日渐归于野蛮。因为他再也没有人生的向往,他再也没有尊重之心,他的生命就放肆。所以到最后什么都不信了,你做毒牛奶有什么关系呢?做地沟油有什么关系呢?有什么关系呢?讲话假大空也无所谓嘛。其实每一个人的内心都知道是不对的,但是为什么不做呢?因为你丧失了敬重之感,你不敬重天地,你不敬重祖先,你不敬重圣贤,当然最后的意思是你不敬重你自己了!你把你的生命浪费了!所以中华民国一开国就注定了他不能……,乃至于注定了很快就会亡国!(众鼓掌)

哪一个国家不尊重他们的祖先?哪一个国家就要亡国;哪一个民族不尊重他们的圣贤,哪一个民族就要亡这个民族。顾炎武他曾经说:“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是改朝换代,或者说宋朝亡于元、明朝亡于清,这叫亡国。亡国可以复国,但是亡天下呢?也就是人生的整个理想败坏了、整个民族没有理想了、整个民族日渐归于野蛮了,他忘了他们的祖先的辛勤奋斗、他忘了他们祖先流传的智慧,这叫亡天下。

各位,因为有国民党这样子的破坏中华文化到现在一百年,这一百年来中国人已经不像中国人了,放眼一看只有看到黄皮肤的人,没有看到中国人,所以这一代的中国人叫作“香蕉的存在”。什么叫作香蕉的存在?外表是黄的,剥开来一看,里面是白的!(众鼓掌)中国不是亡国,是亡天下了!为什么亡天下?教育教出来的。我们自己摸摸良心,我们是中国人吗?什么叫中国人?刚才说了不是黄皮肤,而是你有中华民族的智慧,至少我们要求知识分子、读书人要有中华民族的智慧。什么叫作读书人、知识分子?我们说读过书这个叫知识分子,现在我们说高级知识分子,至少要有你本族的智慧嘛,至少要懂一点嘛。那么什么叫高级知识分子?我们把他做一个数据化——读十年书。古人是“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啊,十年就不得了了对不对?读十年书还得了吗?但是现在我们的国民接受了义务教育,以前是六年现在是九年,据说要延长为十二年。而六年加上初中三年九年,其实我是加上幼儿园三年,都是十二年。假如一个初中毕业的学生已经读书十二年,而且真的是寒窗,我们比过了,比寒窗还要寒。我们现在读书的孩子真的是“三更灯火五更鸡”啊,披星戴月,真的是太苦了。古代才不受这个苦来,你这么苦读了十几年,请问你的学问在哪里?不要说世界的学问哪,光说自己本族的学问,请问你的学问在哪里?一般人以为他还有一点学问呐。我就下个标准,这个你要有一点自己本族的学问,你自然要读读书吧,你能读书吗?读了十二年的书,还不能读自己本族的书吗?那要怎么样读自己本族的书?至少你的语文程度要够嘛,语文程度及格。什么叫语文程度及格?就是打开经史子集你能够看,你不会怕,这叫及格。现在不说读几本啦,你读一两本三五本无所谓,但至少你要会读、敢读,对不对?叫语文程度及格。如果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教他们的国民教了十几年书,而结果呢让他们的国民连自己祖先的书都不能读,请问这个国家负了责任了吗?这叫作亡天下。所以一百年来如果在社会上有一些成就的人,我们说成就不是说他的事业能赚大钱,是能够在人类的历史留下名字的人,纵使留下一点点痕迹的人,告诉各位大概也都是民国初年以前就出生在了,或是民国初年政府的这种教育体制还没有完全弥漫全国,还有一点私塾教育的从那里出来的,假如让政府的教育体制所到的地方,告诉各位就没有人才了。

教育不是要培养人才吗?这是唯一目的啊,而教育教的没有人才,中华民族堂堂十四亿人口,钱学森还在问:“为什么我们大学培养不出大师级的人才?”那几个我们感觉已经是很闪亮的,其实应该是很惭愧的,中国人占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而得诺贝尔奖的不到百分之一,还有这些得诺贝尔奖的人几乎都不在中国,不是受中国教育的,可怜的中国!

所以我们要反省、要大反省,这个叫作教改啊。怎么改啊?我们来想一想怎么改?教育有教育的道理,我们应该按教育的道理来办教育,这句话应该没有错。我再讲一遍:教育有教育的道理,我们应该按教育的道理来办教育,这个是废话,因为大家都知道,所以我讲话大家都知道啦。好,我们可以再继续问下去。因为刚才的那一种讲法叫做形式地讲,我们要按照教育的道理来办教育的形式来讲,就可以引发我们内容的问,我们可以问什么叫教育的道理?对啦,那讲话的人就不能够推托啦,所以我们今天不问。然后我们接着再问假如我们问出教育的道理我们再问,这才是教育的道理吗?能够问这个问题的都是不简单,因为他已经在思考了嘛,这个人就有救了。至于是不是真正的教育的道理,我们说放着还没有关系。首先,第一步一定要问,一定要按照教育的道理来办教育才可以把教育办好,这句话听起来都很舒服,听完了就算了,这种人的头脑是死的。你说什么叫教育的道理?那我要先跟大家约定,如果我说的教育的道理在哪里,你如果认为我说对了,请问你要不要按照这个道理去做?如果说要,你有良心,但是我接着又问,这个道理你原先就知道了,你为什么不做?你就是没有良心。所以以前没有良心,从今天开始希望有良心。我们来说教育的道理,然后希望大家如果认为对,就这样去做。如果认为不对,哎,这里有一个好事出现了,如果你认为我讲得不对呢,我更要恭喜你,因为你一定有比我更高明的想法。怎么办呢?就按照你认为高明的办法去做,于是就变成我佩服你啦。这样子人间不是很美妙吗?或者是你佩服我,或者是我佩服你,大家互相佩服,这才好嘛。好啦,现在我们只有一个麦克风,只有我来讲,我先讲我认为的教育的道理。各位如果认为对,很恭喜你,你正在悟道了;如果认为不对,也恭喜你,你也悟道了。

教育的道理或许很多,因为是一件人间大事,但是现在我们采取一个比较方便的方法,我们先说根本的道理,不是每一个细节都要讲,因为讲不完。而且最先我开始说的时候,说了我们的“教改教改象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为什么会不一样?因为大部分甚至全部都在枝微末节那里发现一些小问题,做小小的改,根本都没有改,你那些枝微末节的改有什么意义呢?意义非常少的。所以我们现在讲教育的道理正好是回归到教育的最基本的地方讲教育的基本道理。基本道理做对了,不一定所有的细节问题都解决,不一定的。但是我们反过来说,基本的道理都没有清楚,那往外推出去,一定问题重重,所以还是回归到基本道理好。何况如果是基本道理对了,这样推出去,可能是顺水推舟,可能是瓜熟蒂落,我们这样推出去逐渐地那些细微的都可以解决,就好像我们中国的医学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全身的病如果真的要治好,高明的医生只治一个地方——就是补足你的元气,叫作固本培元。固本培元以后可以解决各种的病症,不要在病症上来着手,这也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所以有一个中医曾经跟我说一个笑话,他说这个西医用他们的办法检查,检查检查,然后他们的目的就是要给这个病命一个名称,然后来专门对付这个病,发明解药。他是很明白、很清楚,病人都明白,原来这个数据是可靠的,所以他的药刚好是对症的。而中医呢,这个把脉也没有什么数据。而且治来治去都是那几种药,然后大家就没信心啦,他就告诉病人说:“这个中医是糊里糊涂让你活着,西医是明明白白让你死掉。”

所以,我们今天讲教育的基本原理,不要认为这里是糊里糊涂的,你要去求数据,这里没有数据。所以,今天我不讲数据,我只讲智慧。那么,你要追寻基本道理,让我们用智慧的心来追寻,不可以用数据的心来追寻,这正好合乎我们谈论的主题,所以教育的基本道理我认为有三个,请各位跟我一起思考,把握了它教育大概就可以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第一个道理就是教育的时机要把握。教育是有时机的,谁不知道呢?大家都知道。但是呢大家都不做、都不管,任凭错过时机。错过时机教育的问题会滞后产生,不是当时产生,是你错过时机以后产生,而产生的这个时候你才警觉,告诉各位当教育发生问题的那一刻就已经没救的了各位,所以教育叫作百年大计。我们不要说百年啊,十年就够了,一个人如果能够想到十年后他会发生什么问题?一个人才可以做教育。如果你说你眼光没有那么远,两三年你总可以看得到,何况你是长大的人,你是过来人,你如果认为你以前所受的教育是不对的,你是被牺牲的,千万不要再牺牲你的下一代!但是,现在这种明明容易看到很多的家长、老师都依照他成长的这一套经验来教育下一代。各位,中华民族有救吗?你说要我有改变啊,以前我们家长老师是比较严格,现在我比较放松,以前是家长老师象犯人一样来管我啊,现在我跟孩子很好啊,当朋友啊,我改善啦。各位,这不是改善啦,这种改善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啦,这不是根本的改善,根本的改善在你有没有把握教育的时机。

第二个基本的原理是教育的内容要把握。教育总是要教他些什么东西的嘛,我们教育一定要有内容。请问我们有没有去思考教育的内容有没有意义?怎么看?是现在有意义还是将来有意义都是有意义啦。那么请问我们先从教给我们孩子的到底有多少意义?有没有意义?或许你说开卷有益嘛,你不可以用这样来搪塞,我们要问有多少的意义,还有要问有没有更大的意义可以让你来改善?还有你知道更大的意义在哪里?其实如果你都知道,而你居然用一些没有什么意义的东西来教你的孩子,让他整个人生没有意义了,告诉你:你是没良心的。所以教育的内容很重要的。

第三点教育的方法要把握。那么什么叫方法呢?就是依照现在这样子的时机,我想要教这样子的内容,我应该用一种合乎时机跟内容的方法才能教好,才能教得有效,所以方法是附带的。那么请问我们各位有没有依照时机来调整你的方法?有没有依照内容来调整你的方法?在我看来我们不是依照时机跟内容来调整方法,而是我们定了一个方法,然后来扭曲了、忽视了这些时机跟内容,让时机跟内容为方法服务,这叫作颠倒。

我这样讲如果还不很了解,我再稍微详细来解释一下。我们说教育的时机,教育的时机要把握大家都知道,尤其是近代人都知道学习关键期。我们就问教育的时机在哪里?至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教育要从什么时候开始?应该开始的时候就要开始了,假如应该开始的时候你没有开始,你就错过时机。第二点叫学习关键基期,学习关键期就是人类有某些非常基础的能力,也就是这些能力可以让他将来做发展的底子的。有很多这样子的能力必须在人生很早期的时候培养好,如果没有培养好他将来不仅是受障碍,乃至于将来就不得发展。所以一辈子就这样了浪费了,到了将来长大以后想要再用功,叫作“时过然后学,则勤苦而难成”,这就是《学记》上的名言。就是时间过了你才要去学,不是不能学,你很勤苦,但是难成,就是你事倍功半。你把握时机呢?就是事半功倍啊。这样一加减乘除就差了四倍。所以时机要把握这个都知道。现在我们一个一个来讨论。

第一个先说教育要从什么时候开始,各位你有没有答案?假如这点你没有答案,你不可以当老师,你不可以生孩子,你白白浪费一个人嘛,这个人来到世界是很难的,你就把他浪费了。而且浪费呢,一年两年三年啊,浪费一辈子,对他这一辈子已经没有办法了,这是教育首先要把握的,教育改革要从这里改起,教育改革三十年来,我们全世界的教育改革没有人说要从教育的时机来把握的。我们台湾跟中国大陆在教育改革的,这些教育的改革者没有人是从这里思考问题的,这是教育最最重要的问题啊,这个问题不解决,你一切问题是白费。所以这个问题要解决,我们第一个问题要问,教育要从什么时候开始?各位,你说呢?我们来说一说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位先生说从胎教,有位先生说从零岁,说这些话的人大概都是没有良心的。我不是说嘛你不是不知道,不一定要去读师范学校,读了师范学校以后更糊涂,你不读师范学校还好,还知道胎教,读了师范学校之后都搞不清,这个不要谈。各位啊你有没有良心啊?已经死掉了,你盲从所以现在要回归到活泼的心灵,该怎么想就怎么想,所以如果你认为胎教是有意义的,请你要做做胎教,但有人认为不是,所以问你教育要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不要讲一个具体的数目,不要讲一个实际的点,那个实际的点会有的,你就说教育应该从应该开始的时候开始,没错!(众鼓掌)你要聪明一点,跟人争论问题要这样争论啊立于不败之地。应该开始的时候开始,这就是形式的回答,刚开始说形式的回答惹来麻烦了,有一些比你更聪明的人马上就抓住你的小辫子,什么时候才是应该开始的时候?如果没有真知灼见啊,你光耍嘴皮是没有用的,所以要真知灼见。教育从什么时候开始呢?要从开始的时候开始,什么时候是应该开始的时候呢?你就记住说当一个生命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是我们应该开始的时候,了不起,你要这样讲啊。我再讲一遍,都是生命嘛,假如不是生命就不能教育了,石头是不能受教育的。假如不是灵活的生命不能受教育的,像猫啊狗啊,一点点的进步,那是无法教育的,是我们人类有心灵,而且有活泼的心灵,我们的生命是灵动的,所以对于灵动性的生命,当他可以接受教育接受启发的时候,就是你要开始的时候。什么时候是一个人的生命可以接受教育启发呢?每个人的看法可以不一样,告诉各位这里没有标准答案,千万不要认定你的答案就这样来,每个人自己去认定。

不过问题来了,请问你思考过这个问题没有?你思考了是不是想不通?还是你自己要自己认定,而是你有没有这样做?现在已经生了孩子的人,假如各位你已经生了孩子了,如果你没有想这个问题,想过没有照这样做?我告诉你:你这一辈子要终生后悔,你障碍了你的孩子,而且是故意的障碍。故意的啊,因为你懂嘛。所以以后问你,你千万不要说你懂,你要闭嘴,说你不懂,这样子没罪过。你说我知道还做胎教啊?我问你有没有做胎教?没有啊,为什么没有?因为大家都说不必要。各位,回归到那个问题,教育不要听大家的。听你的,因为你是人,好啦,做胎教。

胎教的意思是不止是胎儿做教育,是从胎教要开始,每一个阶段或许有每一个阶段要完成的他最重要的根基,做为将来发展的一个立足点。甚至我们几乎可以发现一个道理,就是把根基打定了、扎稳了,他将来就可以自行发展。这个就渐渐达到我们教育的最高艺术,就是教育是不需要教的,或是教育是用很少的工夫,教一段短短的时间,这一个人一辈子就自行发展,你挡都挡不住。但是现在我们的教育如果是错过时机,将来发现问题了,你努力都没有用,请问你要走哪一条路?为什么不当下觉悟?所以要当下觉悟。假如你不相信人类会有根基的时代,而且根基是越长越好,你不相信这个你就不要做。假如你相信你为什么不做?你千万不要说我们国家的体制不管这一套,你不要说世界的教育主流不管这一套,我就不做,孩子是你的,学生是你的,所以你要负责任,所以你要教育的时机要把握。

我们现在说教育的时机最重要,那我们用教育的时机做标准,你在某一个时期要教什么内容?你要选择内容啊,所以教育的内容要把握,这两个内容都把握了,你马上就想到了用什么方法可以在这个时机教这种教材,让他产生最大的教材,让他生命做最大的成长。好,那我们为了节省时间期间,我们就不三个分开来说,我们就一起说。

教育时机就是他有生命的那一天,可能就可以接受教育,我们现在先做可能。但是现在要教什么样的内容?这也是很重要的。我们现在所有的家长老师都在做教育都有内容,有时候我问一些老师:“请问老师你知道你在教什么内容吗?”那老师马上就说:“我当然知道,我教书十几二十几年啦,这节课我都很熟悉,我都还很认真地备课啊,我都还写教案啊,我都还是优秀老师啊,为什么不知道内容呢?”我说:“问的问题没有那么简单呐!”我进一步问:“请问这位老师,你知道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教这些内容?我的问题是问这个啊,你为什么要教这些内容?你都知道你教这些内容嘛,我就问你为什么选这些内容来给他学习?”天下之间就很少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啦。各位如果你能够回答这个问题,你了不起。但是我经验里面很少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各位,作为一个老师、作为一个家长在教他的孩子一些什么东西,天天教,而且教得很认真,说得孩子学进去,学到他的生命里面去,而问他为什么要教这些东西?必然惘然若失。这种教育能够有成果吗?这叫教育的失败。所以教育的失败不是十年二十年之后才可以看出来,十年二十年之后才说失败不失败,是你当下就可以判定,因为你教的这些内容没有意义,至少你不知道他有多少意义,你乱教一通。有些老师比较聪明,他说:“校长叫我这么教的。”我说:“你应该很惭愧啊,作为一个老师,校长叫你教这些内容你就教这些内容,这是不对的,我们教育是要为生命负责,不是要为校长负责。”大家不敢鼓掌,怕被吓到。(众鼓掌)我们问校长:“你为什么叫老师教这些内容呢?”校长想一想:“教育部规定的。”各位,不是教育部规定的,我们就要反对,我没有这个意思啊,教育部规定的要教这些,你要想一想应该教不应该教?如果应该教,认真教。如果不应该教,应付一下就可以啦!(众鼓掌)

这就是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你就在挽救我们的民族,这叫作爱国。要问怎么爱国啊,你都盲从了怎么爱国啊?我们若问教育部说:“教育部你为什么要让全国孩子学这些教材?”他说:“我们是根据美国的,世界的潮流。”刚才不是讲过了嘛美国的潮流不一定可信,世界的潮流不一定可信。你应该跟我说:“我们想过了,这样教是对的。”就好像近一百年来我们面对西方文化,我们五四运动那些人,包括我们汪先生刚才提到安庆地区的那个陈独秀,然后包括也是安徽的胡适之,这两个人提倡全盘西化。各位,我先不说全盘西化对不对,我先问他们为什么要全盘西化?还有假如他们有主张,我们整个中华民族十几亿人口难道没有人可以问,问你的主张对不对?就没有人问。一百年来就没有人问,这合理吗?你说问了,这回对,我就爱全盘西化,你去全盘西化去。如果没有问过你就这样做,你是盲从、迷信,这叫真的是迷信。如果你问了觉得不必要全盘西化,请问你为什么一定要全盘西化?如果你没有全盘西化,我并没有这样主张啊,刚才不是说了嘛你已经全盘西化了,你连自己已经全盘西化了都不知道,那比主张全盘西化的人还糟糕。那些主张全盘西化的人都知道自己是故意全盘西化,你连自己全盘西化都不知道,就这样被牵着鼻子走,这就是近代中国人没有独立思考的重大的表现,所以完美的表现就完美在这里。我们教育教书教出一批不能独立思考的国民,这种教育成功了吗?

所以你可以各种主张,你可以主张全盘西化,你可以主张义和团,大汉沙文主义。但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你要通过你自己的良心。是你自己觉得这样子吗?还是听人说的?如果我们听五四的人说的,那我们现在问他,当然他们已经不能回答了,或许我可以替他们回答,为什么要主张全盘西化?我是故意的。为什么要故意?因为是要刺激中国人。就像吴稚晖说;“我们要把经典丢到茅坑里面去。”所以经典就是中国的圣人之书,我们把中国的智慧之书不要读了,丢到茅坑里面去。不过比较少拿他来咒骂。为什么呢?因为他后面讲一句话,一般人不会注意这一句话。他说:“等到三十年之后捞上来。”我们后面一句话不经常讲的,都不理会,要把经典丢到茅坑里面去,他就是什么呢?他就是一种权益之计。各位,五四的胡适之、陈独秀是激切的心态。吴稚晖呢,他是一种缓兵之计。他们激切,为什么?要救国救民哪,所以我们也不便完全责备五四这些人,我们应该更体谅这种人。但是,如果一个见道者、一个真正为教育负责的人,应该知道他们这样讲话的意义,而自己并不一定要照着他们这样去做。你可以有你的做法,我只责备一百年来中国人为什么不反省这个问题?而且经过一百年了,还有五四的那一种主张,政府已经不在做大力的提倡了,至少在国民党时代,国民党不管在大陆还是在台湾,一直提倡着“五四精神”,共产党在大陆对五四也是非常崇拜的。但是经过了将过一百年,就是九十几年,这种政治的打压已经过时了,以前如果你不敢反省,现在你可以反省反省了,何况以前也没有那么严重啊。为什么呢?因为你按照恰当的年龄就来教他,你按照这个年龄恰当的内容来教他,没有人会来管你的。至少你可以在整个体制的安排下你也可以有自己的一个补充。所以我等一下说的,一定会说到我会如何做,可以讲到你当下就可以做。现在我们再回头过来讲要教什么内容。

我们选择内容可以有四个项目,我们选哪一种。第一种是现在没什么意义,将来也没什么意义。因为你长大了嘛,你知道将来有没有意义。请问这种要不要选?不要,既然没有意义为什么要选?第二种现在有一点意义,但是将来没有意义,很多是这一类的,你要不要选?你当然有人说不要,我劝你不要回答这么爽快。它如果现在有意义,将来没有意义,那也选,但是用很少量的时间和精神力去教就好了,不要用全部精神力气去教这些现在有意义,将来没有意义的东西啊,各位,这叫做各安其位、各得其所啦。它没有那么大的意义,你为什么要用那么大的精神力气去教呢?你不合理嘛。第三种教材是现在看起来好象没有意义,但是你明明知道将来会有意义,而且越长大越有意义,请问你要不要?你也不要回答那么快,因为有人会质疑。你是为了他的将来,牺牲他的童年,这个罪过太大了,所以你不可以讲那么大声。你说我在有条件之下教他,怎么教他?他不会感受到痛苦的条件下开始教他,他很快乐的学习之下,他是现在没有意义,但是将来有意义,这样子教孩子。第四种现在就很有意义,将来意义用不完,你要不要教?你马上说要,这你就可以大声说了。这是我们选择教材的标准。所以各位,你以后做教育一定要想一想,你所教的这些内容有多少意义,最好去选择那些现在就有意义,将来意义更大的。那么不得已呢就选择那些虽然现在没有意义,但是将来一定会用得到,第二优先。第三优先呢现在有一点点意义,虽然将来没有意义,但是现在我们教一点没关系吧?这是第三种。第四种绝不要,现在没有意义,将来也没有意义。

选择到了以后,你要用什么样的教法?好,现在我们回头过来说,如果是从胎儿开始,你选择什么教材?然后我们选择教法。从胎儿开始你要做教育,你说胎儿能够接受教育吗?古代人说可以,古人说胎教我们不信奉古人,现在西方人的医学研究,所谓胎儿医学,几乎可以证明这一点,胎儿是可以接受教育的,而且对胎儿进行教育有相当大的效果。不过,西方的科学的研究就只在科学上面可以得到一些成果,他在哪里得到成果呢?对脑神经发展这个项目他有成果发现。就是人类从三个月到五个月就有了脑神经的发展被发现了,而从三个月五个月脑神经的发展被发现其实是从很早期就蕴酿了,而这个蕴酿我们可以推到他受孕的那一天,所以我们就说教育要从受胎的那一天开始。当然有人比我更积极,假如我们要生孩子,这个父母两个年轻的夫妻要做一个预备,所以教育要从这个胎儿还没有受胎之前开始,这个更好。现在我们所说的各位参考,假如你认为从哪一天开始就从哪一天开始,但是你从医学上,三个月到五个月就发现了脑神经的发展。什么叫做脑神经的发展呢?就是在教育上代表了聪明不聪明。所以假如你所教的孩子厌学,不喜欢学习,我告诉各位他是受害者,你千万不要再责备他。为什么厌学呢?因为他的脑神经发展的数量不够,不够他还运作他现在的功课,所以他一学习心里就恐慌,头就痛,他受不了这个挫折,所以逃避逃避逃避,就厌学了嘛。所以要让我们全国的孩子不厌学非常简单,我有个方法可以解决,让所有的孩子都聪明就不厌学了。你说让所有的孩子都聪明,怎么办呢?他现在就不聪明怎么办呢?告诉各位,做教育的人不可以讲遗传,讲遗传你的功能就只乎没有作用了嘛,所以我们要相信纵使老天要生一个不聪明的孩子给你,你也要用尽你的办法让他聪明起来。其实每个孩子都可以是天才,但是你一定要在他成为天才的那个时段里面用天才的方式教他,他才可以成天才。(众鼓掌)

日本铃木镇一说:“任何一个孩子都是天才,哪一家孩子不是天才是很特别的。”你要问他说为什么观点跟我们相反呢?他说:“本来任何一个孩子都是天才,但是让庸俗的父母用庸俗的方法教他几年,他就变成庸才了。因为父母用庸才的手段教他,所以就把这个天才教成庸才。”我再加一句:“如果父母没有能力把一个天才教成庸才,因为要把一个天才教成庸才是很困难的,要很大的努力。我们家长就专门把天才教成庸才,如果我们父母还没有能力,就把孩子送去学校交给老师,再教几年,必定成为庸才。”所以我们父母跟老师是联手制造庸才的人,是杀手。

为什么胎儿都是天才呢?因为我们天才先不说别的,先说聪明这一段,聪明到最后有聪明的道理,所以到最后要靠聪明,所以学习都要靠聪明,所以聪明这一种情况它是来自于脑神经发展的,而脑神经发展是来自于讯息的刺激,所以我们只要给予讯息的刺激。在什么时候给他呢?在脑神经可以发展的时段给他。而人类脑神经发展的时段,医学已经给出来了,胎儿是完美的,是百分之百,他一切都等到你去开发。一直到三岁,我们人类的脑神经发展就发展了百分之八十,所以“三岁看大”这句古老的话,现在的医学证明了。那么三岁到六岁还有百分之二十对不对?这三年又发展百分之十,就变成百分之九十,剩下百分之十,这百分之十从六岁到十三岁,到了十三岁的时候,人类脑神经发展大体就定型了。所以老天给我们十三年的时间,可以让我们用人类的方法让他聪明,而十三岁之前聪明起来的,他就一辈子都聪明,用不完的聪明,他永远不会再笨,除非他故意装笨,他不可能笨的。如果十三岁没有聪明起来呢?他就一辈子这样笨,永远不得再聪明。现在有的家长跟老师说:“孩子啊你就是比较笨,所以咱们勤能补拙吧,咱们用功一点吧。”你为什么这么残忍?不在他可以聪明的时候让他聪明,让他用很少的力气就可以到达很高的成果,你为什么让他这么笨,然后他说咱们努力一点吧。一个人能够努力多少呢?假如聪明差人家十倍,你的聪明就有十分之一,人家一天用功五个小时,难道你一天用功五十个小时吗?而且你能够用功几年?我问你。所以一些苦学成就的人我们都很敬佩,但是告诉各位,人类历史没有一个苦学成功而真的成功的。他只是苦学的精神让我们敬佩,他的学问、他的能耐、他对世界的影响是不起作用的。你不要妄想让你的孩子变成苦学之士、苦学之人,你这样是一种残忍的父母、残忍的老师,你要有良心,因为老天给你十三年的时间你白白浪费了。

而这十三年要把握相当简单,至少现代化的社会,西方人告诉你只要讯息刺激。那么讯息在哪里?人类有五种的管道可以吸收讯息的刺激——眼、耳、鼻、舌、身,就靠这眼耳鼻舌身的刺激让他聪明。而在最早期的时候胎儿时间只有耳朵起作用,出生以后眼睛立刻起作用,身体也起作用,慢慢地口舌起作用,鼻子一出生也起作用,但是鼻子教育比较没有关系,因为人的作用差不多,所以鼻子的教育很少人去注意。而耳朵跟眼睛的教育是很重要的,人类耳根眼根最利,你对耳朵和眼睛培养好了,耳朵培养好了叫耳聪,眼睛培养好了叫目明,耳聪加目明,简称聪明,古人就知道聪明的来由是眼睛跟耳朵的教育。而这个耳朵跟眼睛的教育是在越早期效果越大,而且越早期所发展出来的这个能力是一辈子用不完。早期没有发展出来,将来机会就越来越少,到十三岁就永远没有机会。所以按照我的教育理论一个孩子只要教十个月,将来你就不需要教了,为什么?他聪明绝顶,好学不倦哪。不倦呐,为什么会有不倦?因为他脑神经发达,所以他不会倦嘛。为什么厌学?厌学就是厌倦嘛,他为什么倦?因为他的高速公路太少了,车子一跑就塞车。所以我们看到一个孩子头脑塞车,我们要可怜他。为什么他会头脑塞车呢?被父母害了。他怎么办呢?告诉你,这一辈子没有办法了,下辈子再说。

这个谁不知道呢?你一定都知道了,只是故意不做。全世界都知道故意不做。我们再讲回来,讯息,胎儿只有耳朵可以听,听什么?听声音,什么声音呢?最大量的讯息,就是丰富的讯息,加上优雅。刚才我们说大量刺激脑神经的发展,聪明,现在我们再加上一个优雅,陶冶他的性情。现在我们不是什么素质教育吗?什么品德教育吗?什么文化教养吗?告诉各位,那些是不可以用数据检查出来的,但是那些是非常重要的。而那些非常重要的教育几乎是不能教的。你教的是没有用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不可以犯法,但是,你有用吗?所以,聪明是可以用数据检查出来的,而品德、智慧、性情、艺术、美感都不能用数据检查出来。那怎么办?有一个词语可以用,叫作熏陶,叫作陶冶,叫作潜移默化。现在我们的教育根本忘记了这些事情,不给他熏陶,不给他陶冶,不给他潜移默化,要立竿见影,而真的立竿见影的事你又不做,所以两面都失败,既没有聪明,也没有道德,这就是我们的人生啊。为什么?不怪你啊,因为你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

现在我们说从胎儿开始,用良好的声音,丰富优雅。丰富优雅的声音在哪里呢?我提供两种:第一种音乐就是最好的音乐,什么音乐是最好的音乐?天才的音乐,什么样的天才?“此曲只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一个民族出不了几个天才的,而这个天才一辈子做不了几首歌的。人类这样累积几千年,留下一些可以称得上真正的音乐的音乐,那叫作经典之作,那必定流传千古,不是因为他伟大,而是因为他是从天上来的。所有人都知道当音乐家在创造音乐的时候,不是他在创造音乐,西方人说是上帝在他心中发出声音,他把上帝的声音记录下来,流传在人间,就是永久的流传,这就是天才啊!你为什么不给你的天才孩子听这些东西呢?就不给,所以音乐好的音乐,古今中外都有。有些父母亲明明知道,这个孩子好象听得到声音,因为他有感觉,有些声音孩子好象在里面有反应啊,他没有感觉。我跟他说:“你赶快让他听好音乐,可以培养他的性情,可以培养他的聪明。”他说:“思考了,回去就问孩子啊,我现在听贝多芬,听古琴古筝,你听得懂吗?”这个孩子没有回答,他替他回答:“妈妈都不懂,我怎么会懂啊?”那不懂怎么办?不懂就不要听。各位,这就是以方法来妨碍时机跟教材,不懂就不要学。我再强调一次:你如果是小学老师、中学老师、幼儿园老师,乃至于大学老师,你是不是有这样一个观念——不懂就不要学,学习要从懂得的开始?告诉各位,人间的大悲剧就从这里面产生。

所以,今天大家我讲什么你都忘记了,你只要记得一件事,教育不是懂了才教的,不是教懂了才有用的。有些科目是懂了才教,教懂了才有用,那叫作思考的科目——逻辑、数学、物理、化学、知识、技能,这些是懂了才能教,你不懂是教不进去的,教了似懂非懂也没有用的。但是凡是属于性情的、智慧的、品德的、美感的、文化的,统统是不懂就可以教,而且教不懂的那些东西最有意义,而且这个意义在心中发酵一辈子。各位,我没有叫你教你的胎儿,没有说叫你回去教你的胎儿数学,加减乘除微积分,我这样讲是讽刺你,但是我教你的胎儿听音乐就不是讽刺你。

还有第二种声音经典诵读。人间的语言也是变化万千,刺激脑神经的发展,而经典他当然听不懂,其实你普通的会话他也听不懂,但他听懂你的会话,他将来长大到三岁,就会讲你的话,但是经典呢?将来他会不讲经典,这些语言的生命的连续,他里面蕴藏的智慧,而且你先不说经典的智慧不智慧,先说这个里面语言的变化,就变聪明了。何况他似乎产生了某一种意义,那就更伟大了。还有呢凡是称得上是经典的不止是意义高深,他的文章都是抑扬顿挫、铿锵有声,念起来是琅琅之声,它也是艺术的表现。有些不像样的文章念起来是非常拗口的,那些真正经典念起来是有美感的。所以经典的声音也可以当作你胎儿的天才的培养的教材。

然后怎么办呢?教法,教法要合乎自然,该怎么教就怎么教。现在该怎么教呢?他只能听你就只让他听,这一句话很重要。这句话谁不知道呢?他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当然不能看,也不能摸,他不能闻,他不能说话,他只能听,所以就只是让他听,而老天正好安排一个活的生命,只要我们人类做应该做的,就是他的听觉神经发展好了,他若是活的生命,当然是活的了,他就可以顺便带动其他所有的神经一起发展。所以只要做就是对的。怎么办呢?我们怎么操作?很简单,既然是声音,尤其现在是科学时代,家里还要准备两架CD的机器,只要把碟片放一放就可以了。然后早上,每一天,第一天,不要每天,就第一天用两秒钟时间,一个礼拜,花两秒钟时间就可以教天才。什么叫两秒钟时间呢?早上起来,按这个PLAY,一个按键是REPLAY。若是按的这个机器的CD是放的古典音乐的,那全世界的音乐家全跑来你家做音乐给孩子听。你按下去的是经典呢?所有的圣贤都来当你的家教。而你放一天不要关,二十四个小时,因为人类的耳朵二十四小时三百六十度开发,所以耳朵最好教。那老天也刚好安排在最早期的时候只有耳朵能够教,这是很巧妙的安排,那么让这个CD片转二十四次,而且让它转吧,转七天,转一个礼拜,转一百六十八遍。这一百六十八遍的声音不管是音乐还是经典,大概就深深地埋藏在他生命的深处叫作潜意识、下意识,用佛教的话来讲,叫阿赖耶识也是,就是种下种子了。这个种子什么时候发芽?告诉各位,你不要急功近利,他一定有发芽的时候,你不可以设定什么时候发芽,而且他发芽不发芽你都不知道,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各位,这叫作人生的秘密,这个叫教育的智慧,所以放一百六十八遍。

我们举个例子,中国人读的第一本书叫作《论语》,圣人之书。《论语》一万三千七百个字,录成声音,你自己录也可以,你请人录也可以,总共录成两个小时,第一个小时是《论语》的上半部,半部《论语》据说就可以治天下,上半部你听一百六十八遍,然后一个礼拜过去了。第二个礼拜呢?听下半部。而且另外一部是放着音乐,两种声音一起来,没有关系,他不会发疯,你先发疯,只要不注意就不会发疯,而且一个孩子的吸收能力,他不注意的,他只在不注意的时候最容易吸收的,他是全盘吸收。所以你可以两种声音一起放。然后第二个礼拜呢,你放《大学》《中庸》,六千个字。第三个礼拜呢,就放《老子》,五千个字,然后也是一天可以一个碟片放六十分钟,放一百六十八遍。这样一共四周礼拜,你的孩子就把《论语》全部,《大学》《中庸》全部,《老子》全部听了一百六十八遍。四个礼拜而已哟,而一个胎儿在肚子里面是要四十个礼拜,你看他可以听多少的经典一百六十八遍?

他出生以后,这些书就好象前辈子读过一样。这个中国古人说,书是前世读过来的,书到今生读已迟,你要读书嘛,有人为什么那么会读书,有人那么不会读书?很简单,书是前辈子就读了,你这一辈子才读书啊来不及了。胎儿呢?就是你的前辈子,这是儒家的说法。佛家说你有前辈子,我们中国人说不需要讲那些摸不到边际的情况,就是这个胎儿在你的肚子里面,你就可以让他接受圣贤的、天才的教育,而产生无穷的作用,所以天才就这样培养起来的。

出生以后眼睛打开,立刻就要做颜色图案的教育,怎么做?三岁之内让他看尽世界名画,你不要认为孩子喜欢卡通画,你才喜欢呢。孩子怎么会有什么喜欢不喜欢呢?还没有睁开眼睛看,他怎么会有什么喜欢不喜欢呢?你看卡通画一秒钟,你看世界名画也是一秒钟,你要知道人的眼睛象照相机,像照相啊,就是不管多么复杂的情境,照相机咔嚓一声全部照进去,你若是一面白墙壁也是咔嚓一声没有颜色,请问你要在你的孩子生命之中种下许多丰富的色彩,还是给他一片的白墙?这是父母决定的。父母老早就决定这个孩子的命运。所以三岁再继续听尽世界名曲,听尽经典诵读,然后看尽世界名画,过了三岁如果还没做,赶快做三岁到六岁,然后三岁到六岁如果还没有做,六岁到十三岁,小学阶段是可以聪明的最后一个阶段,你一定要把握。

然后,我现在只有在讲音乐跟美术,其实最重要的是经典。因为经典的教育作用比音乐、美术作用还要大,因为尤其象读经,首先是听,胎儿是听,到了出生,一岁多到两岁的时候,张开口了就念,练习的是他的舌头,到了两岁多三岁的时候就可以读,看着书读,顺便认字,而且这个字是很复杂的图案,也可以刺激脑神经的聪明。而且你看进去了,你听到声音了,字形跟声音连在一起,而且书都到你的头脑里面,你还要用你的舌头说出来,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所以你不要认为读书,这个很简单,其实读书是让一个人聪明的最好方法。因为他眼到、耳到、口到,他还要心到,一起到。因此请各位一定要运用人类的基本的能力,这么简单——把握时机,把握教材,把握方法。方法就是他能听时候给他听,能念的时候给他念,能读时候给他读,那我们要用多少的时间、精神、力气呢?刚才不是说了吗?在胎儿时期是完全的,因为他什么事也不能做,你什么事也不能教,出生以后要看你的父母亲,看这个父母亲有多少的精神力气。再是你可以在墙壁上可以布置你的环境,现在又有一种投影机,你可以投影机让他随便看。千万不要,孩子现在我要给你做音乐,你要注意听,孩子现在我要给你做美术教育,你要注意看,他就不看了,就不听了,一定要很自然。然后教读经呢?说“小朋友,跟我念”,你就念“子曰”,他就跟你念“子曰”,等他两三岁的时候,你说“子曰”的时候指着字给他看,他就开始认字。所以认字是很简单的,认字是不用教的,现在我们的小学教育,尤其是语文教育,最重要的是教认字,各位,认字是几乎不需要教的。你从两三岁教他读经,他就认字了,怎么认?你第一天教他“子曰:学而时习之”,你念一句他念一句,念个十遍二十遍三十遍,最好念个五十遍,一百遍,第二天教他“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第三天教他“子曰:道千盛之国,敬事而信。”第四天教他“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第五天教他“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一个两岁半到三岁的孩子教了五天之后,他就开始认字了,他最少会认两个字,哪两个字?(听众答:“子曰”)你很聪明!但是你没有良心,你就敢从狗跟猫开始教,你就不敢教“子曰”,为什么你不敢教子曰?因为你受这种教育的毒害,就是懂了才能教。各位,认字不是懂了才能教,现在我们认字真的是懂了才能教,现在体制是懂了才能教,于是什么呢?懂日常生活的,叫做经验中的、现实的、具体的,这些词语,认为这样才能认字。人类认字是在认图案哪,而且你不要想人类那么笨哪,他这边认得一个字,那边认得一个字,什么意思都不懂,但是他合起来他就肯懂。等他差不多能懂的时候,他就可以去读一切的日常生活的这些记录,这些日常生活的记录简单来说叫作白话文。

为什么我们小学教白话文?初中一半白话文?因为我们认为是简单的,为什么呢?你知道,道理很简单,懂了才教,你把语文当数学教了。于是一个孩子他首先发展的能力是语文,后来才发展的数学。语文是具体能力的思考,数学是抽象的思考,在小学甚至初中以下,数学都可以用语文来教,也就是说你读懂了叙述,你就会带动思考,这样一思考两思考,思考方便了,就是说人类在十二岁以上就渐渐有抽象思考的能力,于是他聪明了,他又能够有很强大的思考力,到十二三岁才能渐渐转成抽象能力的思考。这是数学是要这样教的,所以数学的基础在语文,语文好了数学容易好,语文不好数学也不容易好。这个大家都有这个经验,还有语文好的人可以多看书,多看书的人你也可以多看科学的,科普读物,看科普读物多了呢,他也会对物理化学比较有兴趣,将来学起物理化学也比较容易,所以,物理化学基本上是不用教的。信不信由你,你如果来教物理化学,我告诉你,你一定会越教越困难,你如果把语文教好了,教得强大了,那些思考是容易的,而且他可以自己学习,他好学。所以我们国家现在在提倡阅读教育,阅读的第一关叫做识字,识字关要破我刚才说了识字关很容易,还有阅读,认字的人就喜欢读书啊,要越聪明的人越喜欢读书啊,他吸收能力好。什么叫吸收能力好?语文能力好就是吸收能力好。语文能力怎么好?用高度的语文教他。于是低度的语文就自己会,所以从古以来我们的祖先很聪明,只教文言文,教经典的文言文,不教白话文,但是每一个人都会读白话文,每一个人都会写白话文。我们看民国二三十年代的这些作家,他们从小就没有学过白话文,他们都是从私塾走出来的,结果呢?白话文,胡适之为了提倡白话文,写了白话文文学发展史,他最敬佩的人就是施耐庵跟曹雪芹,我就想问胡适之,请问施耐庵从小是不是读小猫小狗长大的?绝对不是,曹雪芹没有读过白话文,但是胡适之推为白话文泰斗,胡适之从小没有学过白话文,乃至于陈独秀没有学过白话文。各位摸摸良心吧,所以我有一句话你听了不要害怕:白话文如果不退出小学课本,我们的民族就要灭亡!(众鼓掌)

我不是说白话文不要读,不要学,是不要教,凡是小孩子会的你都不要教,你教他自己不会的,那才有意义,而这个大的意义可以带动小的意义,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事啊,为什么你不做?所以现在如果家庭不做,学校来做。因此我说读经重回体制、重回课堂,怎么办?有两个办法,(时间到了,我再五分钟好吗?众鼓掌)因为还没进入主题嘛,(观众会心大笑)因为读经教育重回课堂还没讲嘛,我就讲家庭教育了嘛,但是各位你同时是老师同时是家长啊,有很多的人很多年轻的人他刚结婚还没怀孕或刚怀孕,他听到演讲他就很感谢我,我就说你来是福气的,他遇到贵人,名字叫王财贵!(众笑,鼓掌)。你如果是学校老师,我也请你也当你的孩子的,你的学生的贵人,你把某一项基本能力培养了,根扎得深了,你的孩子就什么都好了。什么都好什么意思?第一个功课好,聪明功课好,好学功课好;第二点他的文化教养高,他可能品德就比较好,一起完成。好,那在学校里怎么做?我就举个例子就好了。大家自己去琢磨,因为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但是我刚才说了,你总是要想一想再尽尽力就好了。
所以我就举一个读过经的人做例子,因为大家都在体制内,体制内的他的规则、规矩是很多的,障碍是很多的,所以我没有太过大胆,要你一定都放弃,有人是放弃体制的,他孩子读私塾,但是你的班的孩子不可能全部都去读私塾,很多老师在学校里面教,用这些方法教这些,自己的孩子不上学去上私塾,这种人也没有什么良心,不过他知道对孩子好。

好了,我们现在说在学校里面,我举个例子在台湾有个姓陈的老师,他是我的学生,我在上课的时候常给他们介绍,有些学生是真的这样做了。这些老师毕业之后,暑假他们就知道他是教一年级,三岁的学生,他们去准备三十分,《论语》,放着。等到开学,第一天,这个体制的课本还没有发,就先发《论语》,那《论语》只有字没有图案,那小朋友换来换去感觉很新鲜,因为他们没有看过这种书,他们幼稚园都看图画多字少的书,现在有字没有图,就开始觉得很新鲜,他们心里就想,听说小学跟幼稚园不一样,果然不一样,连课本都不一样。那老师就开始教学了,说:“小朋友,打开第几页,小朋友跟我念,子曰,三岁的孩子念什么你知道吗?当然念子曰嘛,他还能念什么?难道念……,我这样念对?你就教美国孩子,你说,华罗密,子曰,他也跟你念子曰,这是人性。所以这个陈老师就子曰,小朋友就子曰,学而时习之,小朋友就学而时习之,然后念到第二章,子曰,把一百个字,就这样教一节课,几乎念了一百遍,结果呢?全班如果没有二十九个,至少有二十七八个都全部会背啦,一百个字就背完啦,然后陈老师就说:“以后这本书,我们不是每天,是每一节课都要教,然后这本书拿回去跟家长说,这一本书人民币十块钱。”家长呢如果想要买你就明天拿十块钱,如果你不想买老师送给你,台湾这样的说法。我们大陆说,我们大陆不可以乱收费,老师没有乱收费,没有乱收费,你不交钱我不赚你钱啦,我是从书局拿出来就是十块钱,然后你不交钱老师送给你啊。结果呢?这位老师第二天收到多少呢?三十个人二十九个交钱的,你说这不行,我的班不一样,我的班大概还有五六个不交钱的,是十个不交钱的,十个不交钱的才多少钱?是一百块,各位,你花一百块让你的孩子终生受益,你功德无量啊!(众鼓掌)你这个功德是比你那些具体教过的有功德啊,那是人家交了钱自己买书你教他吗?你有功德啊,如果人家不交钱呢?而你送书给他还教他,告诉各位,你下一辈子一定是加官进禄啊!所以你不要那么小器嘛,为什么怕乱收费呢?你不要收费不就好了吗?他自愿交的嘛,就不是乱嘛,好了,就这样子,这个陈老师就这样计划了,每天进度一百个字,怎么进度?就是让他念一百遍,怎么让他念一百遍?就是每节打上课铃,就让他念五分钟至十分钟,继续上课。念了几节课,大概念了七八十遍,小朋友回家念二十遍,因为小朋友大概都念到,虽然他们有的认识字有的不认识字,也都会听,都不管了,反正就是已经很熟了,有的在路上就念完了二十遍了,回家不是叫这样说,回家请你督导你的孩子念二十遍,这样他会反抗你的,反对你的,所以他说,回去念给父母听,有的孩子会看书就故意不看书,就说妈妈我背给你听,子曰:学而时习之,家长就高兴,所以千万不要布置作业,一定要让他表现,因为孩子爱现嘛,家长就高兴。所以陈老师没有,家长不会反对的,因为他照常教过课啊,结果就这样教,教了半个学期,陈老师越教越轻松,因为有的孩子能当小老师了,一年级的孩子,上学两个月,他就能够替老师当小老师,为什么?因为他没有讲课,他没有讲这是什么内容,什么文法,怎么分析,统统不要,就是拿起书来就念,任何人都会教,所以老师轻松了,老师轻松,跟着一起念,老师也进步了。

这样教,教了一年,陈老师没有达到原初的每天一百个字,有时候会有很多的事情,反正就是,本来一年就可以把《论语》全部教完,他现在呢?一年只教了上半部《论语》,好象会背了八千字,也了不起啊。到了二年级,一开学他不必发经典书,就开始发学校的书,七八本发下去,陈老师就问:“小朋友你们最喜欢哪一本?”大家说:“语文。”“好,把语文课本拿出来你们念念看,你们就从第一课念,念完第一课念第二课,念到你不会念的时候老师来教。”小朋友就很高兴,拿起书来就念,越念越大声,十分钟之内就把一本课本从头念完了。老师说不算,因为刚开始说了,老师有时候很忙啊,再念,念了第二遍,二十分钟,还没下课,念了第三遍三十分钟还没下课,一节课就把这本语文课本念了三遍,老师就问:“小朋友你们知道这里面讲什么故事啊?”“知道。”“你们会不会写作业习题啊?”“会。”“好,把这个作业跟习题拿出来写。”告诉各位小朋友,你们能写到哪里就写到哪里啊,于是一节课把一本语文课本教完,从此不教。这一班的考试呢?全校最好。每一个都知道啦,你们当过老师都知道的,你们这样做一定也产生这样的效果。

然后,第二个礼拜这位老师就用一个方法,说小朋友把数学书拿出来,上面有没有字?有,会不会念?《论语》背了八千字,小学课本一年级到六年级大概都会念了,这些小学一年级的数学课本当然会念了,那里面懂不懂在说什么?懂。会不会算?会。好了小朋友,你们会算了就往前算,算到不会算的地方你们就问家长、父母亲,父母亲不会你就问同学,那会的同学教不会的同学,你会越教越聪明。于是他们这一班下课的时候大家都在做数学,有的孩子星期五、星期六、星期天三天把一本数学书全部做完。各位不是台湾的孩子聪明,你家的孩子一样聪明,但是被你耽误了,这一耽误不是耽误一年两年三年,耽误了这一年两年三年就代表耽误了一辈子。

现在中国人都在“疯狂英语”,我们大学是疯狂英文考级。我现在推广读经,假如现在真的大量读经了,或是在学校里这个老师真的一节课花十分钟,到最后是用二十分钟教读经,为什么?因为他们小朋友越读越高兴,然后呢?三十分钟四十分钟整节课,不知道是什么课,反正是读经,一开始上课你就读读读,读到下课,不知道这节上什么。老师是不是不负责任呢?老师很负责任,老师有时候说小朋友我们来上数学,小朋友说:老师不用上了。为什么?我们都会了。真的会吗?会了,老师给我们考试。他们最喜欢考试啦,每次考试都一百分,为什么啊?自己学的,假如老师教的呢?考不了一百分。如果没有考一百分怎么办呢?没关系,老师说没关系,数学考不好没关系,你不要责备他,因为他已经尽力了,他的头脑只够这样用的,所以老师安慰他,没关系,你再从前面做。如果前面还不会做呢?你从一年级开始做,所以陈老师手下的学生,每一个人数学都一百分,因为有的学生二年级的做完了,做到三年级,做到四年级,一百分,有的学生做完了二年级三年级一百分,有的学生做一年级也一百分。各位,这个叫作数学教育。所以数学是不可以全班教统一的课程,现在我们是全国的孩子教统一的课程,这就断定了中华民族的科学要永远要落后下去,因为不按照科学的方式教科学,科学的方式是懂了才教,教懂才有用,而每一个人懂得的能力是不一样的,叫作个别差异。我们现在数学、物理、化学不注重个别差异,都是一刀切,聪明的把你砍头,愚笨的呢?把你拉大,让你脚不着地。

各位,这合理吗?这不合理的。怎么办?很简单,家长跟老师要联手安慰他,联手鼓励他,对于会的孩子,孩子啊你往前走,做到你不会的地方停下来,不要急。不会的呢?孩子啊你往后走,你能做到哪里就做到哪里,你已经尽了力了,我就给你一百。假如我们学校的数学都这样做,你是校长你这样做,我告诉你:你们老师就不需要那么认真教数学,根本就不需要教数学,而你全校的总平均,我保证你要比原来好,乃至于整个地方你是佼佼者,而且他将来喜欢思考,自己会思考,这就是养成科学的态度。

所以,各位,教育是很简单的。首先让经典回归体制,因为人类最先发展的能力,也就是说我们在学校的各种功课当中,现在不是有所谓的“七大智慧”、“八大智慧”吗?第一大智慧是语文的智慧,这个语文的智慧不是排在第一名,然后第二名第三名,然后你是第五第六第七第八,不是这样子的。语文的教育是排在这里,第一,然后二三四五六七八,这个排法是这样排的,可见语文好了其他的就容易了,不是语文好了,你再做其他的第二项第三项,你就很累了,教育不要那么累。老天让我们人类十三岁之内是语文发展的关键期,而这十三岁之内让你其他的能力还没有特别的发展,所以这个时候语文最重要,把语文教好了就顺便把其他的功课带好了。乃至于才艺也是要因为你的聪明好学才会学得好,怎么聪明怎么好学呢?语文能力好。语文能力怎么好呢?用有语文意义的东西教他。怎么教他呢?他能听的时候给他听,能念的时候给他念,能背的时候给他背,而不能理解的时候不必要他理解。不理解他怎么理解,他怎么办呢?学以致用啊?我说学以致用当然的,你说一个小学一年级的孩子,甚至幼稚园的孩子,幼儿园的孩子读《论语》他懂吗?我说懂。怎么懂呢?他懂百分之一,你说这怎么有教育效果呢?我们教育至少要让他懂百分之八十,百分之九十,甚至是一百啦。我就说好吧,这样看这里有一杯水,你装满水算是百分之百吧,多少?两百CC。你去太平洋,百分之一。所以只要你的背景大,你只要释出一点点能量,所以只要你把《论语》背半本,各位,一个孩子把《论语》背半本,他就可以读一切的白话文,他可以做一切的功课,你为什么要那么努力教?而这半本《论语》不是现在有用而用,现在释出的少量有用,将来越释出的能量越大,他用一辈子,半部《论语》就好,而且这半部《论语》,将来他越长大以后,他就可以凭这半部《论语》去读经、、子集。他若不是文科的呢?也没关系,这半部《论语》也可以让他有人生的智慧,乃至于有发明创造的灵感,所有的科学的顶尖的创造的时候,并不是凭他的技术,不是凭他的思考,他要忘记自己的思考,那时候是不思考中,忽然灵感一来,他就可以得诺贝尔奖,你一直用思考是永远不可能有创造的,中国的教育就是没有灵感这一套。

有些人小时候他的功课一塌糊涂,坏到什么程度呢?坏到老师也不管他,家长也放弃了,这种人保持一点灵感。从小就功课那么好的孩子,他如果没有圣贤智慧做背景,他只是一点一滴一点一滴去追寻他的知识与技术,将来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他丧失了创造的能力。所以创造的能力有两种:一种是自然的、朴素的、野的、草根的;一种是光明的、永恒的、圣贤的。我们不敢这样说让他自然的、朴素的他就有灵感了,这不是教育的人应该说的,教育的人总是用教育的方法让他这种灵感更有保障性,而你让他的灵感更有保障性,除了知识之外你还教他智慧,知识是可以量出来的,智慧是量不出来的,智慧是要酝酿,凭什么酝酿?用有智慧的东西给他酝酿。怎么给他?越早越好。怎么给他?越轻松越好。什么叫轻松?能听的时候给他听,能读的时候给他读,能念的时候给他念,然后不想理解的时候统统不要理解,所以语文课是不需要讲解的。

假如你的孩子已经是初中了,然后初中老师怎么办呢?告诉老师怎么办呢?我给你一个方法,初中三年你不要讲语文课,初中三年让他背诵一百篇古文。高中三年再背一百篇古文,各位他高考一定考高分,你那些讲解如果没有底子它是虚的;如果有底子他自己就可以去看书,他自己吸收力很强。所以我们的老师就不要再白费力气了,我们让经典再重新回到课堂,如果政府能够这样做,它就是为中华民族尽了孝心了;如果政府不这样做,我们每个人要自求多福!

我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各位!(众鼓掌)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