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如何企进中国哲学

当前位置: 主页 > 季谦学院 > 文化讲学 >

如何企进中国哲学

时间:2012-12-26 13:28 | 来源: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作者: 泽峰

如何企进中国哲学

如何企进中国哲学 主讲人:王财贵教授
地点:台湾师范大学
文字整理:清和
清和案:该文内容为台中教育大学语教系王财贵教授在台湾师范大学义理组所作的一场专题演讲,时间不详

我们这个《佛性与般若》讲了二十几年,所以很多人都应该会背的会背。好,我们今天比较特别一点,因为我们读书会有一个比较大的改变,就是我常常会不在。那么有一个同学来带领,我给我们再另外请老师,定期或不定期来作讲座,用这种方式,那么请大家再协调一下、讨论一下要怎么做。那么在开学的一开始这个同学说为了让我们原来师大国文系的系学会,本来这个读书会是挂在系学会的名下,那么这个系学会当然是为了系里的同学做服务的,但是我们这个义理组师大国文系的同学越来越少,不多,剩下几个研究所的同学,那我们现在想希望人才从越早开始越好,所以希望师大的大学生也能够来参加,所以今天就有些同学提议说有我们系学会来办一个演讲会,希望大学生来听,听完以后或许他就知道了我们义理组所要读的书,我们义理组所定的理想,希望大学生能够来参加,所以我们就办了这个演讲会,所以今天就没有让大家带书来,今天好像就只要听我讲,那今天也定了一个题目,叫作“如何企进中国哲学”。

我先把这个题目解释一下,从这个题目的解释啊大概也就可以了解它的内容。“如何”两个字不用讲啊,“企进”这个肯定是要讲一讲,“中国”可能也要讲一讲,不过要讲中国之前啊,要讲“中国哲学”之前先要讲“哲学”,这个才能够完全了解。什么叫中国哲学?为什么讲中国哲学?为什么要企进中国哲学?然后再来讲如何企进中国哲学?这样子就能够把题目讲清楚,我们这个内容也就清楚了。

首先我们讲“企进”,这两字“进”比较容易了解,这个“企”是有一些意思的,因为这个词语比较少人用,所以我把这个词语先解释一下,你们有什么看过“企进”这个词啊?很少吧,很少啊。

我先解释这个“企”,大家看到这个前缀先想到什么?(先生呵呵笑)你这个孩子想到企还是比较奇怪的。这个现在大家不免不能够文雅一些,一般人看到企这个字就想到企业嘛,大家在这里讲企业好像太粗俗一点啊,所以就不讲,所以环保人士就讲企鹅,学生就讲企图。

那这个字是什么意思呢?上面是一个“人”,下面呢是一个“止”——“企”这个字。那么这个止,现在这个“人“比较容易了解,“止”比较不容易了解,这个“止”是什么东西呢?止的最初的文字是象形字,是这样子的。(先生黑板手书止的象形字)这个字大拇指比较大嘛,所以止的意思就是我们的脚的意思,尤其是以脚底板来作为它象形的基础,那么这个脚底板有些什么意思呢?第一个它是我们人的脚趾,所以加上一个足,就变成什么呢——趾。

为什么还要加上一个足?所以这个字(止)跟这个字(趾)是一样的,为什么还要造这一个字?这个字是多的,因为这个足跟止是不一样的,这个足下面还有一个止对不对?这个趾本来就是趾,那为什么加足呢?就是这个止以上(我们的脚以上)这一段是什么?——罗锅腿。所以这个足是从膝盖以下叫作足,那么脚底板那一部分叫作趾,所以我们说去远足,这句话就是要动动你的脚啦。那么足以上是什么呢?足以上大腿叫作股,当然现在足是指整个脚都是足,那是通义,它原来专门的意思足是小腿部分,趾是脚板部分。这个趾我们是用脚板站着的,所以站在地上就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停止的意思,所以你停下来就是止。

还有止于至善,你要能够停在那个地方,那么停在那个地方就是你脚踏在那个地方,所以止于至善的止不可以解释成停止在至善的地方,而是你到达那个地方,同时你能够在那个地方站的住脚跟,所以那个止于至善的止要特别地来解释,变成安止。

所以这个止从脚趾一直到停止,那么停止也代表你所在的地方,所以加一个土就变成什么?——址(地址的址),所以说为什么地址的址用这个址呢?就是你住的地方,你安居的地方,你落脚的地方,不叫址了吗,落脚了嘛,有落脚处嘛,问你居住的地方嘛,所以居住的地方叫作地址。因此这个止从脚趾引申为停止、停下来,而停止这个词语是一般常用的,既然是一般常用我们看到这个字就会渐渐产生一个了解的方法,这是约定俗成,这个止是什么?假如我们看到这个字就知道就马上想这是停止的意思,其实停止的意思是引申的意思,不是原来的意思,这叫引申义。但是这个引申义因为太常被用了,所以被引申义所专用,为引申义所专,为停止之义所专,于是这个脚趾的趾你就不认识了,或是说脚趾你不容易想起这是脚趾的意思,于是就替脚趾再造一个字,就是再加一个足,所以我说加足是不合理的,但是它为了区别于停止的止回归到它原来脚趾的趾,这样子这个止跟停止的止脚趾的趾原来是同一个意思,但是分成两个字,这两个字是古时候的字跟现在的字增生的,古时候有这个字,现在增生为另外一个字,然后把这两个字的意义分开,不过假如你有学问的人能够知道这个文字原义的人,你就是只写一个止,你也知道它是一方面可以作脚趾的止,一方面可以作停止的止,所以光一个止就可以有两个意义,现在把两个意义分成两个字,而分成两个字它这两个字原来是同一个意义,这两个字就叫转注,就叫转注字。好,这样子这就是止。

所以止写在这里,上面是一个人,这两个字结合起来这叫会意字,会意字就是两个字合成一个意义。这两个字一个人一个止合成什么意义呢?我们首先会想人的脚趾,既然是人的脚趾用这个趾就够了,所以它这里以人为主,不是以脚趾为主,以人为主,而强调是它的脚趾,强调了脚趾。你看我们看一个人我们是整体看一个人的,现在很强调那个人的脚趾,这里有一个意思,就是人的脚趾现在是最需要注意的地方。我们为什么要注意一个人的脚趾呢?因为他的脚趾、脚底板它有不一样的表现,它有什么表现呢?它那个时候脚趾、整个脚板用的力气比较大,比较用力,我们什么时候会对脚趾、脚板比较用力呢?于是这个造字的人就这样想,于是认为是当你的脚板有不一样的表现的时候就是企,而不一样的表现它是把脚跟掂起来,所以这个企就是把脚跟掂起来,让你的身高再多出这个头这个意思,所以这个企就是增长你的身高,增长你的身高做什么呢?为了看的比较远,所以让自己身体升高而望远这叫作企。

所以什么叫作企图?你知道了这个企才能够知道这个企图的意思。刚才不是讲企鹅吗?你看我们会对企鹅有一个什么印象?它的脚趾好像很有力量对不对?而且企鹅就是它即使脚板没有提起来,至少它的头一直往前看,所以企鹅就让我们有一个印象,它的头好像要望远的意思,所以我们才叫它作企鹅。

那为什么叫企业呢?企业跟一般的摆地摊的有什么不一样?他们不都是在做生意吗?为什么他们叫作企业?做企业的叫作企业家?为什么这些人叫摆地摊?或者我开商店有什么不同?所以就要从企这个字来了解,不是从业来了解,都是业,都是在造业(作业),在积业绩。但是有的是有企,有企的这个心,有的是没有的;有的是以企的带着企的这种心态做他的业绩,有的是没有。所以如果是将本求利,我花多少本钱我就赚一点,像摆地摊的,像开一般商店的,那个就不能叫企业。所以企业有一个特色:投下资本,他不见得马上可以回收,乃至于越大的企业越有心量的企业家,他的回本他是看到很远的将来,那一种的心态叫作企业家的心态,而这样子的经营叫作企业。这个大家想一想称得上企业的这些团体,称得上企业家的这些人物你就可以知道了,他们有一个共同特色——就是远见,要不然不能称为企业家,他们有远见。

我举一个例子,以前我曾经接触过美术的行业,那是在二三十年前,有一次我遇到一个进口日本彩色纸的人,他到处去招揽生意,那时候台湾对这种纸需求量不大,但是他们还是很认真地招揽生意。有一次我就问他说,你们这样子生意做的这么久了好像都没有起色,你们怎么还能做的下去呢?他说我们这是日本来的公司,我们日本那个公司告诉我们在台湾他要亏本,他要先亏本五年,他相信五年之后就可以赚钱。我当时听了我非常震撼,这只不过是卖彩色纸的一个小小的企业,但是他们看准台湾五年之后的市场。后来经过了不到五年,经过三年他们就赚钱了,大赚钱。我这只是举小小的企业,你说大的企业他们是怎么看的?所以这叫作企,所以企是要有远见的。

依照这个文字的构造,这个文字的构造也是依照我们人类的习惯,你一般时候要有远见怎么做?把你的脚跟掂起来,让你的身高增高。身高增高也可以怎么讲呢?让你有眼界。眼界是什么?是见识。让你的眼界提升,见识增长这样子叫企。

所以为学的第一步或说做人的第一步你要有远见,你要让自己的见识能够提升,尤其是假如你要走所谓哲学的路,尤其是要走中国哲学的路,你必须要有这种心态,要不然你是走不上这条路的,因此我的这个题目才叫作“如何企进”,你企了以后才可能接近,所以提升你的眼界来接近中国哲学,一般的见识是不可能接近中国哲学的。而一个人如果自己的见识不提升,请问他这一辈子要做什么?请问他路要往哪里走?你没有把脚跟先掂起来尽量地往前看尽量地看的远,你怎么知道前面的路要怎么走?所以先要有这个心,这个心跟一般说的企图心当然不大一样,因为一般说的企图心往往带有一种功利,想要得到什么。而这种所谓企进,乃是你生命的一种很深刻的很永远的一种愿望,它可能不止是为了现实上的成就,所以我们从一般的企业、企图,我们一转转成你的人生你的理想,这样子也叫企进。

我们说企进什么呢?今天要讲的题目是“企进中国哲学”,尤其要读中国哲学你必须要有这个企的能力,为什么?因为中国哲学这个学问不是普通的学问,不是一般的心态就可以接触到的学问,所以要企一下。

我们的生命随时要把自己心灵的能力,把你的理想、愿望自己提高一下,乃至于或许是一下子提到最高处,或说渐渐地让它提升,智慧越高你提的速度越快,乃至于最高的智慧当下即刻超凡入圣,即刻就是超凡拔成,超凡入圣了。你的智慧不够高也要勉励自己一步一步地往上提,要不然这一辈子对不起自己啦,生命没有长进。一般人说长进我们可以会说我生命有没有扩充,其实扩充是一个量的观念,我们说的所谓的远见、见识、企这是质的观念,是高度跟深度的观念,不是广度的观念,广度是比较容易了解的,它多嘛、大嘛、拥有嘛,但是高度是不容易了解的。请问你现在或者你所知道的一般人,他们或许也有他们的想法、愿望,请问他的想法跟愿望是广度的呢?还是高度的?你对于自己生命发展的路向,你是往广度方面注意,还是往高度方面注意,还是都不注意?这个自己要常常想一想,所以企进。

我们现在说的是要企进什么呢?什么是值得我们企进的呢?它有没有说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我们有自己的想法、个性、环境、兴趣,一个人能不能这样讲呢?好像是可以吧,我们都要有兴趣嘛。像有些同学就告诉我我们现在师大国文系的同学没有哲学的兴趣了,那我们应该尊重学生的兴趣对不对?大家都这样说,我们也是在想我到底有什么兴趣?

这个你如果要去学书法,你就先跟老师说老师我比较喜欢写什么,如果真的是书法家的话,你说老师我比较喜欢写什么一定会被他骂一顿,你学书法要学什么?你就是要学书法。那么书法有书法的本色,你不管学写什么,要把书法的本色表现出来,所以并不是以兴趣学什么,而是你应该专注在什么是书法的本色上,而书法的本色可以表现在各种的书体上。所以如果一个人说有兴趣,他说有兴趣学楷书有兴趣学隶书,这个都不足以,至少他用这个心态他不足以成家的,当然一个去初学者或许懵懵懂懂随便说说啦。到后来有一段时间之后,这个人如果没有企进的精神,他永远不能够有成就的,因为书法到最后也是要讲境界,什么境界?——美的境界,这个美以书法来表现,而书法的美以各种的形体来表现,所以能够成为书法的大家,最后要看的是他的见识。而一个一般学书法的人学到某一个阶段,他必须有一个见识他才会让自己往书法的本质上前进一步,然后要看他这一辈子的工夫、才华下到什么地步。

总之,你没有那个企进的精神、提升一步的精神,而也是往一个一定的地方提升,没有说我提升我把自己提升,你往哪里提升,因为书法就是书法,书法的特色只有一个特色,美就是美,美的特色只有一个特色。当然这个美的特色到最后到哪里呢?借用庄子的话声音的特色,声音的特色的来源是哪里呢?来于天籁(天的声音)。美,美的最后来源在哪里?来自于上帝的心灵、宇宙的心灵。有这种领悟的、嗅出这种味道的他才可能有前途,要不然都到某一个位置就停止了,他只有量的扩充、技巧的熟练,这个走到最后还是庸俗之辈,不能跳出三界外,所以见识是很重要的。

而一个人生你应该有什么见识?这个见识往哪里去提升?不是凭你的个性、习惯、环境或说你的兴趣,不是这样来定的。所以人生要往哪一个方向去才叫作有所提升,这是一定的。这个一定定在什么地方呢?定在天理。这个理它是那么样的自然、普遍、客观而必然,虽然这个理应该是从主观上来领受、领悟,每个人的见识要往哪里提升,每个人是自己要去领悟的。而这个主观的领悟,刚才说不是凭每个人自己他的所知所能所愿,而乃是有一个客观、普遍、必然的一个目标,一个目的。如果你的所知所能所愿不能够在这个唯一的目的上,你纵使认为自己有进步,那一种进步或许是有限的,或许不是真的进步。

所以要往哪里去才算真的进步呢?我们要知道这里是有理在的,那个理是那么样的自然,或者叫作天理。这个天有自然的意思,有客观的意思,有永恒的意思,有必然的意思。好了,去追寻这个理,追寻这个理的学问就是明理的学问,我们需要明理。

明理,刚才说明天理,这个讲的比较虚、比较玄一点。我们就从刚才说的是谁来明这个天理?——人来明这个天理。是你人要走的路,所以人要走的路虽然走的是天理之路,这就是人生之路,所以明明什么理?——明天理,明人生之理。

那么,明理的学问这个明就是哲,所谓哲者明也,所以什么叫哲学?——明白的学问。请问明白什么?——明白的理,明白天理,明白人生之理的学问叫作哲学。那么,纵使我们不说唯一的天理、真正的人生之路,我们先不说这样,这个就是所谓“统体一太极”的理,就是统整个宇宙、整个世界、整个人生只是一个理,这个统整来说就是朱熹所说的“统体一太极”。太极是什么?太极就是理。

注意看到“太极”两个字要想到这个词语——理,为什么太极是理呢?这个本来太极是这样子,但是太极是有内容的,所以才把它画成这样子,那么再这样子,把它画成两半,就是让它的内容比较能够让我们领会,不要以为它是空洞的,所以画一个圆圈跟画这个双鱼图,这个我们称为太极图,把那个空圆圈我们叫作无极,无极而太极,无极就是太极,太极就是无极。

那么,这个阴阳假如你的眼光注意到它的整个全体整个圆圈,这个太极就是理;假如你注意到它的两边,它的分别,这个分别就不是理,这个分别叫作气。所以你如果注意到阴阳就是气,你如果注意到了统整完整性不分,还没有分阴阳,你注意到这里它就是理,所以这个太极图可以当理看,也可以当气看,所以叫理气嘛。但是这个理气不可以这样写,要这样写(先生在黑板上板书),往上看是总体看,往下看是分开看,所以这个叫理、气可以二分的,你可以理气二分,你也可以理气不分,所以理气不分,理就是气,气就是理,这个中国古人有这样子的讲法。也有理气二分的,中国古人也有人这样的讲法,谁理气二分了?朱熹最主要是理气分的很清楚,但是朱熹未尝不了解理气原来是一,只是他的学问大体上往理气二分来走,走到最后把理气分的太开了,乃至于把人心跟人性也分的太开了。所以这个如果比照人来讲这是天地造化——理气,比照人心来讲这叫性,这叫心,所以理是形而上的,气是形而下的,性是形而上的,心是形而下的,然后理气二分,心性二分。

但是他又说理气本来是一可以不分的,后来我们也可以讲什么心性原来也是一,是可以不必分的,这个叫作即心即性。既然即心即性,性就是理,所以即心即理,叫心即理。

那么,既然气也是理,我们就要知道什么是气?气最先只是二气,二气再详细一点讲二气是两种功能,这两种功能互相作用,加加减减乘乘除除互相作用,有产生五种性质,这个气的功能产生五种大的性质(也可以说大的范畴)范的意思就是大了,大的方面,大的性质叫作五行。古人这样说五行好像这五种确实是比较大的范畴,所以金、木、水、火、土,印度说是说四种地、水、火、风。说金、木、水、火、土,说地、水、火、风,都还是比较抽象的,气是更抽象,那理当然也可以说更抽象,其实已经不能用抽象来说了,它已经超越了,所以理是超越的,气是可以从理而下,也可以从我们现实上提炼、提升气,所以气是不存在的,气不是现实的存在,甚至二气都不是现实的存在,连五行都不是现实的存在。但是万物由二气化成五行,五行化成万物就成了物,中间有一个形,形也是变化的意思,形走什么?——变化。气是虚的、虚拟的,但是它又好像有,至于理你不可以说虚拟,你甚至不能用有跟无来形容它,这个理相当于道家所说的道,二气相当于道家所说的有跟无,所以有无就是道的内容,这些都已经流传一二千年,用一些特定的词语来表达,形成一个解释系统,当然你到最后可以不这样解释,刚才说我们中国说五行,印度说四大,那么五行跟四大是同一个意思,地水火风不是实际的地水火风,它是一种性质,五行没有东西叫作金,五行不是实际的金属叫作金,不是讲实在的木头叫作木,它只是有金属的性质,有木头的性质,有土的性质,是这样子那叫性质,性质不是抽象的吗?越往上越抽象,越往下越具体,最具体的就是物了。

那么这个物从这里下来,请问物从哪里来?物从五行,五行从阴阳,阴阳从太极,太极就是理,所以物从哪里来?——物从理而来。物从理而来,但是它经过二气五行的化生,它有阴阳不同的调配,它就成为不同的物,而且天下之间没有两个物是完全一样的。假如它完全一样它就是同一个东西,所以每一个物都有它的特质,每一个物都有它的道理,如果没有道理它怎么成为这个物呢?所以粉笔有粉笔的道理,你头发有头发的道理,头发的道理总是跟粉笔的道理不一样嘛,那么这个道理也是理,这个理也叫太极,所以就叫作“物物一太极”。所以你一看到这个太极不要害怕,我们一看到这两个字,朱熹的这两句话怎么不知道在讲什么?其实你就把这个太极翻译成理,统体一个理,物物有物物的理,这不就知道了吗?

所以前面我们讲哲学首先就讲一个宇宙人生之道,所以叫作哲学,但是我们说那样讲太高了,我们现在从我们比较容易把握的地方开始讲起,所以我们从理下开始讲起,我们从物开始讲。

物有物的道理,我们称为物理,现在不是叫物理学吗?就是物的理。我们对于物我们普通人只是很粗浅的一般的认识,所以这里没有什么学问,但是对于物有深入的认识,就像认识它的理叫作物理,这就称为一种学问叫作物理学。对于物而对它的理有所了解,这个物理就是对于物的理的了解,对于理的了解就是明这个理,所以物理学也可以说物的哲学,一般不这样讲的,这是可以这样用的。为什么呢?比如我们一般讲哲学我们不从物理学来讲哲学,因为物理学它已经称为一个很专门的独立的学科了,其实物理就是对于物的理的了解,对于理的了解就是教哲学,所以原初人类只有一种学问叫作哲学!因为什么叫作学问?就是你要对某一种事、物的理的了解,这样子才叫作学问。事、物,对于这两个字也要稍微了解一下,因为中国古人对这两个字有时候是分的,有时候是不分的,假如你要分事跟物是有别的,物就是物质世界,事是我们的行为世界,借用康德的哲学来讲对于物的了解是出自于我们的思辨理性,成就知识,这是对于物的了解;对于事的了解是我们怎么把事情做好,也可以说怎么把人做好,这个有关系到你的行为,这就属于实践理性的范围。

有些时候我们不必分的那么清楚,叫作什么?——事事物物。《大学》有一句话讲“物有本末,事有终始”,请问什么叫作“物有本末”?这个粉笔有粉笔头粉笔尾这样子,所以这个物也就是朱熹的格物,朱熹的格物比较偏重在物质性的物,至少他常举例是举物质性的例,当然他也举一些事情上的例。王阳明的格物最主要是偏重在你的行为,至少王阳明举例常举行为而说,所以有人问什么叫“物物一太极”问朱熹,朱熹就说“阶砖有阶砖的理,枯干有理。”阶砖,什么叫阶砖?反正朱熹在这里讲学,坐在这里他的学生围一堆,有学生问他“老师,什么叫作‘物物一太极’”?朱熹就头转开看一看门外,门外不是有台阶吗?台阶不是砖头搭起来的吗?他说阶砖有它的理,阶砖有它的理,阶砖当然有理,首先砖头有理,砖头跟你的头有什么不一样嘛,当然你的头有你的头的理,砖头有砖头的理,所以当然阶砖有理。而阶砖摆在那里,为什么这样摆呢?它当然有它的理,它为什么能让人踏上台阶,它一定要摆平,所以阶砖有阶砖的理,从它砖头的结构来说理,从它砖头的摆设来说理,从它砖头这样的摆设来说理,这不是阶砖有阶砖的理吗?

枯槁有理,他抬头又看看外边有树,树本来有理大家都知道,他特别举枯槁。什么叫枯干?树枝已经枯干了,大家想这总是没有理了吧,枯干哪有枯干的理呀,所以举这个就是举枯干就是举非常低俗的类似庄子所说的“每下愈况”,所以庄子说“每况愈下”,没有问说道在哪里?庄子说道在草木,道不是很高吗?怎么在草木呢?他说“何其下也”,你怎么把道讲那么卑贱呢在草木;道在瓦砾,道在这个破瓦上,瓦摔破了道在那里;“何其愈下也”,我本来让你讲高一点,你越讲越低了;道在屎尿,他就不讲了,不跟你抬话了。这叫“每下愈况”, 每下就是越讲下,愈况就是越能够显示,就显示道的无穷啦,显示道无所不在啦。你如果道在圣人身上这样讲道好像比较容易了解对不对?庄子说错了,这样你不能够了解道,你不能够了解道的全面性,所以要讲越低的地方有道,你才知道原来高的地方当然也是有道,所以叫作目极而道途,你眼光之所极处都是道,道就存在那里。朱熹也善用于如此,“每下愈况”呀,对于阶砖一般人都说高楼大厦有理,怎么地上的阶砖有理呢?一般人都说春天草木生长百花盛开有理,怎么说枯干也有理呢?你知道枯干有理,你就知道百花盛开有理,所以叫“每下愈况”。

好了,你看朱熹常常这样讲“物物一太极”,物物都有理。王阳明一讲到格物,格物不是物吗?格不是明吗?格照朱熹讲格是明白,到王阳明讲格是什么?格是正,把它归正,你归正不也是明白吗?所以王阳明讲归正跟朱熹讲明白致知之道意思是可以相通的,但是王阳明讲格物就是使物归于正,这个使物归于正,什么叫使物归于正,你当然也可以讲,桌子摆好,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这不是使物正吗?正了以后我们才认为这是合理的,这当然也可以讲。但是最主要还不是在这里讲,最主要是啥?你的行为合理。

朱熹也常常讲读书有读书的理,侍亲有侍亲的理。那么,假如朱熹讲阶砖有理这是物的理,读书有理这是事的理,枯干有理是物的理,讲侍亲有理这是事的理,朱熹物跟事都要讲。王阳明当然物跟事都可以讲,但是王阳明最主要讲事,所以他的格物就是“致吾心之良心于事事物物”,这个事事物物最主要是讲事,以事来带动物,因为有事就有物,事已经包含物嘛,所以这个叫作事事物物,所以这个“物物一太极”我们如果讲阴阳造化之理,最后讲的这个“物物一太极”物物的理容易变成是物理的理。从这地方讲不是讲物吗?万物不是物吗?什么时候有事啦,物与物的来往关系之间就是事。

而这个事如果在普通的物生活来讲,这个事它的规律是顺从着很严格的因果律的,所以物的变化它所遵循的因果律是很严格的。对于生物来讲,尤其是高等的生物,比如说狗猫它们处理它们之间的关系,处理它生活环境的关系,它可能也有理,但是这个理有没有像科学家所研究的物理那么严格的遵守一定的规律有没有?就比较没有了。

高度的生命表现像人,更高度的表现了,请问人对于你的环境、周遭、生命,你是不是按照一定严格的因果律来处理的呢?就更不一定了,但是它里面也有某部分是按照因果律的。总之,像人的生命分成两个面向,一个是倾向于物质性的,一个是倾向于精神性的,你人的物质性越物质的地方就越按照物的理,越按照物的理就越按照因果的严格定律,西方的医学走这一套,西方的医学不是检查你的血液什么指数吗?你的生命不是受着一定因果律的影响吗?而受到它的限制吗?而且相当严格。

但是人的精神性的生命,尤其是你认为所谓的人生,我们应该看重在我们的比较物质性的这一面的道理来过生活呢?还是我们有另外一方面所谓精神性的生活,而且精神性的生活有没有道理呢?刚才不是说物质性的变化,物质性的它的一步一步地引申往前走,它是受着一定的规律,这个有它的理,我们人生精神性的你要往哪里走,你走的速度快不快,最后来讲就是你的意义大不大,也可以说你的价值高不高,像这个是不一定的。会有时候相差是很远的,刚才不是说一个有智慧的人他对于人生之理的了悟是刹那之间的,一般的人可能一辈子都对他的人生之理还是模糊的,请问这有一定吗?

但是一个人他的肉体会从小渐渐地增长渐渐地强壮,到某个时期它会往下衰退,这是什么呢?这是一定的,所差也不远,这跟物质不就不一样了吗?那么处理这个物,我们也可以说明白物的理,物理学也是对于道理的明白的学问,只是它明白物的理。

古人只有一种学问,就是明白道理的学问。这在西方表现的很清楚,西方原来只有一种学问叫作哲学,其他的学问其中都有哲学,只要你是学问就可以叫作哲学,就像我们中国也是这样,你的任何的明白都可以叫作学问,所以孔子所说的“学”也是没有范围的,所以学有人解释成觉,其实你今天听这样讲你也可以把它讲成这个明,你明白了,这叫学啊。

那么西方的学只有哲学,就是到现在西方人对于所有学问的最高成就都叫作哲学,所以他们任何一个课目的博士都叫什么?都叫PHD,PH就是doctor of philosophy,PHD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最高的学位成就就是博士。最后的各门学问的最高成就都给它一个尊称,叫作哲学的研究者,或是哲学的成就者,叫PHD,可见物理学也是哲学嘛。

好了,讲物理学是哲学,现在我们说我们不了解了,因为现在物理学已经是变成一个独立的很专门的学科了,它做大了,它自己建立起一个王国了,其实我们应该把它拉回来,它也是明白道理的学问,反而是物理之外,就是自然科学之外,人文科学上面对于哲学的这个词的用语我们还比较熟悉。比如说政治,政治不是事件嘛,处理事情嘛,处理众人之事嘛,它属于事的学问,政治的这些规章这些行政它就是政治的事,但是对于政治的这些事情我们要有所了解,所以去讨论政治的事,而且是整体的讨论,乃至于给予政治之事(政治这一类的事情)它的目的,政治为了什么?为何而有政治?这样子整体地看而且是提高来看,来看什么?来看政治这一门学问,当你整体而跳高来看政治,这样子的政治就不是普通的政治学,也不是所谓的这个宪法,也不是法律,也不是什么政府组织法,不是这些东西,乃是什么?乃是政治哲学,所以这才叫通于政治,要整体地通,而且知道政治的目的在哪里?你知道政治的目的在哪里你才能够把政治做好,而且这个好它有正面的积极的价值,乃是你的理想的追求所在,所以政治首先要有政治理想,政治理想它也是趋向一个理,这个理到最后也可以提升到天理。

西方的政治学到最后不是说人应该有政治的权利,这个政治的权利来自哪里?来自于平等自由,而这个平等自由的道理来自哪里?来自上帝,不是这样讲的吗?假如丧失了这样子的高度,什么叫政治呢?你就胡作非为吧。假如你有政治行为就是政治,这是不可以的,所以政治要有对政治的道理的了解,这种对政治道理的了解叫作政治哲学,其他依然都是一样。

像教育我们要办很多教育的活动吗?办那么多学校,请问你有没有明白教育的道理?整体地明白教育的道理,要整体地明白必先知道教育的目的在哪里?假如连教育的目的你都不知道,你怎么办教育?你怎么做教改?所以要办好一件事必须对这一件事有整体而超越的认识,所以这个整体而超越的认识就是这一件事的哲学,所以教育要有教育哲学。现在整个中国一百年来,我告诉各位没有所谓的教育哲学,你去反省看看,我们对于的设施,对于教育改革,它背后有没有一个对于教育整体的乃至于超越的一个认识,知道教育要引导人生走到哪里?有没有从这个认识上着眼?然后才下来看看教育要做哪些工作,要怎么来安排课程,用什么方法来教导,乃至于要有多少设施,那丧失了哲学你就没有方向,所以哲学是到处存在的,乃至于一个人说吃饭也要有哲学。你了解吃饭吗?但是我们都在吃饭呐,那么叫作什么呢?——叫作饭桶一个!(先生呵呵笑)不是吗?你只知道吃饭,你不知道吃饭的目的在哪里你就不会好好吃饭等等,这叫哲学,所以哲学就是明理。

那我们从刚才这样讲下来,明理,我们现在明什么理呢?我们现在首先是对某一件事、物它的全体性的,如果对于物是深入性的全体性的,如果对于事是超越性的了解,对于物的理科学它不是做超越性的了解,它做深入性的了解,了解它的小宇宙,对于物的理是这样了解的。那么如果对于事、物超越性的了解,就是我们刚才说物与物之间,我们人本来也是物,是天地所生成的一个存在,这个基本上可以叫作物。但是人不安于他只是一个物,他其中有事,所以做一个人你要追求人生的价值不是以事为主,所以孔门弟子颜回最高,但是颜回他的物质性的身体不是存在最久,乃至于他在社会上的地位、功业不是最大,但是他的价值性最高,可见我们对于人的意义是以精神性的价值为主。

对于物的了解是科学性的了解,对于事的了解我们才真正称为哲学上的了解。因为刚才不是讲对于事、物有它的了解,对于事物的了解我们如果是全面性的而超越性的了解,这样子我们才能够知道,才能够引领这个事往一个方向走,而引领这个事往一个方向走我们顺便带动了这个物,使这个物来为这个事服务或来增加事一个丰富性,然后让这个事归向于一个整体而超越的目的,像这样子事、物混合在一起而归向一个整体超越,整体就是它的广大性,超越就是它的高明性,从这样子我们叫作明白这个事物的理,这样子叫作哲学。

而这个事物的理你往高度到底有多高呢?这可以一步一步地往上提,你想一想提到最后是什么?提到最高就是天理,这个天跟刚才说的它是自然的普遍的必然的永恒的除此还有最高的意思,最后的意思,所以哲学广义地说是明白道理的学问,狭义地说是明白最高道理的学问。最高的道理一步一步下放总是有道理,你也可以一步一步往上提,趋向于同一个目的,所以“物物一太极”到最后归于“统体一太极”。

那么如果越来越高的归趋为更接近哲学的意义如果以这样来讲,这个我们又可以说哲学是明白最高道理的学问,而最高的道理只是天理的学问,那么天理的学问就是人要了解的,人要依照这样的道理而做的学问,所以我们称为天地宇宙人生之理,所以去了解天地宇宙人生之理的学问叫作哲学,所以假如是说人生之理,人生之理是你这个人的生命去体贴出来,你生命应该走的方向,这种体贴是主观的,刚才说你走的方向是不是你自己来定的呢?我们说这个理有它的客观性,所以叫作“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如果只是每个人自己的个性、习惯、感受,这样子有没有“人同此心”呢?所以人的心理学上的心是人人不同的,“人心不同,如薪灭焉”,这是对人心现实上的了解,“人同此心”人人的心都一样,这种心就不是心理学上的心,那是什么心呢?就是刚才我们说的它有一个普遍性、共同性,就是天地宇宙人生之理。那你说心怎么是理呢?这个理在你的生命中让你来觉醒,从觉醒处说心,所以这个心所觉醒的内容如果是理,这样子你的心觉醒的是理,我的心觉醒的是理,在理上“人同此心”,在这个“人同此心”上“心同此理”,是不是?这是从主观上你来了解,你主观的心灵而能够觉醒到一个客观的道理,所以这个理既是主观的又是客观的,客观的通于天地,所以我们说天地宇宙人生之理。

那么,天地宇宙人生之理它是客观的而且是唯一的、最高的,假如这样我们讲这个哲学天地人生各个民族古往今来,请问有多少种哲学?或说能够有多少种哲学?或说什么才称上真正的哲学?或说真正哲学有几个?真正哲学只有一个。所以有没有中国哲学跟西方哲学?有没有古代哲学跟现代哲学?有没有儒家哲学、道家哲学、佛家哲学、基督教哲学?在这里讲就不能讲那么多哲学了,所以放下来讲事事物物都有它的哲学,任何学问都可以有它的哲学,它的学问从哪里来?你一步一步往上升,到最后一定要归于一,因为“统体一太极”嘛,是不是?

所以任何一般说的哲学政治哲学、教育哲学,这些哲学如果真正地我们说要超脱地看,这个超脱地看到最后超脱到哪里呢?还是归于一,所以如果没有天地宇宙人生之理,不了解这个理就没有所谓的政治哲学,没有政治哲学就没有好的政治,或说你的政治就不知道往哪里走;没有天地宇宙人生之理为本,你就没有所谓教育哲学,没有教育哲学你的教育就等于没有方向(丧失了方向)。那么,我们自己每一个人自己的生命你要怎么样所谓规划你的人生,或说你要追求什么,如果你想要让这一辈子不白费的话,请问你要不要明白这个哲学,不止是明白你这个时代的,也不止是明白你这个民族的,像我们中国人要了解中国哲学,西方人了解西方哲学,不止是如此,人生只有一个哲学。

如果这样讲我们又可以另外引申一个问题,就是那么现在世界上有许多哲学,我们说这些哲学本来就不可以有那么多的哲学,只有一个哲学,请问现在世界上那么多哲学古今中外那么多哲学,请问它是一个哲学吗?——不是。要不然它怎么会分为那么多的哲学呢?所以这里一定有问题,所以看到这里你一定要知道有问题,有中国哲学,有西方哲学,读哲学系人你要知道了,怎么我们有中国哲学的课又有西方哲学的课,你说这个系我不读了,为什么?他开出的这个课就是我们这个系不懂哲学了,怎么可以有这么多哲学,但是又需要有,就是看你的层次,就是你的眼光在什么层次。在某一个层次上有各种哲学,在某一个层次上只有一个哲学。那么如果只有一个哲学又可以有某很多哲学,这些哲学又有不同,请问它这个不同它是平均上的不同,还是它也有高低的不同,它也有核心外围的不同,有本末的不同,或说有更接近真正哲学的哲学,有比较疏远于真正哲学的哲学,是不是?是不是大家还要搬桌子,有很多哲学大家都是一半一半,还是这个哲学确实有比较高的、比较低的,比较高的或许更接近于真正的哲学,乃至于它本身就是真正的哲学,只是被大家在很多种哲学表现上它来作一个对照,所以它好像也是一个哲学。其实它或许不跟别的哲学同一个层次的哲学,它是真正的唯一的哲学。那么,如果有真正唯一的哲学,其他的哲学也可以叫作哲学,也不可以叫作哲学,它是未成熟的哲学,不如理的哲学(不如道理)。

那么各位既然人生要了解哲学,你的人生才会有意义,因为你才知道你的方向,否则大家都是无头苍蝇乱闯一通,你跟着人家走你都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你跟着现实的人走固然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你跟着所谓的哲学家走,你就知道走对了路了吗?而且这个哲学家真的已经走对了路了吗?你是不是要这样想?

那么,每一种所谓的哲学,至少东方哲学、西方哲学这是个大分。东方哲学又有儒释道三家,这也是大分。儒释道三家里面儒家有各种的派别,佛家的派别更多,道家比较少,甚至道家没有派别,因为道家的学问根本没有什么内容,所以不必要有派别,(先生呵呵笑)道家就只是你是道家你不是道家。佛家不同的派别,儒家不同的派别,往下来走有许多种派别都可以叫作哲学,朱熹有朱熹的哲学,王阳明有王阳明的哲学,要不然你怎么写论文呀。

那么,西方哲学更多派别,每一家都可以成为自己一个哲学,康德有康德哲学,黑格尔有黑格尔哲学,乃至于比较大的,从大的方面分,有理性主义的,有经验主义的之类的,可以往上一直走,可以往下一直走,不管在哪里从某一个层次上切开来一看有各种哲学。

那我们用整体来看只有一个哲学,我们现在就问这个唯一的哲学从人类有史以来,有没有哪一家哪一派,或是哪一个人物他接触到了,甚至领悟到了,用中国人的话来讲就是他体证到了。如果能体证到这种哲学,不只是去了解,乃至于把这种哲学表现在他的生命中,这一种人我们给他一个称呼叫作圣人,所以圣人就是真正的哲学家,不是吗?要不然你怎么叫哲学家呢?因为哲学只有一个而且是最高的。

请问有没有圣人?在你心目中你知道有没有圣人?圣人有几个?多还是一?这个一是谁?请问你心里面平常有没有这个认识,如果没有那么恐怕人生真的是一大不幸,还不是吗?那如果有在哪里?还是你认为古往今来没有一个人可以称为圣人,你有另外一个圣人的看法,当你有另外一个圣人的看法的时候,请问你真的有这种看法,还是假的有这种看法?什么叫假的?就是你想一个你以为你知道了,假如你真的是知道了,这也叫“知及之”,你仁也不能守之。我借用阳明的话来讲,你知而不能行就是不知,所以在这一种高度的学问上,这种真正的企进更上一击的学问上,你要知道有一个很重要的一个特质,就是你除了知之外要行,其实也不是除了知之外要行,这样讲知行又两面了,知之必定行之,要不然不叫作知,所以圣人是这样规定的,所以圣人我们说是了解了最高的真理的人,而这个了解不是一般说的了解,我们用一个词语叫作体证,刚才不是讲体证吗?你体证了就叫作真理,这个就是真正的哲学家。

现在我们说圣人在哪里?我让各位想一想,做个选择题,或作一个思维题。既然有中国哲学、西方哲学不同,请问是中国哲学这些哲学家比较接近圣人,还是西方哲学里的哲学家比较接近圣人?或说是中国有哲学家还是西方有哲学家,还是都有?刚才讲过如果都有就没有中国哲学、西方哲学之分了。你说呢,现在人都不敢说,因为我们对这个所谓的唯一的真理我们还不能够把握,所以不敢说。但是我们现在不是叫你去体证,你至少要有一个虽然模糊但是又好像非常清楚的观念在你心中,随时都要有这种观念在自己心中。对于一个已经成熟的心灵,用法律来说十八岁以上的心灵。如果是孔子就是十五岁,他心中就有一个好像模糊,但是又好像清楚的人生之路,顺着那个人生之路一直看过去,他心中应该会有一种圣人的形象。有这种圣人的形象,你才知道你人生要往哪里去,你人生最后要安止在哪里?那个人生最后的安止处叫作至善,叫作止于至善,所以知止而后有定,你有定向,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你不知止你得个什么东西?为什么孔门之中颜回是一个很特殊的弟子,孔子为什么这么器重他?颜回说“仰之弥高,钻之弥坚,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既竭吾才”我很努力很努力把整个生命都用上去了。“如有所立”好像有个人站在那里,请问是孔子站在哪里吗?孔子站在那里就不是如有所立了嘛,你就站在那里我就知道了,而且那是“卓尔”,非常高大,孔子纵使是比我们高,听说孔子190公分,不要用“卓尔”嘛,“卓尔”是如山之高,如天之远这叫“卓尔”,“虽欲从之,末由也已”,这个时候颜回是不是圣人?——不是。但是颜回心中有一个什么形象?——有一个圣人的形象。有一个圣人形象,颜回是怎么样的态度呢?——“既竭吾才”,从博文约礼然后竭其所能,这一种生命就是“仁”。奋发不已,精诚达澈,鸢飞戾天,鱼跃于渊,整个生命活泼泼的,满腔是生机,这种生命才值得活啊,所以颜渊“回也三月不违仁”,其日月之渊而已。为什么能够三月不违仁?他首先要知道他的理想安止在哪里?所以颜回叫作“具体而微”,“具体”已经有这个体了,有这个体态、体势,叫作具体,也可以说样子。所以孔子在颜渊来看,颜渊认为孔子是圣人,所以以孔子为标准,而颜渊能够见到,见到的不是孔子的形象,乃至于孔子心灵的形象,孔子梦见周公,他所梦见的不是周公的现实生命,而是梦见周公的心灵的生命,所以孔子把周公当作圣人,当作他一生理想的奋斗的对象、目的,再到“十有五而志于学”,再到“三十而立”,再到“四十不惑”,再到“五十而知天命”,后来“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这个矩是什么?矩者理也,这个矩不是理吗?规规矩矩不是理吗?所以颜回也见道了,看到了这个归止之处,看到了人生只有这一条路,没有别的路,所以他就看到了人生的路,人生的路叫作道,看到了人生的路叫见道。所以古人为学非常重要的一个关键就是要——见道!

陆象山“一夕步月”,在一个晚上在月光中散步叫“步月”, “喟然而叹”这个忽然发了一个叹息,(包敏道侍)旁边的弟子就问“先生何叹?”,老师你在散步叹个什么息啊,他说我想到一个朋友——朱晦安先生(就是朱熹),晦安人格很严整,很高尚,他的人格严整他的道德高尚,叫作“泰山严严”啊,所以晦安之学是泰山严严,像泰山一样高大,“可惜学不见道”,用一个“可惜”就是这一辈子完了,这个评论实在是太可怕了,这叫死罪边沿。

什么叫见道?——见圣人之形象,见人生之真理,有天地宇宙人生之智慧,这个叫见道,要不然叫不见道。见道才能够真正行道,他才有机会有可能企进圣人的境界,甚至他才真正地了解圣人之所以为圣人的意义,他甚至这样才可以体贴圣人之心,能够体贴圣人之心,这个心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之心,是“东海有圣人出,其心同也,其理同也;西海有圣人出,其心同也,其理同也”的这个心同、理同的之心与理,这个圣人之所以为圣人之所在。“学不见道”在古人来看这个学问都是不成熟的,一笔可以抹杀的,将来是与草木同朽的。我们先不要说陆象山讲的是不是对,是不是他的学问就一定见道,朱熹的学问就一定不见道。“学不见道”就是“可惜”,这是任何一个想要读书的人,你不管要读什么学科,你既然想在人生的路上,想在人的生命的境界上有所收获、提升、长进,甚至有所达成,你首先要有这样的眼光,所以叫作企进,企进一种哲学。

假如你认为世界上的哲学东西方来讲,你认为西方哲学有这样的境界,东方哲学没有,那作为一个东方人作为一个中国人你应该立志来提升你民族的哲学,使你民族的哲学向着西方的哲学靠近,这样子不仅是完成你的民族的应该有的本性,所谓各尽其性,民族要尽它的性,其次是完成你自己的性,你要尽你的性。但是假如你认为,中国哲学它对所谓的天地宇宙人生之理它所说的指引的是高出于西方人两千年来所见所知所行,那么请问作为一个中国人你怎么办?这就是现在每个中国人、每个读书人都要知道的事,尤其是读文科的人,至少是要有这样子的态度,要自己告诉自己有更高更远更广大精微的学问,需要我们随时去琢磨,也是说你要必有思焉,你要随时有这件事挂在心上,如果能够这样做多多少少都会有所长进,乃至于你的领悟的速度可以增强,乃至于能够像颜回这样,有一个“卓尔”的形象在你心中挥之不去,为什么挥之不去呢?因为你念兹在兹,你的生命就是一个仁者的生命精诚达澈、奋发不已,完全是为了自己的生命,为了天地的生命,你真的是在过你的人生,这样子你才不辜负你自己,这叫“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那么,这里我没有特定指出来到底是哪一种学问高,哪一种学问中(去声,中间啊,就是切中啊),那么假如切中必定高远,那么高远它一放下来必定照顾全体,必定广大,所以《中庸》说“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刚才不是讲真正的道、真正的太极、真正的理它里面是丰富的,以阴阳来表示,后来五行,后来万物。刚才不是讲道不离开万物吗?所以有一个最高明的见解,真正最高明的见解,真正实实在在的见解,这些最高明的一点它不会离开万事万物,这个叫作“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天下归仁”是你的仁德与天下万民万物同在,这叫作“天下归仁”。

所以道是最高的,理是最高的,真正的道与理它又是最低的,它是一又是多,当你这样去思考问题的时候你就渐渐地能够去认识,那些道理是真正的更高明的道理,哪些道理是真正的透悟了最原始的唯一的理,那么哪些层次还是低的,哪些是比较外围的,你就能够渐渐分别出来。渐渐分别出来之后,你人生的向往人生以什么为最高价值,你才能够定下来,但是你定下来了不一定每一个人都能够达到所谓的精诚达澈、完全的成就,每一个人都是圣人,我们每一个人的才情有限,每一个人的环境不同,或许你有自己所谓的事业,或许你有自己专门的学问,这个一放下来是人生的各种的你的行业,人生百态。但是这个百态的人生最好都有一个共同的理想,所以唯一的理想不妨碍各种的每一个人现实的事业、学问,每一种事业每一种学问都应该有一个最高的理想,可以渐渐提升他生命的价值,乃至于有了最高理想他的生命才富有价值。

这就是中国古人最大的愿望所在,能够秉持这个愿望而做学问而过人生的人叫作儒家,这种人叫作孔子之徒,不相信就你现在所知,你用这个标准去衡量天地间的这种学问。

请问道家是这样说的吗?道家并没有这样的说,道家也没有真正的对于现实这样子的真实的关怀,它只是一个境界的追求,虽然境界的追求我们说它高明,但是它不能“极高明而道中庸”。

请问佛家有没有这么说?佛家也可以说真素俗不二,真俗不二就是类似儒家说的理气不二,但是依照宋明儒的讲法,它并没有开出人伦日用,没有开出治国平天下外王之学,所以也不能够真正的不二。

我们说西方所谓的哲学,它是不实践的,他们只有理智的游戏,不是真实的由他的心灵而体贴一个超越的理超越的道,使超越的理超越的道既超越而又内在于他的心灵当中,以这个超越的理跟道来提升自己,提升自己现实的生活都渐渐地合于道归于道。西方人没有这一套学问,这一套学问不仅要有最高道理的认识,而且这个最高道理的认识是从心灵里面有真实的感受真实的体贴,有真实的感受真实的体贴必定付诸实践,付诸实践必定要做工夫,西方的哲学没有工夫这个观念,我不是说它反对,也不是它完全没有,但是不注重工夫,不以工夫为主,中国的学问是要真实表现的,所以西方的哲学家的哲学是如此。

西方也有深度的文化,像一般的物理学一般的知识,这是最底层的学问,更高明的一种学问就是对于这些事物的道理的了解,这个叫作哲学。哲学对于事物的了解它是用思考的模式,人类的思考总是在现实中思考,所以西方还有更高明的学问叫作宗教与艺术。艺术是忘怀了,忘了自己的思考,放下自己的思考,直接透悟到上帝的心灵,这一种人叫作艺术家。宗教是有一个教主,他告诉你最高的真理在哪里,你就信这个教主,跟着这个教主走,这个叫宗教。所以西方人认为宗教跟艺术是最高的学问,这个宗教跟艺术之所以高是因为它背后的归向高,但是这个宗教跟艺术这种归向,请问跟儒家所谓的“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知我者其天乎”“尽其心者知其性,知其性则知天矣”,请问跟这个学问一样不一样?它的真实度够不够?你如果往这里去思考,你就可以发现刚才我所说的这些学问能够澈上澈下,能够内圣外王,能够“克己复礼,天下归仁”,天下只有一种学问,古往今来只有一种学问,这就是儒家的学问,所以我们说“如何企进中国哲学”,这个我没有说,其实就是如何企进儒家哲学。

假如所谓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如果他真的在生命中表现了这一种精诚达澈,这一种鸢飞戾天,鱼跃于渊,这一种所谓溥博渊泉,而时出之,如果他的生命表现的这样子的完满性,我们就可以称为他是圣人,我们就可以以他为标准,以他为师,这样子我们就企进了中国哲学。

我们好像只讲说什么叫“企进中国哲学”,没有讲“如何”对不对?(先生呵呵笑,众笑)现在我们讲讲“如何”。什么叫“如何”呢?刚才说要有这一个心态,要有一种尊重之心,尤其是在这个时代里面,要有对中国哲学的尊重之心。我常常讲不是因为我们是中国人要对中国哲学有尊重之心,当然每个民族尊重自己民族的学问也是应该的,但是这是一回事。

另外一回事是天地之间最高的学问本来就应该尊重,我觉得第二种心态包含了第一种心态,所以第一种心态每一个民族不可以看不起自己的祖先,然后在为自己祖先传承的同时能够向往于这个最后的真理、最高的真理。假如自己的民族祖先还没有达到最高的真理,希望带着自己民族的学问往高处走,其实这也是每一个有思想的人他心中默默的一个期待,所以我觉得纵使刚才说的各家各派所有的有思想的人,他或许他的学问没有达到刚才说的最后的最高的成就,但是他心灵的深处应该默默之中会有这种向往,只是他这一辈子没有做出来,或者说他们的学问传统也限制了他没有让他做出来,但是既然“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物物一太极,统体一太极”,任何一个人的心灵都应该通向最高的真理,如果这样,任何一个有思想的人他最后的归趋都应该是一样的,所以假如一个民族的子孙带着他祖先的学问往前更进一步,这是他们祖先共同的愿望所在,那么这叫做孝子贤孙,这个是最大的孝了。其次就是能够继承祖先,好好地守住祖先的学问,这是此等的孝,已经不错了。最差的是不知祖先的学问在哪里,这个已经是不孝了,更加可恶的是还要咒骂自己的祖先,这个更加可恶了,请问谁咒骂自己的祖先?——就是近代的中国人。

那么,所以要企进哲学首先要对人生有一个可以更上一击的愿望、想法;再来企进中国哲学,你认识中国哲学的前提是你尊重它。现在整个学术界的风气是中国哲学是没有地位的,学术界不是很尊重中国哲学,甚至是嗤之以鼻,一般的年轻人是很少机会能够听到,能够被提醒的,所以一个年轻人有些时候也不应该只是期待着别人来提醒,自己要奋发,自己要有自己的心领神会。从哪里来心领神会呢?所以有些时候我们看当代人的文章,听当代人的说法,我们接受老师的启发,但是除此之外很重要的是我们要从古人所留下来的片言只字,其实不止是片言只字,不止是迹光篇影,乃是一部一部的著作,这个高明的著作你来体贴。

所谓的中国的学问,中国的圣人的心灵,所以如何企进这个很重要的一个做法就是你去读经典。我又讲到读经典的教育上来了,所以不是我三句不离本行,而这是近代更需要的一种教育的方式,首先要教育自己,还有我们希望做老师做家长的能够教育他的子孙。如果没有这种教育在这个的时代里面,你说要见道那是不容易的,所以我们要有所凭借,因为每一个人的聪明才智没有那么好。

所以古人说颜回的生命他是非常的清明的,就是阴阳之气调配的非常和谐,那是很难得的,甚至他的生命的清纯度,他的天赋,甚至有人认为超过孔子。那么这个清纯的生命本来应该学生而知之,但是颜回还是好学不倦,能够生而知之而好学不倦,那真的是圣人之才,而且他将有圣人之德。

依照我们现在的生命,你自己能够有那么清明吗?如果没有要好学,好什么学呢?好真正的学,真正的学在哪里呢?就是智慧的学问,智慧的学问在智慧之书,智慧之书就是经典,所以随时接触经典可以让自己开发智慧,这就是如何企进中国哲学。如何企进哲学,如企进圣人之道,如何企进人生之道,所以要讲起来就这么简单,没有别的路了。

态度上首先要有一种气象,要有企,企进,要把自己的脚跟掂起来,随时看一看比较高的比较深远的道理,然后接着哪里有深远道理要尊重,首先尊重人间各种学问,在各种学问当中有它更高者,你要赋予更大的尊重。人能够认识哪里更高就已经了不起了,能够对更高者起了更高的尊重,那这生命就实在了,这叫诚意,所以要有敬重之心。

那么,实际要做的事态度上是要这样子,要有一个气象,就是企进的心,有一个尊重的态度,这是态度上。在实际的事物上你能够知道到哪里,你就尽量使自己的生命做到哪里,而要能够知道的更高更远,你必须要有参照的这些讯息,这些讯息就在古人所流传下来的经典上,所以要常常接触经典,所以接触经典是企进智慧的一个简便之路,就是哲学家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所以叫如何企进。好,提供给各位。

我讲来讲去都一样,这以前都讲过了。有人认为这讲的太空,太空泛,太高远,那其实不见得啊,这也是很实在的,每一个人内心里面马上就可以自我反省。

我在研究所开课有一个模式,是最简单的模式,所以上我的课的学生都觉得很轻松愉快,因为我的功课最好做的,大家也可以模仿这个模式。

我是怎么做的呢?就是有一本书,然后这本书不管多大,把它分成十五份,因为一个学期十八周嘛,除了前一周除了后一周,中间或许有放假,就剩下十五周,所以就分成十五份。如果是七百多页的,那么一次就看它五十页,如果是一千多页的,一次就看八十页,如果一千五百页,一次就看一百页,就是一个学期一定要把一本书看完。

那么在看书的时候那么办呢?有几件事情要做,第一个就是摘要,你看到要点记录下来;第二个就是提问;第三个就是心得感想,就是摘要、心得跟提问。

那他说要写成文字,那么摘要是很简单的,他看过了是每个人认为重要的地方摘录,这是太简单了,这是不要有什么太大的学问都可以做。但是摘要多了以后,自己就变得有学问,那你特别有心得也可以记录下来,心得大写多一点,心得小写少一点,这都可以,有多少心得就写多少。

再来就是提问,而这个问题有可以发深的问题,可以发浅的问题。这个最浅的问题就是这个字我不会念,那也可以问啊,那其实大部分的人是不敢问这个问题,因为他不好意思问这个问题,研究生了怎么好意思问这个字怎么读,自己去查字典,但是大部分的研究生不会读也不查字典,然后到最后也读不出来,然后读错,没办法。一个字,一个词,这个词是什么意思?这个概念是什么意思?然后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然后这一段为什么这么说?这一段为什么跟那一段不一样?说的好像有一点不一样,还有这一本书说的跟我以前所知道的那本书不一样,这都可以提啊,你一提出来我就知道你的功力到哪里?是不是?所以“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一开口我们就知道他的程度到哪里,或说一开口就知道他有没有读过书,有没有用过功。

所以以后我们的读书会也很简单,每个人去读书,每个人有自己的摘要,你看的要点跟他看的要点不一样嘛,每个人有自己的心得,有时候多有时候少,每个人有自己的疑问。你能够疑问在这里提出来别人或许可以帮你解答,你看假如你有疑问不提出来,大惑终生不解啊,你去哪里问呢?所以趁这个机会提出来,或许有人就能够帮你解答,或许大家都不能帮你解答,那你应该很高兴,你看我提的这个问题多好,没有一个人可以回答,我这个问题是很高深的。(先生呵呵笑,众笑)你又提不出高深的问题来实在是没有意思,你一提出来人家说哎太简单这是幼稚园的事你还提,但是一个诚恳的求学者不要怕人家笑。

有些人就很奇怪,他有问题就不敢提,那有些人就很大方,老师我每一句都看得懂后来都不懂了,叫他提什么问题,我没有问题,因为每一句都是问题,那我就没有办法了。不过他们越看越看后来就好像他懂了,再回头一看他也懂了,懂了他原来的问题,所以有些问题是当下可以解的,有些问题是不必当下解的,有些是很多问题解不完。比如说有七八个研究生,那每一个人提两个问题,八个人就十六个问题,我每一次上课两堂课,一百分钟,我每一次上课只能解答一个问题。那今天讲的是比较快的,假如是让我讲的多一点,我只讲那个“企”就可以讲两个小时,那怎么办呢?不能解答所有的问题,但是在这个讨论讲解的过程,其实他就渐渐在进行他的思考,而且每一种问题都是相通的,“物物一太极,统体一太极”嘛,到最后听久了他也会融会贯通,所以这也没有关系,不要每个问题都解。

所以我们来参加读书会是为了自己,你自己读书,你自己的摘要自己写,自己的心得自己写,有问题提出来。有人答的好你马上就了解,这是最快啦,这是最聪明的人,就是好问嘛,所以学问学问要问嘛。然后假如还没有办法解决,或者当天提的问题太多了,大家没有提到你的问题也没有关系,你的问题放着,总是你知道这里有问题,一个真正用功的人,一知道自己有问题他就会自己再去用功。假如你心中没有问题,那你就不会进步的,你没有读书就没有问题,你翻开书来读,可能会有很多问题,你就觉得我自己怎么这么差,连这一句话都不懂,连这个词语是什么都不懂,那这样子会激励你自己。

所以参加读书会是有好处的,也不一定要有人来讲解。你今天听了以后会不会来读呢?所以你要叫多一点人来听,听多了他会觉得这个学问对他好像很难,又好像不难,好像很高远,又好像在我身边,听了会喜欢的,所以“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是真的。所以你听了如果高兴,如果喜欢,或说不是高兴跟喜欢可以形容,那是一种激励、激动、愤悱之情,这样子也是自己生命的长进、跃进啦,让你生命跳一下,跳出来,或跃在渊,进德修业,第二层你会跳出来,你会跳一下,跳一下,将来就能够飞龙在天。

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这样子的心态,有这样子的心态你的生命才随时可以自己唤醒自己,让自己随时活过来,让自己随时保持清明,在各种事物的处理上以此为标准,在你的人生的旅途上以此为目标。那么,刚才说不妨碍各自的专业,而你的专业也有这种理想的成分,人人都如此这个可以带动所有的事业,大家都互相的尊重、互相的提撕,这个世界才是一个美好的世界,首先当然要让自己过一个美好的人生!

那我今天就以美好的世界与美好的人生来祝福我们各位,那我今天算作一场演讲,也是跟大家随意地说一说,我的讲话就到这里先告一个段落,谢谢各位!(众热烈鼓掌)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